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8日 星期日

Lights on

我現在真的覺得非常無聊。
不是沒有事情作,事實上事情非常多又很重要。

今天我吃玩晚飯走下山坡回宿舍時,
看到一台轎車面對著我正在倒車往下走,在山坡上一家眼鏡行的門口。
開車的是一個女人,因為我正對著轎車的前視窗所以車內看得很清楚。
後座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大概都是幼稚園那樣的年紀。
女人開車很專心,沒有什麼表情。

一個穿著襯衫的男人站在眼鏡行門口,和車子揮手再見。他大概是眼鏡行的員工。
車裡兩個小孩一直開著車窗對他們爸爸大叫:
「大力士再見!大力士把拔再見!把拔大力士再見!再見!把拔再見!」

他們的爸爸站著不動繼續揮手,要他們把車窗關好。
車子終於倒車下了山坡到馬路上。
女人大概是他老婆,開車技術不錯。
輪胎還沒轉正,車身要轉正了,車子大燈一開。
我在那台車和那家人面前,看到那車燈亮起來的瞬間,好像突然領悟了什麼。
發亮的車燈總是能給我一種生命力、安全和正義的感受。
劃破黑暗、不安、未知的世界,保護車上的人。
標誌著自己的存在。
我為此景感動不已。
人的生命和意志藉由機械的力量和生命展現出來,
機械藉此保護人們。

可是我仍感到很痛苦。
在那家人之間的距離,不是幾公尺之間的黑暗,是年歲,是工作,是孩子不能懂的煩憂,是夫妻之間的重擔,是更多痛苦。
那個爸爸承受著,那個媽媽承受著,那些小孩也承受著,只是他們的還不重,所以尚未發覺到。

我一個人也承受著,可是我覺得痛苦不已。
你不能丟掉的,命中註定黏在身上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那些與生俱來的任務和使命,不管他們的心境或現下狀況如何,這些任務就像迎面而來的障礙跨欄必須一直跳過,越來越痛苦。

也許我的痛苦感受是來自於疲倦。
因為我的那些燈光都熄滅了。
誰能幫我修好或打開,我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