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Cycle

羽球賽當然是全敗了

混雙上不了場

還是很想打混雙啦

所以比完後打著玩的

人走了還是一對一繼續打

我想一直打直到我站不起來

可惜還差很多

還好是這樣

因為我還得騎車回家

外加載了一隻幽靈



運動是好事吧

至少打球的時候暫時忘了

痛就給它痛吧

我自己都不在意了還有誰會在意

還好都不至於太激烈

沒有用到藥



我想要麻痺的感覺

累到癱的感覺

誰知道

九點去睡了

十二點醒來之前

做著奇怪的夢

都是熟悉的人吧

演著我不喜歡的事

結果也只是一直在重覆著

在現實中,夢中如是

若如此,還是不要作夢吧

讓我好累,我寧可空白,沒有夢直到清醒

不要醒來更好

總是

得不到我想要的

反問,我想要的是什麼?

一直以來,成全這個,求全那個

我已忘了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傷害 並不會只有單方面受傷

梅子說過,妳要學會保護妳自己...

怎樣才算保護自己?

不管我怎樣做,都會造成傷害

怎樣對你們最好?該怎麼決定才能不傷到你們?

我想帶著所有的痛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