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4日 星期日

高中同學會

一月三十一日

高中同學會

其實不過是去吃個飯罷了

在我們熟悉的板橋

但人數不如想像中多,二十幾個人吧

還以為會出現的某人竟沒來

終於見到你,高中最好的朋友

你還是一樣喜歡念書,一樣的不服輸

我知道你是不會有問題的



為了等另外兩個人

我沒點餐,看著同桌的人都吃到一半了

哈,居然沒有餓的感覺

跟你說了我食量的改變

你看起來似乎有點擔心

那兩個笨蛋,終於出現了

在外表上都有點變了嘛

一個燙了頭髮,一個你說變正了

接著你也對我說了同樣的話,是玩笑居多吧= =



這天我穿了矮跟的高跟鞋

一走進去就被圍剿了…因為更高了,更別提我說我還長高了…

大致上都還滿平靜的

吃完後就要離開了

一群人討論不出還要去哪裡玩

有說打保齡球,有說唱歌,最後的決定是回學校散步

那兩隻遲到的小鬼就是不想和全部的人行動

我也只好陪他們晃了,因為我騎車

學校離停車地方有點距離

和你就在此分手了,看你過的開心就好,因為有人會一直陪著你

我哪敢去打擾你呢…呵



逛著遠百,居然去逛生鮮超市,東西還真貴,不過好多進口的食材

聊的原本都是食物,怎麼會突然變聊八卦了= =?

說其他人的就算了

怎麼會扯到我呢…真是

我不知澄清過多少次了…從來就只是朋友,沒想到每個人都誤會

連你都誤會我

不過有個八卦有讓我shock到勒,真的是那樣…



後來另兩隻說要逛後站

我說,我停車很麻煩,還是回家吧

然後,今天就此結束

時間是,三點多左右

沉〈舊短文〉

這是...在翻找一篇文章時找到的短文

大概是在高中時期寫的,高一或高二時吧

只是在某一刻寫下的隨筆類的文章

因為某人說我太久沒新增了

就一次放上兩篇吧

當時給幾個高中同學看過

回答是滿有感覺

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我又改變了多少,失去多少,剩下多少?

看自己過去寫的東西

有助於保留一些被遺忘的心情

遺忘是 最殘忍的 對待



---------------------------------------------------





慢慢走下車

在下著小雨的街道上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看了一下時間

7:46

街上路人疲憊的背影

一個個緩慢的離我遠去...

走在還算熱鬧的路上

身邊卻是相反的寂寥

此時突然意識到

雨還下著

但又如何呢...反正沒人在乎。

從車站到家

短短三分鐘的時間

像走了一世紀



終於

在離家五公尺的地方

我抬頭看了看二樓

黑漆的光線

和百家燈明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使我的腳步更加沉重;

一步步踏上陰暗的樓梯

空氣顯的有點潮濕

我不禁自問

在摸到門把的剎那

真的就可以脫離這個氣息嗎?



"胳答"

門開了

迎接我的

還是無止盡的黑暗

無所謂

無數的夜晚都同樣渡過

還在乎這天嗎...

隨手拋掉身上的雜物

坐在黑暗中

我沉默了...........

突然

之前說要吃牛排的事

後來又延期

老師不知在忙什麼



我同學

就是另一個幸運兒

在一開始

老師說要我們聯絡他

我沒有電話

在另一人那邊

她不知是ㄍㄧㄣ什麼

硬要我打第一通

然後老師說兩個禮拜後再打給他



她肯打第二通了

結果是

老師又沒空了

要到12月

再聯絡他

她是在即時通上告訴我的

不過她一直強調

換我打、換我打〈真像小孩的對話= =〉

讓我很不耐煩

就算真的換我也不用這樣

令我感到

都是我的事?



雖然感覺很幼稚

還滿機車的

然後我不爽就有點愛理不理的

她就也不爽了

搞什麼不成熟阿

手機費爆我的手機就不用錢嗎?

什麼爛理由我居然接受

現在還不是很尷尬

喵的

車禍身亡

聽到許瑋倫出車禍的事

是媽告訴正在打電腦的我

還搞錯她的性別

而一開始

我只是聽聞而繼續我手邊在做的事

關掉螢幕後

到客廳轉開新聞臺

看到她的影像

才知道這場車禍的嚴重性

這是事發當天的新聞報導



第二天

媒體大肆的開始報導所有能報的細節

包括探視她的藝人反應和本人的人生介紹等等

我說,記者有時候問的話真是白目到不行



第三天

同樣在電腦前看到

msn裡聯絡人的狀態:

"瑋倫,一路好走","瑋倫走了..."

心裡訝了一下

衝去開電視,轉到新聞臺

果然斗大的標題:

"17:09心跳停止,19:xx宣告不治"

我回到電腦前

改了即時通的狀態

就回到了新聞報告前坐下



一個生命,就這樣走了



當我騎快車的時候

我常在想著

為何有那麼多人尋求這樣的刺激?

或許我有點懂了

人總是需要一些激烈的刺激來壓下另一些刺激

或者是 放空一些想法 藉著速度對大腦的刺激

說明白點 不過是想要暫時忘記些什麼

不管是開快車或是騎快車都有一樣的作用

不過車子一但騎快就很難放慢了..有一陣子還真不習慣騎七十以下



有人要我自己想想看

對於許的車禍事件和結果

我想,在我的責任未了前我不會做傻事的

死亡對我來說很輕,很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