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付出

今天早上做了個夢。

場景是一個晚上,夢到林佳龍像個大明星似的到了機場,有一群人在機場外等著看某架飛機的啟用典禮,我也是其中一個人。有隻白色的短毛大狗被牽來,他就在那邊蹲著抱著他,一直跟他說話。一群記者一直對他拍照但沒有過度靠近。
至於為甚麼是林佳龍,大概是宣傳文宣拍得不錯吧。那張照片讓他看起來很誠懇可親。我不是他的支持者。

林接著說了一些話,大概是狗的陪伴給了他什麼。然後話鋒要轉到新型飛機的啟用上時就被我的大腦消音了。

我感覺到的是那種付出。我喜歡另一個活著的生物給我回饋。他奇怪的動作或話語,他的心境或成長,他的苦痛我能否幫他紓解分擔,他的體溫或熟悉的態度。

原來人的感情是這樣的,在一件專業或生物的身上付出越多,通常越能收到回報。原來狗的付出是單純而忠實的陪伴。相對的人要負責他的身心健康,照顧他到離開這個世界。

有時候人會轉身離去,是因為人心底的利益傾向已經不符合繼續待在一起。你的專業不會轉身離去,只要你付出夠多。如果你在工作上付出這麼多,有可能你的家人或愛人會離你而去。因為沒有給他們回饋。

夢裡的林就是我。我抱著那隻狗、撫摸他,突然懂了對於人事物的付出是這樣的道理。有時候可能會血本無歸。但最大的回饋還是來自付出後自己得到的快樂和滿足感,有時候對方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饋你。

從前人養兒防老,現代人養狗貓陪自己,資本雄厚的孟嘗君養了許多門客

把精神花在無法回饋給對方,只能回饋給資本家的虛擬電玩和偶像團體,那就糟糕了。花在不會跟我對話的文章或數據上呢。有些人可以跟他們對話,所以耐得住學術的孤獨。

我越來越認同馬克思的唯物主義和供需法則。但即使是馬克思本人也是靠著老婆和朋友供養。越是稀有的能力或人才越是昂貴。
而我們的高等教育正在複製大批類似而未能妥善配合社會需求的畢業生。我們的醫療體系、戀愛市場、婚姻市場…也都是這樣。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商品,但真正能給人相對應的內涵和價值感的到底是什麼?

我想要像夢裡的林一樣,好好抱著那隻狗撫摸。


2012年1月4日 星期三

邁向25歲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的很快。突然間你出生,國中畢業、高中畢業、大學畢業、研究所畢業、工作、結婚、生子…孩子上大學。
生命是階段性的,但有時候每個人的順序不一樣。

25歲,不是人生的四分之一。也許是三分之一。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也許人會比較珍惜和確定自己想要什麼。也許不是自大而無視他人的需求來滿足自己,從需要被照顧的小孩、到照顧自己、到照顧他人。
從要求別人配合自己,到要求自己配合別人、傾聽並滿足別人的需要。

我反覆看著Sunya給我的卡片,思考我到底是跳級生還是按部就班。一切似乎搞砸了。我還欠缺太多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度。尤其是和真實世界的連結、對未來的規劃。

「你到底想要什麼」
這句話已經被問了很多次,但這一次是真正打在後腦上。年輕人雖然有時間可以摸索,不過摸索的時間已經用完了。沒有人明確告訴過我,青春的額度在哪裡。也許是太過縱容自己。也許是不知道社會的殘酷面,也許是我早該到外面的世界轉一圈,有太多也許,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不允許用比較好的方式或花一點時間好好釐清處理問題。
幾個大關卡25、30、35,我現在正在逼近第一個。

那種知道自己將死而豁出去的作法,其實並不是適用於每個情形。假如剩下一個月的生命,當然和剩下三十年能活所採用的策略是很不同的。人有計畫,即使是螞蟻也會為了寒冬儲糧。只是每一天都應該不能有虛度的感覺,那是在慢性自殺。

也許是人的心智容器到底有多大,讓人走進一個環境時能感受、盛裝多少東西,離開時能帶走多少。而不是裝著狹隘的想法從一個軌道跳入另一個軌道。我說過我痛恨這個軌道,所以就這樣跳入另一個軌道。

所謂生命可以有更寬廣的態度。我在這裡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矛盾。有趣的地方在於人不會說實話。即使說實話,也是因為不同的觀點而有不同的解讀。人就是組合起這些來,盡量符合有利自己條件的判斷,才能有比較好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