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現在想想

關鍵點果然是這個。「遇事只會躲起來睡覺或想停著休息,不想處理或讓它自然好轉」

但我不可以再去想對錯或過去的問題了。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做不到的事情。我沒有這種能力和心態去把當下該做的事情盡量做到最好,至於超出當時能力範圍的事情,就不該浪費時間心力去擔心。盡量做到最好或不該擔心的那些都不需要有一定要怎麼樣的壓力。
我欠缺這種概念,總覺得不可以有失敗或浪費掉的時間精神。事實是,在考慮過後而做出的決定只要繼續做下去,不能算是失敗。只是我同時也欠缺正確的考慮精神就是了。沒有那種概念,常常做出奇怪的決定或反覆。
總是覺得想退回過去的某個點重新做出決定或修正,或什麼都不做很久以後再說,但人生不是RPG,可以存檔重來。時間是不斷往前的。只能在往前的過程中修正以往的決定。我的世界相對安穩太多了,所以時間感不一樣。這問題可大了。和人相處時就會壓力倍增。

讓我意外的是我的外婆竟然還算清楚我現在讀什麼,太詭異了。雖然以往每年只有見面兩天,可是一些事情她反而很懂我。長到這麼大才知道,絕對是我太少打電話問她,或漠視拒絕回答她多年來問我的問題了。

感覺糟透了。

我最常做的即是,想永遠睡覺、先睡覺、一個人做事不管進度。這些都是逃避心態,沒辦法讓我把當下該做的事情做好。即使是現在的我回到過去任何一個時間點給自己忠告或協助,都很難改變這個習性。越是一個人活著、待在舒適區或當旁觀者,這個問題就只會越嚴重。這是我自己沒有辦法解決的,在學校裡也許是做不到的了。一個好的學者或高僧也會有這種問題嗎?和現實時間或眾人脫節,能真的處理一切問題嗎?

不懂,我只能先處理我現在該做的事情。我很少成功做到過,實在是難以忍受這種挫敗感。接受它,忘掉包袱,然後繼續往前走,活在當下的每一秒。

Superhero

過了這麼久…我彷彿還聞得到高中時書本的味道和教室裡的聲音氣味,還是小孩的時候總是期待有個超級英雄能來解救我或教我,讓一切的煩惱和困難都能處理掉。可能是父母兄弟師長,可能是暗戀的人,可能是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或高人。除了父母可能會無償提供關愛協助(和干預),其他人大概都不會理你。


六年,或七年過去了。我才明白超級英雄不是不會來了。而是超級英雄從一開始就住在自己心底。自己就是自己的英雄。也許女生比較會有等待英雄的想法,而男生總是被訓練成要當英雄。這樣的錯誤想法會讓人壞掉的!錯了,自己就是自己的英雄,要自己面對和處理大小事情,男生女生或大或小都一樣。而有些人就是永遠學不會這件事情。

我們總是喜歡能夠讓人安心放心的人,其實這樣的人除了有天生的特質讓他們往這個方向上走去,佔最大因素的還是過程中他們花了極大的心思和克服了極大的困難,才成為這樣的人。即使做錯了,也去面對並修正。而不是放棄和逃跑。

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能明白這件事情。在我看見過的超級英雄面前,我覺得自己差勁的像渣一樣。也許,在超級英雄們還是年少的時候,也曾經脆弱的跟渣一樣吧。

我們的父母,你喜歡的師長或長輩偶像(不是偶像明星那種偶像,是可敬佩的人),其實都是這樣的。不要看太多台灣的新聞,去看經典。那些偶像或古今中外大學者的成就思想歷史傳記都在裡面,也有些躲在社會上或學校裡面,默默地過活。至少不會是常上電視的名人。

還有一點…雖然身在台灣,我們大中華的思想還是蠻嚴重的。嗯…至少要能夠正確平等去讚賞或評價其他文化的高級之處,不是從刻板印象裡去理解或崇拜貶低。大中華的思想就是其他都是蠻夷之邦。不同的國家或環境會發展出自己一套文化,明白這一點,是人文領域的人該有的氣度。可惜沒幾個老師或學校有這個願景,讓我對台灣的大學和教育氛圍很失望。

至少還是有幾個的。中正外文的張美芳、機械的蕭庭郎、數學的黃英龍老師。還有資源豐富的一些系所和用心的一些老師。唯一要說的就是自己不懂得運用資源和時間,這是欠缺和社會的聯繫所致。大學不能築起學術的城牆,把自己和這塊土地、這個時代的人隔絕開來,人文領域尤其如此。雖然學古今中外的思想精華,可是要對身邊的人和自己的人生運用呀。

很少有老師願意這麼跟學生說。也很少有學生明白這點,和社會、自己、身邊的人緊密聯繫、互助理解的精神,其實才是追求知識的基礎根本道理。和最簡短的生計問題不那樣相關
,因為學校裡該教的就是這種啟發人的精神和自主學習解決問題、與人相處相愛的能力。

我得做到這點,如果環境不能給我,那我就要試著自己努力營造出來,從我自己開始。為何我覺得好丟臉。不知道,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