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8日 星期六

衝突

我愛動物

勝過於人



從小就很喜歡這些會動的非人生命體

所以一直陸續養了些小動物

就是夜市買的那種

每次每次

都是央求了好久才換來的珍寶

卻都在兩到三天就離我而去

當時的我不懂

只怪自己沒盡到照顧的責任而自責

應該也有為此哭過吧



長大後

求了18年換來了狗兒子

從此開始特別在意路邊的流浪狗

總會覺得他們很可憐

但又無力做些什麼

只欣慰於他們尚有的求生本能



前天

一如往常的回家

餘光瞄到小小的身影閃進屋沿下

好像是那隻

在我住的社區流浪幾天了的小小狗

第一次見到牠

小小的、瘦瘦的

才兩、三個月大吧

搶食物都搶不過大狗了

更何況根本沒食物給牠吃

這一星期又都是陰雨綿綿的天氣

牠這樣下去..

應該會死吧?

看是先餓死、冷死、被補狗隊抓走死掉?

如果是我

你們會如何決擇?

牠是個生命..

該做的還是要去做

而不是整天喊苦喊悲喊救人

行動才是最真實的

若我可以

我想盡我所能...



帶牠回來

不是沒有考慮其他問題

妳曾罵我"學校到底教了妳什麼?"

我想尊重生命應該比教科書教的還重要吧?

但我的確不曾在學校學過這種東西

不要認為我太衝動

妳不應該只想到錢的問題..

我可以少吃一點、少買一點、少玩一點

就是不要忘記生命的價值



人和人擠在小小的都市相處久了

都會忘記關心其他無關的人

變得很自我

我從沒忘記妳很平凡,也是為了我們家而平凡

但我認為我做的事是對的

我一直都沒錯..

不支持沒關係,不要詛咒牠

我只想做我能做的

2006年10月26日 星期四

宿營兩天

帶了相機去結果沒電

所以一張照片都沒拍



第一天七點要集合〈媽呀,比平常早一小時,我住土城耶= =〉

當天才知道分隊的成員

除了兩個實踐女生,其他都我們班的

這樣連A班的人都沒認識到

到龍山公園後就是大地遊戲

我覺得我們HIGH不起來

我的腳還沒好

結果被叫去跟在工作人原身邊

但是好無聊...

又跟回隊上

反正都要跑來跑去

我們隊戰績一直都不太好

但也不是最輸



隔天早上

別隊隊輔開玩笑的對我們隊輔說

實踐的女生抱怨說我們都high不起來

我心裡想,這倒是真的

早上有早操

男生們和學長的熟識速度令我驚訝

然後是水大地...

比較好玩

最後是頒獎

其實每隊都有

我們是..XX白痴獎= =〈前面忘了〉

兩天都迷路是怎樣

夜遊很不幸的被外來的其他遊客打亂了

不恐怖啦>"<我要刺激的啦!

然後是感性時間,很白痴的被感動了一點點

交換禮物,差點被吃掉的49元禮物

換來29元的禮物

後來..有點不爽

是因為都沒有自由的活動時間

雖然我知道營隊本來就是這樣

還是很不爽啦!一直擋我的路就對了,死古板

結果回程時因為拖太晚在那心情不好

一上車就猛睡覺

後來被前面的吵醒

對了

活動結束後隊輔就沒再理過我們

還好

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了

晚會滿HIGH的

因為都和較熟的玩

總之有好有壞啦

大同的名聲被A班某男生破壞了

還有

第二天是我生日

祝我滿二十歲快樂

好虛= =

2006年10月7日 星期六

梁靜茹

電視最近在強打梁靜茹的這首歌─親親

其實在看到它的MV時很難和歌名聯想

光聽名字的直覺會認為它是首輕快的歌,帶點頑皮



我有點厭煩了

總是把年輕和愛情放在一起

像都在描寫同一種人的過程

不該是這麼狹隘



苦澀 就是青春期的味道

人一生只在這時候能感受到這種滋味

一種味覺

卻能有無限種方式體驗



如果說

歌有和心共鳴的力量

創作的空間應該更多的不是嗎



想聽歌..

聽八零年代的歌

聽七零年代的詞

還想聽小提琴的旋律

在九零年代的空間

2006年10月3日 星期二

It's hurt〈續馬階醫院〉

上拜六終於去看中醫

雖然有點怕怕的

不過西醫都看不好〈沒什麼起色〉

還是推拿有點實際效果



不過不知是否這次傷的比較深

以前也沒這麼痛阿!



第一天給推拿師推拿

第一次痛到哭



就這樣很丟臉的哭個不停

他大概看我很痛吧

很快就幫我包紮起來



今天雖然還是很痛

但不到淚的程度



以上...我被我自己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