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dare not to write it

斷尾之狐這故事是一個預言(prophecy),也是一個寓言(fable)

但是後半段的部份我不敢去寫出來
即使有一小部份我是可以感覺得到,但不夠完整,也太可怕

這是真實的預言
但如果不能看到全盤,預言便會解讀錯誤
故事也就錯了、變虛假了

為什麼小荒後來註定會失去尾巴?尤其是遇到艾妮莎以後?
為什麼他註定要歸還別人的兒子(而且是他養育的孩子中最出色的一個),
而自己的兒女卻非常平庸不能承擔重任

為什麼他註定要在邁入老年時,驚醒自己應該回去家鄉改變那裡的一切?
而不是更早,在青年時期或壯年時?

為什麼他不可能和莉莉走在一塊?
為什麼舞目一開始不願意表明立場幫他,最後卻犧牲自己?只剩下少數人記得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