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日 星期六

問卷 - 邂逅〈小伊篇〉

1。這份問卷是誰傳給你的?

A:小伊老婆



2。跟他(她)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

A:一個月黑風高的夜...XD

高一同班後又同社團



3。認識多久?

A:好像有三年多了耶



4。他(她)有什麼有別於一般人的特點?

A:神乎其技的畫技!!



5。在你心目中他(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A:悶騷的老婆、愛壓抑又不善表達?



6。現在有想要認識誰嗎?(有的話請列名)

A: 吳彥祖〈神經病〉



7。請傳給6個倒楣鬼。

A :懶!

問卷 - 邂逅〈小豪篇〉

1。這份問卷是誰傳給你的?

A:戴帽子的



2。跟他(她)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

A:一切都是因為帽子



3。認識多久?

A:高二到現在



4。他(她)有什麼有別於一般人的特點?

A:帽子



5。在你心目中他(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A:很貼心的朋友



6。現在有想要認識誰嗎?(有的話請列名)

A:周杰倫



7。請傳給6個倒楣鬼。

A :不屑= =

矛與盾〈二〉

接續很久之前的文章=╴=



說來也好笑

不知是我的問題還是非人為因素

我和跟我有血緣的人們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奇妙

我爸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

爺爺在我出生前就過世了



還記得…

奶奶還跟我們住時常喜歡把爺爺掛在嘴邊

總是說著如果爺爺還在

他會有多疼我之類的

還有他疼愛爸他們的方式

爺爺是軍人

在人面前總是拉不下臉那種嚴父的形象

但奶奶說,當小孩想買玩具或零食什麼的

表面上說不准

私底下偷偷拿錢要奶奶買給他們

還不准說是他拿的錢

很可愛吧?

只可惜對爺爺的印象也僅只於這些口述的形象…

和一些奶奶一直珍藏的黑白照片

其實爺爺的照片很少,所以更加顯的珍貴



關於我爺爺還有一個靈異的經驗

以後再補述



對於我的祖母〈奶奶〉

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最歉疚的人吧…

她在今年初時因病去世了

走得很不安祥

而且我相信她是帶著遺憾走的

她有四個孫子

但最疼的是我

因為我是她唯一親手從小帶大的



照理來講

我和她應該非常親對吧?

但事實上就不是如此

上了小學後吧

中年級時開始滿叛逆的

對奶奶更是越來越冷漠吧

要形容她的形象

並不是那種慈祥的

因為奶奶是大陸東北方人〈青島〉

比較活潑、急躁那種個性

這種轉變的原因我自己到現在也還是不太明白

大概是和外面接觸吧

我也不清楚

總之那段時間我很不歡接近奶奶



過了兩、三年後吧

奶奶搬去和大兒子住〈離我家還是很近〉

沒想到那時我完全不難過

也沒有不習慣什麼的

更難聽一點可能也沒什麼想念

一直到她生病之前

她不時會打電話給我

找我過去吃飯給她看看什麼的

那時的我忙著玩

也只有過了很久她打來找我才會過去看她

到了我念高中

時間更少了

有時她打電話來說著說著就哭了

後來過了很久不曾接過她電話



有一天才知道

她生病了

中風加上年紀大了

老年癡呆症…

開始忘記很多東西

包括人

有時連她的孩子們都不認得

我家決定過去看她

永遠記得那次經歷

沒想到她還認得我

只是已經不能動了…

看得出來她很激動

卻無法說話

回家後

本應該常去看看她的對吧?

但我…因為很多的因素

我又選擇了逃避

沒想到受傷害最深的是奶奶



過了一段時間

病情沒有好轉

送到醫院住

她生病時我已經高三了

醫院更沒有時間常去

而且加護病房有固定的探望時間

有上BBS的人應該記得

有一篇什麼去醫院的感想

就是當時寫的



後來一忙

突來的一通電話

已沒有探望她的機會

再沒有了



葬禮

該死的在模擬考的早上

那天趕在發考卷時才到學校…

天主教的葬禮

那天是個寒冷的早上

雨下的還真是配合

我穿著孝服

看著一堆又一堆曾經熟悉的臉孔

木然的站在門口吹著冷風

我不知道我的腦袋裡該裝著什麼

是那天要考的試還是悲傷的情緒?



上了高中後

我才開始感到愧疚

對一個這樣疼我的長輩

我應該回報的更多

這樣說也許很奇怪

對於親人的感情在那時

就像是突然完全消失

不再抱任何感情

不只對祖母,其他人也一樣…

或許是因為失望

或許是因為想逃避…

直到現在

對奶奶在道義上的責任大過於親情上的想念



歉疚─是對她不夠好

遺憾─是她走時我不在她身邊



至少

這輩子我都會記得她的點點滴滴

奶奶一生都被病纏著

到最後還是因病去世

我一直認為

別再讓她受苦才是最好的

可是她的孩子們捨不得

撐到最後一刻

也是痛苦到最後一刻

唯一的好事是她可以不再病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