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回到原點

五年之前我在台科大時,有一個有點心理問題的室友,他很少來寢室,即使來了也是很驚慌或趴著睡。因為他說看得到奇怪的東西,所以常常帶著佛經和佛音聽。
我也成了睡不好又不能讀書的那種人了,這幾年都是這樣。現在甚至開始聽佛音了。即使自己閱讀心理分析的材料,一樣平靜不了自己。

我所想的,是要不要完全停下來,好好做密集的心理治療。這也許不是最有效率的好方法。有沒有辦法在半年以內解決它,也許會很貴?

人為什麼需要這種治療或藥物呢?但不承認問題的存在是不行的,因為想法、作法和生活就是出了問題。這也許是特定的心理結構在特定的情況下會產生的病症。在我高二下的時候就出現了。

這早就超過我或身邊的朋友、父母所能解決的,心理治療師也只是一星期一小時的訪談,要很久很久,不是馬上可以解決釐清你的問題。過去幾年我都是去了幾次就覺得無用而停止不去了。主要還是要靠自己努力解決現實的困難。

所有的問題其實只是延後發生而已,新的也會一直出現。人還是要繼續活下去。
只是現在問題越滾越大。

我之所以還能這樣活著,是因為家裡目前還可以供我這樣讀書,某種程度保護我,還有我大量寫字(所以我沒時間做正事)、閱讀(通常不是正課的材料,雖然也有讀)、睡覺(一直睡)。這某種程度抑制了我的瘋狂。

這是一個早就該正視的問題。我似乎拖過了解決問題的黃金時期。

過去的仇恨和惡性競爭心早就消失了。因為那不是支撐一個人能長久走下去的力量。
我需要不同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