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日 星期二

醫生

國中同學阿標和螢螢現在是大七了
在醫院實習必定常常碰到生離死別的場面
怎麼救都救不回來的,或是很痛苦的離開方式
醫生除了需要技術上的專業,也要有安慰輔導人的能力
有些人不會再出院或不會回到現實世界了,要怎麼讓人接受這件事情呢

19歲的時候自發性氣胸開刀住院,對面就是安寧病房。那時候我才突然恍然大悟,生命的意義不是外面塵世的人所追逐的那樣

就是那時候我下了一個決心要做一些事情,包括做一個廣播劇、知道自己該怎麼活、未來該怎麼走等等。術後回到學校繼續一年台科機械、在學重考到中正外文…在中正時又或多或少接觸了一些其他領域科系的東西,皮毛而已…本科其實沒有做的很好,和社會的聯繫脈動也不夠,和同學人群的聯繫也不夠。

時間過去了,廣播劇做完了,但我仍然有些問題的答案沒有獲得解答。我覺得自己不合格。

可是…回到那個我推著自己的輪椅或爸爸攙扶著我走過安寧病房的走廊時,我當時的感受是什麼,我還是能記得那些病人或他們啟發我對生命的意義的感受。他們留在牆上的塗鴉、畫作或書法、一段文字或想告訴大家的話,有些是老人有些還只是國小的小孩。他們都不在人世了。我就走到安寧病房外的公共大陽台,當時外面正是紅杉軍的吵鬧行動。每隔幾小時就要放音樂和呼口號。可是我感受到的只有權力鬥爭的可笑和愛出風頭的幾個名人在玩鬧提昇自己知名度而已。那些被煽動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許多病房的門是開著的,每個房間的氣氛都非常平和寧靜。

那些話,再再讓我記起生命的意義和身而為人的態度該是什麼。
我該怎麼愛人,怎麼對自己負責,做什麼決定,怎麼對待任何人。每當我迷惘時,就要回想那些已經不在人世的人們,是怎麼透過牆上小小的留言告訴我這個路人的。

從那些裡面提煉出來的結論就是:要感謝一切、要知足惜福、要好好過當下的生活和珍惜身邊的人。那是很平靜滿足的語調。也許生命本該是這樣…只是激動或快樂的時刻又是怎樣呢?我常常忘記這些。不只是該追求或反對的不去做,不該煩惱或追求的也在做。

要記得他們幾年前教導我的,其實想起來,上帝雖然又給了我一些時間和機會去磨練嘗試,我做得確實太不夠了,但整體來說,我在心態上只要願意去這樣想這樣做,也還算合格的了。只要我懂得感恩惜福的話。

那些安寧病房的病人,只是先回天上了,然後回家之前告訴了我這些生命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