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Studio Ghibli

台灣沒有吉卜力工作室啊,不然我會很想做這種工作。

今天下課比較晚,已經五點半,走到研究室附近,聞到很香很香的味道,芳香用的香水那種的。看到兩個系辦的助教在研究室對面一個沒看過打開的很小的辦公室準備做體操。裡面是木頭地板的。放著輕音樂。
對!另一個筱雯把頭髮完全放下來站在裡面!她們神情愉快。我從沒看過她這樣輕鬆笑過,即使是半背對著我。我喜歡這樣。

然後我想起來,我從台科離開的那一天,體育館地下室的韻律教室放著「永遠不回頭」那首歌,這兩件事情沒啥關聯。只是很喜歡那個筱雯的微笑,然後我會想起來另一個筱雯的微笑。真想看到她的微笑,或是任何我想看到的一些人笑,超想的,我的嗎呀,真是貪婪又幼稚。

然後今天聽了那義大利來的作家/教授的演講,其實沒什麼人能理會他,因為在場包括兩個老師都沒有人看過他的書"Flow"。我只是有點羨慕同個房間裡面大學部的學生而已,自己曾經有那樣的時間卻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好吧,現在也算是這樣。

我問三個問題(我發現我的英文表達能力持續退化,因為在這裡也沒人跟我用英文對話,也沒人願意用英文上課):

一、在義大利,你有沒有除了自己祖母以外的長者經驗來源呢?(他提到自己祖母曾經把一些二戰時很辛苦難受的事情用很funny的方式告訴他們)
你有沒有什麼遇過什麼公園裡面的長者或學校裡的老師,他們走在我們之前,探索了人生地圖比較廣大的部份,能給我們一些有趣有用的啟示。在中國,我們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說法。

答:沒有了吧。現在已經輪到我了,我54歲了。現在是輪到我去傳遞經驗給下一代了,我有老婆、小孩、還要照顧父母。
(他提到他第一本書是21歲時被女友拋棄而寫的。當時常常找朋友聊天,朋友都被他煩死了,最後只好寫自己的故事然後順便出版。但那之後就不再以自己為故事角色原型了。現在已經出過12本書了。然後,並不是每一本書都是一個女人而寫 XD)

二、如果有一個男人,他被冰在冰箱、或關在監獄、或孤島上,他有喜歡的女孩。大約五、六年後他回來了,可是女孩已經長成女人了。他對她不再有當初的那種強烈感受,那麼,有可能還會因為她內在的精神結構並沒有改變那麼多而愛上她嗎?

(因為他演講時剛好提到男人對女人的impetus,大多從一種美麗的外貌所引起的,之後也許結婚生子,婀,那是順利的話,然後女人就從「物品」轉化成「母親」,他們之間的愛情就轉化為類似友情和親情,不再像是以往那樣。總之他有想援用佛洛伊德,不過台下剛好有個老師其實專長是這個,但…他們都很節制,不想提太多)

答:喔~~~這個嘛,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去做心理治療的原因了。因為男人想做愛,(他強調不是我本人,是我寫的角色和我看過的很多男人blabla XDDD),可是婚後或有孩子後那種感覺就不見了。後面回答我就不知所云了,沒聽進去。

三、你寫小說時,是否只有比自己年輕的角色才寫得好?因為自己或旁人的經驗。
答:並沒有。我反而寫得都是大我十歲的角色,大概是因為我想成為那樣的人,算是某種預想預測吧。大概是我父親或一些長輩給我的一些形象。

結論是,我只是隨機抓住一個遠方來的過客,用他可能擅長的領域問我想知道的答案。我以前就常常這樣,但對我沒什麼用,根據經驗,問長者不一定有用啊。這絕對是要自己嘗試,因為狀況差異太大了。不過要是自己的祖母或外婆那輩的,有一些講話倒是超有用的,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或父母就不太一定了,看情況。

附帶一提,我超久沒看那種東西了。再一看果然發現那會改變你的mind structure。更容易把人物化。更難快樂起來。二戰時義大利和周遭小國、德國,加入法西斯黨的人甚至自己的親族抓起來,然後把小孩丟給別人扶養,只是因為意識形態改變,被洗腦了,或是逼良為娼,或是只好賣身養小孩等戰爭結束丈夫回來養家諸如此類的事情。人的價值就像物品一樣,甚至更不值錢,那一代的人,年輕時就是這樣過來了。

想一想,也許還算是幸福的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