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Study "THE CATHCER IN THE RYE "

翻譯課的研究小作業我作成大作業了。又因為我同時有另外兩個很大條的作業在忙碌,期限剛好又都在同一時間,因此遲交四天沒分數。不過我還是把它作完了,跟大家分享。

Translation Research assignment: the catcher in the rye 吳浩民 496115012

目錄:

S1研究動機
S2研究問題與目標
S3研究方法與內容
A1 用書
A2 詞彙翻譯比較整理
A3 同字多義的情況
A4 原文與譯 文的對比
A6 誤譯和不合適的譯文
S4 結論與感想


S1研究動機:
我假設各位已經事先完全讀過了麥田捕手的原文本和 任何一個版本的譯本,所以在這個報告的裡所呈現的僅是我個人認為比較起來很有趣的地方,或許對於其他讀者,能得到全新的看法。
我曾經因為這本書在ptt Book板(ptt是台灣最大的BBS和網路討論區)上與人爭論各版本翻譯的優劣。但最後仍無法得到什麼結論,原因是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看過的譯本最好,而 鄙棄其他譯本。但如果追問他們看過多少譯本,卻又說只看過一本。這樣的情況根本無有比較譯文優劣的本錢。更多人是從未看過原文本,只以最近麥田出版社出版 的譯本為討論範疇。
我從而認識到,討論翻譯的優劣除了看過原文才有資格以外,還得看過不同的譯本。當然,人多少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大多數的人都 認為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最好。
為了讓多數人能信服,我找來了三種譯本外加一本特別出版的註釋書。在中正大學圖書館裡應該還有另外三四種譯本,但這樣 的樣本已經蠻多的了。尤其時間和精力非常有限的情況下。
當時爭論的焦點之 一,是2007年麥田出版社所出版的最新譯本,修改自多年前中國大陸譯者施咸榮(1927-1993)的譯 本。
我對2007年版本的翻譯有很大的不滿。看過這版本以後。我認為這會讓只看過這譯本的人認為:「這就是麥田捕手嗎?那本有名的小說?不怎麼 樣。」當我在網路上看到許多人初次接觸麥田捕手就是看了這個版本,而對其內容發表了一些看法時。我發覺雖然每個人對同一個故事,即使是同一個譯本,也有不 同的解讀方式。但差勁的翻譯很明顯會誤導讀者,讓讀者以為這就是「那個有名的小說想表達的」。
作 家對思想的表現方式無疑是透過自己筆下的文字,透過故事和角色的言行抉擇,表達隱含的意義。當譯者把小說翻譯成異國文字時,肩負的責任是帶給本國讀者新鮮 的思考方式、盡可能不要用自己的文字語氣蓋過故事底下的意義。假如譯者或出版社能察覺到這點,就不會越俎代庖,用翻譯把異國作家的故事扭曲後作為宣傳、支 持、納入本國傳統想法的作品。
麥田出版社的譯本,在封面上玩了一個手法,和沙林傑當初的授權是相違背的。他用可拆下的書腰紙帶加上了人物肖像和一 句「他媽的這世界」。我認為這已經很明顯超過了一個對原作者意願尊重的界線。在販賣或廣告的時候都是用這樣的一個封面。
任何人只要看看最原始的出 版封面是用什麼封面便會明白。即使是各個出版社的私譯版本封面也都是非常低調的顏色,沒有什麼圖案。木馬的圖案和故事是有關係的。
我節錄的這篇報 導裡面便提到沙林傑的三個條款:

中國時報  2007.10.09
親筆授權《麥田捕手》 沙林傑性格3條款

丁文 玲/台北報導

 台灣的麥田出版社十月分得到沙林傑親筆授權,《麥田捕手》唯一合法的繁體中文版終於出版。現年八十九歲處於隱居狀態的沙林傑,訂下三項條款,規定他的書 中不能有任何「經典」的字樣、不能放他的照片,封面也不能有任何圖案與文案。性格的沙林傑這三項條款,讓喜愛他的讀者會心一笑。



左上:原始封面,右上: 麥田出版社
左下:國外其他出版社 右下:桂冠出版




每個人對一本書其中的精神或創作背景或許了解不同,我的任務並不是讓所有人都和我有相同感想或認識。而是看到有些人因為譯文的不同而 認識了不同的麥田捕手,又或者因這個版本的譯文而堅持自己所認識的才是真正的麥田捕手精神,從未看過原文或其他譯本,為此感到很不滿。
2007年由麥田出版社獲得沙林傑本人授權翻譯的版本,是號稱華文世界裡第一本,也是目前唯一一本合法授權翻譯發售的中文版本。但這 本授權是出版社修改自一個早已過世的中國大陸譯者-施咸榮的版本。麥田捕手在華文世界裡有數不清版本的翻譯,大多是私譯,未獲授權的發行。但是這次裡面的 錯誤卻仍舊這麼多,實在太糟糕。
我個人的感想是,私譯的版本裡比麥田出版社好的還不少!
麥田捕手是充滿口語的一本小小說,我想透過幾個段 落讓大家得以一瞥翻譯的不同。
我把原文連同各版本的翻譯段落並列出來,讓大家看看隨著時 間變化,翻譯用語的改變,還有翻譯何者優劣。大家可以看看是否有道理。


S2研究問題與目標:
Q1比較不同年代、不同出版社的譯文,是 否最好的翻譯和與作品最相近的年代有所關聯?
Q2是否最好的譯本就是用了譯者所在年 代習慣用語的版本?
Q3最新的譯本是否就是最好的譯本?


S3研究方法與內容:

A1 用書
1.麥田捕手註。書 林出版。施鐵民(David L.Stellman)。
2.賈長安譯。書華出版。世界文學全集。1986年初版。
3.宋瑞/劉守世 合譯。水牛出版社。1991年初版。
4.施咸榮譯,祁怡瑋修譯。麥田出版社。2007年初版。
5.J. D. Salinger. The Catcher in the Rye. Little Brown & Co. 1951 first edition.

A2 詞彙翻譯比較整理
b1.falsies: padded brassiere
第一次看到書華中譯本的時候真的不知道他在講什麼。看了麥田的版本還有施鐵民的註釋才懂。
麥田: 內衣裡塞了不知幾層襯墊
書華:義乳
水牛:義奶
b2.red hunting hat
麥 田:鴨舌帽、紅獵帽
書華、水牛:紅獵帽
b3.old phoebe
old D.B
old Sunny
麥田:翻成菲比老妹或DB老哥。我覺得蠻不錯的,Holden很喜歡在自己哥哥或妹妹名字前面加上old代表親暱。Old Sunny翻成桑妮大姐,不是Holden的親姊姊,是個他找來的妓女,年紀跟他差不多。這樣翻得不錯。
水牛:翻成老菲比。Phoebe明明是個小孩子,聽起來好像老巫婆了。
b4.girls或girl friends有好幾種譯法,我只是找幾個代表性的出來
麥田:妹、馬子。我想「妹」應該是修譯的,「馬子」應該是施咸榮的翻譯。結果就是麥田版本 的兩種混用,前半段幾乎都用「妹」,後半段幾乎都用「馬子」
書華:女孩、女娃兒、女友
水牛:女孩、女孩子
b5.horse around: to engage in the horseplay 胡鬧
麥田:胡鬧
書華:耍寶
水牛:惡作劇

A3 同字多義的情況
b1. X kills Y
1. Daddy will kill you:爸爸會氣死了
2. X讓Y笑死了 it killed me: I found it interesting and amusing 笑死我了;好絕
3. gets me, is incomprehensible (ch12)在此是說受不了我自己,明明討厭一個人,卻還是說「幸會」。

b2. A knocks B out
1. B會愛死A了,A讓B迷死了。(ch16) knock Phoebe out
2. knocked him out:(colloquial) 自覺好笑無比 amused him exceedly
3. don't knock yourself out: don't put a tremendous amount of effort into (writing the paper); don't write it too well
4. knock you out on the dance floor: dance unbelievably welll; impress one 跳得極好,令人佩服
5. don't knock me out: I do not find especially enjoyable

b3 hot-shot
1.(used ironically) one who thinks he is important, successful, and daring(自以為是)大人物,跩
2.很棒的人;「特權階級」
3.important, successful person 了不起的人(自吹自擂)

A4 原文與各譯文版本的對比

b1.CH7
紅色獵帽、瓜子殼和豬


麥田的初刷把書裡面所有的紅色獵帽都替換成鴨舌 帽,我猜是因為近來青少年只知道鴨舌帽,修譯的時候就把獵帽統統換掉。後來又改回獵帽了,但是有些地方仍舊有出現鴨舌帽。此為翻譯的不統一。
當初 我批評的一點就是,鴨舌帽沒法在接下來的情節裡揉成一團隨意塞入外衣口袋,劇情就矛盾了,或者在當時情節裡作為禦寒的功能、那也是當時年代裡的比較常見帽 子。但是獵帽軟綿綿的又有護耳是可以的。鴨舌帽沒有護耳這種東西。麥田出版社把物品整個改掉了,功能和外型和物品本身根本就和原來的不對了,我們翻譯外來 作品裡的主食,豈能隨意把歐洲人的主食馬鈴薯擅自換成蕃薯或白飯?
Holden能不能改戴網帽、安全帽或斗笠?
早期007裡面的詹姆士龐 德,在故事裡拿出那個年代的經典手槍或開著經典汽車,現代人能否隨意更換那些槍枝或汽車的名稱?我想答案是很明顯的。
第二個有趣的地方,到底是 「使出我全身的力氣大喊」翻得好,還是「最大的聲音吼者」、「拉長了嗓門大喊」、「用最高的音量大喊」。
"Sleep tight,ya morons!"要怎麼翻比較好?年代不同的翻譯是否不適合現在了? 是否要考慮中文對應過來的聲音效果和音節長度?「好好睡吧,你們這群豬!」會不會比較好?

When I was all set to go, when I had my bags and all, I stood for a while next to
the stairs and took a last look down the goddam corridor. I was sort of crying. I don't
know why. I put my red hunting hat on, and turned the peak around to the back, the way I
liked it, and then I yelled at the top of my goddam voice, "Sleep tight, ya morons!" I'll bet
I woke up every bastard on the whole floor. Then I got the hell out. Some stupid guy had
thrown peanut shells all over the stairs, and I damn near broke my crazy neck.

麥田p75 初版七刷
我拿了手提箱什麼的準備動 身,還在樓梯口站了一下子,沿著那條混帳通道望了最後一眼。不知怎的,我幾乎哭了出來。我戴上我那頂紅色獵人帽,照我喜歡的樣子將鴨舌轉到 腦袋後頭,然後使出我全身的力氣大喊道:「好好睡吧,你們這些窩囊廢!」我敢打賭我把這一層樓的所有雜種全都喊醒了。然後我就離開了那地 方,不知哪個混蛋在樓梯上扔了一地花生殼,他媽的差點摔斷了我的混帳脖子。
麥田 初版一刷
我拿了手提箱什麼的準備動身,還在樓梯口站了一 下子,沿著那條混帳通道望了最後一眼。不知怎的,我幾乎哭了出來。我戴上我那頂紅色鴨舌帽,照我喜歡的樣子 將鴨舌轉到腦袋後頭,然後使出了我全身的力氣大喊道:「好好睡吧,你們這些窩囊廢!」我敢打賭我把這一層樓的所有雜種全都喊醒了。然後我就離開了那地方, 不知哪個混蛋在樓梯上扔了一地花生殼,我他媽的差點摔斷了我的混帳脖子。
書華p60
當我一切準備妥當,提起手提袋的時候,我在樓梯口 的轉角處站了一會兒,將那討演的走廊看了最後一眼。我好像哭了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戴上那頂打臘用的紅帽子,帽頂朝後,然後我用 我最大的聲音吼著,「好好睡吧,你們這些低能兒!」我覺得我叫醒了全幢樓的同學。然後我走了出去。有幾個蠢傢伙向著樓梯猛投花生殼,撒在樓梯上的 花生殼使我幾乎摔了一大跤。
水牛p69
當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一切就緒正 準備啟程的時候。我站在樓梯邊上對這混賬的走廊作了一次最後的巡視。我哭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哭。我把我那紅色的獵裝帽戴上,把那遮陽仍舊抽到後面去,因為 我喜歡那樣的戴法。然後我拉長了他媽的嗓門大聲喊道,「好好睡吧,你們這些傻瓜!」我敢同你打賭,整個樓上的王八蛋們都被我吼醒了。然後, 我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哪些笨蛋在這樓梯四處都撒滿了花生殼,他媽的幾乎把我的頸子都摔斷了。


b2.Ch23
耶誕節、壓歲錢
壓歲錢翻得不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Phoebe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是因為她難過Holden 可能不來看她演出的戲了。除了麥田以外的另兩個版本這裡翻得都不太好。另外Holden的回答"Oh."是個很有趣的翻譯。三個都不同,感覺不太一樣。

"I got my damn bags at the station," I said. "Listen. You got any dough, Phoeb?
I'm practically broke."
"Just my Christmas dough. For presents and all. I haven't done any shopping at all
yet."
"Oh." I didn't want to take her Christmas dough.
"You want some?" she said.
"I don't want to take your Christmas dough."
"I can lend you some," she said. Then I heard her over at D.B.'s desk, opening a
million drawers and feeling around with her hand. It was pitch-black, it was so dark in the
room. "If you go away, you won't see me in the play," she said. Her voice sounded funny
when she said it.
麥田 p239
「我的兩隻混帳手提箱還在車站呢,」我說。「聽著。妳身邊有錢沒有,菲比?我簡直變成窮光蛋啦。」
「只 有過聖誕結的錢。買禮物什麼的,我什麼都還沒買呢。」
「哦。」我不願拿她過聖誕節的錢。
「你要用嗎?」她問。
「我不想用妳過聖誕 節的錢。」
「我可以借你一點。」她說。接著我聽見她朝D.B.的書桌那裡走去,打開了千百萬隻抽屜,在裡面摸索著。房間裡面黑得要命,真是伸手不 見五指。「你要是離家出走,就看不見我演那場戲了。」她說,說的時後,聲音有點異樣。
書 華197
「我把手提袋都放在車站了,」我說。「聽我說,你有錢嗎?菲碧?我實際上已經破產 了。」
「我只有聖誕節用的錢。買禮物用的。我根本還沒上街買過東西。」
「啊。」我不想拿她的壓歲錢。
「你要一些嗎?」她說。
「我 不願意用妳的壓歲錢。」
「我可以借給你一些,」她說。我聽到她走到D.B的桌子邊,拉開了一百萬個抽屜,用手在裡面亂摸一陣。室內漆黑一片。「如 果你走了,你就看不到我演的戲了。」她說的時候語氣很古怪。
水牛225
「我的手提箱放在車站,」我說。「聽我說,你有錢嗎?菲比。我整個破產了。」
「祇有我的聖誕節錢。買禮物的。我到現在還沒有 上街去選購哩。」
「噢。」我不想拿她聖誕節用的錢。
「你要一些嗎?」她說。
「我不要拿你的聖誕節錢。」
「我可以借給你一 些,」她說。於是我聽到她走向D.B.的寫字台去,打開了一百萬隻抽屜用手去摸索。房間裡是漆黑一片,它是那樣的按黑。「如果你走了,你就不會看我演戲 了,」她說。她說這話時她的聲調很有趣。
b3.
Ch24
雪花、 走投無路
這段根據施鐵民的註釋,其實是Mr. Antolini開玩笑,表示Holden深夜突然打電話說要過來,好像事情很嚴重似的。也許是突然失業,妻子離家出走,手上抱著出生嬰兒要投奔到他這裡 來的意思。nowhere to turn是無家可歸、無人能倚靠、走投無路的樣子。雪花落在睫毛上是比喻在街上流浪了很久,無處可歇息的樣子。
這 邊兩個有趣的地方是書華版本翻成師母和老師,蠻不錯的。
三個版本都沒有把施鐵民註釋裡想表達的表達很清楚。

"Holden, m'boy!" he said. "My God, he's grown another twenty inches. Fine to see you."
"How are you, Mr. Antolini? How's Mrs. Antolini?"
"We're both just dandy. Let's have that coat." He took my coat off me and hung it up. "I expected to see a day-old infant in your arms. Nowhere to turn. Snowflakes in your eyelashes." He's a very witty guy sometimes. He turned around and yelled out to the kitchen, "Lillian! How's the coffee coming?" Lillian was Mrs. Antolini's first name.

麥田 p244
「霍爾頓,我的孩子!」他說。「天哪,你又長高了二 十英吋。見到你真高興。」
「你好嗎?安多里尼先生,安多里尼太太好嗎?」
「我們兩個都很好。把大衣給我。」他從我手裡接過大衣掛好。「我還以為你懷裡會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娃娃哩,沒地方可去,眼睫毛上還沾著 雪花。」他也時候說話非常俏皮。他轉身朝著廚房喊道:「莉莉!咖啡煮好了沒有?」莉莉是安多里尼太太的小名。
書華p201
「荷頓,好傢伙!」他說。「我的老天,你又長了二十英吋了。 真高興看到你。」
「你好嗎,安托里尼老師?師母好嗎?」
「我們棒極了。把外套給我。」他把我外套脫下掛了起來。「我老想看看你,但找不到你。看雪花弄到你眼毛上了。」他有時候很風趣的。他轉 過身去向著廚房大叫,「麗蓮,咖啡好了沒有?」麗蓮是他太太的名字。
水牛p228
「霍 登,我的孩子!」他說。「我的天,你又長高了二十吋。樂於見到你。」
「您好,安多里尼先生?安多里尼太太好嗎?」
「我們都好極了。寬寬衣 吧。」他替我脫去外套把它掛了起來。「我盼望著見你手彎上有個一天大的嬰兒。沒別處可以打轉吧。雪花在你睫毛上呢。」有時候他是一個非常詼諧的傢伙。他轉 過身子朝著廚房嚷道,「麗蓮,咖啡燒得怎麼樣了?」麗蓮是安多里尼太太的名字。

b4.成 熟的人
"Here's what he said: 'The mark of the immature man is that he wants to die nobly for a cause, while the mark of the mature man is that he wants to live humbly for one.'"

麥田p252
「他說的是:『一個不成熟男子的 標記,是他願意為某種原因英勇死去;一個成熟男子的標記,是他願意為某種原因謙卑地活著。』」
書華 p208
「這就是他說的:『沒有成熟 的人的標記是,他盼望能為一個原則而高貴地死去;而成熟的人卻要為一個原則而千續地活著。』」
水牛p236
「這裡便是他的話:『不成熟的 人的特徵是他想為一個動機慷慨去死,而成熟的人的特徵是他要為一個動機卑微地活下去。』」

b5.
輪迴與交互反應
輪迴兩字翻得倒是蠻好的。不過我無法得知那是施咸榮多年前原始的翻譯或是祁怡瑋修譯的。後面的「而且」兩字也不錯

"All right--the Mr. Vinsons. Once you get past all the Mr. Vinsons, you're going to start getting closer and closer--that is, if you want to, and if you look for it and wait for it--to the kind of information that will be very, very dear to your heart. Among other things, you'll find that you're not the first person who was ever confused and frightened and even sickened by human behavior. You're by no means alone on that score, you'll be excited and stimulated to know. Many, many men have been just as troubled morally and spiritually as you are right now. Happily, some of them kept records of their troubles. You'll learn from them--if you want to. Just as someday, if you have something to offer, someone will learn something from you. It's a beautiful reciprocal arrangement. And it isn't education. It's history. It's poetry."

麥田 p253
「好 吧-所有的文森先生。你一旦通過了所有的文森先生的考驗,你就可以、學到越來越多的知識-那是說,只要你想學、肯學、有耐心學-你就可以學到一些你最喜愛 的知識。其中的一門知識就是,你將發現你並不是第一個對人類行為感到惶惑、恐懼、甚至噁心的人,在這方面你倒是一點也不孤獨,你知道後一定會覺得興奮,一 定會受到鼓勵。歷史上有許許多多人都像你這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過徬徨的時期。幸而,他們當中有幾個將自己徬徨的經過紀錄下來了。你可以向他們學習- 只要你願意。正如有朝一日你若有什麼貢獻,別人也可以向你學習。這真是極妙的輪迴安排。而且這不是教育,這是歷史,這是詩。
書華 p209
「好吧-溫生先生們。一旦你通過溫生先生們的那些課程,你就會開始漸漸地接近又接近-你如果願意而且去追求,去等待-到一種非常令你心中 高興的訊號。其次,你會發覺你並不是第一個對於人類行為感到困惑、感到恐懼而且厭煩的人。在這一方面你根本不是孤獨的,當你發覺這一點時你一定會感到機動 和刺激。很多很多的人也像你現在一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感到困惑不已。你可以從他們那裏學到一些東西-如果你願意的話。就好像有那麼一天,你也可以貢獻出一 些東西,好讓他們也從你那裏學到一些是一樣的道理。這是一種非常美妙的交互的安排。那不是教育,那是歷史,那是詩。」
水牛p237
「是啦 -溫遜先生。一旦你通過了所有溫遜先生的課程,你將一步比一步更接近-就是說,如果你要的話,如果你尋求它並等待它-尋求等待那一類會是你心中非常、非常 真愛的智識。尤有進者,你會發現你並不是第一個對人類行為困惑、恐懼、甚至深惡痛絕的人。你在那些事情上面決不是唯一的人,你將會興奮鼓舞於這點。許多許 多人曾經像你現在這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受到困擾。幸而他們有些人並不因了他們的煩惱而執迷不悟。你要向他們學習-如果你樂意於此的話。正如有一天假使你有 什麼貢獻的話,人家也會要來向你學習一樣。這是一種絕妙的相互關係的安排。同時這並不是教育。這是歷史。這是詩。」

b6.心智尺寸
這 邊三本書的翻譯都不同。形象化的程度差異甚大。這裡的an academic education很明顯指的是所有種類的學校教育,而不是專科學校。因為Holden已經是第四次被第四所學校退學了。這第四所學校正是一個軍事化教育 的私立學校,以憲法和政府架構之類的領域出名。

"Something else an academic education will do for you. If you go along with it any considerable distance, it'll begin to give you an idea what size mind you have. What it'll fit and, maybe, what it won't. After a while, you'll have an idea what kind of thoughts your particular size mind should be wearing. For one thing, it may save you an extraordinary amount of time trying on ideas that don't suit you, aren't becoming to you. You'll begin to know your true measurements and dress your mind accordingly."

麥田p254
「學校教育還能給你帶來別的好處,你受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發現自己心智的尺寸,以及 什麼對你心智的尺寸而言是合身的,什麼是不合身的。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你就會心裡有數,知道像你這樣尺寸的心智應該穿上什麼樣的思想外衣。主要是,這可以 免得你浪費時間試穿一些對你不合身、不搭調的思想外衣。你慢慢就會知道你自己正的尺寸,恰如其分地把你的頭腦裝扮起來。」
書華p210
「另 外,也許專科學校能對你有些好處。如果你進到那種學校一段時間,它也許能幫助你了解自己的心智有多大能量。你的心智所適合的或不適合的,過了一段時間以 後,你就會得到一個概念,而知道哪種能量的心智應該穿上哪種的思想的外衣,至少它可以節省一大堆時間去嘗試那些你根本不需要而且也不適合你的概念。你會漸 漸明瞭自己的尺碼從而配上適合你的外衣。」
水牛p239
「此外還有專科教育也會對你有益。如果你學了一段相當時間,你就會對你的心智狀態 具有一個觀念。什麼對你合適,或者什麼對你不合適。對了一個時期,你就會有一個觀念知道哪一類的思想特別適合你的心智狀態。就說一點,它可以節省你很多不 必要的時間去嘗試那些並不適合你,並不對你合適的思想。你會開始曉得你的心智真正的尺寸進而依照這個尺寸去給打扮。」

b7.CH25
不停往下走、往下沉
這邊可以看到翻譯理念不同的地方。go down, down, down有雙重意思。根據施鐵民的註釋,這裡用的意象是學習愛麗絲夢遊仙境,愛麗絲掉到兔子洞裡面,一直掉,一直掉。
而麥田版本的則是翻成往下 走、走、走。雖符合前後文意且通順,但也失去了原先salinger用到的意象。

Anyway, I kept walking and walking up Fifth Avenue, without any tie on or
anything. Then all of a sudden, something very spooky started happening. Every time I
came to the end of a block and stepped off the goddam curb, I had this feeling that I'd
never get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reet. I thought I'd just go down, down, down, and
nobody'd ever see me again. Boy, did it scare me. You can't imagine. I started sweating
like a bastard--my whole shirt and underwear and everything.

麥田p265
總而言之,我就這樣沿著第五大道一直向前走,沒打領帶什麼 的。接著突然間,一件非常可怕的事發生了。每次我要穿過一條街,腳才跨下混帳人行道邊緣,心理馬上有一種感覺,好像我永遠到不了對街。我覺得自己會 永遠往下走、走、走,沒有人能再見到我了。好樣的,我真是嚇壞了。你簡直沒辦法想像。我又渾身冒起汗來-我的襯衫和內衣整個溼透了。
書華 p217
我一直在第五街走著,沒有打領帶。突然一件非常鬼氣的事發生了。每次我走到街角要從人行道上跨到馬路上時,我總有一種感覺,好像我根本 走不到街的那一邊。我以為我會慢慢的沉下,沉下,沉下,而任何人都再也看不到我了。天哪,真嚇壞我了。你無法想像的。我開始流汗,像個混球 -我整個襯衣內褲都溼透了。
水牛p247
無論如何,我是在五馬路上行行復行行,也沒打領帶或什麼的。於是突然其來地,一件非常有鬼似的事 情發生了,美一次我走過一條街步下那天殺的街沿石的時候,我有著這樣一種我永遠會走不到對街那邊的感覺。我想我祇是在沈落下去、下去、下去, 沒有一個人會再看到我。喔,我真個兒嚇壞了。你簡直難以想像。我開始汗流浹背起來像個龜孫似的-我整個的襯衣和內衣和每一樣東西都溼透了。

A5 誤譯和不合適的譯文
b1.誤譯大集錦
hit the ceiling 在麥田版本裡面竟然翻成「他並沒有跳起來捶天花板什麼的」,正確的意思應該是發怒暴跳如雷。人要怎麼跳起來,還能捶得到天花板?施咸榮明顯的翻譯錯誤頗 多,即使麥田出版社又另外修譯了,裡面的錯誤仍舊多的不得了。

"What did Dr. Thurmer say to you, boy? I understand you had quite a little chat."
"Yes, we did. We really did. I was in his office for around two hours, I guess."
"What'd he say to you?"
"Oh. . . well, about Life being a game and all. And how you should play it according to the rules. He was pretty nice about it. I mean he didn't hit the ceiling or anything. He just kept talking about Life being a game and all. You know."

2007 麥田出版社版本
「舒 莫博士跟你說什麼了,孩子?我知道你們好好談了一些,」
「沒錯,我們談過。我們的確談過。我猜我 在他的辦公室裡待了兩個小時左右。」
「他跟你說了些什麼?」
「哦…呃,說什麼人生是場球賽。你得按照規則進行比賽。他的態度還不錯。我是說他並沒有跳起來捶天花板什麼的。他只是 卯起來談著什麼人生是場球賽。您知道的。」

1986年 書華版本
「塞慕爾博士和你談些什麼,孩子?我記得你們曾經好好 地談過一次話。」
「是的,我們曾經談過。我們真的談過。我大約在他的辦公室裡談了兩個小時。」
「他告訴你些什麼呢?」
「呵…好吧,關於人生就是比賽等等。以及你應該按 照規則去參加比賽。他講得很好。我意思是說他並未動怒或是什麼的。他只是不斷的講著人生就是比賽等等。你是知道的。」

1991年 水牛版本
「賽摩博士向你說了些什麼,孩子?我知道 你們一塊兒談了不少話。」
「是的,我們談過。我們真的談過。我在他的辦公室內談了大 約有兩個小時,我想。」
「他向你談些什麼?」
「哦---他嗎,只不過說了一些關於人生就是一場球賽一類的話。而且說你必須依照那些規則來比賽。他對這一方面是相當不錯的。我是說 他並沒發我的脾氣或者別的什麼。我們一直都談著人生就如球賽,你是知道的。」

b2.
Chapter 18
瞄準
這邊可以很明顯看到翻譯的錯誤。如果我來翻的話會翻成「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就是專業的。」
He killed me這邊三個版本都翻的意思不同。「真笑死我了」比較接近我所想的,Holden是一個對什麼都不屑的人,冷眼看而嘲笑別人的醜態無知是他最擅長做的事 情。

I came in when the goddam stage show was on. The Rockettes were kicking their heads off, the way they do when they're all in line with their arms around each other's waist. The audience applauded like mad, and some guy behind me kept saying to his wife, "You know what that is? That's precision." He killed me.

麥田p183
我進去的時候,正在表演混戰舞台節目。羅凱特姊妹們正拼命地跳,她們排成一排,互相摟著彼此的腰。觀眾 們像瘋子似的鼓著掌,我背後有個傢伙不停地對他妻子說:「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精確。」真夭壽。
書華p152
我進去時舞台劇剛上演。羅克茲歌舞團正在猛跳大腿舞,大腿猛 飛,她們排成一列,大家用手摟著旁邊舞女的腰,觀眾轟成一團,像瘋了一般,坐在我後面的一個傢伙不停地跟他太太說,「你曉得那是甚麼名堂嗎?那是在 瞄準。」真笑死我了。
水牛p171
我進去的時候還在演著那可詛咒的舞台 劇。那些舞孃們正一個勁兒地非踢大腿,當她們列成一排互相把手臂摟在腰上的時候總得來上這樣的一套。觀眾看得瘋狂地喝采,有個坐在我後面的傢伙不停地對他 的妻子說:「你曉得那是什麼?那是精密的訓練。」他真的氣壞了我。

b3.Ch9
麥克和老兄
麥 田版本的很明顯翻譯不佳,修譯也沒有改正。用了麥克和請問放最後。
不過「個性那麼屌」和「蠻性格的」都不錯。

"Do you happen to know whose band's at the Taft or the New Yorker, by any chance?"
"No idear, Mac."
"Well--take me to the Edmont then," I said. "Would you care to stop on the way and join me for a cocktail? On me. I'm loaded."
"Can't do it, Mac. Sorry." He certainly was good company. Terrific personality
麥田p87
「你知不知道在塔夫特或紐約人夜總會裡,是哪個樂隊在演奏,請 問?」
「不知道,麥克」
「呃-那麼,送我到愛德蒙吧。」我說
「你在半路上停一下,我請你喝杯調酒好不好?我請客。我身上有的是 錢。」
「不好,麥克,對不起。」他肯定會是個好酒伴。個性那麼屌。
書華p69
「你知不知道今晚在『塔虎脫』及『紐約客』演奏的是 哪個樂隊?」
「搞不清楚,年輕人。」
「好吧-送我去愛德蒙旅館好了。」我說。「有興趣在路上停下來陪我喝杯酒嗎嗎?我請客。我的錢很 夠。」
「沒辦法,年輕人,對不起。」他真是個好夥伴哩,蠻性格的。
水牛p79
「你可知道在『塔虎脫』或者在『紐約人』那裡是誰的 樂隊嗎?」
「我沒有印象,小夥子。」
「那麼-送我到『艾德蒙』去好啦。」我說。「你願不願意在路邊停下來,跟我去喝兩杯?我請客,我有的 是鈔票。」
「不行,年輕人,抱歉得很。」他真是好人緣,好人品。

b4.不合適的翻譯
應該是「了」的地方都是「啦」。大概是大陸用語的習慣,常常結尾都用「啦 」字。修譯的時候都沒有改掉。
「我喝醉了」
「艾里已經死了」
「我知道他已經死了」
諸如此類的了字都被譯成「啦」

S4感想和結論

原先我是想把四本書全部有問題的部份都挑出來的。但是我沒有這個時間。每一本我全部都看完了,但是光是把所有部份都打字出來要花掉的 時間實在太 多了。進行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發覺不能這樣作。所以僅挑出一點點來展示問題在哪裡。除此之外,我不需要花時間和精神把所有我認為有意思的註釋或隱喻都寫出 來。有需要的人可以自己去參照註釋本。雖然我白花了很多時間和力氣在作這件事情,到後來才明白還是得割捨掉這些東西。
短時間之內又把三個譯本、原文全部重新看過實在很累。以前總覺得第一次看到的第一個譯本(書華)最好,這次把三本都比較過以後發現, 書華的裡面也不少錯誤,但要說好的話就是風格比較溫醇統一,品質比麥田的確實還要更好些。而且久了以後,腦子裡面對這個小說的印象也是自己看過原文以後腦 中翻譯的,也就是說我的想像美化了書華版本。
麥田的版本,我手上這本是初版七刷。我發現他們已經修正了一些我在ptt上與人爭論時提到的錯誤了, 像是鴨舌帽這個東西。但是其他明顯的錯誤還是太多了!以一個華文世界第一個正式取得沙林傑本人授權的翻譯版本來說,這樣是不能被接受的。另一個嚴重的問題 是風格的不統一。因為現在的這個麥田版本是用很久以前的大陸譯者去修改的。同樣的詞彙卻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年代用語。
我也發現了人類的理解 能力沒有我想像的那樣低。看到不太正確的翻譯或用字不佳的文筆,仍然會自動在腦中修正,所以理解起來並沒有太大困難。文筆差不是問題,翻譯錯誤才 是問題。比如物體功能弄錯了或整段會錯意。(紅獵帽或鴨舌帽,根本不同)
也就是說,先前我擔心或認為大多數的人會因為譯本不佳而無法明白或理解到 原作者的用心或隱含意義,這是多餘的擔心。讀者的自我補充能力比譯者的糾正錯誤還要強多了。那些無法明白意義而表達出看法和原作者用意相差甚遠的部 份讀者,並不是譯者的問題,而是她們本身對原作的感同身受或理解度就不夠。是思考的層面還不夠到那種層次的緣故。
先不論「作者已死」這種 話題,「譯者已死」能不能也算進去?由讀者自己解讀的文本意義,其實很多並不是原作者或譯者想說的,她們自己的詮釋有沒有存在的空間?畢竟文字是傳遞思想 的媒介,雖會失真,但終歸是有效且能長期保存的方式。
孔子的弟子們紀錄下來的「論語」,我們還是學生的時候都是論語的讀者。但是那些解釋或體會, 雖然有註釋或老師告訴我們了,不明白的人還是不明白,看到註釋的時候就說就是這樣。我們對論語的體會,來自於我們自己對人生的體會,我們認識論語的方式, 不是透過文字,而是透過生活以後再回來看文字,才會發現新的意義或更深層的意義。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現更深的意義。
我們是否能允許讀者自己有自己 的解釋,即使那不是我們的原意?作者和譯者如果看到後人解讀錯誤而被挪作支持部份讀者自己的個人理念,會不會不能接受?

我在這裡已經能回 答我研究目標的幾個問題了
Q1比較不同年代、不同出版社的譯文,是否最好的翻譯和與作品 最相近的年代有所關聯?
Ans:最好的譯本不一定和最新的翻譯版本有關。但是每隔一段時間修譯或重譯的譯本一定更容易被當代大眾所接受,雖然品質 不見得更好。有些翻譯可以保持在有點早期的年代,但年代久了,比如經過300年、400年,必定是需要重新註釋或翻譯的。就像莎士比亞或中國古代的著作, 每個朝代都有人重新註釋翻譯解釋。

Q2是否最好的譯本就是用了譯者所在年代習 慣用語的版本?
Ans:不一定。正如我所找來的三個譯本,年代橫跨20多年。麥田版本的一些新用 語明顯翻得不如舊版好。但至少這是新嘗試,而且很明顯的有些讀者更容易接受用現在用語的譯本。
不過麥田版本的新翻譯,後半段還不錯,比其他兩本 好。
我發覺譯作若經過一定時間,語彙的重譯是必要的。
最容易被大多數讀者接受的譯本,不一定是好的譯本。
最好的譯本,用的不一定 是當代習慣用語。
再好的譯本,也是有保存期限,經過幾十年、幾百年以後,勢必得重新再翻譯原作了。

Q3最新的譯本是否就是最好的譯本?
以上兩個問題已經回答了這題,答案為 否。


The Hot-House Approach v6

同組同學給我的建議和校正幫助蠻大的,我又自己額外發現了一些地方可以修改得更好。
我知道這不是最完美的,不過幾乎已經達到我目前能作最好的景況了。
所以心底有點小小滿足的感覺。
以下開始就是正文

p109

溫室教育法

孩子的語言學習成效和能力為何會差異這麼大,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習語言不只是在家裡的事情,它同時也是和出了家門之後的所有活動有 關。即使是小小孩也能藉著他們的表哥或身旁的人知道自己身所處環境說的是什麼話。比方說,像是在公園裡的沙坑,超級市場,乾洗店這些地方。在任何的群體 裡,總是有一種最強勢的語言,而孩子總是很快就能明白哪種語言是這個群裡最強勢的,接著就像被強力磁鐵吸引似地全力學習之。通常在他們會說話之前,就已經 懂得誰是強勢語言了。我們從家長們的經驗中得到的回饋及廣泛的研究,也驗證了這樣的結果。就像孩子在會唸出「快樂兒童餐!」之前,就已經能認得麥當勞的M 字金招牌。他們總是懂得語言最有用之處在哪裡。


※ 知識補給站※

藉著在家 多使用弱勢語言來保護它。使用比例約為八成時間都用弱勢語言,這樣的分配讓孩子能成為活躍的雙語者,而非被動使用弱勢語言的雙語者。

假設在家庭之外,有兩種流行程度不同的語言。多語言家庭的父母應該參酌是否為較弱勢的一方提 供更多協助,比方說,在家裡使用較弱勢的語言。這種方法叫做「溫室教育法」(hot house approach),讓弱勢語言得以讓孩子在還小的時候有成長滋潤的機會。溫室法的構想是經過幾年弱勢語言的薰陶,孩子開始上學後還能受得住大量且密集的 強勢語言衝擊。如果你的家庭是多語言的,你也許能先試著實行在家八成時間用弱勢語言、兩成用強勢語言的計畫。這樣的比例有助於給強勢語言建立健全的基礎, 也能在初期就接觸弱勢語言。相關方法可以參考第十二章的<如何解決語言能力不平衡的狀況>


p110

重點提示:給多語言家庭的要點整理

  • 父母要負責平衡周遭環境中兩種語言的使用比例,這是非常重 要的。
  • 審視語言運用情況可以幫助你發覺家裡的語言使用習慣,以及評量未來的語言能力。
  • 多語言家庭可考慮實行父母各只說一種語言,或使用溫室法,端 看實際環境如何。
  • 無論是 學 習第一或第二語言,最有效的方法還是把語言用在日常生活的互動中,如此才能把語言和真實生活作有意義的連結。


如果你是弱勢語言家庭的話…

在弱勢語言 家庭中,父母雙方的母語都不是現居地的強勢語言。舉幾個例子:在倫敦說波蘭語的波蘭家庭,在溫哥華說閩南語的台灣家庭,或是住在拉斯維加斯說西語的秘魯家 庭。父母是弱勢語言的家庭往往會擔心如何讓孩子維持住他們自己的語言能力─像是波蘭語、閩南語、西班牙語等非現居地的強勢語言。除此之外,又得擔心怎樣把 現居地的強勢語言學好,在這些例子中,強勢語言是英語。

我們的韓國 夫婦朋友,石,惠周和他們的兒子南森是這類家庭的典型。他們在十五年前來美國讀研究所,當他們畢業後成了教授,並決定留下來。自從他們的兒子出生後,石的 母親也從韓國移民到美國來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住在費城的熱鬧地方,就像其他第一代或第二代的韓國移民家庭一樣。南森四歲的時候,他開始上私立學校,在那 裡上課用的是英語,學校裡沒多少小孩在家會說韓語。石和惠周在家裡只說韓語,南森的奶奶不會說英語。在南森剛開始上學時,他們有陣子很擔心南森在學校的狀 況,因為老師說南森沈默寡言,看起來很害羞的樣子。到了十二月,南森已經交到幾個朋友了,也開始參加玩伴日,變得活潑多了。現在石和惠周反而開始擔心怎麼 維持南森的韓語能力了。

弱勢語言家庭,即父母雙方的母語都是現居地的弱勢語言的家庭,在考慮家裡的語言學習方法 時,也該把家庭外的語言學習議題一併納入考量因素。這些家庭通常都關心兩件事情:一,讓他們的孩子能學好並維持住弱勢語言。二,同時他們也能學好現居地強 勢的語言。在前面的韓國移民家庭例子中,石和惠周在家只說韓語,外面的學校只說英語,這樣的環境幫助南森成了能說兩種語言的孩子。(雖然他們都同意,當南 森漸漸長大,英語可能會在他的人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要是有人擔心這樣的教育方式還是不夠呢?很幸運的,我們已經有許多關於雙語學習的研究,瞭解強 勢和弱勢語言之間要如何相輔相成的。

想要孩子學習他們母文化語言的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經常去用它,越自然的使用越好。孩子說 這種語言能說得多好,端看他們是多常浸淫在這種語言中。若想要兩種語言能平均發展、有接近的水平,父母之中至少要有一人在家把弱勢的語言當成母語來和孩子 溝通。弱勢語言是不需特別用正式或教條式的方法來學的,這樣作對小孩有弊無利。但弱勢語言式需要當作家庭裡天天使用的主要語言,用來和聯繫溝通家人才能學 得起來。

p112


研究聚焦:英語的巨大磁吸力

在美國,即 使是維持住西班牙語這樣的大語種都像是逆水行舟一樣困難。近來有些人正在研究,移民到美國來的西班牙語移民的西語能力,是如何經過幾代之後就消失了。在 2006年,朗寶、馬澤、賓(Rumbaut, Massey, and Bean)幾個研究員研究了南加州的拉丁裔人口資料,他們發現現在來到美國的墨西哥移民,到了他們曾孫輩的那代只有5%的人能說流利的西語。即使在這個曾 是墨西哥領土、現為本國最大的西語使用區,西班牙語還是漸漸地凋零,等到在美居住的第三代出生時幾乎預測西語的消逝。

來自拉美 的西語使用者的後裔雖已經是弱勢語族中維持地最好的了,但隨著日子久了,他們還是會隨著尋常的模式漸漸轉到英語去。舉例來說,在美國的墨西哥裔人口(父母 雙方皆是美國出生,但祖父母輩至少有三人以上不是在美國出生的)中,只有17%的人能操流利的西語。

若是祖父母輩 僅一或兩個不是在美國出生的,能說流利西語的人降到只剩7%。若父母和祖父母都是在美國出生的,那麼能把西語說得很流利的就只剩下5%了。由研究人員的調 查就能清楚顯示,西語其實對英語一點都不構成威脅。「真正受到威脅的反而是英語以外的語言,那些和外來移民一起來到美國的語言。」這些研究正給了天下所有 父母一個警惕:除了英語之外,即使現在能流利使用其他語言的人,還是得努力推行雙語政策。


那麼,該怎麼教孩子英語,或是任何你現居地的強勢語言?許多弱勢語家庭的家長覺得盡早讓孩子 學強勢語言是好事。不管怎麼說,學好強勢語是在學校得到好成績、出社會成功的必要條件。即使這是難以否認的事實,我們總是會詫異,對美國的一些弱勢語家庭 的家長聽了一些醫生、老師、語言治療師的建議,而採取只說強勢語的作法,感到很灰心。這樣作的理由竟是避免孩子會混淆或延緩語言發展。這些說法都沒有實際 根據,這塊領域的研究事實上指向了完全相反的結果:會說雙語的小孩更懂得把兩種都學好。關於解決此類誤解的方法請參閱本書第十章。

有充分的研究證據顯示,學好第二語言(強勢語言)的基礎是學好母語(弱勢語言)。兩種語言之 間的關係是相輔相成而非互相削弱彼此的。藉著在家使用母語,父母能為第二語言(強勢語,如英語)奠定良好的基礎。這聽起來好像違反直覺,但其實已有許多的 研究都支持這種理論。舉個例子,史庫那巴.刊加斯和陶克瑪(Skutnabb-Kangas and Toukomaa)兩個研究員研究移民到瑞典的芬蘭學童,他們的母語(芬蘭語)究竟在學習第二語言(瑞典語)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們發現瑞典語學得最好 的孩子,他們對母語芬蘭語都是相當熟稔的。母語芬蘭語不夠好的孩子,往往還在吃力地學瑞典語。簡單地說,母語越是精熟越能幫助學習第二語,而不是如謠傳所 說會阻礙第二語的學習。


p114


研究聚焦:講英語或講西語?美國拉丁裔家庭比一比

1985年大衛道生(David Dolson)開始研究美國的拉丁裔父母將孩子的母語改換為英語後,對孩子的影響。他找了108個孩子來進行這項研究,其中約一半是仍保留西語作家裡溝通 的主要語言,剩下另一半是父母已經換成用英語作家裡主要語言。這些家庭在其他方面是相似的,像是經濟收入、孩子就學的時間。

道生 發現這兩種群體在幾種項目的表現相似,像是英語閱讀能力、朗讀能力、取得學校認證合格英 語能力時間有多久、出席率、操行表現。道生也發現在家以西語為主的孩子在幾項上面表現明顯更好,像是數學能力、西語閱讀字彙、平均學業成績、在課業上的用 心程度、記憶力。這是強而有力的證明,維持在家說西語是有顯著優勢而不會是弱勢的!



其他的研究也檢驗了弱勢語言家庭的母語抉擇是怎麼和孩子的學業成績相關。哈佛大學的研究員凱 瑟琳斯諾(Catherine Snow)和紐約市的聯合國職員專屬的國際學校合作,這學校的許多孩子都來自非英語系的家庭。凱瑟琳想知道語言的使用習慣是否和課業表現有關聯,如果有, 又有何關聯?她利用一系列英語字彙定義和標準化的測試來對三個群體作測試。第一種群體是從英語系家庭來的孩子,第二種是弱勢語家庭,且家中經常使用弱勢語 言的孩子,第三種是弱勢語家庭,但父母只用英語和孩子溝通的。凱瑟琳發現在母語非英語家庭長大的孩子,在測驗上的表現和以英語為母語的孩子表現一樣好。也 就是說,第一種和第二種群體的表現相近。然而第三種群體的孩子表現較糟,他們在家說的母語不是弱勢語言,而是英語。根據這個結果,凱瑟琳建議家長們「使用 他們自己的母語,因為這能給孩子更豐富多層次的語言刺激。」

總結以上所 論,弱勢語家庭更應該好好想想自己在家裡的語言使用習慣。父母應該營造一個對自己語言友善的環境,讓孩子從襁褓階段就能身在這樣的環境中。如果他們想教自 己的孩子說自己的語言,那麼就該把它當作主要語言來和孩子溝通。第二語(強勢語)也能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用這種方法一起學習。弱勢語家庭的家長毋需擔心孩子 會混淆的問題,而應該把注意力放在孩子是否處在兩種語言質與量皆平衡的環境中。請記得,強勢語總是有法子滲透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個角落。父母更應該作一下本 章結尾的家庭語言檢視的測驗,以評估現下的情形。

p115

※ 知識補給站※

母語的紮實 基礎對學好第二語言、課業表現有所幫助。


重點補充:弱勢語家庭該記得的幾點

  • 可考慮讓家中使用弱勢語的比例大於強勢語,這樣才能確保弱勢語有成長的空間。
  • 注意環境中弱勢語使用的質和量。
  • 請謹記,強勢語會悄悄滲入家中生活的每個情境,卻很容易在評估時忽略這個情形。
  • 使用你的母語來和孩子溝通,是確保孩子能成為雙語者的最佳方法。
  • 用你說起來最自在的語言來和孩子說話是很重要的,這對孩子的認知發展和學校表現都有幫助。

獲得家中語言學習的協助

無論你是何 種家庭,家中的語言學習成果有很有可能靠著有計劃性地利用臨時保姆、玩伴群,或形成一個大家庭、家庭語言調查會來得到大進展。這些幫得上忙的資源是所有家 庭都能用得上的。

臨時保姆、專業保姆和語言保姆

家中孩子的語言學習可以透過各種保姆(臨時的、專業的或是語言保姆),讓他們有系統的協助提 供該語言的協助。因為語言學習最理想的狀況正是在日常生活自然的對話中進行。一般的父母也許在這件事情沒法做的更多了,能作的就是找個保姆,一個除了照顧 孩子,還能幫你的孩子學習目標語言的保姆。一開始就和保姆說清楚工作內容和種類是很重要的,把保姆看作是專業的人士,清楚說明希望他們用哪種目標語言和孩 子交流。保姆就像所有人一樣,他們的專業知識和技能若得雇主重視,對保姆是莫大的快樂和回報。

所以你應該 以什麼作挑選保姆的選項?保姆又該如何提供家中的目標語言協助?以下是簡單的說明:

家長們應該都知道臨時保姆通常是以小時來計費。臨時保姆通常是學生或住在附近的青少年,有時 也會是成年人。大多數的臨時保姆都是透過親友之間的口耳相傳找到的,也有可能是透過社區的佈告欄(實體或網站上的)、高中或大學的工讀介紹處。當你貼出一 篇「徵求臨時保姆」的徵人文時,可考慮加註「需熟稔某語言」。面試這些臨時保姆時,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記得問她們熟悉哪些語言,有多通曉?一旦找到符合 所有條件的臨時保姆時,最好能把語言使用這條件與其他一般例行程序一起談清楚。 (緊急聯絡電話、寶寶睡覺時間、晚餐的建議。)因為學習語言最好的情況,是在它能和有趣又有意義的活動結合時。若能先設定好要保姆和寶寶玩的活動,也許會 有些幫助。這些活動不用多複雜或花費昂貴,該注重的是應包含許多互動的成份。比方說,藝術和美勞活動。像是捏黏土人偶或用手指頭畫圖,或一趟到附近的冰淇 淋店 的散步、圖書館閱讀之旅,尤其可以選擇目標語言的書來看是最好的了。諸如此類的活動比看電影或去公園玩,用目標語言說話機會多更多了。

專業保姆通 常是全職照顧孩子的工作,有時也會和雇主的家庭住在一起。 許多專業保姆把她們的職業生涯都貢獻給照護孩子這事業上,所以在經驗上是最充足,收費通常也最貴的。


p118


研究聚焦:保姆也能是優秀的語言家教!

傳統的研究方 向總是過度偏重在探討核心家庭(只有媽媽-爸爸-小孩的家庭)裡,孩子語言學習發展的情形。很少探討保姆在孩子語言學習中的影響,以及影響的程度能有多 大、若充當對孩子的語言家教效果如何?坎道爾.金(Kendall King)和她的指導學生琳.佛格(Lyn Fogle)、奧博瑞.洛根.泰瑞(Aubrey Logan-Terry)花了超過一年來追蹤幾個有一歲到到兩歲幼童的家庭。在研究的一年中,每個家庭每個月得錄下孩子在家中和保姆所作的日常活動,像是 在客廳裡玩玩具、吃晚餐、洗澡時的對話等。我們仔細檢視保姆在這些活動中和孩子用語言溝通的質和量,且特別比較了保姆和母親所用的言語。我們發現保姆比母 親在同一個時段裡對孩子說更多的話。(以每一時段裡的平均字數而計。)雙方用的字彙複雜度相同(以字彙的廣度和句子的長度而計。)而最有意思的是,保姆在 使用目標語言這件事情上比母親更能堅持到底。舉個例子,當孩子用英語說火車(train)時,母親會用英語加強說火車這個字。保姆則是會用西語回應「是, 一列火車」(Si, un tren)。在母親和保姆都是雙語者的情況下,保姆會更傾向堅持用西語。這些發現雖是基於為數不多的樣本,無法推論到所有保姆上,但顯示保姆也許是很有潛 力的語言家教。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保姆沒有一個曾受過怎麼當語言老師的訓練,但他們持之以恆地用有趣又有意義的方式,把目標語言用在照顧孩子的任何生活環 節裡。


p119

語言保姆(Au pairs)多是歐洲的年輕人,她們會和寄宿家庭同住一段時間,通常是一年。語言保姆通常是全職的,也被當成是家庭的一份子看待。(她們和寄宿家庭一起準 備和享用早餐)。語言保姆通常有不錯的英語能力,而且還想更上一層樓。她們通常也被鼓勵使用自己的母語和孩子說話。如同其他專業保姆,和語言保姆說清楚你 對目標語言的期望是很重要的。有時舉辦一些運用語言的小活動讓孩子和語言保姆都能從中取樂,是很有幫助的。另外,試著訂立家中的語言政策,讓語言保姆能成 為你目標語言的專家,也許會有幫助。比如一星期裡的三個晚餐時段,全家人都要用她的母語說話。或是週五整天是全家只能說她的母言。最後一點,請多和語言保 姆溝通,在達成你的語言學習目標的同時,也能讓她達到她的語言學習目標。假如她想強化自己的英語,你可以幫她找個社區的英語課讓她加入,或是在小朋友睡覺 時用英語和她溝通。


知識補給站:和你的保姆討論語言的事情

  • 讓她知道你 看 重她特定的語言能力。「我們很訝異能找到這麼棒的保姆來照顧我們的女兒,會說波蘭語!我們把這個機會當成是莫大的財富」
  • 明確表示你 期 望她用她的母語來和你的孩子用作全面的溝通語言來使用。「妳的母語是波蘭語這件事情,是我們認為妳很適合留在我們家當保姆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們希望你在這家裡能一直講波蘭 語。」
  • 明確說你不希望語言是用正式的方式教給孩子的。那種一課課教導顏色、數字、身體部位等方式是不 被贊成的。「我們相信最好的學習方式是從自然的互動中學習,儘管講波蘭語就對了。不要覺得好像得準備什麼正式教材。」
  • 讓她知道你想 讓孩子完全處在目標語言的環境之中,每天在自然平實的對話中度過。比如在給孩子餵奶、洗澡、換衣服的過程中。「如果艾妮塔能時時刻刻都聽到波蘭語,像是在 玩遊戲的時候,在收拾玩具的時候,在吃東西的時候,甚至在洗澡的時候。 用得越自然越好!」
  • 安撫她的疑惑:如果她用簡單而清楚的話和孩子溝通,你的孩子很快就能進入狀況並跟上。就算孩子 一開始什麼都不懂也沒關係。「我知道艾妮塔一開始會什麼都不懂,可是我們對她充滿信心。她學得很快。只要跟她說波蘭語就對了,她會學起來的。」
  • 詢問她的看 法、定期追蹤觀察事態。「妳們在一起的時間是怎麼過的?我們要怎麼幫艾妮塔,妳有什麼建議嗎?妳還有注意到什麼事情嗎?」
  • 為了支持你 和她在語言學習上的努力,把那些外語童書和大人難度的雜誌都丟開吧!「我把一些新的波蘭語的書放在桌上,如果你今天有時間的話可以看看。這樣艾 妮塔的時 候就能看 看泰晤士報或<人物雜 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