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遺憾

外出回公司的路上
突然想著一些事

E04!!不知不覺就二十五了!?

想想當初我真的沒多在意這個事情
不管是十八歲還是二十歲的時候
即使現在,只要不講誰曉得我幾歲?
那根本是不重要的事情
再怎麼說...那都是很膚淺的一種要求
而且沒有人永遠擁有

想起高中、大學時期
雖然我沒說過
但是

媽的還是有遺憾阿!!
而且真的去想還是很大的遺憾阿!!

其實有很多可以做但沒去做的事
或者應該做但沒去做的事

高中的時候
很後悔的是花太多時間在喜歡一個人
太折磨自己了,然後沒力氣去做該做的事了
我應該多花點時間在唸書上的
只要更用心今天一定完全不同了

大學的時候
後悔的是還是用太少時間去唸書
還有原本想在大學四年學的東西
跳舞也好、樂器也好
全都沒實行
然後不夠果斷...不過這就算了

浪費了很多時間
怎麼能說完全沒有遺憾?
每個人都有遺憾,一定有
否則那些使人想起青春歲月的歌或劇怎麼會如此引人入勝?
怎麼會撼動人心?
還有好多好多事想做而沒實現
想做的事太多了
真的要算起來,一輩子的時間根本做不完
因為人很貪心
又喜歡去計較
其實算計的越少越輕鬆
我看過的越會算的人越不快樂

為何之前我說沒有遺憾呢?
可以說是騙自己...也可以說是走過來了
因為人其實不懂所謂的完滿
對人來說,永遠都只有不夠
假使有另一個時空在當時滿足了現在的遺憾
那在另一個時空的現在,仍然會有不同的遺憾
會是什麼不知道
我只能說不論人怎麼做都會在事後覺得仍有不足的地方
這就是人的黑暗面
我曾去追尋過的東西,就是為了要認清它
然後呢?
成功走過來的人就會繼續他的人生,但不一定順或不順
然後偶爾勉懷過去的遺憾,它仍然是遺憾
但就像是在看淒美的故事一樣,苦澀又酸甜
而主角是自己,屬於自己的淒美故事

有些事情永遠有機會去實行
但唯一不能重來的就是當時的自己和時間
而我花了好多時間在消沉和迷惘
想想真是浪費生命和青春

如果說只是想尋找相似的背影
那麼,要找到多少個你才會意識到那都不是原來的那一個?
人阿,若沒有痛苦怎麼會知道快樂?
就像沒有黑色,白色的存在又有何意義?
你以為沒有快樂而痛苦的時候,其實是因為有過快樂才知道這是痛苦
只是你想不起來了,或去否定掉了快樂
所以...為何痛苦也是自找的
這根本只是辯論上很簡單的道理

其實不在乎年齡我又怎麼會去為年紀這種事煩惱?
心靈比較重要,嗯!

小筆記

我現在打字小都會被選成筱了 XD

剛才看一篇批評覺得很有趣。是Hawthorne的兩個短篇故事,很有科幻味道。跟科學怪人或pygmalion有點像。男主角很在乎完美,所以對女主角或生活中的事物抱持著一種很極端完美主義的態度。不能接受一點缺憾或缺陷。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Birth-Mark

http://en.wikipedia.org/wiki/Rappaccini's_Daughter

總之男主角的那種心境很有趣,人是很聰明,本心也不壞。可是對人的善心,尤其對女人,是完全不相信也不能理解的。當女主角愛上他的時候,他非常不信賴她,用盡各種方法測試她到底心底在想什麼,因為這個可憐的男人無法理解,他只信賴自己的科學知識。他對女人抱持著很重的戒心,另一方面也是跟(作者時代)性的保守概念有關系。他想測試女主角,其實對她是一種想理解一個全新事物的欲望,以及保護自己性命的警覺性。

最後當然是悲劇啦。女主角即使全面付出,為他犧牲掛了。男主角還是不懂。
她說願意為了被他愛而付出一切,也不願意害怕。
對,我可以體會男主角想說what the fuck的感受,不懂,就是真的不懂。
而且他只相信自己的測驗準則,要的話就去通過我的重重考驗,為我改變。這兩個故事的共通點就是女人為了獲得男人的愛,試著去達成他們心目中的完美,而被抹殺掉她們本來最具有生命力的部份。一個是胎記,另一個是與生俱來的身上毒素。一消除以後,她們就死去了。得到一個可笑的結論:完美的女人就是死人。

我覺得這有諷刺意味,想獲得喜歡的男人的愛,把自己本來的那部份都殺死了。不管是變成行屍走肉或真的死了。

批評者說這個男人有像浮士德的龐大知識,卻缺乏了生命最基礎重要的直覺,尤其是愛人或被愛的直覺。也許從小就被拔除或被教育過程、科學信仰、知識權力的崇拜給洗掉了。

嗯…因為是從別人的批評裡面看來的,所以劇情大綱不太清楚。但我一定會去找來看。看完再來講講劇情大綱。

我想要真正的快樂,把握珍貴的當下,把大部分不那樣珍貴的當下拿來努力,投資給未來。我總是不知道自己有了什麼,該做什麼,是否不夠或該捨棄什麼,追求什麼,這樣的我,很難快樂。因為遇到的困難並不知道是否值得或願意(當我不完全明白自己是為了自己的某個真的很想要的目標而來),就會想逃避。這發生太多次了…到最後只想把自己的命交給別人或放棄掉,不管我現在有什麼,都很難知道該怎麼運用以獲得想要的。只遇到困難,不知道自己的願望是否值得克服這些困難,不知道自己已經有的代表什麼,羨慕忌妒別人擁有的(而不知道背後該怎麼付出相等的代價或努力方法為何),不知道自己適合或該過什麼樣的生活,這就是人為什麼不快樂,想逃離現實或把自己交給別人、神、高位者的支配領導的原因。

我無法解釋為什麼我總是把事情搞砸。

壓力

如果要說我的壓力來源,那還真是說不清。

其中一點就是,我想彌補追回失去的時間。但這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卻永遠無法改變,這只會讓我痛苦萬分。對她而言,沒有遺憾了,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我為此痛苦的不得了,這個感受讓我很想放棄一切馬上回家去和她相處以彌補或麻痺自己或自我了斷。想起來覺得超白爛,以前會覺得在軍中因為兵變而自殺或殺人的人,太笨了。出來以後就好了嘛!一切重新開始。現在我可以明白那是一種「過不了這關」的壓力爆炸,現實和心理上逃不了,只能面對卻不能面對的時候,感情需要找一個出口。有些人是慢慢變成另一個人,更成熟或更消沉,有些則是一瞬間爆發。

某個女生講起,她最久有半年未曾和男友見面,現在我覺得她其實是在拖時間等另一個人出現,當然那時她很小,可以等。我只是覺得對男生來說蠻殘酷的,聽她講,會分是因為男生變得疑心很重,不像一開始認識的那個人。還有,男生覺得她很理想,而她從一開始就覺得男生還不是可以託付終生的人。但總之她後來很幸運遇到好的人。我是從這裡明白一些事情。

聽某個在退伍前一天,剛好也是他自己的生日,被兵變的人談起,我覺得他真的算是幸運的了。雖然被刻意選日子暗算的感覺很差,但至少他不會拿起槍來幹傻事,因為明天就自由了。分手沒什麼不對,只是人要怎麼理解接受而已。至少我們的文化的這種概念薄弱,怎麼d開始date都要人家教了,明白不適合後也無法改進後該怎麼part更是沒有概念的。拖到老大不小才去經歷這種過程…(假如有的話),誰都受不了罵名或痛苦或之後的風險。花了很多年從高中才終於解脫(有些人更晚)出父母的期待,卻要到大學畢業或更晚才明白,終究一切都必須要自己抉擇和負責。在這件事情上,更不是一個人的抉擇(對於實力相差懸殊的例外),大多是兩個人或兩個家族的選擇。因為我們的文化太不鼓勵自己決定和嘗試、脫離或繼續了。總是拖到時間差不多…超痛苦的。中間就像一團爛一樣,不,我希望一切能做到該有的程度。但那是怎麼回事呢?我不能理解。

除了找到那樣的相似的一個人重新來過(即使有,意義也是完全不一樣呢。而且這樣好不好我不能知道),或是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否則我永遠不可能快樂了。我的賭注建立在我能接受這樣的事情,以及能要面對和妥善處理接下來所有的困難或變數,並完全通過的情況下。對我來說,我以為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後來發現並不是。從我明白的那一刻開始,我會很想要對方持續讓我有一種「無論如何,會安心並陪我處理」這種憂慮的感受,但我不願意去承認這點。超矛盾的。這表示我多麼脆弱,多麼需要被關心照顧,多麼受限和平凡,就像任何我以前覺得可笑的人,我就像他們一樣容易受傷,甚至還更膽小脆弱。需要的還更多…我真的需要,沒有的話是否就痛苦不已呢?

因為我現在能理解,我確實是想要有這樣的一個女人能陪我的(how I wish I could understand and take her when we're children! But we're not children anymore, and she's the one who grew up far before I was.)。只是該怎麼做,我覺得過去我已經做錯了。這些…對我來說都太困難了,似乎是從一開始就選了最困難的一條路走,卻走不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毛病。因為萬事不是只看結果的,過程不快樂不好,我也不能接受。我多希望一切都很完滿。

可是,這樣一想,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在考驗我是否能海闊天空去接受,以及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到做好。我就寬心一些了。雖然我連這是怎麼一回事都不懂,感到痛苦,也會因此想全然放棄。不是不要去想,而是鑽進去就出不來的事情,不要管或不要計算著。天啊,我完全可以想起當年的惶惑恐慌,我真的不知道我當初可以那樣、或那樣做就解決我的問題了。那麼我現在該怎樣做呢?總是以為「有正確的選擇」,也許是吧。但「好好累積自己並完成」其實是更重要而且關鍵的事情。在沒有任何累積的情況下,大部分的選擇,都沒有意義,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

我又打一篇廢話了。只是因為我不寫不行。我摸也摸不到想見面的人啊,這樣的日子,即使再過兩年半還有意義嗎?在某種情況下,我需要對方也許遠比對方需要我還多…在某種極為對等相似的一切情感身體需求或價值觀下,那才是理想真實的愛情。

我們只能盡早學會這個。這是我要接受我做錯的地方。先把我一團亂的事情處理好吧…我真的…完全需要處理好這些…越是一團亂,越表示我有多麼需要一個合適的人。只是我無法明白那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