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清明時節雨紛紛

每年都有這一個節日
不曉得對一般人來說這一天的意義是什麼
但對我來說
只是一種複雜的心情

為何要掃墓呢?
我想對大部份人來說
小時候都是大人帶著走的
如果墓裡的不是曾相處過的親人其實很難體會掃墓的意義

印象中,我掃過兩次墓吧
或許次數要再多一點
但沒什麼差別,畢竟記不得的沒什麼意義
一次是母系的
其餘是父系的
但當時我應該都還在小學階段
即使去,也幫不上忙
父親那邊的是軍人公墓
在一座山上吧
我唯一記得的是超濃的濃霧
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墓邊的景色和樣子
因為一些原因...只有我和親戚去
其實我,很不自在
而如今,我也再也不用去了
那邊,已不再有我容身之所

母親那邊也是在山區
不過娘家本來也就在山區
所以墓也是在旁邊的山上
不過要走一段不短的山路
印象中也就那麼一次
也一次就夠了
好不容易到了墓地
是用磁磚砌的墓碑
並不大,但有一個小孩高
上面也可以爬上幾個人
那一年不知為何,回去的人挺多
只比我大一些的"舅舅"們也都還小
幫不了忙就在墓旁玩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可以爬到墓上面可以站人的平臺
我唯一記得清清楚楚的
就是只有我不能爬
當然我很想知道為什麼
但我又能問誰?
只有我不能爬當然也只能落寞的站在一旁
我很難過,但誰又會理我這個沒份量的小孩?
後來我有一點明白了
他們都姓"蕭",只有我姓"楊"
所有人之中,包括我媽,只有我一個外姓
而且,我還是女孩,外姓的女孩
再怎麼樣也不是他們家的人
從此之後,我的內心便疏遠了這邊
這一點連我媽也不知道
在心裡深處,我種下了我是外人的種子
一直到我二十歲之前,我都很排斥和這邊親近
其實這邊對我都還不錯
但是這一件事深深的埋在了我心裡
使得我對於這邊的親情從來無法感受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計較當年的事了
但它仍在我的記憶上,而且不會消失

我家的事,是我身上最複雜的拼圖
母親這邊或許還有機會去掃墓
但我知道我會滿抗拒的
而另一邊的,也許不再有機會了
高二的時候,我奶奶過世了
於情於理,我都該去為她掃墓
畢竟小學畢業前都是她帶大我的
可是,天知道要我出現在父親那一邊是多麼的難堪
說白點,我不能對那一邊有半絲的感情
否則我...會崩潰的
如果老天還憐憫我讓我能繼續過活
就請原諒我這輩子都無法去為奶奶掃墓吧,願她安息

當然...事出必有因
對於父親這邊還有另一些事件
讓我對於這邊的人不想再有一絲親情
不過,這又是另一些故事了

選學校

目前我只有兩個能選:

中興和中山
看了以後覺得中興比較好一些,老師們研究的範圍比較廣闊,比較有點選擇空間
有個老師是做科幻小說研究的,這可能跟我合得來
誰知道,也許合不來

台中比高雄近,學校在平地,在市中心,這也是好處
雖然我喜歡高雄的炎熱天氣和海邊,也想趁著機會看看高雄的外公外婆。

不過我開始感覺到大學生和研究生的不同
研究生是有方向性的,目標性的
大學生漫無目標,四處發展或乾脆原地踏步不思發展
大學生的時間成本低,研究生時間成本相對高了
大學生不像奴隸,自由得很
研究生就是畢業的奴隸
---
也就是,這樣了。
我得去放棄中山,明天早上起來再去找放棄切結書
這兩個學校我其實都不是正取,都是備取第一備取上的。
過一陣子我再詳細說明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和學習教訓。


問我有什麼特別感覺嗎?
有一點,我考完而知道名次的時候,覺得很沮喪
突然很不想唸書,如果這是競賽,好歹我也想拿個漂亮的名次,能力沒問題
可是心態上沒辦法,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讀書?
我的思想是很混亂的,就像狀態不好的「參賽者」
我還沒完全跳出競賽的層面
考試的時候倒是瀟灑的很…

不想去想太多了。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沒有高興,就是沮喪而已。
畢竟我還沒有完全脫離下降的命運,但大三上開始已經有明顯的轉機了
並不是目標要到哪裡或要有什麼成就,只是想要作到自己有把握能作到的程度
而這明顯比現在好太多了…
不敢說要把自己逼到極限或超過極限,可是至少,給我個精神上平等的機會
讓我能好好準備和表現。
我一直很少有這種機會,我只好把一切的混亂和倒錯都視為上帝的測驗或命運的玩笑

如果我想太多,我會想把自己剁碎。所以現在先讓我心平氣和,平滑地過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