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A prayer for all of us

For those who read my blog, thank you for concerning my recent life. I must confess I am in great anxious now. But I thank you to care about my life. I start to understand my real situation in this moment. That makes me anxious and realize how much mistakes I have made.

It makes me feel I can not go on anymore. Nor can I make a mistake anymore. Making a correct choice is like making a bet. I am in great doubt to know that my previous choices are so careless and thoughtless. 

It is time to be responsible for all of it. I know I almost flunk it all, like what I did before. The anxiety must be relished or else I can not set my heart on doing something.

It is the hardest thing. People want to see the promising future so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invest their life and resources on it. Anxiety flushes away my clear thoughts.

I shall learn to be peaceful again. Do not to compare with others. Get things done and don't get it down again. 







真實的世界

今天去機車定檢,有許多項不合格,要換掉一些東西花了700元。我不知道是否有被多算。

化油器350
海綿(?) 150
火星塞 100
機油 + 齒輪油 100

我在那邊的一個多小時看了一堆蘋果日報,這大概是最近三個月最舒服的閱讀經驗。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悲慘、極貧、各種糾紛、謀殺、愛恨情仇、貪污的新聞。也有極度悲慘中透漏出的一點點願望,人的本質不就是如此?

至於影視版面和買房的廣告,也看了一下但很難看進去。財經版面沒看。

又和Melody聊天,從實際層面來說,我確實是很自我中心的,不顧別人花費或需求、或是情感上的依靠。我想該是時候終止這種情況了。這個是進入高中到大學結束的時候,該處理的課題。可是我沒有去處理,也不被鼓勵去處理。

把研究所當成一份工作,好好學習,兼職家教,也是可以的。改變態度或路子,就從此刻開始。記得高一的時候在學校看了「扭轉未來」。當時只覺得片子好看,現在卻已經體驗到那種感受。尤其是「不要放棄為理想努力克服困難」和「勇敢去試,記得初衷」




Madness

Louis Althusser,中譯阿圖色,是前鎮子看到的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家

他寫的一篇Ideology and Ideology State Apparatuses很有名。看過以後覺得寫得真好。大概我本來就對這種東西比較有點興趣。上網看wiki有關他的生平,他的那張照片看起來真讓人不寒而慄,非常陰沉。Althusser後來有了長期的精神病,發瘋勒死自己老婆。

我想到的是另一個教數學的老師。告訴我為什麼有些人會發瘋或憂鬱症,那是因為他們的思想無所本,沒有可以施力或驗證的地方。有些東西不像理工科,可以實驗或計算。像他就能透過數學去思考驗證,而不會老人痴呆或發瘋。有些人則是種田或開貨車、做麵包,實際的工作可以避免這種問題。

要看就要看作者本身有得善終的那種書,因為他的思想影響了他的一生。未獲得善終的通常都有問題。不要亂寫或亂想。

越來越覺得我這樣走下去會出問題的。這種理論的東西,要是主修理工其實也可以讀,是蠻精彩的,也蠻能顛覆自己對安全領域或真實世界的想法。為了這些理論讀外文所或外文系,除非從高中就有接觸或是一直和社會有接觸,不然不太適合。這些東西會讓你提前從理論看到世界和社會的運作模式,當然…只是理論上的種種詮釋。如果沒有歷練,就只會變成悶在象牙塔裡的概念。這些理論實在很難當成維生工具,可以當成維生工具的反而是副業,比如應而鍛鍊起來的英文寫作能力或思想厚度。

幸福是什麼?我暫且把它定義為讓自己和別人都能獲得溫暖真實的快樂和紓解、理解和需求不滿所帶來的痛苦。我覺得幸福比較重要。知道的比較多不一定比較快樂。符合別人的期待自己也不一定比較快樂。超過一般人的標準也不一定比較快樂。
我只是要不斷去確認自己不是浪費時間和寶貴的資源,不是因為畏懼或無法克服困難而轉身離去。那個目標,也許是辛苦過程中的小小真實快樂,也要值得我們去這樣追求的,不是最終有名有利就可以。長遠和短期,一生和時時刻刻,不是浮誇的未來保證或單一明確方向,也不是短暫的快樂麻醉。我相信有那樣的東西…我看過有那樣子的人,只是我一直被自己和其他事情蒙蔽了。

究竟孔子所說的「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爾」有沒有可能?
對大多數人來說,遲早都會進入死氣沉沉的時刻。有些人如我可能更早,只是吸收繼承了別人的思想或願望,生活環境狹隘,受到保護,但其實沒有什麼相對應的人生體驗。有些人可能社會化或磨練後變得世故或精明了。

至少我曾經看過這樣的一兩個人,不是等死的老人。他們的生命豐厚而滿足,充滿智慧和經驗,也仍有青年人的勇氣,即使身材不高大,背膀和內在依舊可以感受到那種強健,精神健康而愉快。所以我知道那是真的。我只是想知道怎樣才能做到這點。

也許,那也是犧牲或交換了什麼而來的。也許那種交換是正向的,所以他們才會充滿愉快的精神,累積多年下來就變得如此強壯,而不是耗弱。

晚餐有感

昨天晚餐到校園另一個角落去吃

剛好電視新聞播出某大學買賣學位的事情。
學生因為看到學校的招生廣告而參加,只要修滿學分班的學分即可獲得大學文憑
這些學生平時都有自己的工作了,所以利用晚上的時間去修課。

兩年過去,他們發現學校的廣告不實,他們只能拿到學分修習班修滿的證明書,而不是文憑。一夥人商量不讀了不讀了,要休學。鬧上新聞。看到這些學生的樣子,就會想到自己或一些普通大學生是否也有這樣的問題。老師有時候會嘆氣,為什麼學生不受教,不懂得把握時間,渾渾噩噩只想過關等等。總以為現在的文憑像以前一樣保值,但實力和態度、克服困難、了解自己的人生需求情況才是最重要的。

不只是一個用金錢和時間交換的文憑,而是在這個時間裡面好好發展自己、探索世界。
假如文憑因故用金錢和時間換取不到,就大喊讀書無用。那麼這只是一場交易而已,沒有真心和用心。應該是用心以後還做不到,才想辦法改善。事實上,本來他的用處不是只讓我拿了一張文憑,而是訓練出來的專業知識或完成的成就感、喜歡、待人處事的方法、有珍貴的時間能探索了解內在和外在。但是總是有許多人因為生疑惑或挫折而倒在學校裡面,一個人起不來。這些人找不到人或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解決自己的問題。

原先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更不是文憑買賣的地方。但是社會的變遷、資方的需求和政府的教育政策,讓學校必須像這樣去產出社會需求的人才。越來越多的碩士班只是顯示了大學也把自己當成營利機構。而裡面的教授的和外面的需求常常不那樣有直接相關,學生得好好學著怎麼善用在學時間。

大部分人都需要一份工作,視情況換過幾次工作、照養父母、度過這生、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期許,有些人是工作上的,性靈上的,或是組成家庭。只是路徑不同。
很少人會走上學術路線,或適合學術路線。那不一定比較好。但是學校的教師只知道學術路線的事情,從高中上來的孩子如果太乖,也會以為只要被動接受老師就能獲得很好的結果。但是大學時代其實老師給的不多,想走上學術路線的人得自己拼命從老師或書本那裡挖掘,他們會有一種與知識為伍而不是與人為伍的特性。


應該做的是知道自己以後要幹什麼。


從一開始注意別人的觀感、符合別人的期望,最終還是得符合對自己的期望、讓自己快樂。從一開始我就做不到了,究竟是窩在學校和家庭的舒適圈太久,還是怎麼了。我不知道。

我的探索,似乎沒有好好開展過。即使上帝給我這些時間,似乎也白白流失掉了。因為我在學術路線上,看到了太多不開心,而不知道其他的路上,不開心和浪費是否比較少、報酬比較多。終歸來說,我們依舊是用時間勞力來換取些什麼。

很想跟自己說,承認吧,你就像是睡了很多年醒來,發現時間很多時,該嘗試的沒有去嘗試,才能知道適合與否。現在剩下的路不多了。讓我發現自己像是被矇騙一樣。被保護的很好、安逸的生活和自己的逃躲矇騙,沒有累積起什麼。

托爾斯泰的短篇小說集「人為什麼而活」,最後一篇「迎著光,向光明邁進」提到兩個少年時期的朋友,長大後的境遇有多大不同。一個富有而遵循社會價值去爭取一切令人稱羨的享受和成就,另一個貧窮而和基督徒快樂生活在一起,注重性靈的快樂。
故事中出現了三次的智者長老,每次都在出身富有的少年想離開那環境去嘗試時,勸戒阻止了他,要他先去符合社會上這個年紀時該有的成就和責任,不要逃避。隨著體能和經驗的改變,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追求。聽起來很有道理,可是這少年長成中年、中年長成老年,最後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他有了社交高位、權勢、財富、知識、華服、兒女和從年輕開始就有的許多情婦。所有享樂都有了,但是從來不快樂,只有得到時的暫時滿足,和失去時的痛苦。

這個出身富有的少年則是在老年時才放棄一切,幾十年前結縭時年輕漂亮有教養的妻子已過世,雖然在很久以前她也希望能一起加入基督徒注重內在而清淡的生活,但擔心當時年幼的孩子會沒有人照顧或沒有最好的成長環境。他們的兒子長大後就像當年的富有少年一樣放縱胡鬧。第三次碰上的智者則要他回去社會,分享這些經驗和智慧。

少年長成老年的他說「我並沒有什麼智慧啊。我一直活在迷誤之中,有些人老了,但並不因此成為智者,就像水,放久了陳腐後也不會變成酒」

他終於投向他的這個窮苦朋友,開始勞動,享受到那種平靜,雖然他在少年時期就有機會被邀請去了。他的窮苦朋友從年輕的時候就和後來的妻子在一起,不搶奪,只注重為他的教友和其他非教友付出。我不是要宣傳基督教或寄託於宗教,而是窮少年那樣的滿足快樂幸福,是有可能的嗎?

問了某個老師,他只說「因為他沒有做該做的事」。
每個人有每個人該做的事情,至於那是什麼…教授的回答大部分都是「讀書」,但我不知道。



也許是學校在市區的關係吧,我在這裡很常看到一些受傷的人。或是上了年紀、比較貧寒的人到學生餐廳來吃飯。打個繃帶、渾身是傷痕或是身體髒髒衣服破舊的。
以前在中正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看到的都是年輕健康、打扮整齊的同儕或師長。大家在一個設備豪華、地處偏遠的地方學習生活,要不是離開了那裡,真的會以為自己活在仙境。

有類似經驗的時刻只有在北科時,偶爾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出現在校園附近。
我真的在學校太久了,也從未試著為自己謀生。想到這個就不太舒服,這就是我過去幾年所想要的生活嗎?未來想要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