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8日 星期四

漫畫接力

漫畫接力



被熊貓〈http://spaces.msn.com/members/dark90202/Blog/cns!1pwX05JT6XPxZXcuIJc1XvZw!347.entry〉點到了。



我終於回了Orz

高三生要乖乖念書阿= =﹢

不過這還滿有趣的嘛…



■あなたのコミックの所持数は?■

[你的漫畫持有數量是多少!?]



這對我來說其實是個很不好回答的問題

若連我念小學時的當紅漫畫哆啦A夢〈當時還是〝小叮噹〞〉都算進去的話

但至今有許多已不知下落

並不是我不愛惜

從小到大的包括漫畫或玩具

現在仍完好如初

一切要歸咎於某個厚臉皮的某舅

趁我說話還沒份量時靠老媽的關係硬拿走了我十幾本漫畫

想當然從此沒再出現

咳咳,回到正題

漫畫雜誌不知算不算…

童年時期15本

中間有段時間沒買過半本

最近買的15本

加3本雜誌就33本了

我有考慮天禁整套抱回家……但沒錢XD



■今読んでいるコミックは?■

[現在看的漫畫是什麼?]



很多阿

一堆連載中的

DEATH NOTE、xxx-HOLIC、火影〈進度非常慢,囧〉、閃靈、BLEACH死神、鋼鍊…

以上是各位耳熟能詳的…不過還有更多稍冷門的,有看才會知道,說了你們也不知

囧,我是不是看太多了



■最後に買ったコミックは?■

[最後買的漫畫是?]



也是我第一次跟租書店訂書

不爽

打折少就算了還不附書套!!

皇冠耶

那麼小氣XDDDDDDD

是DEATH NOTE&xxx-HOLIC



■よく読む、または思い入れのあるコミック■

[常常看的,或是特別喜歡的漫畫]



看過這麼多漫畫

真的讓我佩服且有深度值得推薦的漫畫

應該就是由貴香織理的作品了

其中印象最深的長篇當非天禁莫屬

那可能是我看過最複雜的漫畫

也是第一部讓我想多看幾次的

二十集其實不算太多

可詮釋出或說描繪出的世界和深度有無限的感覺

單本的是戒音、少年殘像吧

她在劇情上表達很多比較屬黑暗層面的讓人感到無奈和可悲的部份

卻也襯托出人性的更珍貴的一面



■バトンを渡す5名■

[把接力棒傳給5人]



珮璇



香菇



喵KING



璧嘉



目前先點四個…因為沒什麼在迷漫畫的我想點了也無意義說



被點到名的記得要把點你名的那個人的連結也PO出來

棋靈王的真正結局〈上〉

說是這樣說

但也不知是真是假

轉了過來大家看看就過了

還頗多的

有些亂碼

─────────────

棋魂本來不是23棋結局

是因為在北斗杯篇,因為韓國棋士高永夏的設定,

引來韓國方面的不滿,為了平息事件,集英社方面在故事才讓韓國勝出,

而且暫停連載(甚至完結),大家又點睇

節錄內文:

棋魂書中出場人物常有影射現實棋士,

高永夏的狂傲形象,影射的是南韓天才少年李世石,

並且其實影射得很棒,

除了長相外,李世石就是這樣的人,

韓國讀者受不受得了,則是另一回事

原著作者就是這樣子....因為被人告....所以就無法 連載下去

結局咁早完 因為引來韓國不滿 所以暫停連載 所以作到光仔輸左

就是這樣子...棋魂就結局都沒有

但是給我在網上找到原著...棋魂結局...大家又點樣睇??

我本人很喜歡棋魂.........



以下就是真正的結局.........



前回提要:自從塔矢行洋老師引退之后到目前為止,

日本圍棋界各頭銜戰接二連三的被年輕一輩所勝出:

塔矢亮繼承父親成為新一代名人,

緒方精次在獲得十段頭銜之后又贏得了棋聖和天元兩個頭銜,

不久之后,倉田八段也摘取了王座的頭銜,

目前仍然保留頭銜的老一輩棋手中,只剩下桑原本因方了。~

而進藤光,剛剛晉昇為四段的17歲少年,

終於打入「本因方」循環賽,並擊敗對手越智、和谷等人,

獲得向桑原老師挑戰的資格!而為期兩天的「本因方」挑戰賽,

光仔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盡管是第一次參加頭銜戰,

他不僅沒有怯場,反而恰到好處地給桑原老師以回擊,

到第七場比賽開始之前,他們打成了3:3的平局,

那麼最后的關鍵一局情況會怎麼樣呢?

「進藤光……他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圍棋周刊的編輯三宅先生一邊看著直播的熒幕一邊感嘆。

「這應該是他第一次參加頭銜戰吧,表現不俗啊!」

倉田先生吃著蕎麥面,卻目不轉睛地望著電視機。

而塔矢、緒方等人都聚集在日本棋院的直播間里,等待著第七局的結果。

「按照現在的情形,進藤勝出的可能並非沒有呢。」

緒方吐出一個煙圈,緩緩地說。

「進藤……你終於開始發揮實力了嗎?……」

塔矢雖然沒有回答緒方的話,卻在心中默默地想著,不禁回憶起四年前他們的第一次對亦

「你的棋力有幾段?」

「我也不知道……應該比較厲害吧!」

「不知道卻說比較厲害,啊哈哈……!

----------------------------------------------------------------------

定石的手法很古老,下子的手勢很外行,可是,

自己卻真的敗在他的手上了。

但,為什麼在中學團體賽的時候遇到的他,

棋藝一下子退步那麼多呢

「在你的心中,有另外一個你……在圍棋會所跟我下過兩次棋,那是……Sai

抑或

是……現在的你?」

塔矢看著「幽玄棋室」中專心致志下棋的光仔,心中充滿了疑問。

----------------------------------------------------------------------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離第七局開始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桑原老師漸漸露出了疲態。

「不行了嗎……?畢竟年事已高了啊……」桑原老師的手指夾著白子,久久沒有落子,

「日本的圍棋界,真的已經刮起一陣年輕的風呢……!」

「但是,進藤光,你有資格從我的地方奪走本因方的頭銜嗎?」桑原老師那狹長的眼隙

中射出精靈般的光芒,

「如果有的話,就在這里打敗我吧!」

他將一顆白子「啪!」得定在出乎意料的地方。

觀戰的人們均是一驚:

「竟然還有這一手?!不愧是桑原老師……」

可是,光仔卻沒有慌張。7kda

他慢慢地收起手中的折扇,不慌不忙地執起黑子。

「進藤,你要怎麼應付呢?」

塔矢仔細地觀摩著棋局,暗暗地想。,

優雅而縴細的手勢,冷靜而自信的微笑,光仔下出了關鍵的一步。

「什麼?!?!」

這一步棋頓時引起場內場外一陣喧嘩。

桑原老師吃驚地看著光仔的落子,

圍棋周刊的三宅先生和做報道的記者們都發出了驚嘆,而更多的人,倉田、緒方、塔矢、伊角、越智、和谷、森下、白川等

一干職業棋手臉上則浮現出更為奇特的表情,那與其說是驚訝,.

不如說是─駭異!U

因為他們的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一個人─「本因方……秀策!!!」

----------------------------------------------------------------------

「幽玄棋室」中,再一次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佐為,你看得到嗎?……現在我所下的棋。」

光仔凝神在棋局上,腦海中浮現起第一次和佐為來這里下棋的情形,—那是他成為新初

段后的幼獅戰,與塔矢行洋老師的對決。

來到這間充滿了幽玄氣氛的棋室里,佐為他禁不住就想親自上陣呢!還和光仔鬧起別扭

「佐為那家伙,總是叫嚷著要下棋呢……」

光仔默默地懷想著。

「可是,如果不是你曾經那麼無私地站在我身后,就沒有現在的我!」

他的手緊緊地握著折扇。

「我的棋中,有你的存在……佐為,你一定看得到我所下的每一步吧……」

桑原老師陷入了苦思冥想中,而光仔的思緒依然沉浸在過往的回憶里。

「本因方秀策……就是佐為你啊,……所以,這一局我一定要贏!」

他抬起頭,眼眸中露出堅定的神情。

桑原老師的心理防線終於崩潰了。

「我認輸了……」

東京日本棋院再次掀起喧嘩

「我想我確實……應該讓位了……」桑原老師的臉上露出難得一見的和藹笑容,「日本圍棋界需要一股年輕的風呵……少年,你贏了!」

「謝謝……桑原老師您的指教!」

光仔的眼里浮出一層柔和的銀光,他站起身走到桑原老師的面前,大聲地說。m

---------------------------------------------------------------------->

曆時兩天的「本因方」挑戰賽終於結束了,而新的本因方也就此誕生—進藤本因方。

就這樣,以緒方精次、倉田厚、塔矢亮和進藤光為首的新一代日本圍棋界頂尖高手終成定局,

老一輩的棋士們也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退出了職業棋壇的舞台。

然而,故事並沒有完結,因為還有來自韓國和中國等職業棋手的威脅,以及更年輕的后輩們的挑戰呀!

----------------------------------------------------------------------

走出「幽玄棋室」,難纏的媒體們傾巢出動,把光仔圍得水泄不通。!

「哎呀,真糟糕!」光仔望著鋪天蓋地的採訪者,腦后掉下一滴汗。_

幸虧三宅先生幫忙解了圍。

「各位,進藤本因方剛剛下完比賽,讓他休息一下再做採訪吧!這也是媒體應有的職業道德呀!」|

「說的好聽,結果還不是想周刊圍棋做獨家採訪?」

雖然有些記者們這麼嘟囔著,但是三宅先生是有威信的報刊編輯,大家也總算「放過」了光仔。

「啊,真是太謝謝你了,三宅先生。」

「太客氣了,進藤老師。應該要先祝賀A吧!」

「不……別稱呼我老師行嗎?」光仔吐了吐舌頭,「還是像以前那樣叫吧,很不習慣呢「進藤,祝賀你。」

「塔矢……」

進藤回過頭,看到了穿著西服的塔矢和緒方。

「謝謝。」rn2;>

他也以平靜的口吻回答他。e|J y=

「話說回來,你真的變強了呢……四年多前,那個讓我覺得深不可測的進藤終於回來_

了……」r|7n+

塔矢望著他的眼睛,極力地想尋找些什麼。1Uow9

光仔遲疑了一下,突然問道:p;B1-

「塔矢,我問你:四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相比,哪一個比較厲害?」-{4S

「嗯……不相上下呢。」[-]O

「真的嗎?不相上下啊……」DZ

光仔不相信地問。+W

「啊,我的意思不是說你沒有進步呀……因為我也在進步呢!」2

塔矢會錯了意,忙補充道。=B

「不……能說不相上下就已經……是最好的評價了……」^

光仔抬起頭,仰望著天空中飛翔的鳥兒。x|LXXo

「塔矢,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D

「什麼地方?」?GGk9l

「因島。——本因方秀策的出生地!」7$nv

兩位年輕的棋士,懷著各異的心情,一同PowerZone上了前往廣島的列車。V

「哪,進藤,為什麼突然要去那地方呀?」(nW;.

塔矢還是有些疑惑。*L<$'

「因為……我覺得會有什麼好事在那里發生呢!」>

光仔神祕地一笑。.i.m*"

「我的心中,有另一個我。」I^5

「哎?」p

「兩年多前,你不是這樣對我說嗎?」.PV

「可那是我的胡言亂語呀!」fJ

塔矢的臉紅了,但是光仔卻面色嚴肅。-b

「塔矢,你並沒有猜錯,我的心中,有另外一個我;一個可以和本因方秀策媲美的~i

我……想知道原因的話,到了因島我會告訴你喲!」RV{q



幾經轉車,他們終於踏上了因島的土地。

海濱的空氣異常清新,到處可見翱翔的海鳥,感受到與東京截然不同的舒適氣氛,塔矢}R

與光仔不禁精神一振。

「怎麼說呢,真的感覺好象會有好事發生的樣子耶!」|4sB"&

光仔深吸了一口氣。

「你以前就來過這里嗎?」Q

塔矢見他熟門熟路的,便問道。4

「是啊,很匆忙地來過一趟。你呢?」D-

「我只去過東京的秀策墓地。」IB^Yh

「那這里應該有很多地方值得你去呀!」2>1p

光仔拉拉他的衣服,「我們快走吧。第一站:秀策紀念館。」0CJr,

「秀策紀念館?」 `2

「嗯,秀策的出生地呀。」R

----------------------------------------------------------------------.

帶有和式風格的廟會展現在兩人面前,籬墻圍著的庭園里立著一塊大理石碑,上書「日C

本第一棋聖本因方秀策」幾個大字。0IYG0m

欣賞著幽靜的風景,光仔回憶起曾經為了尋找佐為而特意來此的情形;秀策紀念館的景Z

致似乎一點也沒有改變,然而來訪者的心情卻不同昔日呢。m]a*

「就是這里嗎?」pN

他們停在一間屋子前,在門口玄關處換上拖鞋。bo

柔和的陽光穿過薄薄的窗帘透進朴素的房間,窗邊一盆淡雅素潔的菖蒲花正悄然綻放。G#6

明凈的玻璃柜子里,整齊地陳列著秀策的遺物:帶著四腳的棋盤,散亂的棋子,已經有F

些泛黃的棋譜,還有歌舞伎的道具,字畫卷軸,油紙傘,橫笛,檜扇等等100多年江戶|f N

時代的器物。eG<t<br />
「保存得可真完整呀。」4m{Dm~

塔矢一件件瀏覽過去,發出了感嘆。>_

「還有呢,我們去看看秀策的墓地吧。」-LXX

光仔似乎有些等不及的樣子,拉著塔矢來到后山的墓地。4=4

「不只是秀策,曆代所有的本因方之墓都在這兒哪!」]0Lj

塔矢邊走邊觀察,隨著光仔來到一座青灰色的石碑前,看到上面用工整的字體寫著「秀q

策四量墓」這五個字。mT

墓碑的雕花基石旁,放著前來拜謁的人所留下的白菊花。.|xwR

他們不約而同地駐足在這墓碑邊,沒有說一句話。w

風颯颯地吹過,可以聽見啁啾的鳥聲;白菊花的葉子上沾著晶瑩的水珠。+n

「本因方秀策啊……」Q^N

第一次,如此接近的感覺到這位江戶時代的棋聖,盡管從那至今已經過了100多年,可2Z+d

是現在的棋藝是不是超越了那個時代呢……?}<[

墓地里非常的安靜,仿佛不願吵醒安睡在這里的靈魂。一個身穿褐衣的僧人,長時間地.A

佇立在墓地中;偶爾會有一只受了驚嚇的鳥破林而出,才稍微顯出這里的生機。z}qdW

「果然……還是不在啊……雖然早就猜到了……」Db

光仔頗覺失望。(

「誰不在啊?」Y@M9/l

塔矢側臉問道。Vm

「不,沒什麼。我們再去一處地方吧。」`a5{U

「呃?」25cY

「竹原的寶泉寺啊,秀策曾在那里下過棋。喂,我們要不要用那時的棋盤來下一局?」_Uu

「好是好,不過……那麼珍貴的東西,收藏的管理員會讓我們使用嗎?」h:O6[%

「沒問題的啦,那里漲悝B是很好說話的人!走啊!」*go)

「知道了啦,你不要扯我的袖子嘛……」光仔迫不及待地拉著塔矢來到寶泉寺,他們屏氣斂神地走過那些闃無人聲的廂房,來到u%9ZR

收藏秀策棋盤的那一間屋子里。,H*w

「這就是當時使用過的棋盤,小兄弟,我記得你好象來過吧。」7i=

管理員大叔似乎認出了光仔。I

「哎,兩年前來過呢。大叔記性真好!」rGmJ.

「呵呵,因為會兩次來這里的人並不多見呀。小兄弟,你也會下圍棋嗎?」NOf

聽著那個大叔近乎於沒有常識的問題,塔矢和光仔相視一笑。

「大叔,你能讓我們用這個棋盤下一局棋嗎?」I

「可以呀,這里是棋子。」那個管理員很大方地說,還把當時所用的棋子也拿了出來,又叮囑他們:

「不過,還是要盡量小心一點啊。」「是!」

塔矢和光仔異口同聲地答道,很快地相對而坐在棋盤的兩邊。那大叔微笑著看了看他們,便起身走出門去。

「呀,我用黑子。」

猜子的結果,是光仔執黑子,塔矢執白子。

「和那個時候一樣呢。」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塔矢冒出一句話。

「……是呀,不過,和你對決的人可不一樣哦。」

光仔在「星」的位置下了第一手。

「這是什麼意思?」

塔矢也同樣下了「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