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sleepless night

我睡不著

為了省點電費不開冷氣,我不睡在現在的房間。
我在小時候睡覺的房間和床上躺著,然後一如以往我想到太多事情
一直到國中要考基測的前兩個月我才開始不睡在那舊床上
從幼稚園、國小時候到國中大部分時間我都在那床上睡覺
我看著窗外的夜晚的光線

我想起每個階段裡,每個晚上我躺在這床上時思考的事情、願望、擔心的事情是多麼不同,
又有許多到了今天還是相同

然後,有一天我換到新的房間去,睡在新的床上。
我就這麼和過去的恐懼或夢想斷絕了,某種程度上。
直到今天我躺回床上才發現又和過去的自己接軌了

其中一件事情讓我更難受
國小時候我買了很多10元、30元的那種小玩具,小車子或小機器人
這些就花了也許1000元,都是陸續用銅板零錢買的
有一天這些玩具被爸爸沒收了。
他說要等到我考好才還給我

我剛才在舊床上,夜裡突然想到這件事情。
他從那之後就沒有還給我!
我還記得我剛買了一台黑色塑膠的F1賽車組裝模型,前輪可以轉彎的,很真實
花了50元還是150元的樣子
才剛裝好,第二天這些都被收走了。
我記得小時候的我多麼想玩那玩具,我一直期待我考好的那天就能和這些玩具再見面
很快,我相信很快
沒想到已經超過十年了,我今天才想起來。

他們在哪裡呢?
我考好了嗎?
考試結束了嗎?
我夜裡不再因為一些小事哭泣了嗎?
我擔心的事情都解決了嗎?

我發現,床換了,年齡變大了,忘記多年來的事情
可是問題沒有解決,是不會真正長大的
就像拴著一條很長的鍊子,走到哪裡都不會真正的自由
就像生病在看不到的地方,不去醫療永遠都不會真正的健康

睡不著,寫了一些無關的廢話。
其實是有關,和斷尾之狐非常有關。
我思考著從有記憶以來,每年暑假寒假我做了什麼

另一個無聊問題。
人的靈魂是從出生時候就已經決定本質,或是成長過程中逐漸改變本質?
嬰幼兒的感覺哭笑和說話,他們長大以後完全不會記得,但是照顧他們的人記得。
我看到孩子長大以後(其實不能用以後,這是持續不停的過程)和嬰幼兒或孩童時期相差很多
在靈魂上,在本質上
他們變壞了嗎?還是本質本來就如此?
幾乎所有嬰幼兒都很類似,但進到孩童階段後就開始有本質差異
是有了記憶以後影響本質,或是家庭環境影響了本質?
或是孩子自己做出選擇,或是基因決定本質,或是成長中發生的各種事情塑造本質?
或是課業表現好壞、讀書類型不同影響了本質?
本質是沒有好壞的,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麼決定或改變了本質

我沒辦法回答這些問題
讓我靜靜待在新房間裡,吹冷氣看一下紙版的new york times吧
房間裡面書紙太多,書蟲衣魚也變多了。
該處理掉一些書
捐給需要的人和圖書館,自己也會如釋重負,快樂一點

從前的夜裡我是一個人思考。
現在的夜裡我能寫一些廢話,暫時忘掉事情
也難怪我會忘記我真正該解決的事情

2010年8月18日 星期三

主魂、副魂

前幾天大略看過「亡念的札木得」
其實這卡通我從去年暑假已經看了一半,今年暑假才看完剩下一半。
這大概從中間就劇情混亂了
看得出來編劇的沒有想過結局要怎麼發展
或是本以為可以想出來,卻想不出來

在倒數第二集草草結束
你幾乎搞不懂他們在對抗什麼,怎麼死掉
大魔王真是莫名其妙,一些配角也莫名其妙
最後一級竟然整集都是在播放從第一集開始的所有角色,包括路人幾年後的生活樣子

很可惜,人名和造型、一開始的發想點都想得不錯
但劇情就是支撐不起來
發想點=被扎木得寄生會變成各種力大無窮的怪物,可飛天遁地潛水
過度使用會變不回人類、最後變成石頭
札木得的由來後來沒弄清楚,最後又提到一些應該是編劇本來想用到的梗
他們沒統合起來,所以故事開始時的南北方分裂戰爭就變很莫名其妙

----

提到主魂(main soul)是因為那是故事裡的一部分。
類似人類的意志,用來控制機器裝甲和扎木得對戰
札木得是另一個民族的神秘力量,使之寄生在人身上可以讓人變成巨大怪獸
無論是哪種,不斷使用都會讓人身心憔悴而趨近死亡
不是變植物人就變成怪物或石頭

所以故事主題,應該是意志的施行,不能過度沈溺在野心和力量中
否則會失去自我,傷害到旁人,尤其是親人
可是編劇沒弄好,可惜。

副魂是我剛才想到的名詞
如果有主要的意志,那麼也有附屬或不明顯的意志吧?
斷尾之狐裡面切下來的尾巴,就類似這樣的東西
身體的一部分裡蘊含了你當時的想法
多年後,你會發現那是多麼幼稚時期的自己
不是不好,但你希望這塊自己能留在自己身上隨著時間一起成長就好

當你被強迫或做了錯誤的決定時,就是從自己身上割掉一塊肉
而這種事情生命中一定會發生,多寡和層次的差別而已
有些人會說經一事長一智,從錯中學,成長。有些則是造成嚴重傷害
發生以後,你的應變反應是什麼?
未來要怎麼走?
能否改變這個社會系統、家庭層面讓他不要那麼常常發生,做出無謂的傷害?
而已經受損的人們,心態錯誤不自覺去傷人時,該怎麼醫治他們的心態?

好吧,大概是這樣子。
我大概就是想做這種東西
可是在編劇上可能連札木得的編劇還要更慘
你也許連故事主題都看不出來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dare not to write it

斷尾之狐這故事是一個預言(prophecy),也是一個寓言(fable)

但是後半段的部份我不敢去寫出來
即使有一小部份我是可以感覺得到,但不夠完整,也太可怕

這是真實的預言
但如果不能看到全盤,預言便會解讀錯誤
故事也就錯了、變虛假了

為什麼小荒後來註定會失去尾巴?尤其是遇到艾妮莎以後?
為什麼他註定要歸還別人的兒子(而且是他養育的孩子中最出色的一個),
而自己的兒女卻非常平庸不能承擔重任

為什麼他註定要在邁入老年時,驚醒自己應該回去家鄉改變那裡的一切?
而不是更早,在青年時期或壯年時?

為什麼他不可能和莉莉走在一塊?
為什麼舞目一開始不願意表明立場幫他,最後卻犧牲自己?只剩下少數人記得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