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是誰把月亮吃得剩半個?

是誰把月亮吃得剩半個?
還好有路燈的明亮救了我的眼盲
像救贖,像天堂
即使寒冬裡夜半情侶兩兩雙雙
我仍能午夜一人跑十圈操場

為什麼?
不為什麼,保養身體心清爽

今天晚上11:45去跑操場的感想。
我通常都是晚上十點半以後去慢跑,最晚還有半夜三點多去跑過的。
因為人少、涼爽、空氣好(白天有PU跑道被陽光曬過的毒氣和臭味,又沒風)
一片黑壓壓的,只有頭頂星光和一些小照明,跑起來像在宇宙裡慢跑。不用看見別人跟你爭跑道或比速度。
每次去月亮都會讓我驚豔,今天這個只剩下一半的下半部,整個是橘黃色的。
我記得沒幾天前是又大又圓的白色圓盤呢!

回來的時候照樣碰到很多半夜出來晃的情侶。
有一對站在路燈下,抱在一起,男的手上捧書看。
我差點暈倒,還好有路燈照著我,閉眼看著走過路燈下,橘黃色的光好像夏天的溫暖太陽。
其實一點溫度都沒有的,外面非常冷。
像天堂或溫暖都是我的想像。

可怕。
這年頭交男女朋友實在不容易。好不容易碰到互相有點意思的,可是直覺裡就能感覺出她還要求著一些什麼。所以一直沒有去嘗試或探測意思。因為感覺起來,有些條件是不該強迫改變自己去作到,因為這樣不適合自己本性或實在難如登天。或者雖有點好感,但說破了就變成互不往來的陌生人了。

那只好保持現狀。當朋友總比不往來好。
難得可以來往的人,比互不往來還要好。
可這些緣份似乎也慢慢被時間沖淡了,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