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飛田新地

是日本合法的紅燈區
但看起來比較破敗落後,大概是政府想慢慢淘汰掉這個產業吧



關鍵字是飛田新地或飛田遊郭,自己可以google看看圖片或消息。

2010年10月8日 星期五

患得患失

開始作呆大戲劇的考古題
從歐美戲劇史開始做起

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其實可以暑假就全部做完了。
好,當我開始作我才知道有哪些是每年經常出現的題目
可是還有很多是無法知道從哪裡飛出來的

即使我讀了再多這類的書,現在寫不出來或找不到出處,那還是沒用
所以現在變成用網路慢慢幫自己解答這些問題
搭配一些之前稍微看過的書
大概有點印象或能猜,要去借哪個部份的書來看
而且有很多我之前找來看的書,其實對考試沒有什麼幫助,但我以為有
那就是因為我沒有先強迫自己認真解答完所有考古題
題目看了幾次以為書翻完就可以了,其實看的書,方向錯了

剛好找到某個今年考戲劇所的人的日記
http://www.wretch.cc/blog/blueysky/14912896
我猜,即使沒有什麼戲劇背景或相關的課本沒看過多少,把握好考古題,大概可以拿40分。剩下的就看運氣了。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崑劇十五貫心得沒寫完

可是有一件事情我覺得很不錯,那就是逐步完成,哪怕只做了5%或20%。
只要多做幾次就完成了,這種感覺很不錯,至少壓力不會那麼大。

我好像很少有這樣的經驗。
要學會自己控管進度才行。

意思是,我等下子可以開始寫點大澤美加或the awakening的筆記了。

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習性和眼睛

今天傍晚從圖書館回來的時候,在研究生宿舍一帶看到一個學生牽著一隻大狗。
看了一下,應該是導盲犬。
果然是,可是…我這是第一次在大學裡面看到盲人學生。
我想他應該是學生。
心底想他怎麼上課怎麼讀書呢?
有個同學好心走過去問他「你要到哪裡去?你知道xxx怎麼走嗎?」
「我知道」然後他拿起手機打電話,那隻手還拉著繩子。
剛才那個學生就走掉了。
 這段時間已經有好幾個學生經過他了。都有注意到他,並減緩腳步,想看有無人前來幫忙。
或是像我一樣考慮要去幫他帶路(我停下來看他)。
不久,一個女老師走過來,要牽著他走掉。
附近是資源教室。

我想他應該是打電話給女老師。
這是今天和眼睛有關的事情。

回宿舍的時候,順著山坡往下走
一個女生講電話,可是我聽到一個很特別的口頭禪
只有某個人才會這樣說話,我猜是某個人。
但樣子又看不出來,也許整個造型改變很多所以我看不出來。
我沒辦法證實,因為我沒有問她,也看不到她是誰。

這是和習性有關的事情。

圖書館的奇特講座


圖書館的神奇講座 - 教你談戀愛
其實去年就有類似這樣的講座了。

老實說,這種課程也許就像走進麥當勞,要他賣你牛肉麵一樣。

我今晚才報名明天下午的電子資料庫說明,結果就報名上了。
我以為人應該會很多的。
這個報名網頁是ie only,不是ie的瀏覽器打開就是一片空白。
所以我得從linux特別重新開機回到Windows,再用ie開這網頁才能報名。

以前在台科的時候也常常收到這種email,教你用電子期刊或電子資料庫。
不過我一次也沒去成,因為都在上課沒時間。
這種講座應該還是主要給大四以上的學生,因為時間都很怪。
大部分人不會有空堂去聽。

附錄:剛才twitter看到的
http://twitter.com/#!/fauzty/status/26372824539

為了怕內文不見,複製過來。

交大約會教學 幫他追到女友

【聯合報╱記者李青霖/新竹市報導】

交大學生張書槐(右一)參加模擬約會,鼓起勇氣在女舍樓下彈吉他,跨出第一步後,順利交了女友。 記者李青霖/攝影
交通大學工業工程系學生張書槐沒有約會經驗,上學期選讀通識教育兼任教授陳膺宇的「模擬約會」教學,鼓起勇氣在女舍樓下彈吉他唱情歌,跨出第一步後,後來「膽子變大」成功交了一名女友。

陳膺宇在交通大學開「習慣領域(HD,Habitual Domains)」課程非常叫座,上學期設計了「模擬約會」創意教學,總共一百零八對男女學生參加模擬約會,並完成心得報告。

其中四十九對同意將自己的經驗,編輯成書「HD 模擬約會:踏出大學生感情生活的第一步」,今天中午在交大發表。

這個課程在全國各大專院校造成風潮,這學期預計有台大、中興、政大等十五所學校,共廿個班、千餘名學生準備辦跨校模擬約會。

「我從沒與女生單獨約會談天,」張書槐說,他模擬約會的對象是同校呂姓女學生,兩人看電影、到新竹南寮看海,送對方回宿舍後,取出吉他在女舍樓下唱起「Live forever」,讓許多女生感動。

「我希望大學生勇敢踏出第一步,不要『宅』在電腦前,」他說,這次經驗「膽子有變大」,後來真的交了一名女朋友。

「人的行為與觀念,和習慣有關,只要勇於突破舊習慣,就能改變人生,」陳膺宇說,時下青年整天迷網路,十足「阿宅」,透過課程設計,增強兩性互動的信心與能力。

選課學生必須寫一份自我介紹信,在校園BBS上徵求約會對象。電機資訊學士班的蘇于傑說,有男同學做了動畫,「真的很感人」,也有校園美女吸引了八十多封回應。

他寫了封短文,傳播科技系的王俐文很快回應,兩人約好到威秀看電影、吃中飯。王俐文說,開始覺得奇怪,約會還要模擬,沒想到和蘇見面後覺很「麻吉」,雖不是男女朋友,但無話不說。

學生模擬約會之後,是否湊成多對情侶?陳膺宇說,願意承認的約二、三對,其他都說是好朋友,可以天天上MSN;其實這項課程目的原本就不在交往成功,而是學習互動。

---



我想起某個老師也曾經作類似的事情,不,不只一個老師
原來我們生活在這麼安全的繭裡面
還不想改變任何事情,就以為是很偉大的逆天了

嗯,從這方面來想,人是很愚蠢很有趣的。
反過來想,從自己的這個繭突破,走到另一個繭
甚至把別人的繭剝開來,會不會很野蠻或違反意願呢?

後面這邊我看過失敗的例子,總之
你用奸巧換來的不會是好東西,我可以跟你保證。
還是離惡魔遠一點吧
雖然我是把惡魔圈養在我頭腦中的一塊地方

我把twitter上我的回覆弄過來好了。
http://twitter.com/#!/karst10607/status/26376602477
http://twitter.com/#!/karst10607/status/26376960219

@ @ 其實是因為記者不這樣寫就沒人相信。如果記者寫,他們因為動漫電玩興趣相投而在一起,那誰會相信?反過來,過於依賴網路單方面發表自己的想法是太常見的事情,以前的時代,人人用書信私下和面對面交談,現在是面對blog和臉書和bbs。哪裡有機會深入交往呢?

@ @ 再言,以為達到特定典範就會有一樣效果是錯的。也許機會比較大,也許根本不適合逼近這典範。重點在於「互動的機會」和「相似自然會群聚」的發生,前者要靠真實世界的合作機會或膽大,後者要看你是否在正確的群體裡或運氣。而不是靠學彈吉他唱歌。

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一件小小的趣事

前幾天去圖書館借書的時候
因為卡片沒辦法讀出來,只好和櫃台借書
原來是圖書館又更新了系統,強迫每個人都要登入新系統並確認新的條約
拿去借書時才知道

「你知道讀者權益blabla條約嗎?」
「什麼?我不知道。」
然後櫃台的可愛女工讀生開始跟我解釋,要我看螢幕
在我後面已經開始排隊成一條龍了,
我後面有個要借書的女生就一直猛力點頭表示她也有在聽解釋,很好笑。
不過我不敢真的笑出來。

大概就這樣。
你上次是什麼時候看到一個工讀生和借書的同學這麼可愛了?
很久了。

一周年忌日

去年國曆的9/28教師節
阿嬤去世

一年已經過了。
對於自己,有很多事情還是一樣。
很多人會想向死者祭拜時,祈求他們保佑自己或給自己好運好處
非常現實,根本是吃死人豆腐。
如果自己順利就說是保佑,不順利就說是死人作怪要多燒金紙。
我不會這樣作。

我說,很多事情還是一樣,正確的說法是,事情沒有進展很多。
還是一片混沌。我撈不回來的東西還是撈不回來。
我的課業還是不好,我的運氣也許也不好,我也不夠用功。
但這些都是現實,要面對處理改進的現實。
我作了許多嘗試,但方向不正確。所以要繼續嘗試,但成功為止不可放棄。
這一年,讓我學到一些過去完全沒有碰過,不同層次的東西。
這是緣份,是命運,如果不是命運我是沒辦法碰到這些事情的。

一週年忌日,我還是後悔沒有趁她在世時多拍一些阿嬤的照片
過世前兩年我有拍個小短片,但是因為畫質太差被我砍掉了。
現在去放骨灰的公墓看,乾乾淨淨,外面有點荒涼,但裡面有許多櫃子格子放了許多人的骨灰在裡面。很像公寓,至少你有許多鄰居。

人死了就是這樣了。
你不知道她,他不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