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廣播劇「斷尾之狐」成品

本來要上傳到Youtube的,不過住處的網路有點問題。

約莫是126mb

MP3 音檔


劇本

劇本PDF檔

(2012/08/29 update,原先的連結失效了)
創作感想

高中畢業後我唸了三個大學。前面兩個校系是依照父母意願而去的,即使發現毫無喜歡或實用之處,我也沒有勇氣像Steve Jobs毅然休學,只是每天像殭屍一樣度日。第三個是逃避心理下的結果。一直到我在這裡大四畢業前,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腦中開始有「斷尾之狐」的故事構想時是我19歲的時候,那在是台科機械的大二下。會有這個構想其實是因為有一次和同學的分組報告用到的雜誌裡,有一張很有靈性的狐狸黑白照片。從那時候開始,整個故事幾天內就在我每天吃中飯時自動成型。
「因為我想要一個人活下去,同時找到不傷害對方的幫助他人辦法」。我一直抱著這個想法活到在中正大四的畢業前夕。有一天突然明白這個念頭是失敗的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故事內容是我在中正大三升上大四的暑假寫的,錄音是暑假結束前夕和大四開學後不久全部收齊的。只開了個頭,就因為四下的研究所考試而暫止。等到我重新做起這個計畫,大約是大四畢業前夕,但經過一個暑假我還是沒有完全做完。我們青春的聲音被紀錄下來了,但我還是希望能有更多回憶留下。
我用的是一年前的檔案,一點一滴慢慢自己拼湊起來的。我們錄音都是各自分開錄音,所以有些組員甚至從來沒有碰過面,也不認識彼此。或是只碰過一次。他們在不同的時空扮演這些角色錄音,可是卻在同一個電腦空間裡面溝通對話。人手不足的關係,我自己分飾至少四個角色。我平常就很喜歡去注意別人的嗓音。同個人在講話或唱歌時、朗誦時都不同。我們的組員一半是BBS上徵有興趣的志願者,另一半是我認識的好朋友們。
我們的旁白,宇彤是一個很厲害的配音能手,至少有四種很穩定的聲音。各位沒聽到她的Madam Algrace實在太可惜了。Shelly的未變聲小男生聲音很棒,試音的時候她能做出這樣的聲音,本嗓其實也很好聽。岱蓁的聲音很小女孩,奕秀的聲音很好聽。大帥和putz是我的室友,他們鼎力相助錄音舞目和商人2
Shelly、大帥、putz,、奕秀、岱蓁都給我很大的幫助。雖然只是聲音而已,但是一個故事就是從這樣的對話開始的。廣播劇的製作,如果是一個人自己這樣拼湊所有對話和音效,實在太費功夫了。我其實沒有完全按照劇本的指示放入音樂或音效,實在是因為時間不夠。各位如果看到劇本就會明白還缺了好些音樂和音效。應該是一個團隊剪輯會比較容易。我想以後我就專注在寫作和提供優美思想的部份就夠了,不會再參與這種技術工人的工作。我想台灣本土製作的小故事,應該也有機會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廣播劇其實就是低成本的卡通或電影,加上畫面就是卡通了。只是思想不能太灰暗。
斷尾之狐的構想和原始部落對女性的割禮、或是家長對子女的要求有類似之處。失去的狐尾就像強迫性割禮失去的陰蒂一樣,一塊不會回來的關鍵肉體,讓她被迫成為和上一代相同的殘缺人,這個悲劇可能持續下去,直到有個人出來停止這一切。對應到我們身上,那是我們心靈最脆弱稚嫩的地方。當群體或長輩對幼小子女的要求或期望壓過孩子自己的發展本能時,就會產生揠苗助長的悲劇,這是在台灣常有的情況。孩子該學著為自己的人生和選擇去努力到底、並負責,這比較重要。這個故事滿足了我青少年時期的幻想,離家出走,幹出一番大事業,得到最心愛的女生的回應,回來改變家庭和社會積習已久的弊病,發光發熱。我希望自己能像小荒一樣。就像麥田捕手的Holden,想當一個懸崖邊麥田裡的捕手,抓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孩子,不要讓他們掉到懸崖下。在他們跌落懸崖之前、被帶去斷尾之前,好好保護他們,讓他們用自己的天性和決定去茁壯成長。不是為別人而活。斷尾之狐其實是有三部曲的。第一部曲是小荒離家流浪為自己奮鬥,有善心的他誤打誤撞解決了自己和族人的幾個大問題。第二部曲是查克長大後的黑暗面,在人類世界叱吒風雲卻回來傷害自己同胞。小荒又得再挺身而出一次。第三部曲是年老的小荒最後一次帶領族人解決和人類的問題。
千年狐精那裡其實是敗筆。現在的我和一年前寫作這個劇本時的心境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不再那樣具有復仇心態,結局不應該是小荒的父母失明、三個主事者都死掉。事情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式。也許幾年後我會重新改寫劇本。到時候會是很歡樂的童話,在一片歡樂和正向思考中,所有問題很幸運都解決了。生命不再那樣沈重了。 這是我大學六年來的追尋,希望劃下一個飽滿的…句點。謝謝大家曾經參與過這個計畫,能認識彼此是一種難得的緣份,讓我們一起快樂迎向下個階段吧。

2011/09/16
吳浩民

未來一年的願望

其實應該寫未來三年,這種東西應該每年或每半年寫一次。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確實執行築夢踏實的人生旅程。不過這麼多願望還是得用一年來計畫就是了。

找家教,開始有自己的收入和平衡家中的支出。大概是十月中的事情了(來得及嗎?)
找台中的華格納專家,我應該可以從他那裡學到超多音樂知識和戲劇的東西(可能比去中山大學還有用…雖然中山有山有海有戲劇系有音樂系有更出名的外文系,或者比去台大戲劇有用)
不斷確認林建光老師是否會在明年開科幻小說課程,這是我選擇來中興的主因
好好認真讀書,一開始就拼盡全力,看自己的程度如何
好好經營投入感情,不要逃避或計畫性、下意識想逃跑、不去思索。順其自然不強求什麼吧。
把大學沒認真看過的Norton系列課本多看幾篇
學著用圖書館的資源,找期刊或什麼的
把作文和MLA能力練好
自習德文和日文
早睡早起,一週找一段時間游泳。找兩天晚上慢跑。讓身體有規律、很健康。
做考古題…我還是很想試試身手看自己能有什麼能耐!(有空再說吧,我有兩次這樣的經驗,根據經驗,應該是不會有空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全心投入,如此而已。)
規劃寒假行程
和系上同學老師好好來往,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學著專心和妥善分配時間。
多讀一點哲學書籍,我突然發現中山大學有哲學所…有哲學系的大學才算是完整的綜合大學,真的。

到了下學期時,我想我會看一點國際公法、國際政治相關的書。大概跟外交官特考和我自己的興趣 - 「時間使」的故事寫作有關…對於國際組織和政治相關的法律,其實這應該是大學時期該做的事情。只是我都是稍微讀一點就放著了。這是我心底一個和國際政治角力、一群大人物和小人物生命有關的故事。

家教可能要到十月或十一月才開始進行了…現在沒空,九月底之前應該會找到的。我想先處理奠定一些瑣事和要事。總是把時間浪費在處理瑣事和要緊事上實在很糟糕,只是救火而不是累積資本。

大概先這樣吧。寫下來算是某種公開的承諾

Opera教了我什麼

這一篇是大概五個月前寫在mail裡面暫存的。拿出來po吧。


Firefox4的原始UI設計是我看過最差勁的


Opera有,而Firefox卻沒有的:
1.關閉分頁列表
2.和瀏覽器本體整合的下載列表
3.分頁置底以後,最上面的邊緣要多留下一點空間
4.平滑捲動的能力
5.迅速啟動的能力
6.僅僅縮小分頁的寬度,分頁越多寬度越小。
而不是像Firefox讓分頁保留最小寬度,兩邊還保留左右選擇的按鈕。
7.更好的pin tab設計
8.關閉分頁後跳回上一個使用分頁的選項
9.當前分頁標題的列表搜尋功能
10.全文檢索(這我還未完全摸索清楚是怎麼作用的。很神奇的一個功能,只要在網址列打上網頁文章裡面的隻字片語,就能找到該篇文章的網址。 Firefox的awesome bar,僅能就網頁標題檢索。我不確定誰在這功能上會勝出。)
Opera的這個設計有時候在我搜尋東西的時候有點擾人
11.更好的private browsing,不需要犧牲整個瀏覽進度,而能獨立開出一個tab或視窗。


把Opera說得這麼好,Firefox有沒有什麼優點是值得學習的?
1.書籤列
2.awesome bar的設計,搜尋歷史紀錄很方便




今日記事

我想講今天發生什麼事情

記得我提過學校圖書館的工讀生有幾個很可愛嗎?
昨晚剛到那,有一種熟悉的溫馨感。今天白天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是那裡的學生了。
不知道是因為遇到Sunya以後的事情,還是腳上穿著的不是慣常的拖鞋了
我感覺從裡到外,已經完全和暑假時仍住校的我完全不同了
我不再走往宿舍區、而是到學校特定點或是巴士站

可愛的工讀生…明明沒什麼改變,但她們對我的吸引力卻銳減。
我覺得我扳著一張臉跟他們問事情,不像以前一樣很高興很小孩能和她們多說幾句話
多留在她們面前久一點

我想研所的同學前天說我表情嚴肅地說yea
大概就是這樣
我心底其實是很高興的,只是表達出來卻很冷漠

我長久以來的某種幻想終於被戳破了。跟Sunya教給我的東西很有關係。
不知道是有了妳就不想要她人,還是明白了自己以前一廂情願的喜歡一些人很像小孩或少年的單純喜歡感
現在會變得比較明白自己其實想要什麼
只是告訴妳發生在我身上的改變
沒有妳出現的話,我不會明白這些事情


然後剛好碰到我說過的幾個人,真巧。只想哈哈大笑。
中文系的學妹正在用計中電腦,看到她我還是有喜歡又欣賞的感覺。
不過她對我變得很冷淡很冷淡,一句話也不想說,也不像以前一樣熱情。
被拒絕我其實都不介意了,大概是怕我誤會糾纏。
她應該是正在和誰發展,太美了。那種神情。

曾經在問句裡探聽我有沒有女朋友的那個女生,站在還書機前面還完書走進圖書館
應該過得還好吧,雖然第二次碰面時已經是一年以後,因為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她旁邊有個人了,但她還是瞪了我一下


「為什麼女生都喜歡高跟鞋?我喜歡平底的。」
「你可以問妳女朋友為什麼女生都喜歡高跟鞋呀,因為漂亮嘛」
「我沒有女朋友…」
「真的嗎!不會吧!」

那是第一次見面時的部份聊天內容


老實說我這些年過得蠻糟的,雖然像小孩一樣自在但是真的蠻糟的。


還有某個我很討厭的男生,看到他從我面前的一片漆黑走過去而沒發現我,我就哈哈大笑。就像怪物變得很白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