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付出

今天早上做了個夢。

場景是一個晚上,夢到林佳龍像個大明星似的到了機場,有一群人在機場外等著看某架飛機的啟用典禮,我也是其中一個人。有隻白色的短毛大狗被牽來,他就在那邊蹲著抱著他,一直跟他說話。一群記者一直對他拍照但沒有過度靠近。
至於為甚麼是林佳龍,大概是宣傳文宣拍得不錯吧。那張照片讓他看起來很誠懇可親。我不是他的支持者。

林接著說了一些話,大概是狗的陪伴給了他什麼。然後話鋒要轉到新型飛機的啟用上時就被我的大腦消音了。

我感覺到的是那種付出。我喜歡另一個活著的生物給我回饋。他奇怪的動作或話語,他的心境或成長,他的苦痛我能否幫他紓解分擔,他的體溫或熟悉的態度。

原來人的感情是這樣的,在一件專業或生物的身上付出越多,通常越能收到回報。原來狗的付出是單純而忠實的陪伴。相對的人要負責他的身心健康,照顧他到離開這個世界。

有時候人會轉身離去,是因為人心底的利益傾向已經不符合繼續待在一起。你的專業不會轉身離去,只要你付出夠多。如果你在工作上付出這麼多,有可能你的家人或愛人會離你而去。因為沒有給他們回饋。

夢裡的林就是我。我抱著那隻狗、撫摸他,突然懂了對於人事物的付出是這樣的道理。有時候可能會血本無歸。但最大的回饋還是來自付出後自己得到的快樂和滿足感,有時候對方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饋你。

從前人養兒防老,現代人養狗貓陪自己,資本雄厚的孟嘗君養了許多門客

把精神花在無法回饋給對方,只能回饋給資本家的虛擬電玩和偶像團體,那就糟糕了。花在不會跟我對話的文章或數據上呢。有些人可以跟他們對話,所以耐得住學術的孤獨。

我越來越認同馬克思的唯物主義和供需法則。但即使是馬克思本人也是靠著老婆和朋友供養。越是稀有的能力或人才越是昂貴。
而我們的高等教育正在複製大批類似而未能妥善配合社會需求的畢業生。我們的醫療體系、戀愛市場、婚姻市場…也都是這樣。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商品,但真正能給人相對應的內涵和價值感的到底是什麼?

我想要像夢裡的林一樣,好好抱著那隻狗撫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