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

阿嬤兩週年忌日

昨天是阿嬤去世兩週年的忌日。這個暑假有提前去祭拜。沒有到更遠的地方去,我也許錯了。

想起來,我還是只想到自己的事情。只覺得兩年時間過去了,進入永恆世界的已經成為永恆,而留在這世上的人,卻讓還未發生的未來或現下該做的事情,都不夠完善。

大三這一年剛開始,阿嬤就過世。我還沒有實現在嘉義唸書要常常回去看她的諾言,她就走了。這一年我重新接觸機械系的基礎課程,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了,可以做到哪裡,值得不值得。幫忙公演卻又覺得理念不和,不想花那麼多時間爭論,最後不歡而散。我才明白自己喜歡參與劇場卻討厭與人共同承擔某些責任或花更多時間去犯錯。

我轉而開始製作自己的廣播劇,一直到畢業的這個暑假才完成了這個五年的懸念。完成後才明白我更討厭這種抽離人性、片段組合和非常孤單的創作方式,比起來我寧可參與劇場也不喜歡電影製作。劇場至少是一群人一起歡樂和做傻事,感覺完整。而影劇製作卻是很孤單很破碎的,雖然完成品看起來很完整。這一年我碰到數學系的好老師,是我大學生涯六年來最精彩的一個人,但他講的話卻要花上一年多才開始在我大腦裡面生效。這一年我修了哲學系的課,不過到畢業時才發現哲學系的精華其實是藏在他們的閱讀室裡面。

阿嬤的忌日,我在檢討自己…進入天國的就進入天國吧,留在地上的要繼續好好努力。我有很多地方做錯了、方向錯了、心態錯了或不夠努力。

時間過去了,無論我做得多寡,犯錯多少,努力多少。時間是生命最公平的資源。(假如你同意的話),那就別浪費時間活在自己的虛幻或憂愁裡,或是別人的期待。

這一切,不是現實成就的里程碑或汽車里程數累積而已。而是好心情的理解和累積。做出選擇往下走,對了就繼續,錯了馬上修正,久了就會有某種積累。如此而已。只靠我自己,得花上很久的時間才能摸索明白。所以請帶著別人吧,或至少和欽佩的人多說話,讓他們帶著你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