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 星期二

專題期中報告

可恨的專題

可恨的期中報告



本來是寫好了

也應該要在期中考前交出去

可是老師挑了很奇怪的錯誤

要我們重寫的"專業"一點

明明...就只是大學生的專題實驗報告

也不會專業到哪裡去吧><

其中有一點我覺得很妙的是

那項目是專題動機

他是說太過口語化

又說簡單說是作文能力的問題

這是我覺得最可笑的地方

到目前為止還沒人嫌過我的作文能力

至少也是我自認還可以的部份

那我也老實說好了

他這次的確讓我覺得有一點在刁難

之前他對我partner的要求我還可以理解

但是我partner不太高興

現在倒真覺得沒事找事給我們做

對專題的要求也很多..

會問一些奇怪的問題

現在他又覺得當初我們說好的四個功能覺得太少

所以又要加東西..

然後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啦..

有點麻煩

最近我又非常忙

簡直到了一個分身乏術的境界

讓我身體不太好

其中發生很多事但我都會忘記寫上來

久了又忘記

怎麼好像過的渾渾噩噩的

目標也非常模糊阿



老實說

近期內,可能有不短一段時間吧

我不會見任何大學以前的朋友了

這是我自己的決定

自己的問題

就是這樣

火狐的救贖之道

睡覺時做了個很有趣的夢

我夢到自己還在上課,老師正在解析一首英文詩
詩的文字內容在夢裡很清楚,醒來以後卻馬上忘記了
老師要我們猜測某段的意思(老師是某個認真的男老師)

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馬上舉手說:「我知道,詩人這段使用的意象其實就是隱喻,只有使用火狐才是唯一的救贖道路」
夢裡的我超級認真地回答和思考這個問題,
結果卻馬上換來老師滿臉的疑惑(他不知道什麼是火狐)和同學們的噓聲(這…?是說有很多潛在的ie6使用者吧?還是說GC、Op、Safari和各種ie系瀏覽器的使用者不滿我的說法?)

當時我很不好意思地就自己安靜下來了。
心裡思索的卻是:「我明明自己早就跳槽GC了,怎麼下意識還是幫火狐說話?」
另外兩個深層一點的檢討是(竟然在夢裡就能自己檢討了XD)
1. 一定是我講話有失公允,難道不使用火狐的人就不是走在救贖之道了嗎?
2.我應該考慮他人的感受,把話說得含蓄一點,簡單一點、有修改空間和包容性。
---
反應在現實上
感覺這種事情天天都在上演
就是我說得再中肯,聽得懂的人恐怕不多。
因為我總以為只要是事實,走遍天下一定都行得通。卻很少考量聽者的感受和接受程度。

另一個隱喻大概就是,
西洋文學和歷史上,因為宗教而鬥爭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英國國教和天主教、基督教和羅馬公教、某某教派和另幾個教派…基本上不是都差不多嗎?可笑的是當時的政客利用這種微不足道的差異彼此攻訐、煽動人民、為了自己爭權而發動戰爭。

嘴巴上說自己的教派才是最清新優質,別人的都是迂腐貪污、無法得到永生的救贖、不被上帝認可,結果歷史證明,這些教派到最後每個都是迂腐貪污,他們那麼多信徒,到底有沒有一個進天堂這到現在還是無法證實啊~

歐洲現在還是這樣嗎?不清楚。台灣好像也是這樣…嗯?說遠了…
我犯了和某個老師一樣的錯誤,每次分析完都會扯回台灣政治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