2005年7月28日 星期四

綠光日記〈5〉─美宣長換人

換換換換人了

因為前美宣長過於忙碌

由副組長接任...

〈其實兩人都很忙〉

然後...綠光某些活動真是越來越無趣了= =

那天

就來了一個美宣組有夠頭大的問題

每一組要在大家面前敘述對副組長的印象〈美宣組理所當然是胖打〉

其他組都沒問題呀...

但我、小羊、冠汝可就頭痛了...〈逸a失蹤〉

一開始就沒組長帶的我們

剛接組長的胖打

僅見過兩面

對話〈我啦〉十句之內吧

大部份是在MSN上碰面〈也都是交代正事嘛〉



其他三組都還不錯

人都很活潑

美宣...死在當場啦= =

輪到我們

魚慣走入中央

〈討論結果是能掰就掰...〉

幸好我們三人通過了三分鐘考驗〈講來講去三個人都說的差不多(汗)〉

輪到胖打回饋...〈遊戲規則,被說的人要回覆〉

有點...全場傻眼吧

胖打在眾人前說話很緊張

看的出來她每說一點就示意計時者時間到了沒

到最後

結束前二十秒吧

看得出來她掰不出來了

全場默

我偷偷對冠汝說"ㄟ...我好像看到烏鴉飛過去了"

"我也是耶..."

〈內心OS:我們都不緊張妳緊張啥阿,囧〉

就這樣默到時間到...尷尬

回位子繼續

〈之後也沒什麼好記錄了,因為下午有事中午就閃人了〉

我的感想阿...

正妹怎麼這麼害羞阿

因為別人都很主動嗎XD

不過她做的比前組長好就是了

只是

對綠光越來越沒愛了!〈本來就沒嘛〉

猶其是

胖打和有些學長姊好像有點怕我?〈什麼都沒做就這樣,我長的很嚇人嗎XD〉

尊敬?用詞?

對我媽都沒那麼有禮貌耶

突然覺得

綠光這樣的模式

不同組的其實還是很難認識

老實說一定會比較的

和以前的美術社

不禁回想當初為何對PCAC死心蹋地〈?〉



大概就是

所謂的「感動」吧

剛加入時

就有苦也有笑

不想和所有人分開的─心情

也是所謂

團體的凝聚力



在綠光

我卻遍尋不著

沒有熱情

何來的感動?

於是

也失去了轉組的動力

待在美宣組

一點一滴的磨去對它的enthusiasm

突然想起小丁和我說的話

"...不是缺人嗎,不懂有人可以給他們用還不珍惜..."

若我也走的話

不知三人夠不夠用

逸a好像常搞失蹤

所以實際上是兩人?

現在待美宣也不會應付不來了

營服稿也畫出來了〈雖然是半成品,因為太晚畫〉

基本上難度並不高



喵的

胖打昨寄的依妹兒

"...希望後來走的筱雯和沒出現的逸A以後要幫點忙阿~~(冠汝小羊你們真的讓我很感動耶>口<)

...如果再無故不到那就退出綠光吧孩子=”="

看來工作她只分給冠汝和小羊〈我有到沒到都沒差的樣子〉

下午就有事阿XD

最後那一句不知說給逸A還是我聽的〈應該都有〉

現在說退出若為私人因素會對不起小羊和冠汝

該死...已經有責任了

我晚po了…因為不爽情緒+累=不想開電腦

以下…髒話自動消音…用X代替…



〈上網中〉

老媽回家,進入廚房

“楊筱雯!!”〈口氣中充滿不悅〉

”幹麻?”

“妳出來””………””楊筱雯,妳出來!”

終於,我關掉電腦螢幕走出去〈囧…心中不爽指數升高中〉

“幹麻啦…”

〈指著碗槽〉”妳看看,碗都沒有洗。妳叫我怎麼做菜!?”

“垃圾也沒有倒!臭死了!” 〈始終維持吵架的口吻〉

---請叫我分格線---

補充說明…平常碗不是我洗的

垃圾只要事先告知我就會倒這樣…

---請叫我分格線---

〈妳又沒叫我洗…也沒叫我倒,打電話回來時也不說,現在是在給肖喔…〉”妳又沒叫我洗”

“我沒說妳也應該要知道阿!這樣我怎麼做菜?”

“…我怎麼會知道?誰說這樣不能炒菜?又沒有用到洗手槽” 〈X…真是無理取鬧,不爽煮就不要出晚餐阿…〉

然後我就走出廚房

“妳給我把碗洗一洗啦!” 〈在廚房大叫〉

我回到房間關了電腦

又回到廚房〈X…口氣不會好一點喔,這樣拜託人家做事的…〉

這一次我倒是沉默了

默默看著她鬧,感到…可悲?

〈戴手套…站在她旁邊…洗碗〉”…………”

看我不說話,她也默了

然後,用像是訓戒的口吻緩緩說

“妳阿…知不知道工作是很辛苦的?” 〈廢話,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我今天累了一整天…(略)” 〈明明就是把我當出氣筒,現在還解釋那麼多?〉

“……………”〈完畢…閃人〉

〈電視中〉

不悅的情緒是有的…但更感到可笑

照理說,比我豐富的人生經驗

應該比我更有智慧和修養

但看來是我高估了

充其量是跟我同程度的情緒管理

一個人一生若只為家庭奔波而無自我的成長

可敬但卻不值得仿傚…

這倒不是第一次了

沉默阿…是最好的辦法了

依我的脾氣…要吵可是鬧很大的

但我明白,我能體諒更憐惜她的辛苦

所以我不回應

這是…我的方式吧

說不出一般女孩的貼心話語

因為這是妳養出來的個性…

若想請妳瞭解,會太過份嗎?

同樣

說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