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9日 星期二

跑18圈

今天晚上很特別,操場跑了18圈(18*400=7200m,實際比這個還多一些)。我都是從外圈跑到內圈,再從內圈一層層跑到外圈。大概跑了快一小時(50min吧,沒準確計算)
從十一點半左右開始跑到十二點出頭,其實我本來只是想照常跑9圈,可是覺得身體狀況不錯,又想享受午夜12點關燈後的黑暗慢跑,所以多跑了一下。我有點怕 明天走不動或膝蓋痛或受傷之類的,原來熱身做充足後等一段時間,是可以一直跑很久很久的,我那時的感覺是完全不會累,只是膝蓋有點重壓感(怕受傷),至少 可以繼續這樣再跑一小時都沒問題。實在是很特別的經驗。

燈光熄滅後還是很亮,因為今天是滿月,雖然有點雲氣。跑完以後想自殺的念頭就減少很多很多了,果然這是一種毒素,從父母的遺傳、思想接觸或環境裡面累積到 身體的。大量流汗以後就會排出來。這幾天自殺念頭的強度達到高峰,如果這輩子最想死的強度是10(就是在北科那一整年),最近大概有8。
我的父母什麼都不用做,因為他們從小灌輸我的東西太邪惡了,他們嘴巴上不用說,我的身體就自動會服從那種病態想法。無時無刻都是在這種牢籠和地獄裡面。

下午五點左右熱身拉筋做好了,去的時候看到有人在練習跨欄賽跑,不好意思在那邊攪局,就這樣站在有2f~3f高度的觀眾席看著一堆人跑,看了半個小時(其 實我覺得競技體育所的如果要練習這種東西,清晨應該是最適合的,下午或傍晚跑道的人很多很多)。當你在那邊看著眾人跑步,不管男女老少環肥燕瘦,你就是會 很自然而然欣賞那種力與美,一直看大腿肌肉或全身運動。每個人跑步動作不太一樣,有些人拖著腳步左右搖晃身體,有些一直是往前大跨步,有些是上下小跨步, 這些事情真的很好看。

我剛好就看到我昨天說過的那個美女!她正好跑完,開始做舒緩的動作和仰臥起坐之類的。是的,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很幸運的我又剛好戴著眼鏡,天色又還沒暗下來,又剛好在高處,剛好面對她。我終於看到她的樣子了,不過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還是有點距離,看不太清楚,但已經可以清楚看到跟我想像的不一樣。她是圓臉。還有一種運動人士臉上常看到,那種說不出的堅毅表情,總之不是我一年多來想像的那樣,但也不難看,也是個美女。

很奇怪的感覺…只要她一背對我,那個想像的臉孔就自動出現在我腦海,一面對我,又是個陌生人。有機會一定要攀談一下。不為什麼,就只是覺得很好玩而已,不過她看起來太認真了,到底是做什麼研究的我實在猜測不出來。感覺是做生物方面的,過幾天如果有跟她交談再來證實,科科。

最後再說一下晚餐,今天晚餐也看到一些美女。所以晚餐時刻我的心情不錯。而且今天人意外地多,期中考的時候所有人都差不多時候出來吃飯,我到了大四下連期中考的感覺都沒有。真是詭異。
今天看書時間大概是五小時出頭,把一個59頁的劇本預習看完了,是Sidney Grundy的The New Woman。以melodrama的品質算是寫得不錯了,那些連續劇犀利人妻大概都沒這個一百多年前的劇本好。也是講第三者,講婚姻,講女性自主或沒有愛 的婚姻blabla,用一些有點諷刺誇大的動作形容沒有腦袋,又自稱是新女性的人其實是多麼舊又傳統,她們需要的東西和任何時代的女人都一樣,就是一個真 男人的愛。不過裡面有些想法或觀點我不太認同,但是就算了,老實說以通俗劇已經算很不錯又有點啟蒙教化作用了。

明天要考試的東西都沒看,也覺得沒什麼需要去看…Peter Pan和Amadeus的劇本都看過了,也懶得去重看或什麼的,明早複習一下人名和劇情大綱就好。我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重看劇本,科科。

PS.剛才看到這個補教名師吳岳談人生,覺得很不錯,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