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6日 星期五

史蒂芬‧霍金

「我在那個非常時期的夢想受到不小的干擾。在診斷出病之前我對生活已經非常厭倦了。似乎沒有任何值得做的事情。但是在我出院後不久,我做過一次自己被處死刑的夢。我忽然意識到,如果我被緩刑的話還有許多事情值得做。

我得病的一個體驗是:當一個人面臨早逝的可能,就會體驗到活下去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