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成長的溫度

在我是高中生的時候,就是屬於沒有成長的溫度那一群。
過了六年,應該體會或享受累積到的那種溫度, 還是很少很少。這就是人為什麼孤單恐懼的原因之一,覺得自己和世界上其他人沒有連結和關係,只是處理眼前的工作和學習、強調紀律和成績。我是和人群保持距離的,記得Sunya給我看以前的照片,有一部份是高二的時候,我們考完試去打水球,我只是躲在一邊。發現我總是一個旁觀者,無法和大家混成一片。那是從小就被塑造成的個性,我不喜歡這樣,但已經習慣這樣。我喜歡和大家在一起,可是不會是最熱切參與的,而是在背後默默跟著參與的。總是希望大家回頭看後台或台下的時候會發現我其實也在那裡,默默幫忙,一起喜悅或難過。


紀律和成績,我在高中念到一半時就無法達成了,因為對人生問題和感情突然產生巨大疑惑,自己無法也無膽量解決,問老師的時候也被委婉拒絕,只能用極度理性和排斥人群的態度去活著。一直延續到現在,那些多出來的心力和時間卻從未用在體會生命的溫度和探索社會、關心身邊的人。大多時候,在學校裡依舊延續我旁觀者的特性,很少去親身實行或和人有比較親密的接觸,只是一個人在雜書和白日夢中度過。


彭明輝教授的這幾篇文章寫得很好,我只挑最後一篇來看
教育的目標與人的價值

我很羨慕彭教授的女兒能這樣活在成長的階段中,自在的成長。不是聽著別人的指令、看著別人做什麼或壓抑住自己內心的聲音。一步一步長成她該有的樣子。生命應該是你付出時間和精神去換取會讓自己真心喜悅喜愛的人事物,把自己變成一個自己也很喜歡的人,而不只是得到會讓別人稱羨的事物。生而為人,就一定會成長、時間和體力無論如何都會消逝,無法暫停或保留,所以要用在自己心甘情願會想投注、自己喜歡的人事情上。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有代價。如果不知道那是什麼,就盡量去找,一直嘗試突破挑戰。

另一個態度是要哪些事情要滿足於現況,哪些不行。我在極度被動裡面是不滿的,在安於現狀和溫室環境裡是習慣但有害的,在積極追求和主動挑戰裡面是稚嫩的,在獲得知識或想要愛的過程中是不夠努力或方法錯誤而踩空的。

彭教授這篇文章旁邊有一些相關的文章。大家應該自己看看。現在的我,不知道是否能重新處理起專業問題,或是先重新感受、探索起一切。

那些似乎都太晚了,到了我24歲這個年紀,應該是一個成熟自主,對世界有一定體會的人才對,而不是像個小孩或缺乏社交活力的老學究一樣。我總是自己一個人努力。像賭博一樣,隨意投入時間和精神。碰到一些問題時就撤退躲回原處,因為缺乏對社會、自己和整件事情的全盤了解。多和別人討論或相處絕對是有幫助的,尤其是平等的參與和相處。

張忠謀所說的不假,大學生要做的11件事情
15-24歲是形塑一生的關鍵時期。假如今天走的是學術路線,要花100%的時間投入。假如想在企業工作,那就得花1/2或1/3的時間去了解世界和企業。這樣子的話語教授不太會跟我們說,因為他們就是學術路線的,除非常常跟同儕或出社會的長輩混在一起,像我這樣自己一個人悶著頭讀書的,和人不怎麼往來或接觸討論。其實一點也不快樂,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是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概念。

懂得何時加入別人說話也很重要,因為這些年來我也變得很容易在傾聽時,在錯誤的時間打斷別人說話。

已經不是那樣的孩子了…所以一些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希望以後的我看到今天我所糟糕的困難和空白,會覺得其實是小事一件,就像現在的我看以前一樣。只是我已經不能再去改變或彌補過去的什麼。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現在怎麼做比較好。就像現在的我已經知道以前的我該怎麼做比較好,沒有人會告訴我這個,我覺得很辛苦。在築夢的階段我不夠踏實,甚至不知道想要的和實際情況相差多遠,這是大學生該去實際體會知道的。

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把這學期好好唸完,學期中以前漏掉或弄壞的進度,希望能補上、學期末的巨大壓力,希望能頂住並順利通過。那得重拾我很多年不曾有過的認真和把事情做好的態度。有規劃,然後去做。

PS:前幾天SONY的多久良木健來校演講,我明明記著的了卻忘了去。
之前學校的園藝周,我明明記著的了,卻忘了去。
學期初的弦樂社團發表,我太晚看到了。
英美文學學會的會議,聽到的時候差不多就錯過了。
學校裡面也有些值得一聽的研討會,沒有參加。
管樂社團的發表,我記得我拿了傳單可是卻找不到了。

諸如此類的事情太多,我甚至連自己的讀書進度和作業都搞不定。真的是萌生退意,很想做點別的什麼。真的太糟了、看著同學當兵倒數的、找到工作的、讀書順利的、甚至有穩定感情的,只有我一樣什麼也做不好,只想暫時休息。也許衝刺享受一些事情,弄懂了再回來會比較好,這作法是適合大學生或高中生的。也許邊處理一切邊改變才是最實際的。這是高二下以後一直以來我的問題。

I've wasted too much time on writing this post and doing other trivial things.

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A prayer for all of us

For those who read my blog, thank you for concerning my recent life. I must confess I am in great anxious now. But I thank you to care about my life. I start to understand my real situation in this moment. That makes me anxious and realize how much mistakes I have made.

It makes me feel I can not go on anymore. Nor can I make a mistake anymore. Making a correct choice is like making a bet. I am in great doubt to know that my previous choices are so careless and thoughtless. 

It is time to be responsible for all of it. I know I almost flunk it all, like what I did before. The anxiety must be relished or else I can not set my heart on doing something.

It is the hardest thing. People want to see the promising future so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invest their life and resources on it. Anxiety flushes away my clear thoughts.

I shall learn to be peaceful again. Do not to compare with others. Get things done and don't get it down again. 







真實的世界

今天去機車定檢,有許多項不合格,要換掉一些東西花了700元。我不知道是否有被多算。

化油器350
海綿(?) 150
火星塞 100
機油 + 齒輪油 100

我在那邊的一個多小時看了一堆蘋果日報,這大概是最近三個月最舒服的閱讀經驗。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悲慘、極貧、各種糾紛、謀殺、愛恨情仇、貪污的新聞。也有極度悲慘中透漏出的一點點願望,人的本質不就是如此?

至於影視版面和買房的廣告,也看了一下但很難看進去。財經版面沒看。

又和Melody聊天,從實際層面來說,我確實是很自我中心的,不顧別人花費或需求、或是情感上的依靠。我想該是時候終止這種情況了。這個是進入高中到大學結束的時候,該處理的課題。可是我沒有去處理,也不被鼓勵去處理。

把研究所當成一份工作,好好學習,兼職家教,也是可以的。改變態度或路子,就從此刻開始。記得高一的時候在學校看了「扭轉未來」。當時只覺得片子好看,現在卻已經體驗到那種感受。尤其是「不要放棄為理想努力克服困難」和「勇敢去試,記得初衷」




Madness

Louis Althusser,中譯阿圖色,是前鎮子看到的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家

他寫的一篇Ideology and Ideology State Apparatuses很有名。看過以後覺得寫得真好。大概我本來就對這種東西比較有點興趣。上網看wiki有關他的生平,他的那張照片看起來真讓人不寒而慄,非常陰沉。Althusser後來有了長期的精神病,發瘋勒死自己老婆。

我想到的是另一個教數學的老師。告訴我為什麼有些人會發瘋或憂鬱症,那是因為他們的思想無所本,沒有可以施力或驗證的地方。有些東西不像理工科,可以實驗或計算。像他就能透過數學去思考驗證,而不會老人痴呆或發瘋。有些人則是種田或開貨車、做麵包,實際的工作可以避免這種問題。

要看就要看作者本身有得善終的那種書,因為他的思想影響了他的一生。未獲得善終的通常都有問題。不要亂寫或亂想。

越來越覺得我這樣走下去會出問題的。這種理論的東西,要是主修理工其實也可以讀,是蠻精彩的,也蠻能顛覆自己對安全領域或真實世界的想法。為了這些理論讀外文所或外文系,除非從高中就有接觸或是一直和社會有接觸,不然不太適合。這些東西會讓你提前從理論看到世界和社會的運作模式,當然…只是理論上的種種詮釋。如果沒有歷練,就只會變成悶在象牙塔裡的概念。這些理論實在很難當成維生工具,可以當成維生工具的反而是副業,比如應而鍛鍊起來的英文寫作能力或思想厚度。

幸福是什麼?我暫且把它定義為讓自己和別人都能獲得溫暖真實的快樂和紓解、理解和需求不滿所帶來的痛苦。我覺得幸福比較重要。知道的比較多不一定比較快樂。符合別人的期待自己也不一定比較快樂。超過一般人的標準也不一定比較快樂。
我只是要不斷去確認自己不是浪費時間和寶貴的資源,不是因為畏懼或無法克服困難而轉身離去。那個目標,也許是辛苦過程中的小小真實快樂,也要值得我們去這樣追求的,不是最終有名有利就可以。長遠和短期,一生和時時刻刻,不是浮誇的未來保證或單一明確方向,也不是短暫的快樂麻醉。我相信有那樣的東西…我看過有那樣子的人,只是我一直被自己和其他事情蒙蔽了。

究竟孔子所說的「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爾」有沒有可能?
對大多數人來說,遲早都會進入死氣沉沉的時刻。有些人如我可能更早,只是吸收繼承了別人的思想或願望,生活環境狹隘,受到保護,但其實沒有什麼相對應的人生體驗。有些人可能社會化或磨練後變得世故或精明了。

至少我曾經看過這樣的一兩個人,不是等死的老人。他們的生命豐厚而滿足,充滿智慧和經驗,也仍有青年人的勇氣,即使身材不高大,背膀和內在依舊可以感受到那種強健,精神健康而愉快。所以我知道那是真的。我只是想知道怎樣才能做到這點。

也許,那也是犧牲或交換了什麼而來的。也許那種交換是正向的,所以他們才會充滿愉快的精神,累積多年下來就變得如此強壯,而不是耗弱。

晚餐有感

昨天晚餐到校園另一個角落去吃

剛好電視新聞播出某大學買賣學位的事情。
學生因為看到學校的招生廣告而參加,只要修滿學分班的學分即可獲得大學文憑
這些學生平時都有自己的工作了,所以利用晚上的時間去修課。

兩年過去,他們發現學校的廣告不實,他們只能拿到學分修習班修滿的證明書,而不是文憑。一夥人商量不讀了不讀了,要休學。鬧上新聞。看到這些學生的樣子,就會想到自己或一些普通大學生是否也有這樣的問題。老師有時候會嘆氣,為什麼學生不受教,不懂得把握時間,渾渾噩噩只想過關等等。總以為現在的文憑像以前一樣保值,但實力和態度、克服困難、了解自己的人生需求情況才是最重要的。

不只是一個用金錢和時間交換的文憑,而是在這個時間裡面好好發展自己、探索世界。
假如文憑因故用金錢和時間換取不到,就大喊讀書無用。那麼這只是一場交易而已,沒有真心和用心。應該是用心以後還做不到,才想辦法改善。事實上,本來他的用處不是只讓我拿了一張文憑,而是訓練出來的專業知識或完成的成就感、喜歡、待人處事的方法、有珍貴的時間能探索了解內在和外在。但是總是有許多人因為生疑惑或挫折而倒在學校裡面,一個人起不來。這些人找不到人或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解決自己的問題。

原先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更不是文憑買賣的地方。但是社會的變遷、資方的需求和政府的教育政策,讓學校必須像這樣去產出社會需求的人才。越來越多的碩士班只是顯示了大學也把自己當成營利機構。而裡面的教授的和外面的需求常常不那樣有直接相關,學生得好好學著怎麼善用在學時間。

大部分人都需要一份工作,視情況換過幾次工作、照養父母、度過這生、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期許,有些人是工作上的,性靈上的,或是組成家庭。只是路徑不同。
很少人會走上學術路線,或適合學術路線。那不一定比較好。但是學校的教師只知道學術路線的事情,從高中上來的孩子如果太乖,也會以為只要被動接受老師就能獲得很好的結果。但是大學時代其實老師給的不多,想走上學術路線的人得自己拼命從老師或書本那裡挖掘,他們會有一種與知識為伍而不是與人為伍的特性。


應該做的是知道自己以後要幹什麼。


從一開始注意別人的觀感、符合別人的期望,最終還是得符合對自己的期望、讓自己快樂。從一開始我就做不到了,究竟是窩在學校和家庭的舒適圈太久,還是怎麼了。我不知道。

我的探索,似乎沒有好好開展過。即使上帝給我這些時間,似乎也白白流失掉了。因為我在學術路線上,看到了太多不開心,而不知道其他的路上,不開心和浪費是否比較少、報酬比較多。終歸來說,我們依舊是用時間勞力來換取些什麼。

很想跟自己說,承認吧,你就像是睡了很多年醒來,發現時間很多時,該嘗試的沒有去嘗試,才能知道適合與否。現在剩下的路不多了。讓我發現自己像是被矇騙一樣。被保護的很好、安逸的生活和自己的逃躲矇騙,沒有累積起什麼。

托爾斯泰的短篇小說集「人為什麼而活」,最後一篇「迎著光,向光明邁進」提到兩個少年時期的朋友,長大後的境遇有多大不同。一個富有而遵循社會價值去爭取一切令人稱羨的享受和成就,另一個貧窮而和基督徒快樂生活在一起,注重性靈的快樂。
故事中出現了三次的智者長老,每次都在出身富有的少年想離開那環境去嘗試時,勸戒阻止了他,要他先去符合社會上這個年紀時該有的成就和責任,不要逃避。隨著體能和經驗的改變,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追求。聽起來很有道理,可是這少年長成中年、中年長成老年,最後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他有了社交高位、權勢、財富、知識、華服、兒女和從年輕開始就有的許多情婦。所有享樂都有了,但是從來不快樂,只有得到時的暫時滿足,和失去時的痛苦。

這個出身富有的少年則是在老年時才放棄一切,幾十年前結縭時年輕漂亮有教養的妻子已過世,雖然在很久以前她也希望能一起加入基督徒注重內在而清淡的生活,但擔心當時年幼的孩子會沒有人照顧或沒有最好的成長環境。他們的兒子長大後就像當年的富有少年一樣放縱胡鬧。第三次碰上的智者則要他回去社會,分享這些經驗和智慧。

少年長成老年的他說「我並沒有什麼智慧啊。我一直活在迷誤之中,有些人老了,但並不因此成為智者,就像水,放久了陳腐後也不會變成酒」

他終於投向他的這個窮苦朋友,開始勞動,享受到那種平靜,雖然他在少年時期就有機會被邀請去了。他的窮苦朋友從年輕的時候就和後來的妻子在一起,不搶奪,只注重為他的教友和其他非教友付出。我不是要宣傳基督教或寄託於宗教,而是窮少年那樣的滿足快樂幸福,是有可能的嗎?

問了某個老師,他只說「因為他沒有做該做的事」。
每個人有每個人該做的事情,至於那是什麼…教授的回答大部分都是「讀書」,但我不知道。



也許是學校在市區的關係吧,我在這裡很常看到一些受傷的人。或是上了年紀、比較貧寒的人到學生餐廳來吃飯。打個繃帶、渾身是傷痕或是身體髒髒衣服破舊的。
以前在中正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看到的都是年輕健康、打扮整齊的同儕或師長。大家在一個設備豪華、地處偏遠的地方學習生活,要不是離開了那裡,真的會以為自己活在仙境。

有類似經驗的時刻只有在北科時,偶爾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出現在校園附近。
我真的在學校太久了,也從未試著為自己謀生。想到這個就不太舒服,這就是我過去幾年所想要的生活嗎?未來想要什麼呢?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房東太太

剛才買牙膏肥皂回來,看到房東先生和太太正在和一個坐在已熄火機車上的女生說話。

原來是這個女生撞到他們停在外面的車了。
房東太太很鎮靜安慰這個女生說她會打給保險公司來處理,便暫時離開。
房東先生穿著運動夾克,領子豎起來,雙手插在口袋裡,沒什麼表情看車子,不發一語。
這個女生也沒什麼表情的坐在機車上,不發一語。

房東太太把這個有點緊繃的場面緩和下來。另外兩個人也沒有透漏出什麼情緒。
她是個把頭髮維持在黑色的女人。

交給第三方去處理,不要有什麼情緒暴動。這大概是所謂的幹練吧


Spending

2011英美文學研討會在11/12的東華大學結束了。
沒能來得及去,當我聽到這件事情且想去的時候,它已經結束了。
想去的原因是某學長強烈建議我去見識一下這個領域的人都在做什麼,聽聽看、和現場的人聊聊天,會比較清楚自己想不想走下去。
現在只剩下上傳好的論文可以閱讀而已…至少還有它們發表的論文可以看。
但這也需要有時間看或有參考價值能看。從我們學習的方法來看,就是看論文的大概架構、然後跳著看、挑著看內文、開頭和結論。這樣比較有效率。

這兩天花比較多錢,有一些動個腦就可以省掉的花費(例:兩人共餐!),只是當下沒有想到,讓他人和我一起花錢了。總之這個月會縮減一些花費。記帳是該做的。
拿了一個家教電話的條子,發現要家教透過媒介其實還蠻麻煩的
除了要有學歷證書的影本上傳、還要有考試通過的證照如toeic、toefl、gept等等。
但只要有個開頭應該就會容易多了,不管是從哪裡開始的。
先顧好課業,再想辦法讓自己拿到一點現金。

前鎮子我心情很糟糕,爸媽來找我,我和他們提到之前做了個廣播劇,雖然沒得名但按照程序、拿了發票也領了5000元補助款,也按照當初自己的想法分給只是好玩來參與的人一些酬勞。他們很高興的樣子,以為是得名了。這不是賺錢,只是把為了這件事情花的一些錢補平,但大概補不平吧。

其實我有很難過的感受。青春就花在這種事情上,雖然完成這種小事是一種成就和印記。可是過程不對勁。他是一個血淋淋的慘劇,就效益上來講,很不值得。

我希望接下來六年不會重演這種事情。讓事情變好或做出正確的決定真的很難,變壞或放棄、不思改善實在很容易。


大四的時候問了中正碰到某個外文所的學長,提到家教和在研究所的事情
因為研究所以前的學歷不夠…即使想找家教也有困難
做過便利商店工讀的工作,他其實書也讀得很膩,沒什麼興趣。到了他這個年紀,只想趕快順利畢業趕快工作趕快找個對象結婚而已。跟我聊了一些事情和他的弟妹、他的朋友,我發現其實他還是一個面對現實繼續活下去的人。

人和動物的不同,在於可以透過文字或語言來溝通,流傳經驗以節省試誤的時間精神。可這也是一種侷限,也在於人的經驗必須要透過真實世界的體驗和自己的嘗試,才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或是該持有什麼態度來面對生命。請教別人,有時候他會回答的很切中要害,有時候他的經驗也無法好好給我建議,有時候則是對方太強了,這種經驗對我幫助不夠大或不適合我。每個人在這個地方的理由和路途不同,得給自己找到一個為什麼現在在這裡打拼的好理由才行。不是碰到困難就想逃跑或繼續窩在現在的處境裡面。

真的要學著round off,把事情做漂亮圓滿一點,退讓一些。在學校我沒有學好這種心態。
大概是得過且過太容易了。那個環境太溫和了,很容易成為另外一個殺死自我,而不是找到自己的溫柔鄉。

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耳塞

我寫這篇時的邏輯很亂。請當做垃圾文。以後會盡量都寫正面一些、簡短優美又組織良好的日記。

最近半個月來,我已經養成在租屋處時時都戴著耳塞的習慣。尤其是睡覺的時候,甚至得把窗戶關上只留下一個縫。這邊的車流量很大,聽到呼嘯而過的飆車族或是大卡車都很難受。
從都市到鄉村,再從鄉村到都市,我才發現我是多麼討厭都市的一些東西。每個人都喜歡都市的方便,需要在都市工作,可是都很討厭都市的嘈雜髒亂。

人就是要想辦法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方法和地方。這也許不是靜態的,而是一個永恆的追尋過程。不只是階段的,也是持續累積的。當初為了一個小小的理想,做科幻研究而來,現在可能發現理想不美或設想錯誤、幻滅而想離去。不過還沒達到吸收頂峰,我在這裡依然有可以學習或轉換目標的可能。學到了一些方法,也發現了自己不足和多年來一直想學到的東西。

但我的大學部竟然沒有文學理論或文學批評!對於英文寫作也是不怎麼要求。基本上我進入之前是高中程度,畢業後也只有比高中好一點點。這就是學校程度和課程完整性的差別嗎?以及有沒有養成主動問老師整個系統、攻略到頂峰的習慣。到了研究所階段會有很多欠缺的能力,尤其是自立和抗壓疏壓的能力。自我規劃、自己輔助、組織同儕一起學習。我的大學部沒有強調outlining的重要,課程中也沒有這樣的重大需求。我們是花一年在一些短篇文章和聽力練習裡面去outline,不過當時的我並沒有辦法從這裡學到什麼。也許是教學的方法和我不合,而我也不夠主動,加上課程裡面也沒有這樣的重大需求。

這樣的outline和summary能力在閱讀長篇大論的時候非常重要,這樣就不會只看到隻字片語或自己有印象有興趣的部份,變成斷章取義。要能客觀把整篇文章刻劃出架構來。雖然很多時候,文章寫那麼長,實在沒什麼必要。不過要是重點一句話就講完了,那書也不用寫了。這大概就是禪宗和心理分析的差異吧。一個是一句話,兩頁文字。一個是數十本磅礡巨著,引發數十人繼續批判寫出數百本磅礡巨著。學習只能學著取捨,怎麼取捨,只能透過主動向前輩老師請教,抓住四五本經典之處反覆閱讀就夠了。要是自己鑽研看了一堆不入流的書和論文,一點幫助也沒有,反而更壞。不思考,不比較,不研究,只吸收,更糟糕!

這些,我在大學部都沒有老師告訴過我。只有一個,不過他是教數學的。我一個學文學的反而是向一個學數學的請教討論文學和哲學問題!那表示系上的老師沒有散發出會讓我想向他們請教的氛圍,尤其是在人生問題上。大學部各自為政至此,實在太糟糕。我碰過的大學部老師,很多都是這樣。韓愈說的「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這些老師頂多只做到傳道授業,有很多甚至不怎麼授業。無法做到讓學生想來主動求問解人生疑惑,甚至是課業上的疑惑…。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也許放牛吃草、不那麼高壓才是讓這個階段的孩子自由探索自由發展的正確方法。沒有那種壓力,廣泛接觸學校內外的一切人生所需。

但我太乖了,即使是自己找東西來看也比不上在外面和人相處的體會學習。明明有想要的東西卻害怕失敗,不去接觸或主動找人討論了解。

問題是大學部的系上沒有提供一個這個領域的架構列表,真是太糟糕了。很多老師在大學部不怎麼教學,只是給高分。也許是因為研究所的課程壓力太重、自己的研究計畫太重。

我想這就是教育的問題,為什麼廣開大學以後,反而是浪費教育資源,因為大家都把培養能力的階段放到研究所去了,大學時代很容易變成一種耽溺於玩樂、和社會現實或專業智識隔絕的資源浪費。最後感到現實的殘酷時,又遵從上一代的行為模式,進入更糟糕的狀態。多嘗試是種好事,尤其,我們需要和上一代很不同的策略才能在現在好好活下去、走向未來。我們需要有一些和上一代很不同的想法。所以只要想好了,這些嘗試,就不會成了無意義的浪擲。

難怪我的老師會問我我的成績和排名是否很好?那和完成事情的能力和紀錄有關,就像成績單會顯示過往對自己負責的紀錄。我的大學成績很糟糕,六年都是。研究所我只是隨便考考,當時並沒有想太多為什麼要考,或是我當下和往後人生應該做什麼的嘗試。
該想想人生該怎麼過,還有學習是怎麼回事。我真該在大學時代就兼家教…那對我有些幫助。



附贈三篇文章。

為什麼養不起小孩?

1.收入提高。與其生小孩不如好好養小孩。
2.性開放,結婚不再是性行為的唯一歸宿
3.女性就業率提高
女性教育程度提高,也需要在職場上發揮。或者說,職場需要她們。
壓低薪水逼迫女性回家不是個良方。
女性育齡比男性短,這方面更是壓縮。
4.不友善的職場環境。超長工時。

非常詭異呢…六年前當我還是18歲的時候,碰到的32歲日文女老師、一些比現在的我大一些的大哥大姐,我們的聊天內容,即是我現在看到的少子化未來。不久以後我們也會成為人口金字塔貢獻的那一群。非常快,所以我才會說大學時候要弄清楚自己將來想做什麼,在還沒有經濟壓力或生育壓力的時候好好認識異性,這是好課題,保持愉快自然的心情,這樣就夠了。不一定要有什麼目的保證取向。

老師有在說,但以前的我聽不懂啊!!

我自己覺得還有一些因素。被父母照顧地太好也是一種,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方向或是累積嘗試學習工作的時候沒有正確累積好,成為長不大的啃老族。那個女老師自己也說了這件事情。說常常被唸什麼時候要搬出去住。不過相較之下,她已經算是還可以的了。

和嚴長壽商榷一事

強調大部分人其實是通才,不一定有那樣特出的天份,重點是扎實做好日常生活每件事情,失敗要爬起來修正,才是幸福人生的態度。

讓人受不了的「潔癖」

講到regression的部份。為什麼完美主義者或高標準的人受挫以後,傾向停滯不前或躲在安全地帶。和幼年成長經驗、父母教育方式有關。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Proletarian class struggle

Against the lengthening of working day
Against the reduction of wages

Nice saying, Louis Althusser!


2011年11月14日 星期一

火車上的際遇

今天早上買票出了點問題,所以拖了一點時間才上車。

不過碰到一個帶著大約四歲小女孩的阿嬤,和我高中只聽過他10min課的一個地理老師。

這個阿嬤只買了一張坐票,小女孩又不想坐在她腿上。我就把扶手拉起來,讓她坐在我們兩個人中間的縫隙。本來我在看自己的書,過了不久小女孩坐立難安,我就讓她坐到我腿上了,開始陪她畫圖和聊天大概一個小時,幫她把鉛筆盒上蓋和本體的銅條軸串好,蓋子才能順利蓋上。阿嬤很開心,隔著一個走道旁邊一個先生也很高興,跟我們攀談。我來的時候不小心把背包打在他胸口上…走道真的很窄,一不小心就會打到某個人的頭或胸口。

這對祖孫是要到民雄站下車,我說我以前是中正的學生。她沒什麼反應。她提到這是她女兒的小孩,這個小孫女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大班,一個小一,兩個都在台北。小妹妹緊接著說,媽媽在上班不在家。也許又是一個離家到台北工作的母親。

問我在台中哪個學校讀書,大三嗎?我說研一…其實心底一直有一種疙瘩。那就是我覺得自己沒趕上這個年紀該有的知識內容和自立、歷練。

後來賣便當的人來了,阿嬤堅持買兩個便當,一個給我。雖我說不餓,但盛情難卻只好收下。心想快速解決,把位子讓給阿嬤吧。因為小女孩要吃便當,阿嬤只好站在走道上,讓小女生一個人坐著慢慢吃。我解決便當以後,把位子讓給阿嬤。就先背著我兩個包包暫時離開去上廁所。我不打算坐了,頂多再四五十分鐘就到了。中間看是要繼續跟她們聊天或是去車廂間自己看書都行。

方才我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從走道上經過,那很像我高一升上高二時的一個地理老師。當時學校正在徵老師,難得一次徵人這麼多。但是地理科只有一個開缺。我去上廁所回來正好碰到這個先生坐在車廂間的階梯上,我又發揮盯著人看的壞習慣了。他莫名其妙了一下,我走回去拿我剩下的一個包包,跟祖孫再見以後又回來找他聊天。

這邊我要說,我發現我實在有個不太好的習慣,再見的時候很無情。其實並沒有…只是表示的樣子會讓人覺得很無情。這祖孫本來似乎還期待跟我聊什麼,可是我想把握機會跟這個老師講話就匆匆走了。我覺得自己有點不快樂,不管,總之自己知道下次該改進了。


我走回車廂間的地方,披頭就問,請問「老師…請問你教地理嗎?」我覺得我常常太過魯莽。這個長得像沒有蓄鬍的阿部寬的先生,眼睛瞪大了回答「是啊,我教地理,請問你是…?」

我開始跟他聊起來龍去脈,他的記憶力很好,從我的試教描述裡面知道我是哪一屆的學生,知道我的導師是郭文茵,我們是二類組唯一的男女合班,所以很難得。現在的板中似乎已經是全部男女合班,不再有分班的情況了。雖然我只有當過他十分鐘的學生,但今天我又忘了稱讚他教得很好。他是來台中參加教育部的地理教學會議。 我又說了自己輾轉唸了三個大學的故事,從電機轉機械再轉外文。又問了他一些人生的事情,和他現在的日子怎麼樣。

「那個階段本來就是給你摸索的,你現在知道了該做什麼,就看你以後要用英文的專業本行吃飯,就這樣一直走下去。還是用相關的輔助進入商場,比如去中國大陸做事。畢竟會講中文在世界市場上是很有用的…」

他說目前過得蠻好的,也很快樂。不過壓力挺大,又接了一些外面的case,出版社等。快樂與否我不知道,他看來壓力大是真的。我又問了婚姻,工作,當兵,職業生涯的態度等事。

我問他的大學生涯和外面社會的接觸。
他提到大學,從大二一直到研究所,除了地理系那些看山看水的戶外學習,也接了一些國科會計畫,像是基隆和澎湖的城鄉規劃。

25歲去當兵,27歲退伍前一兩個月,接到學長的電話去某高職兼課,發現還蠻喜歡教書的,從那時候才開始往這件事情發展。他的同學幾乎沒有當老師的。我也聊到我高一的時候學校地科老師的不足等等…


我的大學生涯就是少了那些和外面社會的接觸,或該有的嘗試。我雖然難過但只能接受,即使在我追求的過程中犯了那樣的錯誤和缺憾,也要看看我作對了什麼。一切要以現在和未來去努力。我來即是因為比起前兩者,因為我知道我比較適合這個,可是在主動銜接社會和探索嘗試上卻還是不夠啊!是很需要和人接觸的,不是窩在書堆裡面的,不和人打交道的。


他強調「我現在的老婆」,我問為什麼是「現在的」?
「因為我們認識十幾年了,別人可能以為是不同的人。但我就只有這個老婆。」
「本來我們沒有要結婚的,後來想想還是想一個孩子,所以結了。」
「那現在有小朋友嗎?」
「有」
「可以請問您老婆和您相差多少嗎?」
「她小我三歲…我們是大學畢業後認識的」

不知道這樣唐突是否有些不禮貌,不過兩個男生各坐在兩邊的階梯聊天。不知道那是否為一種師生的感受。有一點吧,同時也是一種後輩或同是男生之間的請教。

也許是十分鐘的師生關係吧,在火車上的巧遇和四十分鐘的對談是有點男生之間的情誼的


(刪掉一些負面情緒,文章看起來正常多了)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Selfish

我只想說

這真的是太自私了




其實,真是想不到會從你口中聽到這種話

"早點為了孩子而活?"

憑什麼你覺得這對我比較好?
你憑什麼幫我做決定?

我有說過我想要那樣的人生嗎?
你有沒有先想想這個人想怎麼過比較重要嗎?
這是他人的人生,只有他自己能做主
就算他想當乞丐只要是他自願的,就算眾人瞧不起也是他的人生
你還是想用你的標準去評斷他人的人生嗎?

先為自己而活
才能為他人而活

否則人生就會有缺憾

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是時間先後次序
雖然說,人生從來都沒有來的及準備好這一回事兒
但我只是不想刻意去給自己那種標準
幾歲前結婚,幾歲前生小孩
就算做到了又怎樣?沒做到又怎樣?
這其實只跟本人有關係
根本不需要去在乎他人的評價
因為這是你自己的生活,那些人其實說完講完了根本不用負責
那為何要為了這些人講的話去過人生?

不再扯了
反正不喜歡這個想法
爛透了
我不想這樣早就過那樣的生活
但是你在乎嗎?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台中也開始變冷了

開始下雨、陰天了。

隔壁的國小每週不知道有幾次升旗典禮。總是讓我想到高中時候的升旗典禮。這些苦口婆心訓話或報告學校問題、家庭、學習問題的主任和老師校長,某種程度上我也能體會他們的心情了。

當你長大一些,曾經是無限的可能性就被逐一捏熄了。所以小朋友們,最重要的是好好選擇一條路,不管是基於現實或理想或這兩者的折衷。不要後悔或害怕困難失敗,一直努力走下去。好好體會和享受生命的每個階段該發生的事情,不用趕路也不需駐足不前。我彷彿看見小時候或中學的自己。或是大哥哥大姊姊曾經用那樣期許和美好的口氣跟我說話。

現在的自己是過去對未來的期許,也是未來對過去的美好回憶。 So don't always look back, just keep going and treasure the current moment you have, the current colleagues or classmates around you.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對待

今天中餐是一個人吃
所以稍微沉思了一下
選的菜裡有茄子
吃著茄子就都想到和茄子有關的事

小時候我嚴重挑食
幾乎只吃肉類
慢慢長大後老媽不再逼我吃疏菜
反而是我自己自發性的去嘗試那些我以前不吃的東西
有些覺得很美味
有些還是一樣討厭
重點是,總要試過才知道好不好、喜不喜歡
會這樣做的理由也許跟個性比較有關
就想去嘗試看看(Why not?)
還有就是想吃的更健康

茄子是我嘗試過後愛上的食物之一
還記得前一陣子跟老媽回貢寮
遇上開著小貨車賣青菜、水果、海鮮等等的小販
(因為那邊每一戶都住的很遠也離市場很遠,就有了這樣的商人開到每一家去賣東西)
我阿嬤知道我喜歡吃茄子
看到小販有賣很漂亮的茄子
就問我要不要吃
我當然回說想吃
接著她就買了滿多的茄子
老媽在一旁看到了就趕緊要阿嬤別買那麼多
我在一旁只是看著,什麼都沒說

這樣的情景其實一點也不陌生
當有人在我媽面前對我好時
我媽只會很緊張別人給的太多
但其實...我心理只有一個想法
很想跟她說...

其實沒有太多人要對妳女兒好,妳就別計較這些了,我也不會多拿什麼的。

我也曉得她的想法是禮貌上的覺得不該拿別人的東西
即使那個人是我的阿嬤、或是我們的親朋好友
或許在她最困難的時候就是用這個想法撐過來的
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她倒底有沒有想要別人的幫助過
也許在那個時候,她才認清了求助於他人不如靠自己
至少我很清楚,不管其他人有沒有想給過幫忙,我什麼都沒有看到過
我爸的姊姊和哥哥都是只顧自己的人
原本就不親了,就算我掛了那些人應該也不會做些什麼
除了我爸對我很歉疚和奶奶是因為帶大我
但事實上我和我媽還是什麼都沒有
說來也可笑,在我還小的時候
曾經和我爸的哥哥住過一段時間
後來也和我爸的姊姊住過一段時間
卻沒什麼感情

所以其實我不懂親人是什麼
從小對這個的概念就是空白的
跟家人該怎麼相處?
即使是我媽...也許很難相信
我並不曉得要怎麼對待母親這個存在
我唯一懂的,只有和平輩的相處方式
長大後的確是從學到的知識中知道了怎麼孝順媽媽
不過心中,仍然是接近朋友的感覺吧...

2011年11月6日 星期日

昨天

我的父母來找我,前鎮子我透露出想從學校或這個世界逃跑的訊息。過去幾年和家庭的連結我沒有做得很好。他們來了,就如平常一樣陪我,整理一些東西。吃兩頓飯。

吃飯過程中,我的爸爸又開口說起他的同事和同事的小孩,是哪個學校的博士畢業。言下之意是:你好好努力,克服困難,等你碩士結束,也給我拿個好學校的博士,讓我伸張一口氣。

那種感覺很差很差…你又回到拿父母的錢工作的感覺,從小就是這樣。你的工作和責任就是榮耀他們。讓他們覺得有面子有成就感,這種責任永無止盡。完全忘記自己是誰了,罪惡感很重。也可以說被照顧的太好了,他們強調給我的環境和資源極好,比起他們求學時的環境,這些我都明白,但其實另一段話就是說著:我希望你也能像某人一樣有成就。

可是被鎖在這種責任裡面,不會快樂。因為這種壓抑,反而讓我在當下失去更多,而不是看到我已經擁有的或可以把握的。僅是看著過去或遙遠的未來。

同時,也要有一種負責的感覺。我回想當年在北科和台科的時候,是因為不喜歡那個環境、那個同儕、那個科系的知識、畏懼自己克服不了困難,只想走簡單的路,不懂得珍惜環境資源和自己的青春還是怎樣才離開呢?

我是因為自己的能力並不適合這個行業,也不會想從事這樣的行業。我想過那樣的生活。可是當我進入外文系後,也沒有足夠的努力去爭取我、變成當初想要的樣子…不夠努力,所以現在不夠。因為真心喜歡和適合而來,可是要付出相對應的努力(已經比別人少了,因為知道自己適合做這個的關係)去解決困難和成長、妥協。

當時我一入大學時,就跟高中剛入學時一樣,這些老師和我的爸爸,都緊緊抓住一種態度:來了大學就是繼續升學去考研究所,看某某人研究所考上台清交…所以只要努力你也可以,幾年拿到博士等等。這種令人厭煩的責任感到了大學還沒有終止,彷彿你未曾進入那樣的學府,沒有拿到那個學位,你的責任就沒有結束,人生就不會快樂。

只看著那個結果,而不是過程。國中時看著第一志願,沒有到那邊似乎人生就是屁,不該快樂。高中時看著名校熱門科系,沒有進去似乎就是屁,不該快樂。事實上快樂不起來,連喜歡人的能力都強迫自己失去了。大學時看著名校研究所,似乎沒有進去或沒有出國就是屁,應該鄙視自己。研究所時看著博士班或職場,沒有到某校博士班或月入多少就是屁。

比不完的啊!為什麼不去解決當下的學習問題或人生疑惑,去戀愛或旅遊呢?實地看看社會。

這樣的人生,沒有愛情,沒有友情,沒有親情,沒有溫暖,沒有快樂,沒有誠實面對自己的問題。只有交換。雖然我們所有人都是用時間和勞動在交換著什麼,可是這種被他人期待綁住的努力的交換,非常糟糕。因為你換到的其實是他們會擁有的從世俗概念而來的虛榮感,而不是你自己會很滿意的成就感和滿足自己心願、為他人服務後得到的單純的快樂。最後自己也成了最討厭的人的樣貌。

當然得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讀書人就是盡力把自己的本行弄好。可是我現在浮動和厭煩的感受很強。不知道是迷惘還是些暫時無法解決的挫折問題。

我因為非常厭煩這種態度,所以當時很想離開那樣的地方。不只鄙視自己,也隱約鄙視同學,因為自己不怎麼努力都能考上,當然更不會去珍惜這個學校給我的學習機會、資源和與同儕的相處時間、能學到他們的人生態度或故事。也不珍惜我自己的時間和體力、健康、父母師長給我的關注,當然那些關注雖然是善意的出發和呵護,但造成的結果卻是很糟糕的。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發過誓再也不為這種目標或而為別人讀書,只為了適合自己的事情而做,去嘗試突破難關。不過那之後我一直沒有那麼努力去突破難關了。

我現在又有了類似的感受,想逃跑,因為我感覺到「為了證書而讀、為了證書而解決問題」的感覺開始在身體裡翻滾,也許很大部份是從同儕而來(即使大家對這領域都有些興趣和積累了),也許是從一些挫折或認清實際狀況而來。而不是「因為適合自己,想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而努力。環境的氣氛很重要,但是也可以從自己做起。就是從書中或親自追問老師細節、自己當火車頭,和同學一同努力。我確實喜歡這些東西,可是害怕去付出對等的努力或解決困難。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可以這樣胡鬧或不負責任,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而不去理解自己、解決問題。現在,我得盡量不讓他們擔心了。

Walter Benjamin的思想蠻好的。總結他在Experience短短三頁的文章裡面,講到現實庸俗化後的人失去了一種年輕人臉上看得到的神采。長大後負擔責任,人人戴上面具掩飾自己的想法,毀滅那個單純,而那個面具就叫做經驗。
講到世俗化後的成年人只對年輕人嘲諷,貶低他們的年輕歲月和單純。因為他們自己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不相信父母所說的。直到長大以後社會讓他們發現父母所說的都是真的,因而對生命更加絕望和嘲諷。這樣的過程也會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可是,重點是必須去體會和盡力去保有那種單純。(若加上我自己的想法,不要留著壞的那面,例如輕狂不負責,要留著好的那一面,很容易快樂、和人交朋友、願意且容易學習)

若倚老賣老,只願意活在自己熟悉安全的範圍裡面。把他們的經驗和價值觀強加於還沒有長大的孩子,讓他們也繼承了父母輩的意志和價值觀,毀了小孩的未來和探索發展的可能性。該讓他們擁有最大資產:時間、體力、單純時,為了自己去探索和努力追求、體驗失敗、保持樂觀。不該用世俗功利的價值觀毀了他們擁有過的最大的資產。即使老練幹練或現實人生是苦難的總和,但是去用美好的心去努力追求夢想,不畏懼失敗的苦痛或計算得失,那個過程會是將來最美好的回憶。沒有這種經驗,縮頭縮尾或繼承父母輩思想的人生等於白活了。

年輕的時候,尤其是在學校的時候,就是要放下父母帶來的功利思想,把握時間去吸收一些優美的想法,給自己一種美好的嘗試體驗。

要記得對於這樣美好的事物付出不用考慮代價,也不用害怕自己的受傷或失敗。那是追求美好的過程中可能有的副產品。只要是用真誠的心而不是世俗的價值觀,盡量往自己的理想層面或對象靠近都行的。我覺得我最近開始有倚老賣老的傾向,用自己的經驗、想法和別人的來給別人的生活放上價值。無論如何,這樣不太好。把我的問題逐一解決再說。





又是幾篇講大學生活的文章

我不該去感嘆的,因為我現在活在屬於我現在的當下。只能去往想要的方向,做好現在的事情。過去的就過去了。現在的每一秒都彌足珍貴,因為這關係到你的一生以及每個當下,總體上想擁有什麼樣的人生。多和前輩和同輩相處,不要被別人的經驗或自己的經驗束縛住,不要被自己的安定生活束縛住。越早明白這一點,越好。說起來Cindy也是早早明白這點的人。不管她用的是什麼方法。不過當時我還不能明白她的用心就是了。

一般來說,如果你不是中途離開大學去工作或因故轉換跑道。大學四年裡面大概可以認識上下七年的學長姊學弟妹,還不只是同系的,加上如果外系或社團、外校合作的活動。認識幾百個人是很正常的,不要只會跑活動。然後重點是,可以好好學習怎麼戀愛。不要有一次定江山的幻想,也不要有不珍惜對方的想法。學著怎麼在一起快樂,規劃未來的生活,若是有所不和或對未來的歧異,要怎麼和平分開。

這超重要的。不要覺得你現在的學校不好或同學無聊,重點是你現在的時間點極好。在一個極好的時間點裡面,做什麼事情都容易成功。在一個極好的環境裡面也是,可是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住現在看得到遇得上的人,看得到學得到的知識、包括在別的系所裡面、或是校園外面(一定要和社會有所連結)。

也不需要覺得坎苛,有些人就是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必須去嘗試。或是非常排斥現在的生活、科系、環境。這些東西都是越早面對、改變自己是最快最好的方式。有的人會先休學當兵去工作日後重返大學、重考、轉科系等等,都很好,只要知道自己不適合而且盡力嘗試過了,不是逃避解決問題,而是很積極詳細地尋找答案,那就ok。不用活在別人對自己的期望裡面(eg. 我父母希望我唸某大學、唸電機系、希望我唸碩士、希望我唸博士、希望我做某種工作或考公務員、希望我嫁給某種人或是娶某種人…收入或學位可以壓過誰誰誰的小孩),時間是自己的,雖然在關心和愛的付出上,有些時間不用去計較。但是在自己的人生上,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年少時間。

不要有用結果論斷的想法,一定要很注重過程和起始的動機意念、初衷。比如:不要一進大學就聽別人或父母的想法,一定要考上某校研究所。有沒有考上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要去考,這個動機對嗎?是否有比研究所更重要的,比如了解台灣社會脈動、未來工作和人生或好好體驗大學的愛情(只要不是搞爛自己課業或生活)。在大學裡面,是否對本科系或即將報考科系的某個領域很有興趣和「實際清楚」的了解,不是幻想或模糊的概念。不要因為考上了就去唸,事先接觸這領域的教授和清楚對方需要什麼樣的學生,你渴望理解或研究出什麼樣的知識,要花多少時間和功夫,背景知識或材料是什麼。不然就會變成為了證書而付出生命代價,做的是不喜歡或對自己沒有幫助的東西。

或者是入學之前就有幾個腹案領域,可以接受換題目、換老師的事情。

比如我本來想做科幻研究,台灣大概只有台大、交大、中興有。政大和師大不清楚。交大最明顯,因為有科幻研究中心。可是我想做的材料,本來只是我喜歡的日本動畫或小說。並沒有先想過我需要多強的日文能力、或是有無辦法拿到這個小說材料文獻(台灣應該沒有!!!) 或者有沒有英文版本的、世界上的相關研究文獻夠不夠?教授會不會滿意做這個。


我覺得有幾件事情沒有做到,不過現在想想,都過了,沒關係。我還是有一些做好的地方,但不要去想或比較。

1. 在大學階段戀愛。Not for sex or marriage, but for learning how to love. Enjoy the free time and nice person you share. Of course you will learn more from having a relationship. 如果有什麼不和,學著怎麼和平分手或改進,節省你寶貴的青春。
2. 和社會的連結。不管是參與醫院義工或偏遠山區的教學。只要不是去玩小孩,而是去陪它們玩就行了。
3. 慢慢走向經濟獨立之路。大學階段其實可以不用著急要養自己,也不需要奢侈品。大三大四再去慢慢思考未來工作、賺點小外快就行了。

勉強要加上的4. 不是很用功,不太知道要主動向教授詢問一些有興趣或系統性的東西。教授也沒有義務或興趣提供這樣的資訊。研所考試或相關的事情完全是自己一個人悶著幹,隨意找一些資料來看。

5. 寒暑假的時間要把握,不管是揪團去當義工或是環島、自己相關系所的企業實習,有些比較有資本的會出國遊學或是海外打工(要先有一筆資本才能出去呀,也不需要覺得非出國打工不可,在台灣當義工也很好)。不要只是窩在家中睡覺打電動或打打工、補習班補習讀書等。

來了才發現問題很大,太多東西沒有事先弄清楚。比如該教授在研一時會不會開課(沒有,所以我慘了,跟這個教授的機率大幅降低,而且相關的知識也不夠,要自己先補齊書單),因為研二時就要開始寫論文找教授了。入學自己能否接受換另一個方向的研究,這個所的主要資源和研究方向是什麼。或是那是否為一窩蜂開設的新系所或當紅熱門新興領域,其實裡面可能被研究到爛或過了幾年風潮就完全退了。整個學校有沒有相關可以應援的資源?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只是自己看看系所課表就決定了,請事先去找行內的人詢問。比如大學系上的老師。

比如中正有在做後殖民研究,中興好像是文化研究…
中山有戲劇和音樂的資源,假如你是外文所文學組,想做和戲劇相關的論文,是否會有幫上忙。

我高中的時候,補習班數學老師是成大電機博士畢業,做類神經網路研究。可是他的生涯就是高中補習班老師,好像是這個領域其實在台灣沒什麼業界發展。(這種不精確的用語應該盡量減少,請多用肯定句)我覺得,很辛苦。這個學位對他來說是招牌, 畢業後工作完全不相關。要教高中數學,其實找一個高中數學學得很透徹的大學生或高中畢業生就夠了。

http://sless.pixnet.net/blog/post/1180080-%E6%84%9F%E8%A7%B8


薇薇 "如果讓我重作一次大學生 -- 回憶中的大學生活" http://163.17.253.179/bridges/vol.21/page9.html

沒錯,這場四季不會再有一回。現在的四季也不會,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現在的時間、機會和身邊的人,好好嘗試和努力,做自己覺得該做的事情。有些想法自己會覺得很對,但不一定正確。總是嘗試過後才知道,問別人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但可以得到一些寶貴的經驗。比如,剛上大學當年,我的幾個高中老師都叫我趕快去交個女朋友,我心底只想著又不是誰都可以,我只喜歡某個人。被拒絕以後,整個人都很消沉,沒有勇氣去主動嘗試了。這蠻錯誤的。
五年前某個學長只會慫恿我誰都可以,趕快去fuck。從某種角度來說,他有他的考量和想法,不是全錯。不過不太適合我就是了。也是個寶貴的經驗。如今我已經跟當時的他同齡了,當時的我覺得距離他還有一些時間,我還有很多事情想用自己的方法去嘗試,不想變成某個樣的人。如今,嗯…某種程度可以體會他的感受。只是自己還不夠好。

"大學生活"
http://140.134.131.145/_alumni/esp/30_year/word/stu/%E7%A0%94%E4%B8%80%E5%BC%B5%E9%87%91%E8%8F%AF%E5%A4%A7%E5%AD%B8%E7%94%9F%E6%B4%BB.htm

"夏夜的回憶"
http://140.134.131.145/_alumni/esp/30_year/word/stu/%E7%A0%94%E4%B8%80%E6%A5%8A%E6%98%87%E5%AE%8F.htm

http://zh-t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15030105193500

http://ctld.ntu.edu.tw/ls/strategy/lecture.php?index=120

http://www.student.tw/db/showthread.php?t=229189

http://www.wretch.cc/blog/Miouwo/23674561

http://www.wretch.cc/blog/Miouwo/23683892

別人的建言或計畫,是他們反過來看自己的經驗的反思。不一定完全適用,但有些很受用。自己要有那種敏銳度和負責任、敢於獨立作主的心,為自己的生命走出自己的道路。

最後,應該去看一下吳岳老師在youtube的那幾篇影片。這也是很實用很真實的補充。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正要趴一下

腦中突然浮現出我爸爸低著頭看地上,混雜著黑白色的滿頭亂髮,沒什麼表情的樣子。

嚇得馬上醒過來了。
覺得該好好關心他們了。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因為父母早婚的關係,國小或國中的時候要是有父母必須在場的場合,家長會之類的地方,我都有種很高興的感覺。因為我的爸媽跟人家不太一樣,很年輕,相較之下我的媽媽很漂亮。我的爸爸看起來跟人家也不一樣。

沒有意識到的是,因為他們太年輕,在心思上壓制了小孩的心理成長。我們幾個小孩的童年和青春沒有什麼快樂或享樂,在迷惘和痛苦之中過完了。比起辛勤工作結婚的他們,也許還更糟糕。

再趴一下。


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遺憾

外出回公司的路上
突然想著一些事

E04!!不知不覺就二十五了!?

想想當初我真的沒多在意這個事情
不管是十八歲還是二十歲的時候
即使現在,只要不講誰曉得我幾歲?
那根本是不重要的事情
再怎麼說...那都是很膚淺的一種要求
而且沒有人永遠擁有

想起高中、大學時期
雖然我沒說過
但是

媽的還是有遺憾阿!!
而且真的去想還是很大的遺憾阿!!

其實有很多可以做但沒去做的事
或者應該做但沒去做的事

高中的時候
很後悔的是花太多時間在喜歡一個人
太折磨自己了,然後沒力氣去做該做的事了
我應該多花點時間在唸書上的
只要更用心今天一定完全不同了

大學的時候
後悔的是還是用太少時間去唸書
還有原本想在大學四年學的東西
跳舞也好、樂器也好
全都沒實行
然後不夠果斷...不過這就算了

浪費了很多時間
怎麼能說完全沒有遺憾?
每個人都有遺憾,一定有
否則那些使人想起青春歲月的歌或劇怎麼會如此引人入勝?
怎麼會撼動人心?
還有好多好多事想做而沒實現
想做的事太多了
真的要算起來,一輩子的時間根本做不完
因為人很貪心
又喜歡去計較
其實算計的越少越輕鬆
我看過的越會算的人越不快樂

為何之前我說沒有遺憾呢?
可以說是騙自己...也可以說是走過來了
因為人其實不懂所謂的完滿
對人來說,永遠都只有不夠
假使有另一個時空在當時滿足了現在的遺憾
那在另一個時空的現在,仍然會有不同的遺憾
會是什麼不知道
我只能說不論人怎麼做都會在事後覺得仍有不足的地方
這就是人的黑暗面
我曾去追尋過的東西,就是為了要認清它
然後呢?
成功走過來的人就會繼續他的人生,但不一定順或不順
然後偶爾勉懷過去的遺憾,它仍然是遺憾
但就像是在看淒美的故事一樣,苦澀又酸甜
而主角是自己,屬於自己的淒美故事

有些事情永遠有機會去實行
但唯一不能重來的就是當時的自己和時間
而我花了好多時間在消沉和迷惘
想想真是浪費生命和青春

如果說只是想尋找相似的背影
那麼,要找到多少個你才會意識到那都不是原來的那一個?
人阿,若沒有痛苦怎麼會知道快樂?
就像沒有黑色,白色的存在又有何意義?
你以為沒有快樂而痛苦的時候,其實是因為有過快樂才知道這是痛苦
只是你想不起來了,或去否定掉了快樂
所以...為何痛苦也是自找的
這根本只是辯論上很簡單的道理

其實不在乎年齡我又怎麼會去為年紀這種事煩惱?
心靈比較重要,嗯!

小筆記

我現在打字小都會被選成筱了 XD

剛才看一篇批評覺得很有趣。是Hawthorne的兩個短篇故事,很有科幻味道。跟科學怪人或pygmalion有點像。男主角很在乎完美,所以對女主角或生活中的事物抱持著一種很極端完美主義的態度。不能接受一點缺憾或缺陷。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Birth-Mark

http://en.wikipedia.org/wiki/Rappaccini's_Daughter

總之男主角的那種心境很有趣,人是很聰明,本心也不壞。可是對人的善心,尤其對女人,是完全不相信也不能理解的。當女主角愛上他的時候,他非常不信賴她,用盡各種方法測試她到底心底在想什麼,因為這個可憐的男人無法理解,他只信賴自己的科學知識。他對女人抱持著很重的戒心,另一方面也是跟(作者時代)性的保守概念有關系。他想測試女主角,其實對她是一種想理解一個全新事物的欲望,以及保護自己性命的警覺性。

最後當然是悲劇啦。女主角即使全面付出,為他犧牲掛了。男主角還是不懂。
她說願意為了被他愛而付出一切,也不願意害怕。
對,我可以體會男主角想說what the fuck的感受,不懂,就是真的不懂。
而且他只相信自己的測驗準則,要的話就去通過我的重重考驗,為我改變。這兩個故事的共通點就是女人為了獲得男人的愛,試著去達成他們心目中的完美,而被抹殺掉她們本來最具有生命力的部份。一個是胎記,另一個是與生俱來的身上毒素。一消除以後,她們就死去了。得到一個可笑的結論:完美的女人就是死人。

我覺得這有諷刺意味,想獲得喜歡的男人的愛,把自己本來的那部份都殺死了。不管是變成行屍走肉或真的死了。

批評者說這個男人有像浮士德的龐大知識,卻缺乏了生命最基礎重要的直覺,尤其是愛人或被愛的直覺。也許從小就被拔除或被教育過程、科學信仰、知識權力的崇拜給洗掉了。

嗯…因為是從別人的批評裡面看來的,所以劇情大綱不太清楚。但我一定會去找來看。看完再來講講劇情大綱。

我想要真正的快樂,把握珍貴的當下,把大部分不那樣珍貴的當下拿來努力,投資給未來。我總是不知道自己有了什麼,該做什麼,是否不夠或該捨棄什麼,追求什麼,這樣的我,很難快樂。因為遇到的困難並不知道是否值得或願意(當我不完全明白自己是為了自己的某個真的很想要的目標而來),就會想逃避。這發生太多次了…到最後只想把自己的命交給別人或放棄掉,不管我現在有什麼,都很難知道該怎麼運用以獲得想要的。只遇到困難,不知道自己的願望是否值得克服這些困難,不知道自己已經有的代表什麼,羨慕忌妒別人擁有的(而不知道背後該怎麼付出相等的代價或努力方法為何),不知道自己適合或該過什麼樣的生活,這就是人為什麼不快樂,想逃離現實或把自己交給別人、神、高位者的支配領導的原因。

我無法解釋為什麼我總是把事情搞砸。

壓力

如果要說我的壓力來源,那還真是說不清。

其中一點就是,我想彌補追回失去的時間。但這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卻永遠無法改變,這只會讓我痛苦萬分。對她而言,沒有遺憾了,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我為此痛苦的不得了,這個感受讓我很想放棄一切馬上回家去和她相處以彌補或麻痺自己或自我了斷。想起來覺得超白爛,以前會覺得在軍中因為兵變而自殺或殺人的人,太笨了。出來以後就好了嘛!一切重新開始。現在我可以明白那是一種「過不了這關」的壓力爆炸,現實和心理上逃不了,只能面對卻不能面對的時候,感情需要找一個出口。有些人是慢慢變成另一個人,更成熟或更消沉,有些則是一瞬間爆發。

某個女生講起,她最久有半年未曾和男友見面,現在我覺得她其實是在拖時間等另一個人出現,當然那時她很小,可以等。我只是覺得對男生來說蠻殘酷的,聽她講,會分是因為男生變得疑心很重,不像一開始認識的那個人。還有,男生覺得她很理想,而她從一開始就覺得男生還不是可以託付終生的人。但總之她後來很幸運遇到好的人。我是從這裡明白一些事情。

聽某個在退伍前一天,剛好也是他自己的生日,被兵變的人談起,我覺得他真的算是幸運的了。雖然被刻意選日子暗算的感覺很差,但至少他不會拿起槍來幹傻事,因為明天就自由了。分手沒什麼不對,只是人要怎麼理解接受而已。至少我們的文化的這種概念薄弱,怎麼d開始date都要人家教了,明白不適合後也無法改進後該怎麼part更是沒有概念的。拖到老大不小才去經歷這種過程…(假如有的話),誰都受不了罵名或痛苦或之後的風險。花了很多年從高中才終於解脫(有些人更晚)出父母的期待,卻要到大學畢業或更晚才明白,終究一切都必須要自己抉擇和負責。在這件事情上,更不是一個人的抉擇(對於實力相差懸殊的例外),大多是兩個人或兩個家族的選擇。因為我們的文化太不鼓勵自己決定和嘗試、脫離或繼續了。總是拖到時間差不多…超痛苦的。中間就像一團爛一樣,不,我希望一切能做到該有的程度。但那是怎麼回事呢?我不能理解。

除了找到那樣的相似的一個人重新來過(即使有,意義也是完全不一樣呢。而且這樣好不好我不能知道),或是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否則我永遠不可能快樂了。我的賭注建立在我能接受這樣的事情,以及能要面對和妥善處理接下來所有的困難或變數,並完全通過的情況下。對我來說,我以為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後來發現並不是。從我明白的那一刻開始,我會很想要對方持續讓我有一種「無論如何,會安心並陪我處理」這種憂慮的感受,但我不願意去承認這點。超矛盾的。這表示我多麼脆弱,多麼需要被關心照顧,多麼受限和平凡,就像任何我以前覺得可笑的人,我就像他們一樣容易受傷,甚至還更膽小脆弱。需要的還更多…我真的需要,沒有的話是否就痛苦不已呢?

因為我現在能理解,我確實是想要有這樣的一個女人能陪我的(how I wish I could understand and take her when we're children! But we're not children anymore, and she's the one who grew up far before I was.)。只是該怎麼做,我覺得過去我已經做錯了。這些…對我來說都太困難了,似乎是從一開始就選了最困難的一條路走,卻走不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毛病。因為萬事不是只看結果的,過程不快樂不好,我也不能接受。我多希望一切都很完滿。

可是,這樣一想,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在考驗我是否能海闊天空去接受,以及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到做好。我就寬心一些了。雖然我連這是怎麼一回事都不懂,感到痛苦,也會因此想全然放棄。不是不要去想,而是鑽進去就出不來的事情,不要管或不要計算著。天啊,我完全可以想起當年的惶惑恐慌,我真的不知道我當初可以那樣、或那樣做就解決我的問題了。那麼我現在該怎樣做呢?總是以為「有正確的選擇」,也許是吧。但「好好累積自己並完成」其實是更重要而且關鍵的事情。在沒有任何累積的情況下,大部分的選擇,都沒有意義,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

我又打一篇廢話了。只是因為我不寫不行。我摸也摸不到想見面的人啊,這樣的日子,即使再過兩年半還有意義嗎?在某種情況下,我需要對方也許遠比對方需要我還多…在某種極為對等相似的一切情感身體需求或價值觀下,那才是理想真實的愛情。

我們只能盡早學會這個。這是我要接受我做錯的地方。先把我一團亂的事情處理好吧…我真的…完全需要處理好這些…越是一團亂,越表示我有多麼需要一個合適的人。只是我無法明白那是怎麼回事…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Studio Ghibli

台灣沒有吉卜力工作室啊,不然我會很想做這種工作。

今天下課比較晚,已經五點半,走到研究室附近,聞到很香很香的味道,芳香用的香水那種的。看到兩個系辦的助教在研究室對面一個沒看過打開的很小的辦公室準備做體操。裡面是木頭地板的。放著輕音樂。
對!另一個筱雯把頭髮完全放下來站在裡面!她們神情愉快。我從沒看過她這樣輕鬆笑過,即使是半背對著我。我喜歡這樣。

然後我想起來,我從台科離開的那一天,體育館地下室的韻律教室放著「永遠不回頭」那首歌,這兩件事情沒啥關聯。只是很喜歡那個筱雯的微笑,然後我會想起來另一個筱雯的微笑。真想看到她的微笑,或是任何我想看到的一些人笑,超想的,我的嗎呀,真是貪婪又幼稚。

然後今天聽了那義大利來的作家/教授的演講,其實沒什麼人能理會他,因為在場包括兩個老師都沒有人看過他的書"Flow"。我只是有點羨慕同個房間裡面大學部的學生而已,自己曾經有那樣的時間卻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好吧,現在也算是這樣。

我問三個問題(我發現我的英文表達能力持續退化,因為在這裡也沒人跟我用英文對話,也沒人願意用英文上課):

一、在義大利,你有沒有除了自己祖母以外的長者經驗來源呢?(他提到自己祖母曾經把一些二戰時很辛苦難受的事情用很funny的方式告訴他們)
你有沒有什麼遇過什麼公園裡面的長者或學校裡的老師,他們走在我們之前,探索了人生地圖比較廣大的部份,能給我們一些有趣有用的啟示。在中國,我們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說法。

答:沒有了吧。現在已經輪到我了,我54歲了。現在是輪到我去傳遞經驗給下一代了,我有老婆、小孩、還要照顧父母。
(他提到他第一本書是21歲時被女友拋棄而寫的。當時常常找朋友聊天,朋友都被他煩死了,最後只好寫自己的故事然後順便出版。但那之後就不再以自己為故事角色原型了。現在已經出過12本書了。然後,並不是每一本書都是一個女人而寫 XD)

二、如果有一個男人,他被冰在冰箱、或關在監獄、或孤島上,他有喜歡的女孩。大約五、六年後他回來了,可是女孩已經長成女人了。他對她不再有當初的那種強烈感受,那麼,有可能還會因為她內在的精神結構並沒有改變那麼多而愛上她嗎?

(因為他演講時剛好提到男人對女人的impetus,大多從一種美麗的外貌所引起的,之後也許結婚生子,婀,那是順利的話,然後女人就從「物品」轉化成「母親」,他們之間的愛情就轉化為類似友情和親情,不再像是以往那樣。總之他有想援用佛洛伊德,不過台下剛好有個老師其實專長是這個,但…他們都很節制,不想提太多)

答:喔~~~這個嘛,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去做心理治療的原因了。因為男人想做愛,(他強調不是我本人,是我寫的角色和我看過的很多男人blabla XDDD),可是婚後或有孩子後那種感覺就不見了。後面回答我就不知所云了,沒聽進去。

三、你寫小說時,是否只有比自己年輕的角色才寫得好?因為自己或旁人的經驗。
答:並沒有。我反而寫得都是大我十歲的角色,大概是因為我想成為那樣的人,算是某種預想預測吧。大概是我父親或一些長輩給我的一些形象。

結論是,我只是隨機抓住一個遠方來的過客,用他可能擅長的領域問我想知道的答案。我以前就常常這樣,但對我沒什麼用,根據經驗,問長者不一定有用啊。這絕對是要自己嘗試,因為狀況差異太大了。不過要是自己的祖母或外婆那輩的,有一些講話倒是超有用的,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或父母就不太一定了,看情況。

附帶一提,我超久沒看那種東西了。再一看果然發現那會改變你的mind structure。更容易把人物化。更難快樂起來。二戰時義大利和周遭小國、德國,加入法西斯黨的人甚至自己的親族抓起來,然後把小孩丟給別人扶養,只是因為意識形態改變,被洗腦了,或是逼良為娼,或是只好賣身養小孩等戰爭結束丈夫回來養家諸如此類的事情。人的價值就像物品一樣,甚至更不值錢,那一代的人,年輕時就是這樣過來了。

想一想,也許還算是幸福的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比較好。



2011年11月1日 星期二

醫生

國中同學阿標和螢螢現在是大七了
在醫院實習必定常常碰到生離死別的場面
怎麼救都救不回來的,或是很痛苦的離開方式
醫生除了需要技術上的專業,也要有安慰輔導人的能力
有些人不會再出院或不會回到現實世界了,要怎麼讓人接受這件事情呢

19歲的時候自發性氣胸開刀住院,對面就是安寧病房。那時候我才突然恍然大悟,生命的意義不是外面塵世的人所追逐的那樣

就是那時候我下了一個決心要做一些事情,包括做一個廣播劇、知道自己該怎麼活、未來該怎麼走等等。術後回到學校繼續一年台科機械、在學重考到中正外文…在中正時又或多或少接觸了一些其他領域科系的東西,皮毛而已…本科其實沒有做的很好,和社會的聯繫脈動也不夠,和同學人群的聯繫也不夠。

時間過去了,廣播劇做完了,但我仍然有些問題的答案沒有獲得解答。我覺得自己不合格。

可是…回到那個我推著自己的輪椅或爸爸攙扶著我走過安寧病房的走廊時,我當時的感受是什麼,我還是能記得那些病人或他們啟發我對生命的意義的感受。他們留在牆上的塗鴉、畫作或書法、一段文字或想告訴大家的話,有些是老人有些還只是國小的小孩。他們都不在人世了。我就走到安寧病房外的公共大陽台,當時外面正是紅杉軍的吵鬧行動。每隔幾小時就要放音樂和呼口號。可是我感受到的只有權力鬥爭的可笑和愛出風頭的幾個名人在玩鬧提昇自己知名度而已。那些被煽動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許多病房的門是開著的,每個房間的氣氛都非常平和寧靜。

那些話,再再讓我記起生命的意義和身而為人的態度該是什麼。
我該怎麼愛人,怎麼對自己負責,做什麼決定,怎麼對待任何人。每當我迷惘時,就要回想那些已經不在人世的人們,是怎麼透過牆上小小的留言告訴我這個路人的。

從那些裡面提煉出來的結論就是:要感謝一切、要知足惜福、要好好過當下的生活和珍惜身邊的人。那是很平靜滿足的語調。也許生命本該是這樣…只是激動或快樂的時刻又是怎樣呢?我常常忘記這些。不只是該追求或反對的不去做,不該煩惱或追求的也在做。

要記得他們幾年前教導我的,其實想起來,上帝雖然又給了我一些時間和機會去磨練嘗試,我做得確實太不夠了,但整體來說,我在心態上只要願意去這樣想這樣做,也還算合格的了。只要我懂得感恩惜福的話。

那些安寧病房的病人,只是先回天上了,然後回家之前告訴了我這些生命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