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人云亦云

書讀多了欠缺實踐和體驗,反而有個壞現象:特別容易人云亦云,服從權威和有經驗的人。簡單的說,就是書呆,而且是書讀得不透的書呆。

本來閱讀就是透過有限的時間去盡量知道更多高級或有系統的想法。但書的內容也隱含了各種意識型態,一個人很容易因為過度吸納這些東西而走上極端或封閉起自己。

有經驗的人說的話裡面有不少真知灼見

當別人要求我表達想法或意見時,我只會轉達別人的看法
而當別人問我,你自己怎麼看呢?

我常常說不出來,我的思考壞掉了
頭痛得不得了。像這種時候,我說的話基本上不能當作我的個人真實意見
要等到我頭不痛了才行。
那就是不同的意見和我自己的想法在打架,該為自己負責的是我。但實際作為上卻常常很矛盾。接著便因此信心全失。

別人警告的關鍵我也會聽進去。不過我反而比較常注意一些其他的旁枝末節,那些反而是讓我現在比較困擾的。也許是這樣,我才會常常失去焦點和大方向吧,在關鍵時刻卻突然記起幾句長輩的警言,整合以後做出不是很好的決定,執行也有困難。

我現在面臨了極度頭痛的情況。但對於長輩來看,這些困難都只是小事。太過注意旁枝細節的我卻走不出來,一直錯失真正最重要的東西。那是什麼?結論是要我自己覺得滿意的,也確實過得很滿意的。長輩的真知灼見包含了一般性的和個人的意見。

這樣的東西組合起來以後就是一個沒有主見和方向的人生。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了好幾組有時很衝突的建議而活。

It is so tired.

人本來就應該大量聽各種意見,在實踐過程或做決策之前都要去收集並盡量探知信息對自己的用處。可惜的是我常常收集不夠或是收集太偏頗、錯過時機、執行不力(合併於心理因素)等等。 

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回到原點

五年之前我在台科大時,有一個有點心理問題的室友,他很少來寢室,即使來了也是很驚慌或趴著睡。因為他說看得到奇怪的東西,所以常常帶著佛經和佛音聽。
我也成了睡不好又不能讀書的那種人了,這幾年都是這樣。現在甚至開始聽佛音了。即使自己閱讀心理分析的材料,一樣平靜不了自己。

我所想的,是要不要完全停下來,好好做密集的心理治療。這也許不是最有效率的好方法。有沒有辦法在半年以內解決它,也許會很貴?

人為什麼需要這種治療或藥物呢?但不承認問題的存在是不行的,因為想法、作法和生活就是出了問題。這也許是特定的心理結構在特定的情況下會產生的病症。在我高二下的時候就出現了。

這早就超過我或身邊的朋友、父母所能解決的,心理治療師也只是一星期一小時的訪談,要很久很久,不是馬上可以解決釐清你的問題。過去幾年我都是去了幾次就覺得無用而停止不去了。主要還是要靠自己努力解決現實的困難。

所有的問題其實只是延後發生而已,新的也會一直出現。人還是要繼續活下去。
只是現在問題越滾越大。

我之所以還能這樣活著,是因為家裡目前還可以供我這樣讀書,某種程度保護我,還有我大量寫字(所以我沒時間做正事)、閱讀(通常不是正課的材料,雖然也有讀)、睡覺(一直睡)。這某種程度抑制了我的瘋狂。

這是一個早就該正視的問題。我似乎拖過了解決問題的黃金時期。

過去的仇恨和惡性競爭心早就消失了。因為那不是支撐一個人能長久走下去的力量。
我需要不同的東西。

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

Tears

俗話說,眼淚是女人的武器

我說,那根本是放屁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說法
大概是某個詩情畫意的傢伙看到美麗的女人哭才這樣說的吧

應該說,也許這在一開始是成立的
大部份女孩在出生後是家裡的掌上明珠
倍受疼愛,捨不得她哭
於是只要哭泣似乎就特別管用

但事實上,如果沒人在乎,眼淚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很討厭哭
總覺得,哭了就輸了
即使再難過再狼狽,哭了就徹底完蛋了
這要從何說起呢...
在我最早的記憶中,只有在被教訓的時候因為疼痛而忍不住眼淚
但是,印在我身上的疼痛並不會因為哭而減輕或停止
即使放聲大哭...應該也不會有人來安慰
那麼對我來說,眼淚真的一點用處也沒有
稍微大一點後,曾經天天夜晚以淚洗面
我已不記得當時為何要這樣子
但卻證實了,哭根本是沒有用的
不會有人因此來幫你...或者減輕痛苦
漸漸的,我討厭這種生理上的行為
不過除此之外...也是因為不想讓在乎自己的人難過
反正慢慢長大了,也真的更體會到哭只是個情緒上的反應
它解決不了任何事,也讓人顯的脆弱

可是,我很明白自己是多麼容易感動和悲傷
很輕易的會有想哭的感覺
只得用盡全力去忍住不讓它掉下
萬不得已...也不可以讓任何人看見
我恨透了這樣的自己...
討厭到我祈求讓自己失去哭泣的能力
這樣的祈求也很多年了
沒想到還似乎真的成了一半,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即使現在,還是不喜歡讓人看到
卻常常讓特定的人看到...真是讓我無地自容
雖然曾經想過,這輩子只有某個特別的人能看到我的這一面...
還是覺得那樣的自己好丟臉、好沒用
也許他根本無法接受我也有那樣的一面?
不想承認那就是脆弱
但事實上他的一舉一動就是牽動了我所有的情緒...

還是讓我另一隻眼睛也不會流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