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7日 星期日

和系統監試顯示不同的top


記憶體使用量,真是不同。
到底哪個才是正確的呢?

Linux Mint的預設字體很好看

原先的字體不管是中文或英文或數字都很好看。
不過被我不小心換掉了。
我用lazybuntu時勾選安裝一些新的中文字體,結果就變成如下面這樣了。

原先的樣子只有照兩張起來。



後來的樣子照了四張。




我後來用Dorid Sans Fallback
勉強比較接近原先那樣,但還是不一樣。
等待寒假有空的時候再重灌了,因為現在的Linux又被我搞爛了。

2009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可愛的宗教風格思考

因為最近螞蟻太多,又無法靠著整治環境來杜絕螞蟻。
所以想多了解一些螞蟻的事情。
上網找螞蟻的資料時,意外看見這篇關於螞蟻的回教文章

我蠻喜歡這種感謝天地萬物的思考,那種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思考。這在自然界是很正常的,一物剋一物。只是文末突然來個回馬槍說達爾文是說謊者,還蠻有基督教的感覺的XD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Weekly News for 斷尾之狐 12/16~23

這周開啟了不同的製作方向
故事的面貌也許會和原先寫的方向和風格相當不同。
我還不能確定哪個比較好,或是最終要用哪種進行下去。
原先的風格大家都很熟悉了

新的製作方向基本上拋棄了童話或神話的單純性,
而是明確地有了時代背景、中文人名和真實地方、真實事件的附和。
中文人名這點算是最大的不同,
原先名字是有洋化的,全中國人名會有很大的不同感受。

新風格一:
背景定在中國東北,時代是民初、偽滿州國、日本政權侵入的時代。
將會有明確的狐變人的設定,甚至還有人變狐的情況。
然後會有類似白蛇傳的法海和尚這樣的角色,
人變狐的壞角色最後會死掉。

比較有聊齋風格。
愛情戲份,怎麼著我突然間塞進一個人變狐的女角色。
所以會比例會更重,這已經超出我的原先設計。
會變得更不好看,我覺得。因為故事的主軸會被稀釋拉走。
至於開頭的斷尾習俗也會被解釋為
狐狸聚落中為了要能更容易變化偽裝成人類,一種強迫速成的手法。
但是在另外的一派非主流的流亡狐狸中,這是錯的。
後面可以沿用我最初的設定。

本來是給小朋友看,沒有明確時代和人名暗示的故事也變得更沈重和老套。
斷尾這種殘忍不自然的風俗,
在我一開始寫故事時很明顯地就是指稱父母給孩子的不正確想法和強迫教育
逼迫他們切除自己天性和天份的一部分,變得社會化、呆板、去人性化、活的不像自己。
也是指責社會的畸形風氣、或是你要說像原始社會的割禮之類的也都能算在內。
震撼教育、體罰、以暴制暴、以牙還牙、自掃門前雪之類的東西,我覺得根本是狗屎。

但是在新方案中這些逼迫感會被轉化解釋成更隱形的東西,
力道減弱了,孩子可能更不能體會到或直接感受到我的用意。
即使是大人也很容易被這種外層的糖衣遮住眼睛。

所以我心底還是比較偏好原先的模式,人名全中文化的方案也還在考慮中。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換到Linux上的第一篇文章

真想說,我應該早點跳槽的。
真的很棒,雖然目前還有些問題沒處理完畢。

我蠻喜歡Rhythmbox的管理方式,因為iTunes是蠻橫專斷了一些。
有時間再認真寫吧。

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最後一次看到這組舊硬碟

這顆硬碟應該是我在中正用最久的,某天的下午一點半我給他們拍最後一次照片。
在大三的時候掛掉了
當下當然很難過,但從這麼久以後的未來看,會發現,所有的東西還是有退役的一天。

善用他們,把當下最重要的東西傳承下去,就對了。
(但這裡面的檔案還是大部分消逝了吧,這照片是我從Google photos上面挖回來的)



2009年12月13日 星期日

某個準備返校的瞬間

我還記得,每次搭上巴士就像是搭上太空船,前往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是其中一個我不喜歡巴士的原因,跟外界完全隔離,晃動,無法自主。
非得到了目的地才能下車。這時候板橋火車站的巴士站正在改建中。
我是拍了自己的倒影,才發現巴士代表的是這麼一種身不由自己的精神牢籠。


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起大霧的早晨

我記得這是當時我每周四早上要去上靜力學
因為老師把上課時間提早,才能集結出三小時的時間
這樣效率比較高
他自願給大家訂購早餐,早上五點半上到八點。但是照片的時間卻是七點半左右。
我已經不記得當天是幾點了,但時間應該是六點左右。
這種大霧,太陽一出來就會消失,從現在的眼光來看不知道是否為空汙的塵埃粒子造成,但我很清楚記得,中正大學的早晨,這種霧氣其實是充滿水分的,走過去就會穿過陣陣小水滴,在鏡片和臉上很明顯。因為樹木和溫差的關係,所以這種霧氣常常在冬天的早晨出現。











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文學院的下午

中正大學時期
我實在覺得,不能以追求無憂無慮為目標,因為那是假的。
但當時身處無憂無慮的環境的我,也無法離開那種狀態,就像是塞在車陣裡面一樣。
一定得把時間度過才可以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










2009年12月7日 星期一

室內的陽光

難得的紀錄,應該是A棟宿舍邊間的時代

K510i  只有顏色比較好,畫質不行

大概是某一天午睡醒來看到的景象吧

2009年12月6日 星期日

搭火車回校

我沒記錯的話,這一天應該是去台大考了翻譯專業的考試
教育部主辦,要做翻譯人才庫的考試

考完以後直奔板橋火車站回嘉義中正大學
算是我大學時期唯一的一次搭火車經驗





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此刻的我處在幸福中

外面好冷,可是我有一扇門可以關起來只留小縫,所以風吹不進來。
我只穿件短袖和條內褲,可是我拿了一條薄被子裹在身上和頭上,活像一個阿富汗女人。而且保暖效果意外地好。
我戴著耳罩式耳機聽音樂,是Re:Fire!這張隔了15年才Fire bomber才新出的專輯。
大燈關掉了因為有人睡了,可是我有兩盞燈一左一右,讓我的閱讀有足夠照明又不會影響別人。
我還有一點點時間能看書或聽音樂,雖然不是拿來浪擲,但只要有那麼一點點時間便會體會到快樂。即使我很快就要進入瞌睡狀態了,而且明天也要早起。
我的水瓶還有水能喝,在我睡覺前不必走出寢室到寒冷的走廊裝水。

這些東西都不貴,我的時間也很少,但是此刻是我的高峰經驗。
即使是一個人,我仍然感到一絲的幸福確實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