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4日 星期五

血肉

寫故事、演戲和寫音樂很類似
產品是有血肉的,有自己的生命的。

而且這種震撼力,是每個聽眾每個觀眾都能感受到的。
到達這種水準,對於人類的進化和提昇人類心智、滌淨心智、重新體認到活著的意義…才夠有幫助。
不然,就只是用粗糙平淡或劣質有害的產品來充飽精神的飢餓。
前者還能接受,至少活得下去,後者則是會傷害社會全體和好幾代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