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害怕

我不想看到阿嬤,我害怕她的遺容不好看。
她在等我,我在開學前的承諾沒能實現。我說我會一週後回去看他,後來才知道從學校這裡到那邊坐計程車是不可能的,我被唬爛了。有人給我一千元說可以坐到那邊,但實際上開車至少也是50分鐘的車程!怎麼可能那麼便宜!所以我就沒回去了。兩個星期之後阿嬤就過世了。

我覺得很難過,不知道她是不是很沮喪一直在等我回去。
這週末會回去,我怕我會嚇到。直覺上,我知道她走得並不安穩。她有些小小的願望從未能實現,我很難過,因為我連這些願望也無法幫她作到。能作到這些的人卻從來不做。

知道我怎麼想嗎?我想人不能完全依靠別人,即使是自己的兒女也是。老了以後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反而像個囚徒被對待是最可憐的事情。限制生活範圍,限制不能出門,沒收所有存款…我感到非常難過,這麼多年來我卻也無能力改變這一切。我覺得好慘,因為我知道整個家族的這個悲劇模式將會不停上演,除非有人能突破這個限制,突破封鎖,並有能力擺脫家族的控制範圍。

今日日記

今天雨下的很大,那聲音我以為是我的電風扇開最大發出的噪音
往窗外一看才知道那是大雨落下的聲音

我今天下午沒有課,所以我想睡一會。沒想到一睡就睡到晚上了。浪費不少時間。晚上也沒有看多少書。明天又是從早上到晚,晚上有微積分,我現在還沒複習到那裡啊,太糟糕了。我不想被老師叫到卻不會回答,也不想聽不懂。(幾年錢曾經懂過,現在都忘光了)

我一直很想睡覺,但睡覺也沒有做好夢。我想夢到阿嬤,但沒有。
今天下午做了一個血腥的夢。夢到一個男人,自稱是數學家,後來退隱去搞電腦。他和他老婆和一個小男孩(兒子)在一台車屋外說話。他坐在一台四輪機車上,小男孩犯了什麼錯雙手像奴隸被綁在前面,男人用一條繩子連結到車上。小男孩大哭說不要這樣。

然後女人目送他們離開,機車發動,後面還拖著一個沙發椅和小男孩。他們被拖在地上。機車越騎越快,繞過一些地方,小男孩不久撞上一根柱子(就像卡通那樣只是血腥真實多了)哭著慘叫一聲暈了過去。然後機車穿越鐵軌,小男孩還是被拖在地上,火車剛好經過就把他壓成肉醬了。如果你看過天安門事件的照片,就像那樣的肉醬,鮮艷的血肉顏色。男人很懊悔,掉頭回去看到只能撿起一兩顆牙齒,他並不想讓小孩這樣死掉的。他把撿到的牙齒洗淨收好,就畏罪跑掉了。

我搞不懂這男人和這女人為何要這樣懲罰小孩,我搞不懂。然後我就被一通電話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