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五月十二日校慶

板中六十一週年校慶

沒和誰約,只想回去走走

每次回去,板中就又陌生了幾分

想到第一年回去滿路上都是熟人,總是有人從背後叫住我

今年卻得尋尋覓覓才偶爾看到熟悉的影子

聽說

誰誰、某某也有回去

不過都是出自他人的口裡,壓根沒看到那個誰誰和某某

還是有看到久未出現的人

兩年不見了吧?

瘦多了倒是真的,恭喜妳成功了



換了新手機

高中同學是完全不知的,包括社團的你們…

校慶前幾天,說來也好笑

常特地去看以前的手機

以為也許會趁校慶聚會

不過也沒什麼期待就是了,只有或許的程度

…什麼時候,我們變得如此了…?



遇到了冠汝,果然都是自己回來的

和她走了一會兒

遇到她的高二同學,我的高一同學──小魚

還是一樣lady嘛

不過我去的晚了點,11點多才到學校

而高三班上約的時間在12點

晃了一會兒就去校門口集合了

小貓兩、三隻,也是總會出現的那幾隻

沒想到集合後是回去操場逛一逛

後來五個女生去找高三的物理老師

聊了一陣子,這是…今天的重點



我的同學兩個師大,兩個輔仁的

和老師當然是聊大學的狀況跟一些出路等等

其中一個目前是師大資工系一年級,其他人都大二了

聽他們聊天的內容,其實都碰到了未來出路的思考

師大數學那隻居然想考普考…

輔大食品的想轉研究所…

還有一些誇張的事和人,有人的同學花了幾萬塊去上賺錢的課

數學系被二一率之高,大同不是很會退人嗎?

奇妙的是,他們的個班人數都比我們少很多

保守和封閉,到底讓我們學到了什麼?

課業壓力不應該是逼人交作業,而是學到東西

大同也有好老師,當然是稀少

和他們去吃飯時

我和念師大資工的同學聊了一下我們的教學狀況

我說我們寫了一學期的指標和普通敘述的差別

她們每星期要交一個程式

我們終於換了新題目,寫八后程式

她說太誇張,叫他別亂教了

八后是數學上的艱深問題,現在仍是某些人拿來作研究的專題

我不曉得他到底想教什麼

只是出題目讓我們自生自滅,好像都沒教新東西耶

也沒照程度來上課

看看別人的進度,說真的我很擔心

再這樣下去會永遠被壓下去吧

同學問我,有沒有教學評量這種東西

我只能很無奈的說,我們學校似乎不太理會這種東西

上學期的意見表都消失到哪去了?

她說她們學校非常重視此考績

若老師評量沒過會很不好之類的

〈如果我們學校在意體育老師早該有事了吧!〉

越聊越覺得自己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我想快樂的寫程式,快樂的玩社團,參與大型活動等

但在大同變成了一種妄想

自己不爭氣也只能承認

更忘不了國中同學對於我考上大同的輕蔑

高中的陰霾既然已掃空

那更該對自己負責才對…!

以上,收穫不少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