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The Hot-House Approach v6

同組同學給我的建議和校正幫助蠻大的,我又自己額外發現了一些地方可以修改得更好。
我知道這不是最完美的,不過幾乎已經達到我目前能作最好的景況了。
所以心底有點小小滿足的感覺。
以下開始就是正文

p109

溫室教育法

孩子的語言學習成效和能力為何會差異這麼大,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習語言不只是在家裡的事情,它同時也是和出了家門之後的所有活動有 關。即使是小小孩也能藉著他們的表哥或身旁的人知道自己身所處環境說的是什麼話。比方說,像是在公園裡的沙坑,超級市場,乾洗店這些地方。在任何的群體 裡,總是有一種最強勢的語言,而孩子總是很快就能明白哪種語言是這個群裡最強勢的,接著就像被強力磁鐵吸引似地全力學習之。通常在他們會說話之前,就已經 懂得誰是強勢語言了。我們從家長們的經驗中得到的回饋及廣泛的研究,也驗證了這樣的結果。就像孩子在會唸出「快樂兒童餐!」之前,就已經能認得麥當勞的M 字金招牌。他們總是懂得語言最有用之處在哪裡。


※ 知識補給站※

藉著在家 多使用弱勢語言來保護它。使用比例約為八成時間都用弱勢語言,這樣的分配讓孩子能成為活躍的雙語者,而非被動使用弱勢語言的雙語者。

假設在家庭之外,有兩種流行程度不同的語言。多語言家庭的父母應該參酌是否為較弱勢的一方提 供更多協助,比方說,在家裡使用較弱勢的語言。這種方法叫做「溫室教育法」(hot house approach),讓弱勢語言得以讓孩子在還小的時候有成長滋潤的機會。溫室法的構想是經過幾年弱勢語言的薰陶,孩子開始上學後還能受得住大量且密集的 強勢語言衝擊。如果你的家庭是多語言的,你也許能先試著實行在家八成時間用弱勢語言、兩成用強勢語言的計畫。這樣的比例有助於給強勢語言建立健全的基礎, 也能在初期就接觸弱勢語言。相關方法可以參考第十二章的<如何解決語言能力不平衡的狀況>


p110

重點提示:給多語言家庭的要點整理

  • 父母要負責平衡周遭環境中兩種語言的使用比例,這是非常重 要的。
  • 審視語言運用情況可以幫助你發覺家裡的語言使用習慣,以及評量未來的語言能力。
  • 多語言家庭可考慮實行父母各只說一種語言,或使用溫室法,端 看實際環境如何。
  • 無論是 學 習第一或第二語言,最有效的方法還是把語言用在日常生活的互動中,如此才能把語言和真實生活作有意義的連結。


如果你是弱勢語言家庭的話…

在弱勢語言 家庭中,父母雙方的母語都不是現居地的強勢語言。舉幾個例子:在倫敦說波蘭語的波蘭家庭,在溫哥華說閩南語的台灣家庭,或是住在拉斯維加斯說西語的秘魯家 庭。父母是弱勢語言的家庭往往會擔心如何讓孩子維持住他們自己的語言能力─像是波蘭語、閩南語、西班牙語等非現居地的強勢語言。除此之外,又得擔心怎樣把 現居地的強勢語言學好,在這些例子中,強勢語言是英語。

我們的韓國 夫婦朋友,石,惠周和他們的兒子南森是這類家庭的典型。他們在十五年前來美國讀研究所,當他們畢業後成了教授,並決定留下來。自從他們的兒子出生後,石的 母親也從韓國移民到美國來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住在費城的熱鬧地方,就像其他第一代或第二代的韓國移民家庭一樣。南森四歲的時候,他開始上私立學校,在那 裡上課用的是英語,學校裡沒多少小孩在家會說韓語。石和惠周在家裡只說韓語,南森的奶奶不會說英語。在南森剛開始上學時,他們有陣子很擔心南森在學校的狀 況,因為老師說南森沈默寡言,看起來很害羞的樣子。到了十二月,南森已經交到幾個朋友了,也開始參加玩伴日,變得活潑多了。現在石和惠周反而開始擔心怎麼 維持南森的韓語能力了。

弱勢語言家庭,即父母雙方的母語都是現居地的弱勢語言的家庭,在考慮家裡的語言學習方法 時,也該把家庭外的語言學習議題一併納入考量因素。這些家庭通常都關心兩件事情:一,讓他們的孩子能學好並維持住弱勢語言。二,同時他們也能學好現居地強 勢的語言。在前面的韓國移民家庭例子中,石和惠周在家只說韓語,外面的學校只說英語,這樣的環境幫助南森成了能說兩種語言的孩子。(雖然他們都同意,當南 森漸漸長大,英語可能會在他的人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要是有人擔心這樣的教育方式還是不夠呢?很幸運的,我們已經有許多關於雙語學習的研究,瞭解強 勢和弱勢語言之間要如何相輔相成的。

想要孩子學習他們母文化語言的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經常去用它,越自然的使用越好。孩子說 這種語言能說得多好,端看他們是多常浸淫在這種語言中。若想要兩種語言能平均發展、有接近的水平,父母之中至少要有一人在家把弱勢的語言當成母語來和孩子 溝通。弱勢語言是不需特別用正式或教條式的方法來學的,這樣作對小孩有弊無利。但弱勢語言式需要當作家庭裡天天使用的主要語言,用來和聯繫溝通家人才能學 得起來。

p112


研究聚焦:英語的巨大磁吸力

在美國,即 使是維持住西班牙語這樣的大語種都像是逆水行舟一樣困難。近來有些人正在研究,移民到美國來的西班牙語移民的西語能力,是如何經過幾代之後就消失了。在 2006年,朗寶、馬澤、賓(Rumbaut, Massey, and Bean)幾個研究員研究了南加州的拉丁裔人口資料,他們發現現在來到美國的墨西哥移民,到了他們曾孫輩的那代只有5%的人能說流利的西語。即使在這個曾 是墨西哥領土、現為本國最大的西語使用區,西班牙語還是漸漸地凋零,等到在美居住的第三代出生時幾乎預測西語的消逝。

來自拉美 的西語使用者的後裔雖已經是弱勢語族中維持地最好的了,但隨著日子久了,他們還是會隨著尋常的模式漸漸轉到英語去。舉例來說,在美國的墨西哥裔人口(父母 雙方皆是美國出生,但祖父母輩至少有三人以上不是在美國出生的)中,只有17%的人能操流利的西語。

若是祖父母輩 僅一或兩個不是在美國出生的,能說流利西語的人降到只剩7%。若父母和祖父母都是在美國出生的,那麼能把西語說得很流利的就只剩下5%了。由研究人員的調 查就能清楚顯示,西語其實對英語一點都不構成威脅。「真正受到威脅的反而是英語以外的語言,那些和外來移民一起來到美國的語言。」這些研究正給了天下所有 父母一個警惕:除了英語之外,即使現在能流利使用其他語言的人,還是得努力推行雙語政策。


那麼,該怎麼教孩子英語,或是任何你現居地的強勢語言?許多弱勢語家庭的家長覺得盡早讓孩子 學強勢語言是好事。不管怎麼說,學好強勢語是在學校得到好成績、出社會成功的必要條件。即使這是難以否認的事實,我們總是會詫異,對美國的一些弱勢語家庭 的家長聽了一些醫生、老師、語言治療師的建議,而採取只說強勢語的作法,感到很灰心。這樣作的理由竟是避免孩子會混淆或延緩語言發展。這些說法都沒有實際 根據,這塊領域的研究事實上指向了完全相反的結果:會說雙語的小孩更懂得把兩種都學好。關於解決此類誤解的方法請參閱本書第十章。

有充分的研究證據顯示,學好第二語言(強勢語言)的基礎是學好母語(弱勢語言)。兩種語言之 間的關係是相輔相成而非互相削弱彼此的。藉著在家使用母語,父母能為第二語言(強勢語,如英語)奠定良好的基礎。這聽起來好像違反直覺,但其實已有許多的 研究都支持這種理論。舉個例子,史庫那巴.刊加斯和陶克瑪(Skutnabb-Kangas and Toukomaa)兩個研究員研究移民到瑞典的芬蘭學童,他們的母語(芬蘭語)究竟在學習第二語言(瑞典語)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們發現瑞典語學得最好 的孩子,他們對母語芬蘭語都是相當熟稔的。母語芬蘭語不夠好的孩子,往往還在吃力地學瑞典語。簡單地說,母語越是精熟越能幫助學習第二語,而不是如謠傳所 說會阻礙第二語的學習。


p114


研究聚焦:講英語或講西語?美國拉丁裔家庭比一比

1985年大衛道生(David Dolson)開始研究美國的拉丁裔父母將孩子的母語改換為英語後,對孩子的影響。他找了108個孩子來進行這項研究,其中約一半是仍保留西語作家裡溝通 的主要語言,剩下另一半是父母已經換成用英語作家裡主要語言。這些家庭在其他方面是相似的,像是經濟收入、孩子就學的時間。

道生 發現這兩種群體在幾種項目的表現相似,像是英語閱讀能力、朗讀能力、取得學校認證合格英 語能力時間有多久、出席率、操行表現。道生也發現在家以西語為主的孩子在幾項上面表現明顯更好,像是數學能力、西語閱讀字彙、平均學業成績、在課業上的用 心程度、記憶力。這是強而有力的證明,維持在家說西語是有顯著優勢而不會是弱勢的!



其他的研究也檢驗了弱勢語言家庭的母語抉擇是怎麼和孩子的學業成績相關。哈佛大學的研究員凱 瑟琳斯諾(Catherine Snow)和紐約市的聯合國職員專屬的國際學校合作,這學校的許多孩子都來自非英語系的家庭。凱瑟琳想知道語言的使用習慣是否和課業表現有關聯,如果有, 又有何關聯?她利用一系列英語字彙定義和標準化的測試來對三個群體作測試。第一種群體是從英語系家庭來的孩子,第二種是弱勢語家庭,且家中經常使用弱勢語 言的孩子,第三種是弱勢語家庭,但父母只用英語和孩子溝通的。凱瑟琳發現在母語非英語家庭長大的孩子,在測驗上的表現和以英語為母語的孩子表現一樣好。也 就是說,第一種和第二種群體的表現相近。然而第三種群體的孩子表現較糟,他們在家說的母語不是弱勢語言,而是英語。根據這個結果,凱瑟琳建議家長們「使用 他們自己的母語,因為這能給孩子更豐富多層次的語言刺激。」

總結以上所 論,弱勢語家庭更應該好好想想自己在家裡的語言使用習慣。父母應該營造一個對自己語言友善的環境,讓孩子從襁褓階段就能身在這樣的環境中。如果他們想教自 己的孩子說自己的語言,那麼就該把它當作主要語言來和孩子溝通。第二語(強勢語)也能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用這種方法一起學習。弱勢語家庭的家長毋需擔心孩子 會混淆的問題,而應該把注意力放在孩子是否處在兩種語言質與量皆平衡的環境中。請記得,強勢語總是有法子滲透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個角落。父母更應該作一下本 章結尾的家庭語言檢視的測驗,以評估現下的情形。

p115

※ 知識補給站※

母語的紮實 基礎對學好第二語言、課業表現有所幫助。


重點補充:弱勢語家庭該記得的幾點

  • 可考慮讓家中使用弱勢語的比例大於強勢語,這樣才能確保弱勢語有成長的空間。
  • 注意環境中弱勢語使用的質和量。
  • 請謹記,強勢語會悄悄滲入家中生活的每個情境,卻很容易在評估時忽略這個情形。
  • 使用你的母語來和孩子溝通,是確保孩子能成為雙語者的最佳方法。
  • 用你說起來最自在的語言來和孩子說話是很重要的,這對孩子的認知發展和學校表現都有幫助。

獲得家中語言學習的協助

無論你是何 種家庭,家中的語言學習成果有很有可能靠著有計劃性地利用臨時保姆、玩伴群,或形成一個大家庭、家庭語言調查會來得到大進展。這些幫得上忙的資源是所有家 庭都能用得上的。

臨時保姆、專業保姆和語言保姆

家中孩子的語言學習可以透過各種保姆(臨時的、專業的或是語言保姆),讓他們有系統的協助提 供該語言的協助。因為語言學習最理想的狀況正是在日常生活自然的對話中進行。一般的父母也許在這件事情沒法做的更多了,能作的就是找個保姆,一個除了照顧 孩子,還能幫你的孩子學習目標語言的保姆。一開始就和保姆說清楚工作內容和種類是很重要的,把保姆看作是專業的人士,清楚說明希望他們用哪種目標語言和孩 子交流。保姆就像所有人一樣,他們的專業知識和技能若得雇主重視,對保姆是莫大的快樂和回報。

所以你應該 以什麼作挑選保姆的選項?保姆又該如何提供家中的目標語言協助?以下是簡單的說明:

家長們應該都知道臨時保姆通常是以小時來計費。臨時保姆通常是學生或住在附近的青少年,有時 也會是成年人。大多數的臨時保姆都是透過親友之間的口耳相傳找到的,也有可能是透過社區的佈告欄(實體或網站上的)、高中或大學的工讀介紹處。當你貼出一 篇「徵求臨時保姆」的徵人文時,可考慮加註「需熟稔某語言」。面試這些臨時保姆時,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記得問她們熟悉哪些語言,有多通曉?一旦找到符合 所有條件的臨時保姆時,最好能把語言使用這條件與其他一般例行程序一起談清楚。 (緊急聯絡電話、寶寶睡覺時間、晚餐的建議。)因為學習語言最好的情況,是在它能和有趣又有意義的活動結合時。若能先設定好要保姆和寶寶玩的活動,也許會 有些幫助。這些活動不用多複雜或花費昂貴,該注重的是應包含許多互動的成份。比方說,藝術和美勞活動。像是捏黏土人偶或用手指頭畫圖,或一趟到附近的冰淇 淋店 的散步、圖書館閱讀之旅,尤其可以選擇目標語言的書來看是最好的了。諸如此類的活動比看電影或去公園玩,用目標語言說話機會多更多了。

專業保姆通 常是全職照顧孩子的工作,有時也會和雇主的家庭住在一起。 許多專業保姆把她們的職業生涯都貢獻給照護孩子這事業上,所以在經驗上是最充足,收費通常也最貴的。


p118


研究聚焦:保姆也能是優秀的語言家教!

傳統的研究方 向總是過度偏重在探討核心家庭(只有媽媽-爸爸-小孩的家庭)裡,孩子語言學習發展的情形。很少探討保姆在孩子語言學習中的影響,以及影響的程度能有多 大、若充當對孩子的語言家教效果如何?坎道爾.金(Kendall King)和她的指導學生琳.佛格(Lyn Fogle)、奧博瑞.洛根.泰瑞(Aubrey Logan-Terry)花了超過一年來追蹤幾個有一歲到到兩歲幼童的家庭。在研究的一年中,每個家庭每個月得錄下孩子在家中和保姆所作的日常活動,像是 在客廳裡玩玩具、吃晚餐、洗澡時的對話等。我們仔細檢視保姆在這些活動中和孩子用語言溝通的質和量,且特別比較了保姆和母親所用的言語。我們發現保姆比母 親在同一個時段裡對孩子說更多的話。(以每一時段裡的平均字數而計。)雙方用的字彙複雜度相同(以字彙的廣度和句子的長度而計。)而最有意思的是,保姆在 使用目標語言這件事情上比母親更能堅持到底。舉個例子,當孩子用英語說火車(train)時,母親會用英語加強說火車這個字。保姆則是會用西語回應「是, 一列火車」(Si, un tren)。在母親和保姆都是雙語者的情況下,保姆會更傾向堅持用西語。這些發現雖是基於為數不多的樣本,無法推論到所有保姆上,但顯示保姆也許是很有潛 力的語言家教。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保姆沒有一個曾受過怎麼當語言老師的訓練,但他們持之以恆地用有趣又有意義的方式,把目標語言用在照顧孩子的任何生活環 節裡。


p119

語言保姆(Au pairs)多是歐洲的年輕人,她們會和寄宿家庭同住一段時間,通常是一年。語言保姆通常是全職的,也被當成是家庭的一份子看待。(她們和寄宿家庭一起準 備和享用早餐)。語言保姆通常有不錯的英語能力,而且還想更上一層樓。她們通常也被鼓勵使用自己的母語和孩子說話。如同其他專業保姆,和語言保姆說清楚你 對目標語言的期望是很重要的。有時舉辦一些運用語言的小活動讓孩子和語言保姆都能從中取樂,是很有幫助的。另外,試著訂立家中的語言政策,讓語言保姆能成 為你目標語言的專家,也許會有幫助。比如一星期裡的三個晚餐時段,全家人都要用她的母語說話。或是週五整天是全家只能說她的母言。最後一點,請多和語言保 姆溝通,在達成你的語言學習目標的同時,也能讓她達到她的語言學習目標。假如她想強化自己的英語,你可以幫她找個社區的英語課讓她加入,或是在小朋友睡覺 時用英語和她溝通。


知識補給站:和你的保姆討論語言的事情

  • 讓她知道你 看 重她特定的語言能力。「我們很訝異能找到這麼棒的保姆來照顧我們的女兒,會說波蘭語!我們把這個機會當成是莫大的財富」
  • 明確表示你 期 望她用她的母語來和你的孩子用作全面的溝通語言來使用。「妳的母語是波蘭語這件事情,是我們認為妳很適合留在我們家當保姆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們希望你在這家裡能一直講波蘭 語。」
  • 明確說你不希望語言是用正式的方式教給孩子的。那種一課課教導顏色、數字、身體部位等方式是不 被贊成的。「我們相信最好的學習方式是從自然的互動中學習,儘管講波蘭語就對了。不要覺得好像得準備什麼正式教材。」
  • 讓她知道你想 讓孩子完全處在目標語言的環境之中,每天在自然平實的對話中度過。比如在給孩子餵奶、洗澡、換衣服的過程中。「如果艾妮塔能時時刻刻都聽到波蘭語,像是在 玩遊戲的時候,在收拾玩具的時候,在吃東西的時候,甚至在洗澡的時候。 用得越自然越好!」
  • 安撫她的疑惑:如果她用簡單而清楚的話和孩子溝通,你的孩子很快就能進入狀況並跟上。就算孩子 一開始什麼都不懂也沒關係。「我知道艾妮塔一開始會什麼都不懂,可是我們對她充滿信心。她學得很快。只要跟她說波蘭語就對了,她會學起來的。」
  • 詢問她的看 法、定期追蹤觀察事態。「妳們在一起的時間是怎麼過的?我們要怎麼幫艾妮塔,妳有什麼建議嗎?妳還有注意到什麼事情嗎?」
  • 為了支持你 和她在語言學習上的努力,把那些外語童書和大人難度的雜誌都丟開吧!「我把一些新的波蘭語的書放在桌上,如果你今天有時間的話可以看看。這樣艾 妮塔的時 候就能看 看泰晤士報或<人物雜 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