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6日 星期四

小ka居然變成…這種顏色…













God damn的粉紅色

不知道我很討厭粉紅色嗎…XD

2006年1月19日 星期四

昨天奉家母之命

要從二樓的家

扛著大小枕頭上五樓頂晒太陽



正要下樓時─唉呀

痛痛痛痛痛...

左腳扭到了

臭小k被我嚇了一跳仍然很開心的在我旁邊繞來繞去

痛痛痛痛死了

才走到四樓

還得忍痛爬回家阿

下午還得上去收枕頭

邊想心中邊暗暗咒罵...嗚嗚

又快要考試了真是衰阿



後來傷勢沒很嚴重

但走路是一定會痛的

喵的

雖然如此我也沒辦法休息

不出門買食物我會餓死在家裡

也沒材料可以做菜

還有帶kk大小便

兩天來拖著傷肢到處跑...

而因為兩腳施力不一

現在右小腿非常的酸痛



喵的勒

今晚小k又沒東西吃啦

煩死了

人餓個兩天應該不會死吧?

我不想再出門了阿阿阿O_Q

無奈何

blog的存在和日記很像



奈何千言萬語的總合

卻是吐不出一個字



無奈

該如何形容胸中那種悶痛?

無奈

該如何表達心中緊繃的結?

無奈

該如何尋找繫鈴人?



望前只見玻璃中倒映的空洞目光

只能低頭嘆語…

一句無奈何

2006年1月16日 星期一

*性転換バトン*------性別轉換

題目滿有意思



1.もしあなたが性転換したらなにをしたい?

如果性別轉換了會想做什麼?

把…御姊〈成熟大姊姊好阿>///<!〉



2.朝起きて最初になにをするか

早上起床後第一件事是?〈它問的應該是轉換性別後的早上吧〉

傻眼然後照鏡子





3.職業

職業

這應該沒什麼差別…硬要說的話─男姓公關〈俗稱牛郎〉



4.どんな相手と付き合いたいか

想跟什麼樣的對象交往?

御姊,限18~29歲



5.自分で自慢できること

引以為傲的事是?

可以正大光明的把妹





6.どんなカッコ

會做什麼樣的打扮?

隨性+帥氣





7.どこに行きたい?

想去哪裡?

杳無人跡之地

世界各地





8.「生まれ変わったらこんな自分と付き合えるか?」

「如果性別轉換了,會想跟現在的自己交往嗎?」

還差很多阿…





9.「このまま生まれ変わったままがいいか?」

「會覺得就這樣轉變性別比較好嗎?」







10.「次の6人」

傳給下六個人



帽子兄

神呱

幼稚簡

ㄧˊ君



云暄

2006年1月12日 星期四

新生命

〈一〉

中午剛下班

即使如此溫度仍不高



走到樓下門口時

住我家隔壁的兩女帶一小孩正要出門

奇怪的是她們似乎發現了什麼而在樓梯口徘徊

正當我要走上樓時

抱著小孩的媽媽突然跟我說話

:「妳聽,有聽到聲音嗎?」

有點莫名的我還是豎起了耳朵仔細聽

果然有一聲聲細微的叫聲

似乎是什麼小動物的幼兒

「好像有小貓困在下面耶,可是我不敢下去救牠」她邊說邊指了指小孩

「………要不要去通知管理員?」

「對阿…剛好我們要出去,順便通知一下」

於是我遲疑了一下便上樓了

回家把kk放出來

笨k依舊很興奮的想撲到我身上

但我心裡想的是困在地下室的不知名小動物…



幾分鐘後

我穿著脫鞋到樓下

有點小心的把燈打開

仍然很暗,只聽到聲音似乎有近了一些

這時

管理員來了

「有看到嗎?」

「沒有…不知在哪裡」

地下室有儲水,還有一些雜物,整體來說還不小

管理員伯伯走到我前面

又按開了幾個燈

「阿…在這裡,不能過去」

聞言我趕緊過去,是在一個燈照不到的角落裡

入目的景象

是一隻,帶有很深敵意的母貓

〈說實話,我第一次看到貓這麼兇的樣子〉

牠的旁邊

有隻在地上蠕動的東西

礙於實在太暗,我們又不能靠近,看不清有幾隻小貓

「這個厚…不能去碰牠的小貓哦,否則母貓會把小貓吃了;不用管牠就好了…牠自己會走,把門留個縫就好了」



〈二〉

前晚和媽說了這個小插曲

不知今天牠們離開了沒…

想著想著

我竟然也就又跑了下去

才走到樓梯中間

忘了開燈

就燈開那一下

在我家地下室中有個很大的蓄水池吧?

總之是一個類似的建體

上面有些雜物

一雙眼睛有點驚訝兼警覺得盯著我

同時我也傻了一下

就這樣我和牠互看…

在一塊布上

看不到小貓,看來牠保護的很好

為了不讓母貓太緊張

於是我只能轉身就走

至少我的目的已達到

母貓的眼睛自始至終都沒離開過我



〈三〉

今天晚上有雪魚…

看著一小堆魚骨頭

我:「媽…可以拿下去嗎?」

總之在我保證會去收拾之後我拿著魚骨下樓

放在樓梯邊邊

順便看一下貓咪

咦?

兩隻還沒張眼的小貓窩在一起

看來母貓…應該不在

真的好可愛阿

好小好小,真是脆弱

不知養不養的活

趁著母貓不在

衝回家拿相機

不過實在太暗

雖然拍到但總是對不到焦

〈媽提醒說別帶回家養〉



晚上

樓下突然傳來幾聲貓叫

好大聲,和急促

媽說:「牠急著進來吧…」

「我去幫牠開門吧」

剛跨出門口

有人正要出門嘛

不過…有人在貓也不敢進出吧

一陣混亂後…貓叫聲似乎遠去?〈跑走了?〉

又過了一、兩個小時

樓下貓聲又大作

但這次

三、四聲後就安靜了

夜晚,仍然寂靜無聲



〈四〉

早上近十點被老媽電話叫醒

明明定了八點起床的…

等著早餐回家

去看看小貓

昨晚的魚骨不知牠吃了沒



貓咪…不見了

那塊藍色的布上空蕩蕩的

似乎貓兒不曾存在

〝果然還是走了…〞

人頻繁的經過

一定讓牠的精神很緊繃吧

一隻野貓如何養的活兩隻幼貓呢?

我想,或許也沒機會知道答案了吧





photo:http://www.pixnet.net/thumbnails.php?album=891687

戰場公佈

居然是在海山高中



我猜板中的學弟妹應該還是在中山吧

或許是個別報名的關係

分佈應該滿遠的XD



21號看考場的話…

誰能陪我去阿@@

2006年1月10日 星期二

霍格華茲

http://click108.fate.yam.com/unit001/free00023/index.php



就是那種測你是裡面的誰等等



me:

還記得那張仿若雷達般的劫盜地圖嗎?在《哈利波特》的故事裏,你扮演的就是這張劫盜地圖的製作人之一、總是以大黑狗的形象出現在哈利波特面前的天狼星‧布萊克。



你的舉止英武豪放,你的性情熱情剛烈。如果你的身邊有太多守舊的人,那麼不用懷疑,你們間的相處一定很不容易。意見相左,是家常便飯;發生衝突,那也是見怪不怪。其實,挑戰權威這並不是你的本意。你的出發點往往都是,希望每一件事都能日新又新,最好是能不斷的進步。就像布萊克和其他三人一同製造劫盜地圖的時候,最初的想法,只是如何在樓道變遷如迷宮般的學院中,快速的找到走失的同學。



只不過,你有些時候的想法實在太自我了,常會覺的自己的觀念才是正確的,導致和人溝通產生了一些問題。在這一點上,你可要學習著站在對方的立場多想想,人際關係才會更加圓融。如果像故事中的布萊克,為了要見哈利波特,寧願變身把榮恩叼進樹洞裏。雖然目的達到了,可是身為哈利的教父,卻一直被不知情的哈利攻擊著,這又何苦呢!

可不可以不在乎?

聽說

你們分手了



你瘦了

但好看多了

不知你過的如何



自從你們在一起

我就不曾再過問你的事

自以為很瀟洒?

其實你看不見的更多…



還是沒辦法不在意你

即使我刻意的保持和你的距離



你也不像從前那樣開朗

偶爾話說一說

又沉默下來

至少以前的你不會這樣的

很想和你聊聊

又不想被當笨蛋



我果然…還是不會恨人吶

註定總是要吃虧的吧

你呀

這輩子笨蛋當定了

2006年1月9日 星期一

心悸

從下午開始





心悸陣陣的襲來

原本不太在意

次數一多才漸漸感到奇怪

從小到大沒這毛病的…



到了晚上仍然如此

猛然想起

今天喝了兩杯咖啡

雖然一直都有喝咖啡的習慣

應該不會有這種現象的



但我猜想

可能是沖太濃了…

然後一個下午都沒喝水XD

咖啡因濃度太高啦



所以──

咖啡不要泡太濃,謝謝

還很白痴的以為是不是有什麼事要發生

心悸真的很難過= =

2006年1月8日 星期日

新式國民身份證

只可用最近六個月內近照

而且

規定一大堆



即使六個月內的不合規定也不行嘛

本人剛好又不愛拍照

想當初做畢冊時還沒照片勒…



剛好

剪頭髮這個念頭盤算已久

當然順勢完成

沒想到還順便燙了離子燙

〈其實也想燙卷,但我還是比較愛直髮啦!〉

然後

這一次的變髮還滿大的

個人覺得差很多



於是去拍照…

XXD

我第一次真實的感到政府有夠爛阿

什麼爛規矩一堆

微笑~不可以露牙齒!?

對不起喔…我就是沒辦法

硬閉,露耳朵,瀏海不能蓋眉毛

喵的

能看嗎?

我才不相信嘴巴露牙跟不露會分不清同一個人

頭髮碰到眉毛也分不出來嗎

真是有毛病XDDDDDDDDDDDDDDDDD



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