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6日 星期五

前夕

明天我就不在台北了

正確點來說

貢寮是立屬於台北縣沒錯

但它比較靠近宜蘭

重點是阿...

我還有三篇網誌要打

三篇阿三篇

打網誌真花時間

但是我就是想打阿

一篇可以打到一個小時

今天之內要趕完耶= =



說一下今天的心情

今晚

我兒子就要被送去寵物店渡過第一個晚上了

因為回鄉家裡就沒人照顧牠了

預計是三天吧

沒辦法丟家裡

帶回鄉那裡有養三隻狗,有攻擊性

牠小時候有被帶回去一次,被圍攻

只好另想辦法

黏人的兒子大概會哭三天吧

基本上也有可能不吃不喝

好擔心阿...但是不能不回去

真想抱著我兒子過年



好吧

接著要找時間趕網誌了

今天一點也不閒

一直被我媽抓去當車夫

現在得先吃早餐

大家新年快樂阿!

Dream

一篇找了很久的網誌

印象中我有放上來並鎖住

但事實是找遍我所有的網誌都無蹤影

還以為就這樣消失了

沒想到今天在備份用的CD-RW裡找到了

還有一些高中的MSN對話記錄

呵,我有留下對話的習慣

當初會備份是為了重灌吧

確切的日期我已不清楚

但檔案的資料是說明最後一次更新是在2005年9月20日,凌晨01:15

那表示是我高三時的事

一直一直都還記得的夢

就是跟妳提過的那個夢

看看吧



******************************



這大概是一兩個禮拜前的事了

本來第一時間就想po上來的

有關於當天奇怪的夢



地點很陌生

印象中沒去過那種地方

是度假地吧

附有酒吧的開放式餐廳

我在其中

看得到有其他人

是一群的嗎?

但我看不清任何一個人的臉

一個男人

摟著一個女人出現在我面前

什麼?

原來我認識那個女人

應該是很要好的朋友

而那個男人

我不但認識

更不只是單純的朋友



男人

走到我們面前

忘了是我先開口還是他

細節我記不清了

總之他很坦白的說了〈實際上是沒有任何聲音的〉

感情只是遊戲之類的

認真是為了好玩

用著不在乎的輕率語氣

身旁的女子

表現的很不自在

像是帶著歉意又不知該做什麼

在說完了一堆傷人的話後

帶著女子離去

我始終保持著沉默

旁邊的人似乎有做些安慰的動作

我也不確定

因為

我連眼淚都感覺不到



不知過了幾天

女人

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一個人

原來

她和我一樣

是重蹈覆轍了吧

有趣的是

從一開始我就沒怪過她

還安慰了她



換了一個場景

是有堤防海邊

有點像墾丁看得到的地方

原來我們

商量了一件事…

這種人

似乎沒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那麼

就由我來

結束這個罪惡吧





女人在我身旁

遠方出現男人的身影…

帶著另一個陌生的女子

此時居然湧起了回憶

說過同樣的話、做過同樣的事…你還想騙多少人?

不知從哪來的

手中多出了一把槍

緩緩舉起

瞄準

目標頓時放大



雖然百感交集

總合起來只有一個字

“恨”

那是我從未有過的情緒

恨意之深…

令我自己都不寒而慄…



扣下板機

照理說是看不到子彈的

但那一刻

時間變得好慢…

慢到我能看著子彈沿著軌跡

朝它的終點飛去



因為瞬時之間一切變得太緩慢

在焦急期待的同時

那種壓得人透不過氣的恨意

越發充盈在心裡



就在

子彈穿破皮膚的前一刻



醒了

───────────────

睜開眼睛

習慣性的同時坐起

茫然

我在…哪裡?

他…還沒有死阿!

下一秒

才終於意識到

這個地方

這個世界

令我詫異的是

延續到這個世界的“恨”的情緒

在清醒的前一秒

我相信那能使一個人做出一些非理性的事吧



*********************************



修改了幾個字

整個就是很奇妙的夢

像是一種記憶,真實的記憶

但理所當然的我不可能做過這件事

哈哈

少數如此清晰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