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現在想想

關鍵點果然是這個。「遇事只會躲起來睡覺或想停著休息,不想處理或讓它自然好轉」

但我不可以再去想對錯或過去的問題了。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做不到的事情。我沒有這種能力和心態去把當下該做的事情盡量做到最好,至於超出當時能力範圍的事情,就不該浪費時間心力去擔心。盡量做到最好或不該擔心的那些都不需要有一定要怎麼樣的壓力。
我欠缺這種概念,總覺得不可以有失敗或浪費掉的時間精神。事實是,在考慮過後而做出的決定只要繼續做下去,不能算是失敗。只是我同時也欠缺正確的考慮精神就是了。沒有那種概念,常常做出奇怪的決定或反覆。
總是覺得想退回過去的某個點重新做出決定或修正,或什麼都不做很久以後再說,但人生不是RPG,可以存檔重來。時間是不斷往前的。只能在往前的過程中修正以往的決定。我的世界相對安穩太多了,所以時間感不一樣。這問題可大了。和人相處時就會壓力倍增。

讓我意外的是我的外婆竟然還算清楚我現在讀什麼,太詭異了。雖然以往每年只有見面兩天,可是一些事情她反而很懂我。長到這麼大才知道,絕對是我太少打電話問她,或漠視拒絕回答她多年來問我的問題了。

感覺糟透了。

我最常做的即是,想永遠睡覺、先睡覺、一個人做事不管進度。這些都是逃避心態,沒辦法讓我把當下該做的事情做好。即使是現在的我回到過去任何一個時間點給自己忠告或協助,都很難改變這個習性。越是一個人活著、待在舒適區或當旁觀者,這個問題就只會越嚴重。這是我自己沒有辦法解決的,在學校裡也許是做不到的了。一個好的學者或高僧也會有這種問題嗎?和現實時間或眾人脫節,能真的處理一切問題嗎?

不懂,我只能先處理我現在該做的事情。我很少成功做到過,實在是難以忍受這種挫敗感。接受它,忘掉包袱,然後繼續往前走,活在當下的每一秒。

Superhero

過了這麼久…我彷彿還聞得到高中時書本的味道和教室裡的聲音氣味,還是小孩的時候總是期待有個超級英雄能來解救我或教我,讓一切的煩惱和困難都能處理掉。可能是父母兄弟師長,可能是暗戀的人,可能是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或高人。除了父母可能會無償提供關愛協助(和干預),其他人大概都不會理你。


六年,或七年過去了。我才明白超級英雄不是不會來了。而是超級英雄從一開始就住在自己心底。自己就是自己的英雄。也許女生比較會有等待英雄的想法,而男生總是被訓練成要當英雄。這樣的錯誤想法會讓人壞掉的!錯了,自己就是自己的英雄,要自己面對和處理大小事情,男生女生或大或小都一樣。而有些人就是永遠學不會這件事情。

我們總是喜歡能夠讓人安心放心的人,其實這樣的人除了有天生的特質讓他們往這個方向上走去,佔最大因素的還是過程中他們花了極大的心思和克服了極大的困難,才成為這樣的人。即使做錯了,也去面對並修正。而不是放棄和逃跑。

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能明白這件事情。在我看見過的超級英雄面前,我覺得自己差勁的像渣一樣。也許,在超級英雄們還是年少的時候,也曾經脆弱的跟渣一樣吧。

我們的父母,你喜歡的師長或長輩偶像(不是偶像明星那種偶像,是可敬佩的人),其實都是這樣的。不要看太多台灣的新聞,去看經典。那些偶像或古今中外大學者的成就思想歷史傳記都在裡面,也有些躲在社會上或學校裡面,默默地過活。至少不會是常上電視的名人。

還有一點…雖然身在台灣,我們大中華的思想還是蠻嚴重的。嗯…至少要能夠正確平等去讚賞或評價其他文化的高級之處,不是從刻板印象裡去理解或崇拜貶低。大中華的思想就是其他都是蠻夷之邦。不同的國家或環境會發展出自己一套文化,明白這一點,是人文領域的人該有的氣度。可惜沒幾個老師或學校有這個願景,讓我對台灣的大學和教育氛圍很失望。

至少還是有幾個的。中正外文的張美芳、機械的蕭庭郎、數學的黃英龍老師。還有資源豐富的一些系所和用心的一些老師。唯一要說的就是自己不懂得運用資源和時間,這是欠缺和社會的聯繫所致。大學不能築起學術的城牆,把自己和這塊土地、這個時代的人隔絕開來,人文領域尤其如此。雖然學古今中外的思想精華,可是要對身邊的人和自己的人生運用呀。

很少有老師願意這麼跟學生說。也很少有學生明白這點,和社會、自己、身邊的人緊密聯繫、互助理解的精神,其實才是追求知識的基礎根本道理。和最簡短的生計問題不那樣相關
,因為學校裡該教的就是這種啟發人的精神和自主學習解決問題、與人相處相愛的能力。

我得做到這點,如果環境不能給我,那我就要試著自己努力營造出來,從我自己開始。為何我覺得好丟臉。不知道,管他的。

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新聞備份-我那陌生的父親




得到國家文藝獎那一天起,父親不再寫信期勉她能找一個「正當的行業」,似乎父親終於認同她,也理解了她。但是她對父親的理解與認同呢?……

李靜君(前)演出《九歌》中的〈女巫〉。
(圖/游輝弘攝影;雲門舞集提供)
開朗的台灣媽媽嫁給苛刻的軍人爸爸
身為台灣最頂尖的女舞者,李靜君的藝術成就獲得國家肯定,她的舞蹈、藝術理念以及為舞蹈奉獻的精神也已成為典範,這可能是出生於高雄林園,於左營建業新村長大的她當初無法預期的。她的回憶從明德國小談起,侃侃而談至近年,卻又在言談中驚覺她對父親的陌生,也許,這將是另一個故事的開頭。

雲門首席舞者李靜君。
(圖/謝安攝影;雲門舞集提供)
1998年,李靜君與父親赴大陸旅遊,行至絲路,父親因心情大好而對她侃侃而談,述說起童年與流亡過程,那些父親曾一再想提起卻又馬上揮手說沒什麼好談的「過去的事」。
父親說,他曾是流亡學生。
當年父親的媽媽眼見家鄉一團亂,希望他能離開故鄉到舅舅那邊,也許能有機會隨著軍隊到台灣。
然而,流亡學生的日子毫無秩序,充滿不安定感。學校裡面衛生條件很差,吃無定時睡無定所,沒有茅坑,每個學生身上都是跳蚤虱子,在窮苦的生活中,秩序必定渙散,受不了的人便開始作亂,伸手亂搶別人的東西。
為了脫離這樣的生活,李靜君的爸爸曾異想天開,找另一個同學,湊足了身上所有的錢,買下一籃橘子到火車站叫賣,兩人不懂做生意,只是被生活逼急了,也不管火車站叫賣有什麼規矩,髒兮兮瘦巴巴看似乞丐的兩個人,跳上火車就開始叫賣橘子。
那個時代的人沒有退路,他們只能這麼勇敢。但是,來自這種動亂的大時代的勇敢與堅強,往往發展成另一種極端的人格特質。
這種特質我們有時會在一些歷經過大災大難長年流離的眷村居民身上看到,如果他們是我們的親友,我們對他們有感情,我們會客氣地說,他們很堅強,沒有事情難得倒他們。但是,更多的時候,如果他們是陌生人,我們會覺得他們極為強硬,相處時總要把人壓下去讓自己占上風,也就是苛刻。
苛刻是來自對生活的不安定感,李靜君的父親名叫「李慶餘」。「慶餘」這兩個字也是他大半生最掛念的一件事,他總擔心沒東西吃,身上隨時都要帶著一點食物,每次北上找女兒,也都要在背包裡放著一塊麵包、一顆橘子、一瓶水,似乎是年少時的創傷太難抹滅,長達半世紀在台灣脫離貧苦而逐步安定的生活依然無法使他放下心來。
這個內心的陰影不斷折磨著他,轉化成人格上帶刺的一面,最受傷害的,便是最接近他的家人。
李慶餘十六歲到台灣,十八年後因媒妁之言結婚,下聘的那天,他來到未來妻子的家中,卻不是帶著當初談好的聘金來,而是砍了一半,硬要殺成半價。李靜君的母親深感受辱,站起身來,指著李慶餘說:「你回去。你給我回去!你以為你來買豬啊!」
只是,在家庭的龐大經濟壓力下,娘家那邊最後還是賣女兒似地讓兩人成親了。開朗溫暖的台灣媽媽嫁給了苛刻算計的軍人爸爸,注定兩人因價值觀的嚴重落差而衝突不斷。
這是那個年代的省籍婚姻中常見的故事,表面上也一再呼應了省籍情結中的刻板印象,這種充滿爭吵的眷村家庭中的子女往往帶著強烈的逃離眷村的意念,也許在朋友同夥中找到溫暖,一不小心便走入歧途進入幫派,另一種則是奮力找尋未來,而成為某個領域的頂尖人物。
期勉她找個「正當的行業」
李靜君說,她的第一個避難所是鋼琴,一進入音樂她就能暫時遺忘現實的煩亂,當手指行走於黑白琴鍵上,每踏過一步,便從音符中聽到一個回音,像是對話那般,帶著她遊走於一個神祕的國度,從那時候開始,儘管父母依舊紛爭不斷,她也已經明瞭,藝術可能是讓她得到安寧與解脫的出路。
從國二開始,李靜君正式學舞,她發現彈琴是以手指與音樂對話,舞蹈則是以整個身體回應音樂,似乎全身上下每個部分都成了音樂,她的領悟力與認真很快得到張秀如老師的讚賞,他們之間從李靜君十四歲習舞至今,亦師亦友,長達三十多年,張秀如老師給了她一個舞者的觀念,也告訴她什麼是「雲門舞集」,讓她知道,舞蹈也可以專業,可以是人生的志業。
左營眷村的家長樂於讓女子學習舞蹈,這是因為海軍常舉辦正式舞會有些許關聯。在海軍子弟的眼中會跳舞是成為紳士淑女必備的條件,然而,那是指公務之餘的應酬所需,但若是以跳舞為業呢?
李靜君與父親之間就因此而產生了激烈的衝突。
身為職業軍人的父親不可能理解怎麼會有人想以「舞蹈」作為終生志業,在他的想法中,那不就是「舞女」?荒唐!怎可!兩人對峙了整整一個月,疼愛女兒的父親認為也許只是一時的年少衝動,才讓步讓李靜君去學舞,叛逆的李靜君甚至為了進入國立藝專舞蹈科而刻意在高中聯考時交白卷,讓父親無從選擇,只能繼續順著她的意。
此後的每一年,儘管李靜君已成為國際知名舞者,父親總是會在年初寫給她一封家書,字體工整誠誠懇懇地鼓勵她的辛勞與表現,並在信末期勉她能找一個「正當的行業」。
這樣的信一直到父親拿出積蓄,讓李靜君前往英國留學,都還持續著,只是感受略有不同。儘管第二年父親的經濟狀況似乎不太好,父親也沒告訴她,依舊持續資助她完成學業。
身在異鄉與父親的距離遠了,聯絡不易,家書卻變多了,父親溫文儒雅的一面才從文字中顯露出來,透過文字,父親訴說出許多陸戰隊軍官不會有的慈愛與溫柔,除了關切與噓寒問暖,偶爾也夾帶雲門與藝文活動的新聞剪報,李靜君才發現原來父親是如此關心在意她。她想起過去曾有好幾次接到父親電話,聽著他那些一再重複的嘮叨與抱怨,直到受不了就摔電話掛上,不給父親再說的機會,但是到了英國,節儉的父親不打電話來,聽不到父親的聲音她才從信件的字裡行間發現父親並不是喜歡嘮叨或抱怨,他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與兒女對話,也許父親也心慌得很,才會以嘮叨抱怨掩飾他的不知所措。
理解人性與生命,有了突破性的演出
她開始更深一層地理解了人性與生命,有了突破性的演出。
1991年她回歸雲門舞集,展現出截然不同的表演風格,她可以詮釋人、神、介於人神之間的女巫,更可以詮釋象徵性的物。舞蹈並不只是精準的身體控制而已,她回憶當初練習《九歌》中「女巫」這個角色的過程,女巫雖是人,身體卻屬於神靈,但神靈附體於女巫身上,李靜君所必須展現的,不止是神的特質、人的特質,最難的是半人半神之間那種附身狀態的拿捏。
另一個挑戰,則是《家族合唱》裡的「黑衣」,僅憑一雙手,李靜君表達出如夢般的囈語與掙扎,之後,李靜君再度前往英國求學,並於隔年完成碩士學位重返雲門。
獲頒國家文藝獎的那天,父親特地找出一件過時也早已不合身的西裝,帶到台北穿上赴宴,當李靜君上台領獎,提到父親,父親馬上起身與大家揮手,典禮結束後,他們一家人一度因為獎座太重而想請人送回家,但是李靜君的父親卻堅持要自己拿,甚至回到家後因太累而滿臉通紅倒在沙發上喘氣也還嚷著:「不會累不會累!」
「這是我這一生,最快樂的一天!」父親喘不過氣來,卻又努力說完這句話。
她看著躺在沙發上氣喘吁吁的父親,願意接受他人的攙扶,才驚覺父親老了。以往的父親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人扶他,他總覺得一旦自己接受攙扶,就等於承認自己是弱者,而弱者就注定被人占便宜。
那一刻,她想起好多長輩曾告訴她的往事。
因為沒有人對他付出愛
下聘殺價之後,母親娘家那邊給李慶餘起了一個綽號「李阿哥」,諷刺他刻薄苛刻。
母親懷孕期間需要前往醫院產檢,身為海軍陸戰隊軍官的父親卻把母親當成待假的小兵,刁難地說要先睡一下,要先休息一下,拖延出發的時間讓母親焦急又憤怒。
母親生產後,外婆遠從林園來到醫院看護,回程時父親深怕帶岳母前去搭車就必須支付她的車資而拒絕帶岳母去車站,外婆只好走路回到林園。
以及後來外婆生病了,母親從中醫那邊抓藥回來,父親卻嫌電鍋燉藥很耗電而將外婆的藥藏起,第一次藏在雞籠,第二次在石縫,第三次竟然在茅坑中。此後,母親覺得無法再繼續而離家北上。
那真的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壞。
另一方面,她又想起了英國留學期間父親寫來的信,那段時間父親不斷省吃儉用,以他著名的,極為苛刻的方式從生活大小事省下攢下的錢供李靜君求學生活所需。
那卻又真的是愛。
她突然醒悟。這些矛盾與父親的流亡學生生活有關。
在那麼不安定且困苦的日子裡,父親只學會了這樣的生存方式。
其實,父親曾低下姿態想試著讓家人感受到愛,李靜君就讀藝專時期,除夕回到左營的家,父親關心她問候她,兩人一同吃了年夜飯,隔天一早李靜君卻彆扭難受地覺得無法待在家裡,一大早便逃命似地不告而別,徒留給父親難堪。
得到國家文藝獎那一天起,父親不再寫信期勉她能找一個「正當的行業」,似乎父親終於認同她,也理解了她。
但是她對父親的理解與認同呢?
那一刻,她突然間發現自己對父親的認識好少,也發現過往她對父親的許多情緒與怨懟其實都來自於她並沒有真心去理解過父親的生命。
父親對母親與娘家的刻薄,因為他不曾被溫暖對待過,父親不懂如何去愛人,因為沒有人對他付出愛。
甚至,拉不下臉的父親必須以嘮叨跟抱怨掩飾他對子女的思念,其實他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不滿可說。
他只是一個獨居於高雄左營建業新村,老而寂寞,想念掛念子女,儘管懊悔,卻又不知如何示愛的老人。
尤其是近來,李靜君從父親的來電中,重複聽見父親說到體力已經沒有以前好,但是父親也曾在退休那一年告訴李靜君,他堅持要獨自一人住在眷村,不願麻煩女兒。
李靜君從中發現父親的認命,父親在大時代中受盡挫折,把所有的愛放在女兒身上,期望她們姊妹不要像父親那麼孤單飄零,可以活出自己的希望來,於是父親才會故作堅強,為的只是不要成為年輕人的負擔。
從過去的紛爭、無法相處,再到近年的理解接受,李靜君心中滿懷感激。這麼多年過去,李靜君才終於了解這位陌生的父親,尤其她在藝術上的成就,都是來自於父親母親生命苦難的點點滴滴所累積而成。
他們將生命的苦難,全都化為愛,付出在兒女身上。
【2011/10/30 聯合報】


全文網址: 我那陌生的父親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684146.shtml#ixzz1cGmNrowj
Power By udn.com 


今天要打給媽媽和外公
剛才做夢夢到三個事件

1.
和兩個弟弟在沙灘上玩沙做運河,同時想到斷尾之狐的劇情可以從中間怎麼改,一想到劇情要改或要從中間重新製作,就心灰意冷。不過新的劇情比較好一些,至少我現在的想法好一些了。夢境裡對foxtail的重新改過的劇情內容忘了,可是感到極度疲憊是真的。
我很想把生活中的優先事情做好,可是這個project反而像是一個填補不完的洞。邊想邊像個小孩一樣在沙灘上開鑿運河。用眼前的小快樂忘記大隱憂,感覺不是很好。

2.
被教父安排錢多事少的工作。有一群看來權大勢大的男人安排我和弟弟的工作,他們的下屬拿了一本包裝好的書給我,說只要熟讀即可上工,或者直接來也可以。打開一看是高中化學程度的參考書。我只要讀完這個就能做這工作…甚至不用也沒關係。到底是什麼工作,該不會是和製作毒品有關的吧。
我甚至還看到馬龍白蘭度扮演經典的教父,還有我某個豪爽的姑丈都在那高級的沙龍和沙發上吞雲吐霧跟我說話。太詭異了。不過我蠻羨慕有這樣的背景,不,應該說有這樣輕鬆的機會能被安插到薪水極好又輕鬆的工作。這樣的背景可能不會很輕鬆。

3.
明明是訂了墨水,送來卻是一台新的印表機。我真是氣炸了,看包裝是印表機,打開也是!超生氣,要退貨很麻煩吧!
又碰到一個變態狂按我家電鈴強迫推銷小孩補習班課程
鐵門開了一縫,把我妹妹的手抓了就拉出門外

最後是我和我爸出來講話才說清楚
他是某家教班的老師之類的,拿了一張單子上面有很多小學生國中生補習的項目,已經至少有十多個孩子報名了。有國小、國中、高中的數學英文等,甚至還有大學才有的「語言學」。還有些奇奇怪怪的項目。

他看來一臉委屈,大概是很難找到學生。不知道是他的方式太怪或方法太變態,還是怎麼了。總之很難讓人放心把孩子讓他教導。本來是想罵他幹麼拉走小孩,最後是和緩拒絕他了。在他進了電梯,電梯門關上的瞬間,還是看得到他失望落寞的臉。想到他不知道還要多少學生才能維生,其實有點於心不忍。


應該是好幾個連接事件,現在只記得這三樣了。很詭異的夢境


對於補習的感受,我起床後馬上想到的是兩個同學,一個高中一個研所的,他們都有獲得正向的結果。結論就是,有需要補強或額外學習,若學校老師不肯教或懶得教,自己又想弄懂或不懂,那就只得去補習了。對我來說倒是不需要。不是我比較厲害,而是我不需要。因為學校老師肯讓我問也肯教,只是我有鎮子心情太差,沒辦法吸收學習。


花錢花時間體力再去聽一次相同的東西,不會比較好。台灣的高中以下教科書或參考書已經寫得很詳細了,自修加上自己問老師同儕已經足夠了。大學以上,要看是否有些人要轉行或學校課程沒有教、老師不讓你問或諮詢才決定補習與否。現在想起來,最大的快樂不是考上某某校系所與否,而是過程中是否有體驗到吸收這門知識技能、和同儕師長相處成長、解決問題的快樂。對於學校裡、補習班裡或學校外的老師我都能敬重,只要讓學生記得,重點是學習這門知識技術的本身帶來的快樂和用處,而不是答題得分、符合父母期望或考上目標才叫快樂。否則考上依然會很茫然!因為只是做到一件事情,卻不知道為什麼而做、這之後的生活該怎麼過、意義代表的是什麼!


我想台灣人太注重結果了。結果是平時長時累積的瞬間展現而已。如果過程中沒有得到快樂或正確的心態,就會對結果很焦慮甚至從來沒想過自己要什麼、嘗試全新的價值觀或真正會喜歡的東西。僥倖得到或通過,還是會焦慮得不得了。





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Mr. Dimmesdale

This the end of chapter XI of The Scarlet Letter

"The only truth that continued to give Mr. Dimmesdale a real existence on this earth was the anguish in his inmost soul, and the undissembled expression of it in his aspect. Had he once found power to smile, and wear a face of gayety,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 such man!"

Mr. Dimmesdale總是為了一件過去的錯誤懊悔:和Hester的私通。這種懊悔久了以後讓他不能活在當下了,但Hester卻至少還有因Dimmesdale而生的女兒Pearl而活。看見Pearl隨著時間過去而成長,Hester無時無刻都活在當下,雖然也會有難受的時候。

我想這是最大的差異!

一個人必須要有一些東西能夠提醒他,必須時刻努力活在當下,不可沈溺在過去的錯誤或成功之中。這是禪宗的東西。在這一刻做到該做的事情,去喜悅或面對困難、處理它、放下它。記得自己的初衷,在這些醒著和睡著的生命裡不斷去累積「當下」,這才是生命的態度。

對Hester而言,她有時刻成長中的Pearl。對Dimmesdale而言,他只有抽象的上帝和傳教事業(而他無法接受自己犯過這個錯,只能痛苦)。他沒有體認到,原諒自己,就是讓上帝與自己和解了,可以得到真正的快樂。

我想這是為什麼人類很需要種花草或養動物、真實去關愛人照顧人的一個原因。這讓人覺得自己是為了有意義的生命目標活著,而且生命每刻都在累積變化。即使做錯或時間過去,還是值得活,而且活得快樂自在,有著良心,努力追求或接受結果。這應該是教育裡面最優先該指導的部份,也許台灣的教育缺了這塊,而宗教或家庭教育某種程度上該補上,卻因為太過勢利只注重結果而無法補上吧。這樣,反而不會得失心重、無法處理壓力問題或真正遺漏了什麼。

真難,這是很值得從小就體會的。

升級前請先備份

真的是永遠不會錯的事情
星期五晚上想隨便把老電腦升級一下ubuntu 11.10, 到最後一個步驟,只是dropbox的更新下載就卡了一個晚上睡起來一樣沒動。想說算了,強迫重開,從此就進不去啦!!


悲劇了,我的照片,大約是大學最後一學期的一些照片,用手機拍的。
硬碟還沒有壞掉

連有哪些照片或有多少我都不記得了。真是想罵也罵不出來

嗯……超討厭的。用ubuntu的live usb進去一樣沒辦法把那些linux裡面需要權限的資料夾copy出來。也沒有選項可以讓我輸入管理者密碼去copy。
該怎麼做呢。
沒想到大學時代花了無數時間上ptt linux板求救問問題。
這種鳥事還是常常發生。不能自學的,就是這種東西。有些東西還是要系統性的學習。


還有硬碟分割的習慣一定要有。之前裝linux的時候都沒有這種好習慣,裝windows時至少還知道要分割。每半年隨著ubuntu新版一直升級上去,很容易發生這種悲劇。要是懂得linux分割硬碟和管理系統的原理,就可以一直重裝系統而不用管資料必須重新複製出來的問題。

啊,超煩的。浪費我一堆時間,我一個人果然不行。我只是一個路人而已啊!!!
每次都在做一些搬磚砸腳的事情,明明知道這樣有很大機會出問題卻還是這樣做。

弄壞了弄錯了真想回家躲起來,祈求事情自己好轉檔案自己跑回來。
可是要從錯誤中學到教訓,比如備份,比如不要太衝動在備份完成之前手賤去更新。
沒了就是沒了,我真的是每次哭完每次都沒學到教訓。最後又想一個人回家躲起來了。
出來面對處理事情!繼續努力累積繼續往前走!


2011年10月24日 星期一

反省

還是讓你媽媽生氣了
不管怎麼樣
那都不是我樂見的
其實我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早點讓你回家吧
就會比較好吧?
只是留戀在作祟...

在理性該運作的時候
它就當機了
該死的...感情果然是我最大的難關
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我才能讓天秤平衡?
因為過於單純的情感...卻也過於濃烈...
曾經我認為最好的辦法
就是把感情的部份完全封印
不要再愛、再去喜歡
得不到,卻也不會再失去

但是很難,除非把心殺死
否則它永遠會悸動
永不停歇
這就是它存在的意義

不是不知道怎麼做才對
只有做不做的到的問題
一個女人...除了解決他男人的心理問題和生理問題
還要讓他能好好的完成一些事
不過這是雙方面的,絕不是單向的
所以,我必須從你那裡得到可以安心的東西
也才能做好這些事
有些事情,短期的犧牲和忍耐
才會有美好的遠景

見面的時候,明明內心打算好了
要督促你念書
卻總只是想靠在一起
還有你媽媽的事
雖然你總是說都是你的問題
但我很清楚哪些是我的問題
你想背下來,不想讓我自責...
這樣的想法讓我心疼
我還是做錯了些事
雖然會難過,但還是要節制
你說我很成熟?
我覺得在一起的時間我控制的很不成熟
其實我很自私
只想看著你不想管時間
太自私...太自私...
討厭,超討厭的
只能怪自己

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現實世界

現在我終於知道了。變得社會化和現實就是完全體會真實世界大部分是被金錢所推動的。要說我上當受騙的地方,就是學生時代沒有盡早體認到這一點。還是學生時,不會體會到必須善用時間和健康的精神成本來累積知識資本以保護或投資未來的自己。有戒心或時間及早做準備,才能為以後現實的殘酷做實力和保護自己的積累。腦子用得越多,這種實力就越強。但不只是腦子,還有跟真實世界的聯繫能力。

可以說被保護得太好,都會出這種問題,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奧援一旦太晚或突然被切斷,就會不知所措。

除了感嘆某個高中老師五年多之前私下跟我說的是對的以外,當時不能明白。也感嘆自己上當,被最親的人綁架,甘願留在舒適區太久。他說的是「不管想做什麼,先要有獨立的經濟基礎」。那時我只想當一個離家出走的流浪漢而已。現在想想,不管是想當流浪漢還是要脫離選擇被綁架卻舒服的生活,都需要獨立的經濟基礎沒錯。只有這樣,才能開始走向自己的道路,為自己的未來打算。這一點,現在發現已經有些太晚了。我得想辦法謀生,卻沒有獲得接近現在需求的收入能力。大學生的體力勞動打工不太算數,其實有的是用腦力或更大方式獲得正當收入的機會。只是多數人只貪求簡單和收入多,所得也許都花在會揮發的地方上。

我完全沒有任何不好的意圖,但在整體的人生路途上,我發現:

「完全聽話,才是不孝。完全坦白,才是不忠。」

完全聽話讓人失去自我,淪為奴隸和功能性的存在。
這是我們家族的通病。可以說是自找的。每個人只想發揮自己最大的被利用價值,然後強迫其他人也一起這樣做,否則就被說是違反了身而為子女或父母的責任。以我的母親為例,她的犧牲付出很多,可是有太多是因為自己的出發點有了問題,才會這樣做。當我還是四、五歲的小孩時,她就已經吵著說是我和其他人把她當傭人用,她想要離家出走,跳離這場婚姻了。

我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和作為啊!我只是個很單純的小孩,要說有這樣的問題,也是我的父親或我的阿嬤。但不會是我的阿嬤,頂多是我的父親有這樣的潛意識。後來我又多了三個弟妹,二十年過去了,我的母親依舊吵著一樣的問題,覺得自己上當受騙了,我們都吃定了她的付出…她很失望。

問題是: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未曾有這樣的想法和動作。我漸漸長大後,頂多是比較不懂得珍惜或要擋住過多的關愛和給予、控制。我的弟妹也只是這樣而已。唯一讓母親有這樣感受的,其實還是她自己的認知和想法出了問題,因為這樣,她才會長年有這種感受和做出這樣付出、控制過多的動作。這些也許和父親的工作或兩個人的相處態度有關系。

當我還是幼稚園或國小的小小孩的時候,已經有太多次為了不是自己的過錯而下跪道歉,痛哭流涕的情況。長大後,這些不必要的道歉成了「不孝」的指控。只有聽話才是孝順,但聽話會徹底殺死個體。該是離開的時候了,母親或孩子都一樣。這絕對不是母子功能已經結束的問題,而是關愛的概念出了問題必須修正。並不是照顧養育的功能已經結束了,婚姻就終結。而是從一開始父親的方式就有了問題,以「孩子需要照顧、孩子需要教育」為由,強迫母親付出。即使孩子確實需要這些,但更需要母親的,其實是父親啊!那樣的說法是不對的,需要就必須說出來讓人理解,但不是用自身以外的理由來當成藉口。認知會產生錯誤的。


「完全坦白,才是不忠。」
完全坦白讓人失去防衛,讓人無法以一個獨立個體、有自己的思想和意願而活。
不是不忠在先,而是告知對方自己未來的所有打算時,連同對自己或所有人長遠來看比較好或真正快樂的那些,都會被人以短期利益的虧損而事先阻絕或插手打斷。太變態了,結果就會出現最差最壞的那種。

要讓人能把自己完全交出去,太難了。既不想淪為功能性的存在和利用價值,也不想以一個太過孤單的個體而活,對世界不再抱有信任。佛洛伊德所說愛即是透過為理想的對方(鏡射的理想自我)「無怨無悔」地付出來愛自己,沒有錯。雖然最終目的依舊自私,但因為這些不求回報的付出,如果對象正確的話,最後一樣會有豐厚的回報和快樂。這樣的對象要出現完全是機運所控制(好吧,跟自身的努力和抉擇智慧一樣有相關。你總是會在比較好的地方找到比較好的對象…不要被騙了…)

要說的話,我的父母都是聰明人,憑著自己的努力過著物質還算豐足的生活。但是悟性不夠高。和悟性不夠高的人生活就很難快樂…而快樂其實還是最重要的事情。先能心理和身體的健康快樂,再來求其他的東西。反過來就不行了。

過去的我已經上當了。現在還來得及做出正確的選擇嗎?只有努力恐怕不夠,還要有智慧、經驗和運氣。

我還是想吃胖一點,這很重要。最近壓力太大了。


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

大雨

應該是大二或大三的時候吧
有一天我中午前才到校
是遲到太多還是沒課已經忘了
大約是前者的可能性比較大吧
於是我決定提早吃完中餐再去教室

沒花多少時間解決了中餐後還是第四節課吧
但我是空堂,所以才那麼悠閒
可是當我要走出餐廳時

嘩~~~~~~~~~~!

居然下起了非常大的雨
天很黑,和我剛到學校時的亮度反差很大
整個傻住了的我...沒有帶雨傘呢
該怎麼辦呢...
於是我打電話給他
響了很久才接呢,還是打了好幾通才接呢,已經不記得了
終於接通後,原來他在和其他人打橋牌
(很神奇的大學這批人也愛玩橋牌)
於是我說,想請他下樓來接我,因為我沒帶傘,而雨實在是太大了
回應的是很不耐煩的反應
聽的出來不是很願意因為他正在打牌
他也不曉得外面下雨了
最後我和他都沉默,他才不甘願的說好

掛了電話,我就站在餐廳門口約一公尺多的遮雨蓬下
等著他...等...等...等...
也不知道我到底站了多久
只是有很多人從我身邊經過
也許我真的站滿久了
有一個準備要離開的男生在我身邊停下
問我是否要順路帶我一程
其實遇到好人是很開心的
但是我只想繼續等在等的人
所以只能謝謝他的好意
繼續留在原地...

這段時間裡,那通原本充滿期待的電話已經讓我失望了
等待的時間更越來越有種...棄貓的感覺
只能望著陰沉的天空
感受潮濕的空氣
明明,我等的人是真實的
卻又有空空的感覺
委屈...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為何不是你欣然的援手?
更何況這只是多麼小的一件事...
這段搭完電梯後30公尺的距離,當然不需要這樣久的時間
若非真的沒辦法,我也不會去求助你

終於出現,只是還是沒給我好臉色
這樣的雨勢你也看到了
難到你真要我淋雨衝過去嗎?
不過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已不需要知道了
如今,我仍記得當時的感受
而那也是唯一剩下的東西了

2011年10月19日 星期三

小提琴與鋼琴

前天遛狗時經過一戶人家的房間窗戶外
地理位置是那一戶的正後方
大約是可以接到防火巷的地方

其實我遛狗時多數是在放空的
當時被樂音拉回了現實
我又多聽了幾秒鐘
才發現這不就是小提琴嗎!?
好久好久...不曾聽過了
愛上這種音色是高中的時候
去聽過別校管弦樂的表演
還有木那邊來的CD
從此以後愛上這種樂器的聲音...真的很美

高中畢業後居然就再也沒聽到過
還是一樣喜歡
那種小提琴才有的旋律

而今天再次路過時
我猛然想起一件事
這一戶,不就是當初我學鋼琴的那間店的老闆住的地方嗎?
女的,留著很直的長髮,果然很有音樂才女的氣質
想當然爾,她本身應該就會彈琴
她似乎有一或兩個女兒
記憶中她家偶爾會傳出練琴的聲音
如今,她果然也用音樂來培訓女兒
就像高中時的鴻興一樣
會彈琴也會拉小提琴

其實,多少有點羨慕?

學鋼琴那年,我十歲
在那之前,只上過小學的音樂課
所以真正接觸到樂理是從那年開始
即使是學琴,都是從很基本的開始學
樂理學了一段時間,有作業要寫
其實記不太得內容了,但我的感想是那是建立一個人的音感的東西
告訴你和旋是什麼,連音、重音、輕音等等
印象較深的是有一次的作業
是給你一些條件創作出一小節的音符出來
老師在看過後笑著跟我說:你填的音符好像有旋律耶。
然後直接在琴鍵上彈出來
是很簡單卻好聽的旋律

不過,我也還記得去學鋼琴的原因
記得那年,我家發生了許多事
離開了很多人
媽問我:想不想學鋼琴?
其實我沒什麼概念,因為沒接觸過
想了一陣子,就跟媽說:好,我想學。
但我很清楚,其實就是把那當安親班
我並不會因此抗拒或排斥
因為當初她在問我時,就有提到她是想讓我放學後有地方去
她並沒有瞞我什麼,也沒有逼我去,除非我自己答應想學

我只學了兩年,一直到上國中為止
其實那段時間,就只是像孤兒一樣
不只放學後從沒人接送
回到家後也沒有人能照顧我
她又還不放心讓我自己照顧自己
所以我倒是很能理解她
雖說其實還是自己顧自己
我都忘了當時晚餐是怎麼解決的了
細節不太記得了呢
即使在學校裡,也仍然是一個人

老實說,學到後來
家裡買不起鋼琴真的也沒什麼本錢再學下去
那兩年裡,我只能在空閒時間打電話去問店裡有沒有沒人用的鋼琴可以讓我練習...
如果常常借不到練習太少不熟練就會被老師罵
很難想像的是對當時的我來說
打電話給陌生人是多麼的困難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變得很怕生
所以剛上國中的時候我完全不敢和同學說話...

想當然,這樣的學習環境我只能選擇放棄
雖然我滿想學下去的...
但我只能對自己說,現在只能到這裡,以後再說吧
自此以後,我學樂器都可以說滿快的
天生的音感似乎還可以

但我唯一買的起的好樂器就只有直笛啦!!!
哭哭QQ

2011年10月18日 星期二

昨天早上的評審

昨天的評審只有四個人,其中一個是女生。
我坐在那直接把電腦打開來給他們看,邊聊邊展示我怎麼做的,還有我的理念想法。反而像是跟可以明白或欣賞的同儕討論一樣。短短十五分鐘其實聊得很愉快透徹。隨時都有發問或回應,不像報告或比賽。









對我而言,得獎與否無所謂,能做出好東西最重要。



結束後走出來,想找數學老師但沒找到。碰到權豪。
在嘉義,整個校園還是充滿蟬聲和熱情的陽光,但是在台中或台北早就沒有了。

十二點左右理學院走出大量剛剛下課的學生,三五成群聊天走去吃飯。我的大學時代沒有這種體驗,跟誰都不是一國的,很難快快樂樂走在一起聊個不停。我拍照的時候已經差不多走光了。

文學院或法學院、傳播系的大樓、工學院的系館對我來說又是另一種情感。都比不上曾經在理學院的這兩年和老師深夜的聊天。又特地走回去圖書館和走下山坡的宿舍看了一下,是的,宿舍突然變很小的感覺,我以前睡的303房D床床位,現在是別人的了。大一剛進來的時候,還很想滾出這裡,現在是已經滾出來了,卻覺得在學時該學的沒學好。

我果然已經被沖刷出大學校門了,不過出去以後才發現世界還是很大的。更應該走出去以後再回來。或是在學時就要時常走出去…跟社會或身旁的世界有所聯繫

要是早個幾年,甚至只要早一年或半年,一切就會有很大的不同。有一種,遲到的感覺。希望我能趕上…



相聚一刻

去google搜尋到wiki上的介紹
我只看了人物的說明
我在猜想我可能有看過只是不記得了

因為從亂馬1/2開始我會去尋找高橋留美子的作品來看
這是小時候養成的一個習慣
如果看過這個作者的某部作品且也滿喜歡的
就會用她的名字去找其他的漫畫來看

這一部漫畫對當時得我來說可能悶了一點
所以印象不是很深
看過人物介紹和Howl講過的劇情
對劇情就瞭解大概了

會去找這個
大概只是因為Howl很喜歡吧
所以我就有了興趣
當然同時也因為是高橋的作品

可是,未來還太遙遠
人只能掌握現在,所以對以後的事只能抱有希望
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能什麼都不做
命運只會給人機會,卻不會平白給予實質上的東西
如果說把時間線拉很長很長來看
也許可以說幾乎所有事都是等價的交換
做錯了什麼也許不能重來
但也比什麼都不做好

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令人期待的明天

都忘記了明天上午十點是評審會…要趕車回中正
真是太糟糕了。

但我不需要製作簡報,我是回去接受提問和闡述自己的理念
不過我已經有點太被自己的想法束縛住了

Obsess with some strange ideas, entangled by past memory

雖然說,回去一趟的目的其實只剩下把這件事情完成,但我還是希望能跟當時共事的幾個同學碰面。雖然我們只見過一兩次面,其餘時候都是各自做事。在這些同學的生命中只是一件十幾分鐘或一兩個小時的小事,但對我來說是一個投入許多時間和生命的計畫。值得嗎?嗯…不知道。我真希望五年前我就把這個東西做好送給當時的妹妹。或至少告訴她一些事情。不,我只要好好陪她、適度關心她就夠了。這些我都能明白了,現在也還來得及。

我不能再忍受自己用教訓告誡的口吻跟別人說話了。因為那些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和痛苦,讓它過去,成功解決它吧。

一個人,實在很容易越活越孤單,但是有很多事情還是得獨自處理完成。會碰到什麼意外或驚喜都還是未知數。

說穿了一切都是心態和認知的問題。想通了就沒事了呢
這是一件小事,也是一件大事。


Every words

Every words I obeying them would take away my strength to build up myself. I remember well that they often call up and ask me to follow their will. This makes me sick and weak. They had huge impact on me. The only thing I can do is to say yes but do it as I wish secretly. The only right thing they told is 'don't waste your time', yeah, don't waste a second on things you don't think it's right to do. For me, it'd be following their will.

That's a huge waste of energy and time. You spend half of your time to maintain their wish, and 30% to feel depressed and lost, 10% to feel alone, and you have less than 10% for your own life and goals. That's a shame. It shall be a fight or a war against them a few years earlier. As long as I would not be a vagabond or hippie. I had thought about that when I was 19. Were I done so I'd probably never be back...no, I might need to do this to make myself and them realize something. It would probably take a few weeks on street but it might be worth it. At least I don't need to spend years in leisure but doing nothing in practical. I need to elope with my dream and the pure part of soul.

I know they are worried and concerned about my future. But they had killed me too many times. I had so many chances and time to do what I really shall do but eventually I wasted them all. Such a coward I was, and such a fool I am now.

Yes...I am also worried about if one day this woman would not be Sunya, or anything happened that makes me fail to bring her with me, what shall I do? That's possible, and it makes me worried. Because It's not just my business now. That's the foolish reason I didn't want to take anyone with me these years because I think I am not 100% sure I am capable of bring her with me as I had wanted to - a life long warranty. Innocent stupidity? Yeah, maybe. I thought it would be my sole business to get prepared but I was wrong. I didn't realize that it was more of the business of the two to get prepared together. They had to cooperate, trust, and love each other. There are only a few special people who can get prepared alone, and I am not among those people, I had known this for a long time but I just don't want to admit it - that I need someone so much.

I don't want to make anyone feel sad again. I am not strong enough to bear her on my shoulder all the time or to stand the loneliness after departure. I am truly running out of time and I could realize why men abandon their complementary part easily...that'd give them more time for pleasure or freshness and less effort to pay for the burden of responsibility. When they are ready to settle down they'd find a nice young woman who are capable of bearing them children and who may have fortune to give them pleasant life.

I am fragile and weak at this moment. Can't even protect myself from shit things or take the one I considered important with me. I should have become a strong man if I had rebelled when I had to do in the past few years, say, at least 7 to 10 years ago.

I am so weak that I can't even bear to think of that I might give up after a series of failure.

If it had not been Sunya I wouldn't realize what I had failed to accomplish must be rebuild as soon as possible. I think I am not following their will anymore, nor shall I take their financial support anymore. (hold there, isn't that the way they make me obeying their wishes and dreams since I was a child? If I quit EE or ME, they are going to cut my financial support and saying I am such a bastard not to take their advice, not being a role model of my younger bros and sis, not being smooth and nice...etc.) They've been wronging me for years and I shan't let them do so anymore. Don't waste a second on their inappropriate guidance. Just take what is right and clear out what is out of date in the present world.

Take it easy. I have to do what I shall do, secretly or publicly. I know it and I am doing it. I shall waste not a minute on things irrelevant. When obstacles are on my way I'd clear them. That's it. Do it as I shall do, like a man.

Could it be Sunya? The ingenue (French: innocent young girl) I once found with all the possibilities condensed on her. Beauty, wisdom, loyalty, healthy, young and smart, kind-hearted. I wish to see those possibilities again but I still can't recognized some of them now. I am so frustrated with this problem though currently I have more urgent issues.

Please be the one, Sunya. Though the thought may be too burdened for you. I grew dreary when I think about the issue. If that's God's will, he put us together again but give me no strength nor confidence to make it work as I wish. I don't know if I could do it alone...There must be some issues I have to accomplish alone. I know this might be one of them. After I accomplish this (If that day had come), what will be the next right thing to do?

It seems I have little chance, but anyway I have to try hard till I die of overtoil. (If Sunya is the one then she'd have way of preventing that happens.) It seems that I had never really been in love. Nor do I ever feel happy, all I could have is depression and the weight of 'responsibility'.

As an eldest son with take (waste?) the most investment from his parents, as a person who quest his own dreams, answers, and accomplishments, and as a boy who strives not to be a man when he likes some girl, but now strive to be a man who is capable of being loved and love others, esp. a woman who worths his love and would accept it heartfully.

Go! Fight what you have to fight for! That's a 24 years old man shall do. Don't think about failure, suicide or shit things anymore!

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Human being

雖說人性是以人為主,但我認為更高階的是以生命為主,而非獨厚人類...

每個生命體之所以存在都是為了豐富這個世界,若人只看的到同類就無法明白所處世界真實的面貌。
什麼動物性或植物性,若去分別這些就顯的階層感很重了;覺得人是最高階的,所以最有價值?
動植物都低於人類嗎?我們只不過是用私心建立起防衛網,隔離了自然和人類,真正和野生動物面對面的時候,誰比較脆弱?
當我第一次看到會動的、有生命的、非人的存在時,內心中只充滿了好奇和喜悅,好奇是對於生命的不可思議,喜悅在當時只是很單純的喜歡,喜歡這些同樣擁有生命雖不同類的存在...只想接近牠們,去感受那更接近單純的生命律動,天吶...活著原來可以這樣簡單又強韌,牠們不會為了什麼念頭想尋死,那是人類的特性。
漸漸長大後,我越發明白那種喜悅是什麼,是欣喜於在這小小的地球上,生命種類之豐富使人類不是孤單的存在於此...我不敢想像有一天,這塊美麗的土地上只剩下人類的足跡...土地也不再充滿生機,而是由無盡的黃沙取代...
為何人活著卻總是不明白同樣活著的那些生命都是一種奇蹟?總是不去珍惜已經擁有的,總是去看著沒有的東西,不知足的想要更多和更多...

貪婪,只會連自己都吞食殆盡。

人類自許站在生命的最高階,卻不懂很多事,和其他生命的差別,其實就只是形式的差別而已。大腦的發達程度,也不過就是進化上佔了優勢,卻不懂的去維護同樣生為碳基生命體的存在嗎?人類的進化到底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呢?感覺就只是大腦長大了,心仍然野蠻。

在我內心裡有個小小的條件:我只想找會愛惜動物的人。

都市裡最多人養的是狗和貓,沒有養的就看他對動物的態度和想法。
雖然我很明白不是養貓狗的人就是好人,也是有奇怪的人和不友善的人,但是在昨晚,遛狗時碰到了同樣養黑狗的人,一個和我娘差不多年紀,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
女孩家的狗狗很愛撒驕,她蹲在地上摸著牠,抬頭和我們講話,笑著。
我突然覺得她的眼睛在發亮,不知是不是路燈反光。
她長的滿清秀的,於是我想,是否這樣的人心都同樣的善良?
看著她的眼睛,我淡淡的笑了。

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今日花費

早20
中60
晚52
--------
 132



學生餐廳的食物還行。待過的四所大學,去過的幾個學生餐廳
最好吃的是台科大,也最划算最多樣

中興的食物味道還好,但菜色很少
不要去男生宿舍底下的就好

晚餐聽聞Tracy說東部的資源缺乏,小朋友想到禮物是自動鉛筆就很高興
我知道…我終於知道該怎麼做了
只聽過他們講,現在慢慢知道自己該怎麼付出了


想不出來

我是桑雅

文章發佈測試

今日花費

早餐 20
午餐 66
下午飲料 41
晚餐 62
--------------
189


我還是想當一個阿宅…
學生餐廳的午餐很好吃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今明要做的事情

買墨水
買信紙

做MLA的兩項作業
讀完佛洛伊德、outline或summary重點出來並po上社團

大量喝水、晚上去運動、早睡、去學餐吃飯吃飽

讀mobydick小說
寫mobydick評論的summary並寄給老師、練習報告要講什麼
去圖書館找老師的指導論文來看一下

還有時間的話再來看文批或鋼鍊或盜墓筆記



---
不知道來不來得及長大
希望可以,應該可以,有時間限制的


是的…有時候只能靠自己,有時候要承認我需要另一個人來幫我
該靠自己的時候就要靠自己,該出聲的時候就要向她求救
不要只會躲起來一個人做早就已經過不下去的生活,或什麼都靠她


人就是這樣長大的
長大以後,才能照顧其他人


我想要有能力隨時帶著我重要的人。
我現在終於明白那是什麼了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音樂

再不聽新歌,就要變老骨頭了
終於明白為什麼父母師長輩的人總是只聽自己年輕那一代的歌曲
假如歌手淡出歌壇,他們聽的音樂也就終結了,只停在那個歌手最後的專輯上。

因為沒時間認識新的歌手和音樂了,心靈已經關閉起來了
或者,他們已經成長進到下個階段了,流行歌曲的情愛追逐悲歡
已經是過去式了,那就聽老歌回憶往事就行了

新的曲風,唱得是一樣的東西,品質還可能更差
但篩選過的美好回憶只會越來越濃香,老歌只會更熟,往事只會不斷放大

現在想想,我確實太自私了。一直是如此,一直不能把握身邊的人或事物。
只想躲在過去,可是不想經營當下或未來
蠻難過的。

還有,  可以聽古典音樂,真的是聽不完的寶山,而且值得重複聽。
人類音樂藝術的頂峰了。

Tonight

While I was on the road to fetch the train ticket, I got strange obsess with two thoughts. One is Walter Benjamin's idea of Profane illumination, it bids me to read it crazily. This is the reason why I came to Taichung, I wanna do sci-fi research. If I didn't do it from this moment, I'd be a sinner. The other is the love relationship with Sunya. Is it really love when someone is out of reach most of the time? It's just started but it be really a torture pretty soon. There would be big problems, I know that.

Things would go wrong, on me or her.
At least I got to take her beside me most of the time. I know that be a good idea and if I had done this earlier...

Gosh, my heart hurts so much...I need some sleep to cool down the pain.

Be right back to what I dropped here or there.

2011年10月2日 星期日

兩張有趣的圖

以前收集下來的,出處為何已經不記得了



圖一、讀文學批評相關的研究生,頭腦最是混沌啊。某種程度上來說,最浪費時間。如果沒有讀懂作家哲學思想的部份。而這是象牙塔裡面的學生和教授很難明白的,必須從現實生活的實踐中學到。

圖二、教育的意義,是引領人走出無知,而不是就業賺錢的競賽(某種程度上能活、有足夠的精神糧食和生活所需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