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 星期三

邁向25歲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的很快。突然間你出生,國中畢業、高中畢業、大學畢業、研究所畢業、工作、結婚、生子…孩子上大學。
生命是階段性的,但有時候每個人的順序不一樣。

25歲,不是人生的四分之一。也許是三分之一。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也許人會比較珍惜和確定自己想要什麼。也許不是自大而無視他人的需求來滿足自己,從需要被照顧的小孩、到照顧自己、到照顧他人。
從要求別人配合自己,到要求自己配合別人、傾聽並滿足別人的需要。

我反覆看著Sunya給我的卡片,思考我到底是跳級生還是按部就班。一切似乎搞砸了。我還欠缺太多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度。尤其是和真實世界的連結、對未來的規劃。

「你到底想要什麼」
這句話已經被問了很多次,但這一次是真正打在後腦上。年輕人雖然有時間可以摸索,不過摸索的時間已經用完了。沒有人明確告訴過我,青春的額度在哪裡。也許是太過縱容自己。也許是不知道社會的殘酷面,也許是我早該到外面的世界轉一圈,有太多也許,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不允許用比較好的方式或花一點時間好好釐清處理問題。
幾個大關卡25、30、35,我現在正在逼近第一個。

那種知道自己將死而豁出去的作法,其實並不是適用於每個情形。假如剩下一個月的生命,當然和剩下三十年能活所採用的策略是很不同的。人有計畫,即使是螞蟻也會為了寒冬儲糧。只是每一天都應該不能有虛度的感覺,那是在慢性自殺。

也許是人的心智容器到底有多大,讓人走進一個環境時能感受、盛裝多少東西,離開時能帶走多少。而不是裝著狹隘的想法從一個軌道跳入另一個軌道。我說過我痛恨這個軌道,所以就這樣跳入另一個軌道。

所謂生命可以有更寬廣的態度。我在這裡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矛盾。有趣的地方在於人不會說實話。即使說實話,也是因為不同的觀點而有不同的解讀。人就是組合起這些來,盡量符合有利自己條件的判斷,才能有比較好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