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0日 星期二

校慶

連畢旅都不會緊張的我

難得在校慶前一晚輾轉難眠

一閉上眼

總會出現想像和其他人碰面的情形

實在是...悶的有點久了

一個人真的很適合胡思亂想



總算到了學校

想著曾經踏著一樣的土地

在教室與教室間的走道穿梭

每個腳落的某年某月某時某分某秒

曾有我的影子

依然清晰可見

當初的心情

現在的心境

默然中壓抑著激蕩的心緒



總算是來了

約我的大頭鬼

又遲到了〈就跟以前一樣〉



隱約覺得自己有點異常興奮

有些人穿著制服

這是個好主意

有些人沒來〈無所謂〉

看表演〈就跟三年前一樣沒什麼改變〉

拍照?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不想帶相機

沒有見老師〈我還在認識的老師面前偽裝= =〉



總有些

不真實的感覺

應該是些懷念加感慨吧

和那些已過去的生活

如今

當然不一樣了

誰說..有些東西永遠不會改變?

不知不覺中

每個人間的關係早已超過保存期限

新的味道,有好有壞

不管承不承認

我也曾那樣以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