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3日 星期六

Panther

黑豹認為自己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動物
但他不知道花豹的厲害

有一天他們相約賽跑,比了三次,都是花豹獲勝
黑豹覺得很痛苦,要求再比最後一次
花豹也累了,他們身體都累了,但是黑豹累的更多,因為他的心太累了

他們相約三天後再比一次
這次雙方都休息完全,黑豹眼中出現復仇雪恥的怒火
一場良好的競賽是不能放水的,身為頂尖的跑者,他們都知道

花豹盤算著更多的不是跑步策略,而是怎麼讓黑豹心滿意足?
憑著天生的能力,黑豹幾乎不可能勝過他
但比賽不能放水,只要鬆懈對方馬上就知道,這也是羞辱對手
花豹也不想輸,他要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他告訴黑豹,我們生存的環境不一樣,你總是在我的地盤比賽
這樣對你不公平,我也得去你的環境比賽
黑豹覺得有道理

花豹住在平地大草原,黑豹住在山裡

他們談論賽後心得
黑豹說,我終於明白了我們的不同,並不是我優於你或你優於我
而是我們的生長環境和演化習性完全不同,我在我的環境裡有最大優勢
你在你的環境裡如魚得水
我們誰都不輸給誰,只有越早明白自己生來是適合什麼環境的,才是真正的贏家

花豹很高興他的朋友終於想通了
他們相約明年再見,要去拜訪其他親族,看看大家在不同的環境裡各有什麼發展

Bear

熊媽媽告訴小熊,你要得第一,才能成為這座山的大王
得了第一,以後你就能有更多的山和土地,就能有更多的食物和資源和風景和女朋友

小熊從小就相信這個教誨,好強
他觀察周遭環境確實只能提供他們有限的資源
食物、土地、水

他甚至搶奪年幼弟弟的食物,母親不理會他們
小熊長大了,面對了更多嚴峻的挑戰,更強大的對手
打得滿身是傷,搶奪一座又一座的山頭

直到有一次,他碰到太強大的對手了,這次他受了重傷
命在旦夕,他心想我是自然的淘汰物,強者的敗將,但我不甘心
只要讓我康復了,我必定要奪回我的領地和一切寶物!

但他沒有完全康復,他的傷太重,從此瘸了腿瞎了眼,走路會喘,動作緩慢
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威風完美了
只能和老熊或更弱小的對手挑戰
這個過程中他思考,其實我確實不需要那麼多資源,可是我很想要那麼多,為什麼呢?

冬天來了,他很想永遠冬眠下去,到明天春天、後年春天、大後年春天都不要醒過來
他已經不相信資源有限所以要當大王獨占這種事情了,
只要大王願意,其實每隻熊都能有足夠的資源生存下去,
問題是當大王的不可能願意這樣做,即使他不需要那麼多資源
雖然他還是很想當大王,
如果可以的話,他更想醒來以後來到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每隻熊都能有足夠的領地和資源
不需要爭鬥

在他走進洞穴冬眠之前,他聞到樹林裡有讓他興奮發狂的味道
那是一隻年輕的母熊,在樹幹上留下記號,他可以聞出所有的訊息
是的,他知道就是她了!
可是身為一個輸家,要怎麼追求她呢?
他只能沿著記號走下去,繼續追蹤著她
在冬天來臨之前,他同時有著生與死的欲望
生是為了欲望而奮鬥,死也再所不惜
死是為了解脫而奮鬥,活得痛苦不如死得痛快

來場激烈的戰鬥吧!希望這是能夠決定生死的一場戰鬥
因為他已經太累,所有氣力只夠準備最後一場搏鬥了

Canary

金絲雀從出生就被關在籠子裡面,
有一天外面的麻雀經過,問他什麼時候才能得到自由

金絲雀說「只要我夠努力歌唱,有一天我的主人就會放我自由」
麻雀說「我的聲音那麼難聽,可我還是自由的,我的羽毛那麼單調,可我還是自由的」
說完就飛走了

金絲雀又這樣孤零零過了好幾年
他想自由是不可能靠著這些條件得到的,於是他衝撞籠子,拔掉自己的頸子上的羽毛
想要奔出這個牢籠

沒有用。

金絲雀想,自由也許只有心底的幻想才能帶來了。他得了憂鬱症
時而幻想自己身處廣大天空下,時而幻想牆上海報的山林大海,時而幻想有許多同類聚在一起

金絲雀想,也許只有死才能自由了。可是在死之前他會老,在老之前他會孤單害怕

直到有一天,小孩子偷偷把牢籠打開,想伸手抓他來玩,金絲雀才猛然覺醒
要不就是死在小孩手上,要不就是往外飛出去

他成功了!他成功了!
雖然從出生以來就沒有機會能飛行,一生都住在牢籠裡
他還是憑著本能飛出去陽台,再也不回來了

畏懼大過喜悅,滿足心願大過存活欲望
我們都知道金絲雀吃慣了主人給予的飼料,身體缺乏鍛鍊,對危險沒有警覺,
很有可能幾天之內就被貓或老鷹吃掉了
或是餓死、病死、凍死、被車撞死

但是那是他的心願,在死之前,完成了一生的心願
有些鳥生來就自由,有些則不是
他們得奮鬥到生命最後一刻,看準任何機會,賭上運氣
在死亡面前,還是有那麼點渺茫的機會完成心願,又存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