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今日小記

今天五點多去慢跑,沒看到熟悉的面孔。尤其是一個女生,我從大三上開始每週跑個一兩次,經常都會看到她,我想她應該是每天都來跑,而且是個研究生。但我從來沒看過她的面孔,從來沒機會。我只直覺是美女而已。現在剩下幾個月就要畢業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破壞自己的想像。

人多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暖和了。
我還是喜歡在晚上十點以後去慢跑,特別是午夜時候,因為跑道燈光全部關掉了,很像在宇宙裡面慢跑,就像一顆衛星繞著行星運轉。我想像自己是土星或木星的一 顆衛星,在黑暗的太空裡面靜靜地服膺力學的原理,億萬年不變地繞著運轉。最漆黑的午夜中慢跑抬頭看天上是滿天星斗,看地下是微微的黑影,讓我想到土星自己 的影子照在土星環上。晚上慢跑還有一個好處,不會聞到PU跑道經太陽曝曬散發出來的臭氣。白天或太陽剛剛下山時,整個操場還是充滿難聞的臭味。

傍晚跑步空氣特別好,也沒有那麼多人一起慢跑,感覺很舒適。我太喜歡這種一個人獨享的感覺了,常常午夜時刻去跑步,有一次甚至是三點去,冬天氣溫只有攝氏五度我照樣跑。我通常都不會戴著眼鏡跑的,黑夜裡什麼也看不到。只有特殊情況才會戴著跑。

今天晚上吃飯看到很多美女,光是這樣就能讓我高興了。甚至我連看都不用看就覺得很高興了,因為我實在太累了。只想擺脫自己的不快樂和愚蠢。
對,從今以後我每天都要寫一些我感到高興的好事情,不然人生沒有意義。
我如果戴著眼鏡出去吃飯或慢跑,就是為了看美女。但話說回來,一年半載我卻從來沒機會看過開頭說的那位樣子。也許就這樣也好。也許我從今每天下午都要算準時間又戴著眼鏡慢跑,就為了這個解決懸念。

近日小記

沒想到已經是4/16了,我記得才剛過4/1愚人節而已,轉眼就過兩個禮拜了。
我的心情非常糟糕,頭腦一片混亂。除了和考試放榜的結果有關以外,也和無法自由有關。什麼是無法自由?

我被愚蠢束縛,被野心束縛,被膽怯束縛,永遠被這些力量拖著走。所以一事無成,該要有的成果完全沒有出現。到了大學最後一個學期才又發現這個事實。(我已經發現太多次了)
我現在要進行一個計畫,預計一百天,今天剛過完所以剩下九十九天。
每天讀書八小時,集中精神。
今天的嘗試心得是很難,聽音樂會分心,坐在電腦前面也會。斷斷續續用了八小時看完三篇New women的短文章。看得很慢,我現在才知道讀英文不能用Google字典,要用真正的紙本字典。有中英、英英的最好。不要只有中英的。用紙本你才會多讀一些例句和英文解釋。印象比較深刻。到了這個時候才知道怎麼學英文,總感覺被錯誤的方法和工具耽誤了好多年。

總之這種沮喪會讓人想結束生命,可是我要把這個計畫當成「最後的嘗試」。我要從這些束縛裡面解脫出來,不再是以前的狀態。九十九天以後再來看看我的成果如何吧,如果失敗了,我要做一些很沮喪的事情。

研究所考試期間我最想做的就是睡覺睡到自然醒,考完試以後也這樣過了一個月。滿足了嗎
?沒有,很失落。我要從這種失落中解放出來,就只有從努力擺脫愚蠢開始。愚蠢已經跟了我一輩子。

最近唯一讓我有點快樂的就是重心完全轉移到Linux上了。除了ibus+新酷音的中文輸入法讓我很不滿意以外,其他的都還可以。接下來幾天我想好好寫寫高中到現在發生的事情,作為結束大學生活的正式紀錄。我拖了好多年,才能去寫,就怕寫壞了或引起別人不快。可能不客觀,但我盡量把那些事情寫好,分別從我現在的和當時的觀點,來分析當時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