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

阿嬤兩週年忌日

昨天是阿嬤去世兩週年的忌日。這個暑假有提前去祭拜。沒有到更遠的地方去,我也許錯了。

想起來,我還是只想到自己的事情。只覺得兩年時間過去了,進入永恆世界的已經成為永恆,而留在這世上的人,卻讓還未發生的未來或現下該做的事情,都不夠完善。

大三這一年剛開始,阿嬤就過世。我還沒有實現在嘉義唸書要常常回去看她的諾言,她就走了。這一年我重新接觸機械系的基礎課程,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了,可以做到哪裡,值得不值得。幫忙公演卻又覺得理念不和,不想花那麼多時間爭論,最後不歡而散。我才明白自己喜歡參與劇場卻討厭與人共同承擔某些責任或花更多時間去犯錯。

我轉而開始製作自己的廣播劇,一直到畢業的這個暑假才完成了這個五年的懸念。完成後才明白我更討厭這種抽離人性、片段組合和非常孤單的創作方式,比起來我寧可參與劇場也不喜歡電影製作。劇場至少是一群人一起歡樂和做傻事,感覺完整。而影劇製作卻是很孤單很破碎的,雖然完成品看起來很完整。這一年我碰到數學系的好老師,是我大學生涯六年來最精彩的一個人,但他講的話卻要花上一年多才開始在我大腦裡面生效。這一年我修了哲學系的課,不過到畢業時才發現哲學系的精華其實是藏在他們的閱讀室裡面。

阿嬤的忌日,我在檢討自己…進入天國的就進入天國吧,留在地上的要繼續好好努力。我有很多地方做錯了、方向錯了、心態錯了或不夠努力。

時間過去了,無論我做得多寡,犯錯多少,努力多少。時間是生命最公平的資源。(假如你同意的話),那就別浪費時間活在自己的虛幻或憂愁裡,或是別人的期待。

這一切,不是現實成就的里程碑或汽車里程數累積而已。而是好心情的理解和累積。做出選擇往下走,對了就繼續,錯了馬上修正,久了就會有某種積累。如此而已。只靠我自己,得花上很久的時間才能摸索明白。所以請帶著別人吧,或至少和欽佩的人多說話,讓他們帶著你一起走。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火車上

隔壁座位是祖母、母親、小孩。看得出來他們是很溫和的家庭。新竹站到了,祖母下車在車外敲玻璃再見。小孩很小可是已經會說話了。這個小孩對我非常友善,一直跟他的媽媽說「大哥哥在看書了,大哥哥為什麼眼鏡不見了?大哥哥戴上眼鏡了,大哥哥要下車了嗎?」他的媽媽一直跟小孩很友善的說話。兩小時的車程,我只是偶爾會對著小孩笑而已。





那個角度和光線真美,剛好車外早晨的陽光照進來,反射在車內,非常明亮潔淨,好像在天國一樣。我趕快從口袋抽出手機拍了一張,沒幾秒,陽光就改變消失了。車子還沒發動。

那都是一瞬間的事情。

不久,有個穿得很破舊全身很髒的老先生來了,拉著一台買菜籃的小車綁滿他的行李。問這個媽媽旁邊是否有人坐,聽不清楚什麼回答,總之他道謝以後坐下了。一種隔閡感出現了…這個媽媽不喜歡這個老先生。他並沒有發臭也沒有作怪。只是靜靜坐著寫他的小筆記本。是什麼讓人們產生隔閡呢?是他的物質生活差距嗎?

後座幾個位子有個太太講電話談到自己女兒在美國的置產和台灣的處理事宜。我右邊是一個正在看新版怪醫黑傑克漫畫和流行衣著雜誌的女生,應該是學生。她也用菜籃車綁著她的行李。

小孩後來就睡著了,一直到台中站,所有人包括這母子和我都起身要下車。小孩才又跟我說大哥哥要走了,我對小孩用唇語說了拜拜。說出口有這麼難嗎,明明沒有,是很高興的事情。老先生也應該在這站下車了。

生命比想像的還辛苦。我在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情該做,不能停下來。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鋼筆和墨水


對我來說,時間確實是停滯的。停在我17歲的時候。

唯一能讓我把這段時間接起來的,就只有把以前的東西拿來完成現在的目標。能讓我把這段時間該擁有的填滿的,也只有我現在自己的努力和開放心胸了。
我的廉價鋼筆和墨水,就是高中畢業前對大學的想像,高中時還能自己寫字。大學時期只有拿出來使用過一次,或是幾乎沒再用過。

大學六年像是幻夢一場。完成了少少的事情,讀了一些我想要的書、嘗試一些事情、過我覺得舒服又痛苦的逃避生活、認識了一些我會喜歡的人,盡量和他們相處在一起(但不夠緊密!!!因為我總是想獨處才自由。)。
高中畢業後第七年…終於和過往接上線。一下子發現自己該做什麼,好像有個checklist和各項進度要完成。

過去六年多不是完全空著的,只是和原訂的比起來,發現空了很大一塊。真可怕。人一旦開始抱怨或沈溺於痛苦的想法中,就會繞著圈子轉而無法前進。

我還是該多保留一點時間給自己的研究計畫和讀書進度,我覺得現在有向著那個目標前進了。即使是大學最後一學期考完研所,我頂多每天只能看三~五小時的書。這已經是我大學時期看書最多的時候,而且也不是研究所考試的內容。

三年…可以知道自己是走上學術路線還是創作路線。來到台中,創作的腳步也不可以停下
。原本想往戲劇界發展,但我不是想往舞台劇團或影視圈編劇那裡走,而是如同安徒生那樣,用自己寫的故事,做出一個美好的世界。不是虛幻悲觀的幻想世界。那是廣播的世界,卡通的世界,口說故事的世界。為此我得先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美好,我不能錯過該做的事情,必須拼命努力,善良勇敢下去。

來到中興的目的是我想研究和科幻有關的題目。科幻是現代的神話,而童話也有某種神話感受…我想這兩者是可以連結的,加以學習華格納的樂劇手法(其實他的音樂太暴力了,戰爭氛圍很重),我可以做出的應該是靜謐溫馨的故事。該有暴力的部份…應該予以妥善處理。該有情慾的部份,該予以妥善引導。我似乎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寫出優美的感情文字了,長期的折磨讓我不知道歡樂為何,人生態度該是如此?
對於善的事物還是有點判斷能力就是了,只是要接近這樣的人,有時候會產生一種抗拒力來掩飾自己真誠的心情或錯誤的想法。最終會導致長期的判斷失準。

啊呀,這和音樂很有關系呢。我還是需要戲劇和音樂、哲學相關的資源。尤其是哲學思維,大學時期接受的不夠…我很無系統的散漫看過一點點,也只修過一門Spinoza而已。在我進入高中畢業以前,我以為我會吸收很多這種東西,畢業以後才突然發現,根本太少了。

培養一種開闊胸襟和自得的氣度,那是我缺少的。

下午我還是去lab好了,雖然理工科的才叫lab,可是我還是習慣叫lab。其實不太喜歡那裡,感覺不太對勁。那算了,還是別去,去中興湖或圖書館。尤其是圖書館。
要是可以和大家一起待在頂樓或樹下或圖書館,也許也很不錯。我已經過很多年,至少五年,自己一個人陋室獨處的日子了,果然對我沒辦法有什麼長進。高中時期也是,從小也是。唯一和大家在一起比較長久的時間是國高中的共同晚自習時間和上學日子。

是因為我都看不進去任何深刻困難的內容吧,即使熬得住寂寞,也熬不住寂寞對人的無形長期傷害,沒有一個人可以對我說話說進心坎裡。同學也好,老師也好,沒有一個人說話或做事的風格我很喜歡很想親近,即使偶爾有之,我也是離著所以人很遠很遠,只想用自己的方式過一個比較好的生活。那是要累積很久才會明白的傷害。

整篇文章很混亂…我的邏輯思考從高二下開始就已經被打碎了。不可以像Virginia Woolf的意識流一樣,東扯西扯。他們都是病人,而文學是讓人美好起來的甜美食品和醫療方式。我們看了一些文學大家,他們若自己過得很痛苦,寫出很可怕的東西,只是用他們的生命去換成一本本傑作。

真正高級的想法會讓作家和作品都流露出一種美麗的感情。所以作家不會自殺或悲觀。看看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海明威、吳爾伏…一堆作家都自殺、瀕臨自殺、病奄奄或死狀甚慘的。那就是精神狀態上出大問題了,這樣寫出的作品也是有很大的問題。

好的作家是能夠不屈不撓、過健康正直的生活。即使上天不賜給他們順利的人生,也絕對不抱怨或因故頹廢,用自己的心過一種美滿的生活,對世界做出永久的貢獻。即使我們是凡人,也要把自己的生活用一種優美善良的情懷過下去。想想莫札特和貝多芬吧,向開朗、善良、正向的藝術家們看齊!

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馬娘娘

大學時期我已經不只一次聽到馬總統被學校的一些老師酸太沒男子氣概,講話嗲聲嗲氣,對於該執行的政策,只會一直說「好不好」,而不是「就這樣做!」

老師一:「男人就是要講話低沉、孔武有力!像獅子一樣,強壯的胸膛和吼聲」
老師二:「哪有人整天說完事情以後卻只會喊好不好的,不會說我們就這樣做嗎!」

還真中肯。
因為他老婆就有氣魄多了。從很多方面來說都是這樣。

我突然覺得我有點這種傾向…偏向喜歡有點男生氣息、獨斷自主的女生
一般人喜歡的弱女子我反而沒興趣
囧!!!!

這算是某種逃避成長,只想依靠互補的心態嗎?


我最好趕快培養一下我沉睡已久的陽剛氣,到底還有沒有這種東西存在我體內?
囧!!!!

先從改掉N久以前的暱稱「秋蟬」開始,囧!
為什麼會這麼柔軟、這麼女性化啊!!!
真是完全封鎖陽剛性、競爭性、野心和侵略本能的關係吧。連帶體育運動競賽也廢弛下去了。
我只會單人獨自的運動,團體合作或對戰的都不行。原來是這麼回事。

Paradise

昨天下午的陽光透過百葉窗照進來
和Sunya聊天時用webcam拍了一張

有好多照片想留起來的,都沒能留下來
只在記憶中美化了
只有照片能說出真正的故事
這輩子後悔或留下遺憾的事情不少,絕大多數是因為拖拖拉拉或捨本逐末所造成的
比如沒買到大學畢業紀念冊,原因是我想省錢
等到登記確定完畢才反悔,那根本沒幾個錢,了不起2000元
畢冊的價值是跟著自己和以後想看的所有人一輩子的
尤其是當下並不覺得自己或別人的一些蠢照片或當時的照片有什麼意義
但過後才會發現意義重大!
以後只能攜家帶眷去圖書館或同學家找畢業紀念冊來看了
太可憐了啦!!


距離上一次我被Cindy催促要買個webcam的時間
已經過了整整六年了
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她給我看留長髮的照片時候
那時候最便宜的webcam還很貴呢,大概1000-2000左右
那時候真的該買的,真的
相機也是必備的

嗯…有些時候事情不順利
要先怪自己,不是怪老天
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只是常常因循自己以往或眾人的思考模式去過活時,碰到事情的結果就因此註定了,可能都不太好…
該怎麼放棄、抓緊、拼搏、拒絕、實現自己的誓約,都是自己決定的
沒什麼好怨歎的

我的書累積下來買太多了,該整理賣掉,或是在賣掉之前把該複習的再看過
照片或美好回憶可以累積越來越多越好,可是一些身外之物就該丟掉了
越是收藏或收集,越是辛苦
讓他們發揮該有的價值,不需要時就捐出去給圖書館或便宜賣給需要的人吧


不安

這兩日,莫名的不安
是因為什麼呢?
昨天強烈的感受到一個人的孤單
雖然有狗有貓
很久沒有這種感受了呢...
自從有了狗貓後吧

像及了高中時的寂寞感
更多了一種不安
因為一些事吧
不安是會傳染的

今天早上拿了以前的照片來看
回憶一幕幕
我居然有心痛的感覺
不是和自己說好了往前看的嗎
但是不能丟掉回憶、丟掉過去...
因為沒了過去,人就不完整了...
然後我發現,高中很苦悶
但我卻過的很努力,很精彩
當時每天都有很多好玩的事
我把心力時間都放在社團上
雖然沒什麼在念書,這大概是唯一遺憾的地方吧
最該做的事卻無心去做
所以後來就不太順利了...
有一個瞬間好想回到過去
再活一次,更加精彩的活著
還有抓住另一個人的手,但我會那樣做嗎?
I'm not sure.
就是因為知道自己會這樣
才不得不讓自己跟過去切割
但現在,我認為也許我不該做的那麼絕
居然有人是需要我的...吧?

另一件事
我發現照片空白了一段時間
怎麼說呢?
大約有兩年的照片遺失了
很有可能在我淘汰的舊硬碟裡
淘汰是因為...讀不到它們了!
只要一想到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些照片
我就心好痛阿!!
我珍惜的,回憶
不可以就這樣壞了
我一定要盡我所能找回來...
完整我的過去,和我
神阿!!再給我一次奇蹟吧
不然我要哭哭了,哭很大那種TAT
阿阿阿阿阿!!!!!!!!!!!!!!!!!!

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廣播劇「斷尾之狐」成品

本來要上傳到Youtube的,不過住處的網路有點問題。

約莫是126mb

MP3 音檔


劇本

劇本PDF檔

(2012/08/29 update,原先的連結失效了)
創作感想

高中畢業後我唸了三個大學。前面兩個校系是依照父母意願而去的,即使發現毫無喜歡或實用之處,我也沒有勇氣像Steve Jobs毅然休學,只是每天像殭屍一樣度日。第三個是逃避心理下的結果。一直到我在這裡大四畢業前,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腦中開始有「斷尾之狐」的故事構想時是我19歲的時候,那在是台科機械的大二下。會有這個構想其實是因為有一次和同學的分組報告用到的雜誌裡,有一張很有靈性的狐狸黑白照片。從那時候開始,整個故事幾天內就在我每天吃中飯時自動成型。
「因為我想要一個人活下去,同時找到不傷害對方的幫助他人辦法」。我一直抱著這個想法活到在中正大四的畢業前夕。有一天突然明白這個念頭是失敗的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故事內容是我在中正大三升上大四的暑假寫的,錄音是暑假結束前夕和大四開學後不久全部收齊的。只開了個頭,就因為四下的研究所考試而暫止。等到我重新做起這個計畫,大約是大四畢業前夕,但經過一個暑假我還是沒有完全做完。我們青春的聲音被紀錄下來了,但我還是希望能有更多回憶留下。
我用的是一年前的檔案,一點一滴慢慢自己拼湊起來的。我們錄音都是各自分開錄音,所以有些組員甚至從來沒有碰過面,也不認識彼此。或是只碰過一次。他們在不同的時空扮演這些角色錄音,可是卻在同一個電腦空間裡面溝通對話。人手不足的關係,我自己分飾至少四個角色。我平常就很喜歡去注意別人的嗓音。同個人在講話或唱歌時、朗誦時都不同。我們的組員一半是BBS上徵有興趣的志願者,另一半是我認識的好朋友們。
我們的旁白,宇彤是一個很厲害的配音能手,至少有四種很穩定的聲音。各位沒聽到她的Madam Algrace實在太可惜了。Shelly的未變聲小男生聲音很棒,試音的時候她能做出這樣的聲音,本嗓其實也很好聽。岱蓁的聲音很小女孩,奕秀的聲音很好聽。大帥和putz是我的室友,他們鼎力相助錄音舞目和商人2
Shelly、大帥、putz,、奕秀、岱蓁都給我很大的幫助。雖然只是聲音而已,但是一個故事就是從這樣的對話開始的。廣播劇的製作,如果是一個人自己這樣拼湊所有對話和音效,實在太費功夫了。我其實沒有完全按照劇本的指示放入音樂或音效,實在是因為時間不夠。各位如果看到劇本就會明白還缺了好些音樂和音效。應該是一個團隊剪輯會比較容易。我想以後我就專注在寫作和提供優美思想的部份就夠了,不會再參與這種技術工人的工作。我想台灣本土製作的小故事,應該也有機會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廣播劇其實就是低成本的卡通或電影,加上畫面就是卡通了。只是思想不能太灰暗。
斷尾之狐的構想和原始部落對女性的割禮、或是家長對子女的要求有類似之處。失去的狐尾就像強迫性割禮失去的陰蒂一樣,一塊不會回來的關鍵肉體,讓她被迫成為和上一代相同的殘缺人,這個悲劇可能持續下去,直到有個人出來停止這一切。對應到我們身上,那是我們心靈最脆弱稚嫩的地方。當群體或長輩對幼小子女的要求或期望壓過孩子自己的發展本能時,就會產生揠苗助長的悲劇,這是在台灣常有的情況。孩子該學著為自己的人生和選擇去努力到底、並負責,這比較重要。這個故事滿足了我青少年時期的幻想,離家出走,幹出一番大事業,得到最心愛的女生的回應,回來改變家庭和社會積習已久的弊病,發光發熱。我希望自己能像小荒一樣。就像麥田捕手的Holden,想當一個懸崖邊麥田裡的捕手,抓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孩子,不要讓他們掉到懸崖下。在他們跌落懸崖之前、被帶去斷尾之前,好好保護他們,讓他們用自己的天性和決定去茁壯成長。不是為別人而活。斷尾之狐其實是有三部曲的。第一部曲是小荒離家流浪為自己奮鬥,有善心的他誤打誤撞解決了自己和族人的幾個大問題。第二部曲是查克長大後的黑暗面,在人類世界叱吒風雲卻回來傷害自己同胞。小荒又得再挺身而出一次。第三部曲是年老的小荒最後一次帶領族人解決和人類的問題。
千年狐精那裡其實是敗筆。現在的我和一年前寫作這個劇本時的心境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不再那樣具有復仇心態,結局不應該是小荒的父母失明、三個主事者都死掉。事情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式。也許幾年後我會重新改寫劇本。到時候會是很歡樂的童話,在一片歡樂和正向思考中,所有問題很幸運都解決了。生命不再那樣沈重了。 這是我大學六年來的追尋,希望劃下一個飽滿的…句點。謝謝大家曾經參與過這個計畫,能認識彼此是一種難得的緣份,讓我們一起快樂迎向下個階段吧。

2011/09/16
吳浩民

未來一年的願望

其實應該寫未來三年,這種東西應該每年或每半年寫一次。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確實執行築夢踏實的人生旅程。不過這麼多願望還是得用一年來計畫就是了。

找家教,開始有自己的收入和平衡家中的支出。大概是十月中的事情了(來得及嗎?)
找台中的華格納專家,我應該可以從他那裡學到超多音樂知識和戲劇的東西(可能比去中山大學還有用…雖然中山有山有海有戲劇系有音樂系有更出名的外文系,或者比去台大戲劇有用)
不斷確認林建光老師是否會在明年開科幻小說課程,這是我選擇來中興的主因
好好認真讀書,一開始就拼盡全力,看自己的程度如何
好好經營投入感情,不要逃避或計畫性、下意識想逃跑、不去思索。順其自然不強求什麼吧。
把大學沒認真看過的Norton系列課本多看幾篇
學著用圖書館的資源,找期刊或什麼的
把作文和MLA能力練好
自習德文和日文
早睡早起,一週找一段時間游泳。找兩天晚上慢跑。讓身體有規律、很健康。
做考古題…我還是很想試試身手看自己能有什麼能耐!(有空再說吧,我有兩次這樣的經驗,根據經驗,應該是不會有空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全心投入,如此而已。)
規劃寒假行程
和系上同學老師好好來往,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學著專心和妥善分配時間。
多讀一點哲學書籍,我突然發現中山大學有哲學所…有哲學系的大學才算是完整的綜合大學,真的。

到了下學期時,我想我會看一點國際公法、國際政治相關的書。大概跟外交官特考和我自己的興趣 - 「時間使」的故事寫作有關…對於國際組織和政治相關的法律,其實這應該是大學時期該做的事情。只是我都是稍微讀一點就放著了。這是我心底一個和國際政治角力、一群大人物和小人物生命有關的故事。

家教可能要到十月或十一月才開始進行了…現在沒空,九月底之前應該會找到的。我想先處理奠定一些瑣事和要事。總是把時間浪費在處理瑣事和要緊事上實在很糟糕,只是救火而不是累積資本。

大概先這樣吧。寫下來算是某種公開的承諾

Opera教了我什麼

這一篇是大概五個月前寫在mail裡面暫存的。拿出來po吧。


Firefox4的原始UI設計是我看過最差勁的


Opera有,而Firefox卻沒有的:
1.關閉分頁列表
2.和瀏覽器本體整合的下載列表
3.分頁置底以後,最上面的邊緣要多留下一點空間
4.平滑捲動的能力
5.迅速啟動的能力
6.僅僅縮小分頁的寬度,分頁越多寬度越小。
而不是像Firefox讓分頁保留最小寬度,兩邊還保留左右選擇的按鈕。
7.更好的pin tab設計
8.關閉分頁後跳回上一個使用分頁的選項
9.當前分頁標題的列表搜尋功能
10.全文檢索(這我還未完全摸索清楚是怎麼作用的。很神奇的一個功能,只要在網址列打上網頁文章裡面的隻字片語,就能找到該篇文章的網址。 Firefox的awesome bar,僅能就網頁標題檢索。我不確定誰在這功能上會勝出。)
Opera的這個設計有時候在我搜尋東西的時候有點擾人
11.更好的private browsing,不需要犧牲整個瀏覽進度,而能獨立開出一個tab或視窗。


把Opera說得這麼好,Firefox有沒有什麼優點是值得學習的?
1.書籤列
2.awesome bar的設計,搜尋歷史紀錄很方便




今日記事

我想講今天發生什麼事情

記得我提過學校圖書館的工讀生有幾個很可愛嗎?
昨晚剛到那,有一種熟悉的溫馨感。今天白天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是那裡的學生了。
不知道是因為遇到Sunya以後的事情,還是腳上穿著的不是慣常的拖鞋了
我感覺從裡到外,已經完全和暑假時仍住校的我完全不同了
我不再走往宿舍區、而是到學校特定點或是巴士站

可愛的工讀生…明明沒什麼改變,但她們對我的吸引力卻銳減。
我覺得我扳著一張臉跟他們問事情,不像以前一樣很高興很小孩能和她們多說幾句話
多留在她們面前久一點

我想研所的同學前天說我表情嚴肅地說yea
大概就是這樣
我心底其實是很高興的,只是表達出來卻很冷漠

我長久以來的某種幻想終於被戳破了。跟Sunya教給我的東西很有關係。
不知道是有了妳就不想要她人,還是明白了自己以前一廂情願的喜歡一些人很像小孩或少年的單純喜歡感
現在會變得比較明白自己其實想要什麼
只是告訴妳發生在我身上的改變
沒有妳出現的話,我不會明白這些事情


然後剛好碰到我說過的幾個人,真巧。只想哈哈大笑。
中文系的學妹正在用計中電腦,看到她我還是有喜歡又欣賞的感覺。
不過她對我變得很冷淡很冷淡,一句話也不想說,也不像以前一樣熱情。
被拒絕我其實都不介意了,大概是怕我誤會糾纏。
她應該是正在和誰發展,太美了。那種神情。

曾經在問句裡探聽我有沒有女朋友的那個女生,站在還書機前面還完書走進圖書館
應該過得還好吧,雖然第二次碰面時已經是一年以後,因為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她旁邊有個人了,但她還是瞪了我一下


「為什麼女生都喜歡高跟鞋?我喜歡平底的。」
「你可以問妳女朋友為什麼女生都喜歡高跟鞋呀,因為漂亮嘛」
「我沒有女朋友…」
「真的嗎!不會吧!」

那是第一次見面時的部份聊天內容


老實說我這些年過得蠻糟的,雖然像小孩一樣自在但是真的蠻糟的。


還有某個我很討厭的男生,看到他從我面前的一片漆黑走過去而沒發現我,我就哈哈大笑。就像怪物變得很白痴一樣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今日記事

今天還沒有過完,但是我已經想先寫這半天的事情了。因為今晚或明天都不會有空寫。昨晚十二點睡,早上五點半就醒過來了,看到一個不錯的部落格。

專案管理的生活思維
http://www.projectup.net/blog/

談工作、談愛情都蠻中肯的。以前是因為不想去思考這種事情,所以從來不看這類東西。我可以說分析男人想法的地方是蠻中肯的,好女人不可以用這些技巧來抓住男人,要讓他們自己明白或甘願才算數。真的!

剛才在系辦的時候,拿到Tracy印好的下週上課用講義,我超高興。又討論了一下MLA的課本要不要幾個人一起統一買,她也正有此意。我很高興ya了一聲,可是她卻說我毫無表情,很嚴肅的樣子。

我已經練就心底高興難過,臉上卻毫無表情的能力了嗎?我想先重新練回我的專業能力,在英文和英美文學上。慢慢地這些喜怒哀樂都會回來了。練回我的專業能力,不知道一年都不夠。剛才論文寫作的介紹課程上,我突然有一種喜悅,因為學習會變得好充實!

另一件事情是,我想只能「慢」。男人對女人的認識確實是從重逢那刻才重新開始計算的,假設中間失去聯絡好一段時間,又要重新開始。女人對男人的感情則是累積的。太快了只會出問題。因為我沒辦法讓感情速成,所以有一種不對等的感覺。這樣下去就像開快車轉彎卻不減速,一定會出事。並不是備胎心理,說的喜歡、想要照顧、能走多遠就一起走多遠也都是真的。只是在一方熱烈回應,另一方卻緩慢行進的情況下,這時候就會出現問題。不管是生活上步調被打亂、過度關心交流或廢寢忘食都不行。電話太多,通訊太多,花在講話的時間太多都不行。熱的一邊要急冷,冷的一邊要快速熱都不容易。並沒有不珍惜,只是覺得一切都太快了。我好像回到很久以前一方快一方慢的回憶。兩人三腳一定會跌倒且走不遠的。

和Sunya同名的助教原來在隔壁辦公室,她換位置了。不過我不記得幾個月前來的時候挺著大肚子的是不是她。現在瘦下來了。應該是,下次再打聽。除了名相同,她和Sunya不像。 XD

希望我這兩天能順利,馬的,沒成功做完廣播劇,在週五下午的時限內交出我就哭哭了。週五中午我還得趕回來耶。壓力好大…


2011年9月14日 星期三

今日記事


這是今天中興大門口橋上的落日照景,台中這邊好多沒加蓋的水溝。
其實寫一封email已經夠花時間了,要是每天寫,而且是除了工作對象以外的也寫,真的很累。不管是實體或電子的信件,最重要的是寫信的目的有沒有達到,這個目的,很大一部份是表達自己真實的感情和需求,希望對方能明白問題所在並給予正向回應。

Sunya的媽媽昨晚轉台看韓劇,我本想弄完廣播劇,後來發現真的超累的只好去睡。我其實很討厭那些東西,給予人錯誤而俗世的價值觀。講失婚婦女或高薪單身男的追逐遊戲,是不是因為我開始認清現實了,幻想幻滅以後才會成長?
那些綜藝節目或藝人的談話,從以前我就不會想聽。

就像數學老爹講的,我只能去看高級的東西,像是安徒生或莎士比亞,寫高級的東西。不要讓這種世俗的想法影響或干擾了想法。一個唸數學的人,可以跟我談Hemingway或Steinback,我可以拿任何問題問他,佛經、鬼神、天堂地獄或基督教,真的是太強大了。從數學談到一切。

我想成為像他那樣的男人。可以極度專注,對於正確的事情能分辨和永久堅持下去。一個強壯而堅定的男人,知道事情該怎麼做,聰明善良有智慧。

然後再度從深山或荒漠裡,回到都市…因為小隱隱於山林,大隱隱於市。我想當真正的強者。



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紅色洋裝的Alice

這一篇是紀念穿著紅色洋裝的Alice
從入學開始她就給我一種鮮艷飽滿紅色的感覺
也和她喜歡新世紀福音戰士有關,難得知道會有女生喜歡這部動畫。她又一直讓我想到EVA二號機和駕駛服裝都是紅色的。個性又和聰明強悍自主的二號機駕駛明日香有點像。

從入學開始就沒有玩耍在一起,可是她確實給我一種很好的感覺。大膽嘗試各種穿衣風格,講話點到為止的分寸。不涉入紛爭的智慧和獨立思考的氛圍。
她能聽懂我講什麼,有一次我說起高中時期打電話給國小同學道歉的事情,她一改往常,堅持要拿自己的手機要來錄音這段英文聽講作業。對我這段往事很有興趣的樣子。這件事情讓我覺得很有趣。
我記得她曾經自己跑來稱讚我剛才簡報過程講得很好。還有升上大二的暑假和Sherry跑來拜託我做外文周的靜態展覽資料,因為我看起來「懂很多東西」。這些小事我心裡其實都很高興,不過都沒說什麼,就是客氣接下稱讚和工作。

直到大學畢業的這個暑假,我才逐漸從長年看著過去轉為做當下該做的事情,記得看著現在和未來。

在中正四年,一直到畢業前夕我才又聚在一起和大家喝酒看電影
在共同教室裝上PPS看某個喜劇演員,男護士要讓開著高級旅遊車的嚴肅的岳父岳母,的寶貝女兒嫁入他家的喜劇愛情故事。

那一晚算是我大學時期最後的迷幻感受。
我對酒精沒什麼興趣,直到畢業前不久的交換生徹夜卡啦ok,我才發現酒精會讓我極度放鬆放縱自己的情緒。酒精只要過了讓我頭暈想睡覺的臨界點,我就會大聲狂笑,放聲哭泣,渾身軟熱。但是這一晚喝了酒,看著Alice的紅色洋裝和笑容,十幾個人大家一起玩牌看電影到三點。這次我沒有喝到會放縱的地步。咖啡因對我也有奇特效果,不過是比較催情和激動振奮的一面,失去冷靜和思考能力。
我喜歡健康真誠的交流感受,不喜歡不健康的獨自迷幻想像,不管是怎麼來的。


幸好是很簡單的殺手遊戲(黑夜降臨!殺手現身!),因為我完全不會玩牌。麻將也是大學畢業旅行時和朋友在崑山的台商宿舍那幾晚才學習接觸的。曾經在中正大一時代的宿舍看到一群男女半夜兩點在ab1的公共空間徹夜打麻將,當時只覺得真幸福,不管好玩與否,能和眾人同樂真是不錯。

我也很喜歡林承弘開朗搞笑的個性。讓我覺得自己和別人都在當下活著。

他們都問我說「浩民,你好像很少跟我們在外面混到這麼晚,這應該是第一次吧?」
是!差不多是,也許也是最後一次和你們在外面鬼混了。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因故重逢或一起鬼混。因為我總是一個人躲起來努力或休息、自己到處鬼混。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重新回憶起要常常和有趣的人四處鬼混有多麼重要。我終於告別了那個孤芳自賞的寂寞時期,不再像高中時期我對海上鋼琴師的1900感同身受。他一生都住在船上,雖然跟著客輪四處遊蕩,卻從不下船,只看著港口和陸地,只想和自己唯一的情人,一架從出生就相伴的鋼琴廝守。有超凡天才的他,卻故步自封,對於未知的世界和感情生活感到害怕,最終和引爆拆除的客輪一起沉入海底。

三點了,大家準備告別,有些人談到等下的月全蝕,打算熬夜通霄。我看著這些熟悉又有點相見恨晚的幾個同學(是我一直以來維持著友善,又刻意保持一點距離),Alice也在那裡,每個人都在等著別人說什麼,都在期待什麼。開始有人大聲嚷嚷「這是最後的告白機會了!這幾天應該會有很多八卦。」我很想說什麼,可是大家都在。Alice也是在等也在期待的一員,我只是想跟她說「妳真好。謝謝,不過就這樣吧。」
但我只是用眼神和微笑看著大家,和大家誠懇告別,逕自走回宿舍。這樣就夠了。
因為我上個月才生平第二次向人告白,也是失敗啊。失敗的結果其實蠻爽的,難過幾天就豁然開朗了。難過是難過浪費三年都在誤會學妹,其實半年一年就能解決了。就像掃除了陳年心事一樣,爽快。對大學畢業之前的我而言,喜歡或討厭總是要忍到我徹底受不了了,才會說出口。這以後慢慢就不會這樣彆扭了。

我沿著山坡走下回宿舍時,抬頭看著月亮,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出現月全蝕。吳驍正在做來台交換一學期的影片燒錄。我們還討論了一下要不要熬夜看今晚的月全蝕。最後決定不要,就這樣入睡吧。只有王騰去看了。
我的腦中除了酒精給我的迷幻浮沈感之外,充滿了Alice的紅色洋裝身影和笑容。躺下來也不能入睡,只能和很睏很累的吳驍在黑暗中各自躺著聊天。我很想告訴她一些事情,可是大學生涯中從來沒有和她說過,因為我總是認為讓大家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對每個人比較好。隔天,她的fb突然標上「穩定交往中」

是的,那是一個告別。

心情就這樣一瞬間壞了又好了起來,我打下一個飽滿的逗點了。這不是句點,我和所有人的生命產生連結了,我覺得很開心。為這些曾經為自己的生命努力過的人,努力和其他人產生連結的人,我感到由衷的快樂。

所有散開的軸線,似乎在六年散漫孤單的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學期的最後幾天,突然強大的匯集起來了。感謝老天,我應該是有所成長了。



[新聞] 為求就業 博士生求職多隱藏最高學歷


更新日期:2011/09/06 12:06 李憶璇
國科會研究指出,台灣目前一年產出3,700名博士,造成就業市場無法容納,有「供過於求」的情形。對此,人力銀行發現,因為需要博士學歷的職務較少,且都偏重於研究與專業研發,因此有不少博士在求職時會隱藏自己的最高學歷,以增加更多的面試機會。

台灣博士生目前的「產量」已明顯供過於求,造成就業市場飽和、求職不易,人力銀行觀察,需要博士學歷的職務多半侷限研究開發等相關職務,而且職缺不多,因此有不少博士為了增加自己求職與面試機會,在求職時會刻意隱藏自己的博士學歷,跟大專以上畢業生一同競爭。

1111人力銀行發言人張旭嵐表示,因為博士的養成偏重學術研究、撰寫論文,與職場較重視實務應用面有些區隔,所以純理論的博士生的就業市場受到侷限。她說:『(原音)其實國內碩博士的課程安排跟培育,大部分比較走學術路線,會撰寫相關論文或研究,但事實上,到職場上的運用比較少,在一般企業比較偏重實務,跟在學校學的研究、分析,會有比較大的落差。』

另外,104人力銀行張雅惠也表示,從金融海嘯以後,博士的工作機會,有下降的趨勢,反倒是大專以上學歷的比例增加,加上流浪教師、教授比例增加,也都排擠到博士畢業生的就業狀況。

人力銀行建議,如果要攻讀博士學位,要先了解自身需要,或適合研究工作,如果不知為何念而念,未來在求職上仍會有學非所用的情形。

---

其實我比較喜歡能夠學一點mechanical engineering的大學內容
不過大學時期的嘗試結論是,我還是極度專心把英文相關的本業搞到極好,這很重要。我一直都是對人和思想相關的事情比較關心。

以後行有餘力再說了。

我想要單純的快樂

我想要單純的快樂,我想這種快樂是來自努力嘗試實現過心中的願望,不保有遺憾的感覺。不畏懼過程或最終的失敗,不斷從錯誤和經驗中學習。

是否已經在人生留白太多?失去衝勁?遺憾太多?
都是選擇問題而已
因為害怕失敗而畏懼嘗試,只思考著短期成功和去除失敗可能性後的自閉生活。
我一直最想要的那個努力和充實過程呀,卻在奇怪的心態下我留了些遺憾
過去就過去了。從10多歲開始我就跟自己說這句話
卻沒辦法真正悟透。
只是一直往回看,往前走的腳步一直是拖泥帶水的沈重。

當一個人可以明白自己能做出自己的選擇,才是開始為自己而活的一天。
青春的心態是勇於嘗試和珍惜心動。成年的心態是提得起、放得下。

這兩者在我24歲以前都沒有。現在應該要有了。

雖然不想講最終的成功失敗什麼,但我想過程不夠努力、生命不夠燦爛、處處留下遺憾,這樣的人生本身就已經失敗了。比起我之前想要孤老一生或認為大學時代就無法活著而開始為了無意義的事情熬夜自虐,我現在是否比較好了?
不是用頹廢失落當成灰色地帶。也不是黑白分明的二元對立。更不是零和一的「要不就乾脆沒有,要不就要完美」的幻想式完美主義。
我在真實世界裡面,卻常常活在過去,躲在每一個階段的過去。要強迫自己正視現在和未來,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真正的痛苦和快樂。

Sunya,我想恢復身為一個人的感受,喜怒哀樂和勇往直前。想放出光亮和溫暖,真正能照顧到人們。無論如何,至少還能有個人相伴…
相伴是什麼?還不太能理解,一直都是讓人們當時的形象默默活在我心中陪我。好孤單痛苦的感覺,把他們凝結在一個片刻,堆積在心底成為負擔。
從現在開始我得寫下一些心底的負擔,把空間都釋放出來

我有好多願望 :(
不想要他們落空,但總得要努力嘗試過才算數,我在生活中逃避尋覓努力實踐許久才明白這點。不能只做大夢,不動手做事。


寫到這裡又莫名難過起來了
我不是繼續回頭看,而是該大步勇敢往前走!和喜歡的人事物一起!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心情

沒有很傷心,也沒有很快樂。
那種虛假的平衡和平靜滿足是什麼
其實只是逃避、不敢面對夢想、責任、欲望和恐懼吧

應該能恢復正常的,繼續努力下去,不要放棄。
不要讓默默支持我的人難過了。

Sunya, thank you for being here as my accompany.
I had never thought about it would be true someday, though not from the beginning.
But let's get it better day by day, and drive away our fear.
I like your accompany.
I don't know if it's too late to weave a future of two. But I have to try it hard, I must.

There's a strange entangled feeling in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