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 星期六

[回應]大多數婦女 贊成六天思考期

 作者  karst10607 (秋蟬)                                    看板  fall-cicada
 標題  [轉錄][轉錄][回應]大多數婦女 贊成六天思考期
 時間  Sat Dec 30 14:44:29 2006
───────────────────────────────────────

※ [本文轉錄自 AAAAAAAA 看板]

作者: cyrille (>            ) 看板: AAAAAAAA
標題: [轉錄][回應]大多數婦女 贊成六天思考期
時間: Fri Dec 29 03:28:26 2006


 作者  zoeliang (too young to die)                             看板  Feminism
 標題  Re: 大多數婦女 贊成六天思考期
 時間  Wed Dec 20 07:40:59 2006

轉錄於苦勞網討論區:http://61.222.52.195/dvbbs/dispbbs.asp?BoardID=5&ID=1231&r\
eplyID=2974#2974

釋秘書長您好:
在此我無意要展開口水戰,我會盡全力的抑制自己的怒氣,盡力心平氣和的回覆您此篇文
章讓我感到質疑或者極欲反駁的部份。

首先,我必須說我是贊同思考期和諮商期的,一個人在做某件重大決定的時候都需要有思
考諮商期就像政府在作一個政策一樣需要有旁人輔佐,也可以就宗教上來說,一個人想出
家或者受浸受洗等等都需要有人指引。但我想請問當您出家之前,有任何人”強制”規定
您要有多少天的思考期嗎?或許您覺得我舉的例子太偏激,但先不論墮胎與出家受浸的關
聯為何,我著重的點在於”強制”這二字:也就是,沒有人可以強制另外一個人作任何決
定!

六天思考期,我並不是極力要廢止它,而是我希望您切身體會一下此方案可行性高不高?
或許您會說大部份的婦女需要這麼長時間的思考期,先不論您的”大部份婦女”到底是哪
裡調查的婦女,也暫且不論時間的或長或短,問題並不只發生在這些您所謂的大部份的婦
女而已,對於另一部份必須”趕在及時”的婦女來說呢?她很有可能沒辦法再去等”看醫
生後還要多等的”幾天,您在最後一段說延長時間不是在拖延受苦時間,很抱歉我必須說
一句實話,您或許覺得不是,但對另外許多人來講,這就是在拖延她們的痛苦!所以,思
考期這件事情是需要更多考量的,這個考量最好能依人依時依地依事(但願如此),什麼
樣的人適用什麼樣的思考期,再由醫師、個案相互討論後決定,不能由宗教團體說要六天
思考期,當然也不是偏激女權說完全廢除,因為這些都不是”誰說了算”這麼簡單的。

第二段您提到:”若干婦權人士指思考期是暗示「婦女弱智」,可是,有智慧的婦女,為
何會讓人生面臨墮胎的困頓,到底這是不夠智慧或是不夠慈悲呢?”以及同段最後一行:
”按其邏輯,胎兒若不算是生命,妊娠婦女的產假薪給等特權,也應該一併取消才是。”
我是念中文的,在字句上會有點小計較,我想糾正:弱智的智是”智商”而不是”智慧”
還有後一句,您不能將兩件事混為一談,因為”胎兒不是生命”並不是墮胎除罪化的核心
而是一個想法,而且她們主張的是墮胎婦女的部份,跟要懷孕生小孩的婦女沒有關係。您
如此的推論我個人認為是很不妥當的並且還帶有情緒化(很像是”那照你這樣說那我也
怎樣怎樣好啦!那大家都怎樣怎樣好啦!”的感覺)

婦權人士不滿的很簡單,如同上面我所提到的,沒有人希望自己是被強制作某件事的,為
什麼要墮胎的婦女必須被強制去思考呢?難道訂這個法案的人認為她們下這個決定都是沒
有經過思考諮商的嗎?難道要墮胎的婦女沒有腦袋嗎?您說為何會讓人生面臨墮胎的困頓
?我想問,墮胎這件事難道就只是因為女性自身的關係嗎?單就這句話裡面我看不見”性
別”的思考,有胎兒這件事不是女性自己可以”蹦”出來的,也不是女性自己走進這個困
頓裡的,這件事是絕對性的包含”男性”這個角色在其中。如果您認為這種事情是不夠智
慧或不夠慈悲,那也是絕對性的包含”男性”在其中。

再者,又是一個爭議性最高的問題:難道小孩生出來就是慈悲或智慧的展現?好,現在來
講您所提供的數據,我不去質疑您這份調查的真實性(因為一旦質疑那就疑不完了),我
只想在這裡嘗試性的去揭露那50%、80%的數字裡面人物的真實性,所謂的”如果當時有人
支持她們留住孩子,她們是不會墮胎的!”那些人,這裡面真實的故事是什麼?我先假設
一個例子,有沒有可能她們是未成年少女墮胎?有。她們很有可能因為家人的支持而願意
生小孩?有可能,但是如果她們能確切得知自己有這樣的支持,她們還會去墮胎嗎?明確
來說,她們早就認定說出自己有孩子的事實之後家人的反應為何,也正因為如此她們最終
決定墮胎,如果您問她們若是家庭支持她們把孩子留著她們會作何選擇,當然會有很多人
答:會。可是她們的父母難道都會希望她們將小孩生下來嗎?如果會,好,我們知道這個
家庭會負責新增的一名成員,那如果不會呢?是不是這個算在您那80%的這位女性同時就
成為那”被壓迫”的50%?那這種調查到最後又表現了什麼樣的意義?不曉得我舉這個例
子您明不明瞭?以上純粹是就數據的質疑,沒有要反駁或要激起對立的任何意思

說了這麼多,希望觀者能明白我想傳達的意思,我是想藉由釋秘書長的這篇文章作一個突
破來表達我的意念,這個法案需要有更多商量空間,因為正如同您會問”有多少是因為女
性處境艱辛而非墮不可?又有多少是為求簡便地處理受孕問題?或因性別歧視,而將女胎
一墮了之?”我也要問,那麼有多少人就算環境不艱困但還是有非墮不可的理由?又有多
少人是被誤解她是為求簡便地處理受孕問題?而因性別歧視拿掉女嬰的到底是她的媽媽還
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

謝謝您,謝謝各位讀者。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40.112.248.125
※ Pharis:轉錄至看板 Pharis                                        12/29 08:58
→ Pharis:其實標題讓我誤會了...(笑)                             推 12/29 08:58
※ aswing:轉錄至某隱形看板                                         12/29 09:22
※ dragoncat:轉錄至看板 dragoncat                                  12/29 11:18
※ paleoworld:轉錄至看板 EvoExt                                    12/29 12:40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59.117.202.37

[情報] 太平洋瘋人院--演員呂馥伶專訪

 作者  karst10607 (秋蟬)                                    看板  fall-cicada
 標題  [轉錄][情報] 太平洋瘋人院--演員呂馥伶專訪
 時間  Sat Dec 30 14:42:27 2006
───────────────────────────────────────

※ [本文轉錄自 AAAAAAAA 看板]


前進下一波表演劇團「太平洋瘋人院」

演員專訪—演員呂馥伶    更多文章http://blog.webs-tv.net/nextwaveNO4


  第一次在排演場看馥伶整排,她穿著符合劇中角色莎莎的襯衫及短裙出現在舞台上。
或許是由於莎莎這個角色吧!舞台上穿著短裙的馥伶,流露出一種媚惑的氣質,即使是
演出失憶的時候,也有一種天真得引人遐想的特質。我不禁在心中揣測究竟舞台下的她
會是什麼模樣,角色的氣質是否真的與她相似,才使得莎莎這個角色彷彿從馥伶身上長
出來一般自然。

  第二次在星巴克見面,她穿著一件長袖帽T,頭髮簡單綁著,素顏出現在我面前時,
我簡直差點要認不出她來。不僅僅是因為打扮,那氣質、眼神以及其他種種可以辨認一
個人的特質,都與那天整排中的莎莎截然不同。在室外的陽光下,我終於可以仔細端詳
她的容貌,卸下妝後的馥伶,與舞台上的莎莎真是判若兩人。莎莎有的那種引人遐想的
特質,很難與坐在我面前的女孩聯想在一塊,卸了妝馥伶,有著眼神明亮的杏眼,精緻
的五官不像上妝時那樣艷麗,多了一股較容易親近的氣息。

  「傷腦筋,我真的很不會用語言表達自己。真是麻煩妳了。」這是開場白。令人驚
訝的坦白,馥伶說了這句話,但既沒有刻意的客氣也不令人不舒服,幾乎是立刻,我被
這股特殊的氣勢所懾服了。「剛認識我的人似乎都會覺得我看來很兇,不好相處,其實
我只是有時候對於不熟的人比較不容易打開話匣子而已。這次排戲一開始也是呀。除了
珊珊和我從高中就是同學,跟雋展和老王都是第一次合作。以前有看過老王演戲,那時
候就覺得他很厲害;第一次讀本時看到雋展,立刻就被他特有的喜感吸引了。排戲的過
程中,剛開始我還是比較不容易加入他們的談話,不過現在不會了,大家都是很容易相
處的人。」原來一開始被馥伶氣勢所懾服的不是只有我而已,不過我毫不懷疑馥伶是個
容易相處的人,因為在那股氣勢背後,她有似乎有著天生就討人喜歡的一種真實。

  或許正如她說的,她是個很典型的獅子座。那種有令人想親近又有點距離的特殊氣
質或許就由此而來;當然,像獅子的地方還不僅如此。在看排時,舞台上的她,能量很
強,讓人不由自主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即使莎莎這個角色在原本的劇本中,台詞間有
許多的空拍,對於演出這個角色的演員,要能夠一直專注在角色中,讓自己存在於舞台
上,又不能太突出破壞了整個戲的節奏,是相當不容易的。馥伶卻做到了,而且恰如其
分的好。舞台上提寶和猴子對話時,她還是能夠完全專注在莎莎的角色中,她的專注力
吸引著觀眾,卻又不打擾戲的進行。我好奇她是如何做到的。

    「其實我一開始看到劇本的時候覺得景翔在耍我,台詞這麼少要怎麼演?但是開始
排戲以後,漸漸沒有這種感覺了,和景翔討論角色時,他希望莎莎失憶後的表現像是
”外星人的小孩”,呈現出一種荒謬和非寫實的感覺,一開始我也不太能懂,不過就在
排戲的過程和討論中,自然而然就接受了。」她說得如此輕描淡寫,不過我隱隱約約可
以猜想得到,或許又是隱藏的獅子性格作祟—好強。讓我忍不住繼續逼問,排戲過程中
難道沒有什麼困難嗎?

  「我喜歡有挑戰性的的東西,保守的東西讓我覺得無聊。挑戰自己之後在舞台上獲
得的成就感,或許也是我熱愛表演的原因。」

  談到關於表演,原本氣勢造成的防護罩似乎收了起來,從說話的神態中,我可以看
出對於表演的喜愛與堅持。「起初對於身為一個表演者,我是沒有什麼自信的;之前幾
次與景翔合作,我都是做化妝設計的工作。然而在一次次登台演出之中,我體會到作為
一個表演者,所獲得的成就感和其他工作是截然不同的,再加上在學校劇展中入圍和得
獎的鼓勵,讓我比較有一點自信站在舞台上。」既然對於表演有如此的興趣,照理依獅
子座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性格,沒有道理不繼續走表演這條路的。然而在面對未來的道
路上,馥伶卻仍站在路口,方向不明:一方面希望繼續能夠出國學習表演;另一方面又
必須考慮現實,是否應該採取一條比較不讓父母擔心,至少養得活自己的路。這樣的猶
豫,背後絕對有許多面複雜的考量,我想其中佔了不少因素的,還是考慮父母的負擔太
重,一直說自己對熟人很任性有大小姐脾氣的她,或許其實並不如外表所見的毫無顧忌
--對於自己心底真正渴望的,接近的方式愈是謹慎;對於真正在乎的人,有一種嘴硬的
體貼。

  馥伶說儘管想過許多次未來的事,然而就是無法正面迎戰似乎就在不遠的未來,這
種徬徨對於活在這個社會中的許多人來說都不是太陌生,但是面對馥伶這樣一個獨立又
好強,卻又坦白誠懇得如此可愛的女生,說什麼安慰的話其實多麼多餘。

  所以。今天方向西北西,我們繼續航行!

            
撰文by詹慧君(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



【呂馥伶簡介】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

導演經歷:
大三<開放配偶>
大四<畢業公演-管他三七二十醫>

演出經歷:
大二<禿頭女高音>
大三<實驗劇展-春綻>
<婚姻場景>
<我的光頭校園>
大四<實驗劇展-晚安媽媽>
<四校聯展-電梯的鑰匙>

化妝經歷:
大二<小鎮>
<慾望街車>
大三<人間條件>
<玩偶之家>
<婚姻場景>
<開放配偶>
<美國天使>
大四<咒>-再拒劇團
<月光玫瑰>-台灣藝人館
<囚>-台灣藝人館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203.73.20.55
※ manicd:轉錄至某隱形看板                                         12/29 03:00
※ littlegai:轉錄至某隱形看板                                      12/30 00:31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59.117.202.37
→ karst10607:好想要去看每一場有興趣的戲..不過人生就是這樣      推 12/30 15:26
→ karst10607:欲望無窮 時間和能力有限 機會成本的問題            推 12/30 15:27

[喔耶]我開板啦!

 作者  karst10607 (秋蟬)                                    看板  fall-cicada
 標題  [喔耶]我開板啦!
 時間  Sat Dec 30 11:37:10 2006
───────────────────────────────────────

喔耶~
剛剛起來一看
進到田園風光自己來找 就發現開板啦
好驚奇的感覺
然後我發現秋蟬兩個字好短 版標要改一下

現在可以開始寫東西 轉文囉~
耶~!

--
我搭搭的馬蹄聲是個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
我是個過客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59.117.2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