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3日 星期六

分心

喧喧鬧鬧

總是擡面下的事

有時看著也會有些心痛

不是已毫無感覺了嗎...?

我總是相信

痛久了就會痲痺

還能說什麼?

那就笑吧

笑得越開心,沉得也越深

萬事都可笑

樂也笑,悲也笑,想哭時可笑的最燦爛

反正誰也看不出

這樣也不會有人為我心疼

好累好累

但又能如何?



好久好久沒做夢了

睡醒前,睡醒後

一樣的黑暗,一樣的空白



遇到一些人

遇到一些事

重複的劇情讓我質疑它的真實性

像是一齣諷刺的鬧劇

一遍又一遍嘲笑著

逼我看著,聽著,笑著

或許哪一天

我真的只會笑了

忘了哭泣,是不是真的可以忘記悲傷?



緣份很妙

總讓我遇到

卻又離開

總是疑惑為何沒有認識很久很久的朋友

現在我想

也許有些人就是要一個人活著

生命中只有過客

所以他們要學會不留戀和放手



沒有情感的人寫不出什麼文字的

情緒果然是寫文章的好幫手

所以能觸到心弦的作家都有著很細的心

越負面的時候偏偏都能寫出好的作品

我總是能感同身受

雖然寫的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