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

春天,以及最近一些事情


最近一些事情

BBS最近一直斷線,所以只好離線打文
用倒敘法寫好了,發現因為時間關係只能寫今天的事情了。

今天上神話學,下學期人數很少大部分都不會回來上了
上這課之前剛好在書店碰到這門課的老師
我在櫃台結帳買課本時
他剛好也要過來結帳,我沒發現他,是他拍在我肩膀上的
感覺很溫暖有力

被拍的剎那當時我還想到底是誰
我曾經寄給他看過我的斷尾之狐
兩個人在結帳時談了些東西
像是我告訴他有本有趣的好書「美國眾神」
他告訴我有意走創作的話,從現在就開始創作寫些東西會比較好
有些事情以後會慢慢補齊
(我想這有點隱晦,因為我給他看過的東西除了簡陋以外,也隱約透漏我對自己人生體驗、經驗的真實狀況和不足)

然後我覺得有點溫暖和成人體驗的感覺。
恩。
我們走出書店邊走向教室邊談天。

問我寒假都在幹什麼?
我說我在「治療」自己
走到天涯海角去,想整理自己。

他:「和愛情有關齁?」
我心想這種問答其實就像算命,亂猜都能中。
不過他本身就是個很浪漫的人
加上我這年紀的年輕人(為情所困?)其實就是這樣
所以有點說中。

我說「當你越不想去承認的時候,它就越會困擾著你」
當作回答,算是終止這個愛情相關的話題吧。
當時不適合在此情況下談這事情。

他說人常常都要自我治療
春天到了,就是一個重生重新的開始。
搭配校園裡的萬物復甦的草樹景象,
感覺很真實。

他說這個寒假是他幾十年來,
最久沒有讀書的一次
都在種東西和耕耘他的菜園和樹苗

我說這樣很好啊
會感覺到和植物一起吸收土壤的養分、吸收太陽、水
一起成長

(我的意思是:時間並不會有白白流逝的感覺
會真正感覺到人其實並不特出於萬物,就像石頭或動物一樣
生長、繁衍、死去。)


今天有了個不長,但感覺很友好誠摯的簡短談話。
這種感受已經很久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