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因為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所以別害怕

因為無法預知未來,加上此時此刻所能盡的最大努力都顯示目前的選擇也許不錯。那就放心去作吧。如果把未知是否會發生的失敗或未來所有即將發生的失敗都歸咎於以往的錯誤決定,那就永遠也快樂不起來,也永遠不會想全力以赴。

重點在於堅持到最後,所以我們必須作全盤計畫,不能炒短線。往這個方向去準備,把每一部份的小地方都成功這樣就能獲取最後整體的大勝利了。

不能漂白

最近心情非常差。我又陷入大麻煩了,要脫離這個險境也得等上半年才能證明是否初步脫離麻煩。
我一直都在麻煩當中。

前幾天的衣服用漂白水泡過洗過,果然有一些是不能用漂白水的。
果然褪色了,看起來很糟糕。霉斑還未必洗掉,但褪色真的很慘。
只是因為衣服發霉了,打電話問媽媽以後知道要用漂白水,就連標籤也不看就泡了。
所幸我還有點警覺,有先把白色和深色的分開來處理。
但我也沒想到白色竟然也會褪色!雖然上面有標明別用漂白水,但我還是沒看標籤…
白色褪掉變成粉紅色…看起來好像跌倒擦破皮的新鮮皮膚血肉一樣

我前面鎖說的大麻煩並非說衣服這件事情,而是別的-我的修課問題。
總之我麻煩大了,我總是把領先變成落後。
我現在明白了修課要對自己負責,意思是要修到拿到學分才算數。退選、被當都很糟糕。退選代表你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和修課學分,這個時間和學分本可選其他能拿到學分又學到東西又適合自己的課的。
當掉大約又分兩種,一種是沒興趣非必修,卻還是不退。結果就是嚴重拉低總平均。
另一種是必修,但不論什麼原因就是沒過。

我之前選了課以後覺得不適合,就是退掉。白白浪費大好光陰和可以選更適合課程的學分。現在我大三了,突然所有曾經埋下的惡果都長出來了。
我並不是不努力,而是不夠努力。妳可以這樣想,船大難掉頭。當我從那時候開始就陷入巨大的不幸中,我用盡氣力還是無法阻止我的下落。這個不幸的動量實在太大了,花了我好多年都還無法使它停止,就像高速火車或加到全速的大船難以煞車。

一直到二下,才第一次看到一點轉機。下落也許停止了,也許還沒。但因為我的努力和集中貫徹的意志力,從2004年以來我第一次有了明顯上升或減緩下墜的情況。但這個下墜的重量和動量實在太大了,我一個人扛不起來。我很有可能被壓垮然後繼續下墜。上個學期的努力讓我徹底精疲力盡,體會到死亡的感覺。是的,真的是死亡。為甚麼一個人要為了阻止墜落而賭上性命和健康?因為他已經受夠腐敗了,比起無盡的下落的痛苦和不安感,寧可在此刻成功減緩下墜而死去。他並非不怕死,他很怕,他怕他死的痛苦而吳價值,無人知曉,無人知道他為了反抗腐敗而做了這麼大的犧牲和努力,有這麼大的勇氣。總之熬過來了,但這只是一小部份的時間,接下來如果要他一個人繼續奮戰,他必定會精疲力盡而悲慘地死去。太可怕了。

如果神在看著我的話,如果神存在的話,我希望他能幫我分攤這重擔。我一個人扛不起來,我阻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