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6日 星期四

水準不夠

我想說:並不是台灣所有的人民主水準都夠。事實上,思考水準不夠的人佔非常大多數。
這就是為甚麼很多聰明人不願意和人談論政治的原因,明哲保身。

更多年輕人是屬於無腦的一群,除了演藝明星和異性交往、流行雜誌娛樂運動賽事,對社會一無所知!他們不願意也不想要去思考,只要把自己父母那套政治思想代入自己的腦袋就行了。
政治是瞬息萬變的,不是永遠一方對,一方錯。但在台灣,這些僵化的政治對立造成了一種極大的邪惡和錯誤…對方永遠是邪惡的!錯的!我永遠是正義的!對的!任何人不和我一樣立場就是萬惡淵藪,邪惡的走狗!這些人統統該死光!

於是A的小孩恆就是A的思考模式和政治立場,B的小孩恆就是B的政治思想。如下惡性循環相鬥不止。

是的,有時候民主必須以非民主作建立手段。
即使是現在民主(也常常)會被濫用。
媒體常常(事實上除了公視比較好,所有的媒體背後都有強大的政治勢力在意圖)是不公正的。簡直是毒藥。

這些話其實是沈痛又簡短的述說,在台灣的無奈和無力改進現狀。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和更小的孩子和未來的孩子,他們有些早已經步入不理性的深淵。就像邪教一樣,你已經永遠無法讓他們變回原先正直的自己。

希望能有機會多和一些不願浮出水面,夠水準的人交談。這也許會稍稍紓解我那種荒謬感帶來的壓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