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高中(一)

今天要去板橋的敦煌書局買東西
在追風廣場轉車、等車

時間大概是下午三點吧。當時太陽光很烈、手腳被照到的地方都好燙。
看到零星一些板中的學生往學校走去,都是女生居多。
而且都是穿著短上衣+制服長褲。
耶?我突然才發現,原來上了大學女生很少這樣穿的。
都是短褲清涼造型。
高中女生的百摺短裙+超薄襯衫反而是少見的。
這成了高中這個年紀的獨特裝扮,過了這個年紀,除了演員和cosplayer或想回味高中生活的人,
沒有人會穿這種衣服。

當時只有一個板中女生和我一起等車,穿著制服裙子的。
Apperantly she must had modified her skirt, since her skirt is short and is above her knees. She's good-looking.
She held her phone by her face and seemed waiting for someone to answer the phone. Who is she calling? Her daddy, her boyfriend, or her best sisters?
Why is she here? Had she forgotten something important so she must return home to fetch it?
我不知道她這個時間在這裡幹什麼,也不知道這個時間怎麼還有學生會零星走進校園。
我只知道我體察到一件神奇的事情:
我已經從高中畢業四年了,而且大學並不像我高中時所想的那樣快樂。
我學到了甚饃?其實我學到的東西不像我高中時所想像大學會學到的那些。
我理解到了一些事實,包括甚饃才叫獨立。其中一個重要的要素就是能有自己賺錢的法子。
甚饃叫做成熟?當你時時刻刻懂得為自己計畫的時候大概就是成熟。
時時刻刻能站在不同的立場思考,為他人考慮,也是成熟。

如果以四年的時間來講,我其實是嚴重不及格的。
人家說大學必修三學分:課業、愛情、社團。
我是屬於必修不停被當掉或是刻意退選不去修的那種人。
但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的。
這個思考邏輯必須繼續進行下去,才能回答為何我的處境是現在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