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 星期二

Chapter 2 comment

這部份所提到的翻譯集中在文學作品或詩集等抽象程度更高、風格或押韻更重要的作品舉例。如果是較重視技術詞彙的專業文章,也許詞彙和語句的正確意思就比較重要了。即使是小說也有重視技術名詞而不怎麼有風格的,一些科幻小說即是如此。

對於初練習翻譯的學生如我,我想最大的問題是在認識原文原句的真實意思。常常我會發現自己翻譯或心底看過的意思和別人的翻譯不同。即使是把所有的生字都查過了,也不一定能翻譯出原文的正確意思。我想翻譯所做的工作不是只把一篇外文文章統統換成中文語彙,同時最先注重正確性,其次再講流暢或接近原文的風格。

稍懂外文的讀者也許自己看過SL原文,有自己的理解和詮釋。可是碰到要翻譯出來的時候,翻譯為TL的能力通常比不上SL的閱讀理解能力,尤其是翻譯的準確度和TL的使用能力、本身用TL的習慣(譯者若不自覺套入自己的習慣用語,便容易使譯文失去原本色彩偏離作者本意)很有大的相關性。在自己閱讀的時候會錯意是自己的事情,翻譯的時候弄錯就變成很嚴重的事情了,尤其會誤導未看過也不可能去看原文的讀者。
我關心的是如何讓自己不會弄錯意思。
即使經過一段時間的勤查字典和相關資料的閱讀,在這文料的翻譯上準確性和能力還是沒有顯著進步。

舉一些我看過譯者套入自己慣用語的例子。
原文對話場合應該是沈重或謹慎的FBI探員,譯者竟然把每個人每句話結尾都加上「啦字」。變得非常奇怪而像彼此熟悉的鄉下人。
「兇手他死掉啦」「我不幹啦」「資料被偷走啦」

網路上也常見一些自作聰明的翻譯者,翻譯國外報導文章或運動員演員政治家等被訪問者的話語時,扭曲原文而套用戲謔式的口氣。更嚴重的是這些隨手翻譯無法突破自己習慣的語域,所以不管翻譯誰說的話,看/聽起來都像是他自己說出來的話。斷章取義或理解錯誤也讓譯文看起來充滿偏見喪失原說話者的本意。

在最近麥田出版社正式獲得授權出版的「麥田捕手」裡,我看到很多讓我無法接受的翻譯。我認為連一些古老盜版的翻譯都比這個版本還要好許多,我也讀過原文的麥田捕手,也許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讓自己以為最初看過的譯文最好。之前也看過翻譯著重的是語彙的功能性,而不是外觀。譯文本身也會過時且有地區性,這是肯定的。
對於初習翻譯者的最大困難,我想除了正確性,其實就是要突破自己慣用的語域和語彙口吻,才能貼切表達各種文體和各種說話語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