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Rabbits on the run

發現這個教學,不過看不懂,啊,討厭



感覺到VC天才洋溢的地方了嗎?
振作啊,VC!


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

不知道為什麼p2一直上不去

不知道是租屋處還是網路哪裡的問題。
一直連不上,包括fb,某種程度也讓我專心一點了。

說到專心,我最近的心一直亂飄,心情忽高忽低
不明白為什麼,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嗯…大概是正常現象,上次發生這種情形,已經是好久以前的高中時期,通常我都只會逃跑,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我什麼感覺都沒有。
希望讓她完全放心,雖然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又是一個涼爽的陰天,下一點毛毛雨。
快點把廣播劇和小說做完吧,這是重要的事情。
之後就是找家教、用功讀書、學一點理財知識、改變心態和打扮…

自我放逐和單獨靠自己的那段日子結束了。希望我還有時間充實好自己,為未來打拼。
要努力趕上理想中的自己、恢復正常、也讓她安心快樂。

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Vanessa Carlton的新歌

好久沒有在這裡寫點什麼,我都寫在別的地方了
Vanessa的一首新歌,叫I don't wanna be a bride



雖然好聽但有夠傷感
這是Vanessa的第四張正式專輯了,真的是情感每況愈下
過往那種濃郁豐沛的思念愛戀、充滿清新期待的少女感情感受已經沒有了
每一次我都期待聽到以前那種樂觀又微妙的少女情懷,可是Vanessa畢竟改變了…

最近也碰到這種情況,當一個女生受過傷,自己說出「不敢對未來有什麼期望」的時候,那真是巨大的傷害,對兩個人都是。
不知道該說什麼,千萬別說太晚。
好好努力,也許能真正得到幸福。不是這樣的把生命消磨過去。

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車禍了(下)

事隔了...兩年?
看到欠了自己網誌很久的網誌
還是完成它吧!

那一次雖說都是皮外傷
但是腳背上的傷是最深的
真是又難好又痛
走路每一下都會扯到傷口

當初我想打下篇的內容大概是麥帶我到醫院後的事
當時是他要去打工的地方上班
從他家出發,他騎的頗快
我騎自己的車在後面追他
出事後,他已經到店裡了,我自己騎過去
路上開始流血,風吹傷口也超痛
到店裡後雖然他還要上班
但剛好店長也在就讓他載我去醫院也陪了我兩小時
原本想寫的內容大概是感激他幫我的這些事
可是一直到前陣子朋友聽我說了後回我說
"這本來就是他該做的吧!"
我才覺得自己好像分不太清自己應得些什麼
雖然如此,我還是認為人要對所有東西懷抱著感謝

所以這篇就來個後記吧
那些傷大概一個月左右才好的差不多
很不幸的最嚴重的傷還是留下了痕跡
以後我會再想辦法除掉它的
然後當時我也在同一個地方打工
出事的隔天剛好有排到班
雖然打了許多電話但沒有一個人能幫我代班呢
這件事滿令我寒心的
店長雖然知情但也沒幫我找代班,他本人也是可以代班的
麥剛好跟我搭班
也幾乎幫我做了所有事,真的感謝你
我只能說,他人的確沒有幫我的必要,我也只能認命阿
不過第二天真的還是好痛,到現在都還記得

好了之後又做了兩三個月吧
我辭職,理由是課業
其實最主要原因還是這件事
讓我不想待在這個地方
隨便你們去搞吧,都沒啥建設性的管理

然後我的車車外傷也滿慘的
傷還沒好時麥幫我騎去車行給人全部檢查調整一下
畢竟那還是我上下課的工具
內部沒什麼問題
外部到現在都還沒去用好,很多的刮痕

雖然在家養傷但腳背的傷真的很討厭
只要移動就會痛
每次自己換藥都很想罵髒話
洗澡也很麻煩
後來傷好的差不多後
才發現一件事
膝蓋似乎怪怪的
回想之後才想起當時左膝被自己的車壓到
因為外傷沒注意到
好了之後才發現不太對
但又不曉得哪裡不對
現在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如果再痛就會去醫院看看
不過本來我的膝蓋就不太好
又是遺傳到我爸那邊的,fuck...

四年(沉重注意)




就像是在眼前,用自己的手撕裂心臟
肉片剝離的聲音,緩緩流出的液體
像慢動作一樣播放

我才驚覺
阿...原來我的心還是會痛的
只不過它就像痲痺了很多年的肢體一樣遲緩
又一次驚覺,原來它麻木了很久,幾乎就像是死了
很多的傷心讓它漸漸枯萎
又得不到快樂的灌溉
只有第一年的回憶當作肥料讓它活下來
你說,我像什麼?
我覺得就像一棵外表正常內部壞死的樹
藏在樹林中一樣平凡

從撕裂處流下的是什麼?
血?抑或淚?
我早已分不清楚
滑落臉頰的又是什麼?
我已看不真切
那是無聲的模糊世界
於是我閉上眼,躲進黑暗

我太清楚你就是討厭我這樣
想的很深,想的很多,想的很痛
你覺得我是在折磨自己
可惜你無意去瞭解原因
我想你也無法理解吧

我想我是珍惜你的
即使我從不知你是否一樣珍惜我
早已無法帶給你快樂
從那時起就已經做不到我的承諾
你期待我的改變
根本只能是另外一個人
我早該去承認的
卻還是把你放到了我的心上
寂寞真的會逼瘋一個人
所以當初我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天知道我需要多大的勇氣
才一個人活了下來?
隨著眾人死去是輕鬆的
我只是,不想再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