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家教

從考完師大口試的時候,我就開始找家教來做
後來才發現家教沒有想像中好找,下面就開始解釋。
我用的是104家教網,而這是我用evernote做的履歷,方便我放在不同的家教網站或網頁上。

1.家教試教通常沒有車馬費,但又最需要東奔西跑,承受行車風險或風吹雨淋日曬。
2.家教打電話聯絡家長時常常吃閉門羹,不是限女就是限外國人,要不就是已經找到,但沒有上網站去把case關閉。有時候還會遇到口氣不好的案主
3.家教收入並不穩定,案主可能隨時停止case或是因故連幾周不上了。尤其如果case少,生活會有危險。
4.找到家教case並不容易,找到合適的case更是難上加難。
5.家長的錯誤觀念和堅持,讓明明合適的家教老師卻資格不符。
6.時薪雖然不錯,但是總體收入卻很低。要專職不太可能,除非有辦法得到穩定又適合的學生來源,這點如果沒有人脈或名校加持(即使名校也不容易),很難作到專職。
7.有一些case實在沒啥意義,比如幫小學生輔導課業,實際上根本是老師幫忙做作業。

以我的經驗來說,先把所有可能的case記錄下來後,大概平均打十通電話才有一個願意試教。其他的不是「已經找到」就是資格不符。
資格不符的情況像是限定老師是女生,老師是台大,老師是學姐,老師要是外國人。但很多case的情況根本不需要外國人,這也是家長的迷思。

目前為止我唯一一個成立的case是自己找上我的,而且這位媽媽還打電話好多次才聯絡上我…她是看到我的履歷。她似乎不是從104家教網或我登入過的類似家教網站上找到我的…很奇怪。這個學生是個要升上國一的女生,程度很不錯,至少有高一的水準。因為曾經有過家教,但現在要專注在寫作和閱讀上。所以我便陪著她讀一些兒童版的經典英文小說,像是The Call of the Wild,或是講海倫凱勒的家教的故事劇本The Miracle Worker。

其實這樣的工作蠻有意思的。
我在短短的一個月以內接觸了很多不同程度和家庭背景、不同年紀的學生。看到很多教育體制下誕生的犧牲者…一般體制內的教師,面對的都是程度接近的學生或長年待著的學校,早已對教育是因材施教這件事情麻木,每次的上課都是像錄音機或機器人,表演一樣的內容,重複背誦抄寫著數年沒有更動過的內容。因為學生的群體大,上課就像是照本宣科,很難顧及所有的學生理解程度和未來的需求。

我第一次上課或試教的前十分鐘一定是先問清楚學生將來的工作打算或升學需求,比如將來想要選哪個類組,想要考哪個科系或做什麼工作。以及學生目前各學科的學習狀況、興趣等等。

這個問題對剛要升上國中的學生看來似乎荒謬,但我會把我知道的情形都透漏出來。其實早一點知道也比較好,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做出準備。對於普通高中的高一學生,這個問題變得急迫起來,因為馬上面對的是人生的一個大分水嶺…選組。對於高三的學生,當務之急已經變成如何提昇考試分數,還有利用學測和指考差異來為自己創造優勢,進入理想的學系。我通常也鼓勵學生先弄清楚自己可以接受的學系和方向,先不要考慮學校的問題。

知道學生的特性和興趣,甚至是家庭背景也有幫助。有的學生家境富裕,有樂器演奏能力,感性且敏感。有的學生非常dull,就是遲鈍笨拙,也沒什麼思考能力和興趣。有的學生則是只要求成績和提高答對率。也有的有一點慧根…我可以跟她談哲學或文學上的問題,談人道主意或社會困境,反思能力比較強。

不過這幾個case裡面讓我最震撼驚訝的是,我碰到了好些近乎英文文盲的學生!
我從來沒想到在這個教育普及的時代還有新的「文盲」存在!這些學生其實並不是認知上的貧窮家庭或偏遠地方學生,反而是生長在家庭經歷能力不錯的家庭,所以才有能力上網請家教,我才會在104家教網上找到這樣的case去試教。

那到底是怎麼造成今天這樣的局面呢?這些學生的程度只認得a, the這樣的單字,連language, Chinese, color, tip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怎麼發音、怎麼拼。我曾經問一個這樣的學生為什麼他的課本是全白的?他回答「因為我都看不懂老師在黑板上寫的是什麼」

我開始感受到李家同教授前幾年在報紙上投書說,他很震驚現在的大學畢業生竟然連英文字母A~Z都背不出來,一堆簡單的英文單字都看不懂,英文程度極差。他因此投入不少心力去寫英語教科書…雖然我覺得那些書都不怎麼樣。

這對一個理工出身的教授來說也許撈過界或超出專業了,但我現在可以體會他的震撼和憂心。我們現在不是在討論野雞大學的大學生,而是活在你我身邊,住在你我家隔壁的國高中生,他們不久後就是大學生了(不管是不是野雞大學…)
這樣的學生怎麼還會去讀到普通高中?或是讀到高一、高三?  這是因為我們的教育制度嚴重扭曲了,讓基礎極差的學生還是能付錢進入一些昂貴但教學品質極差,且不管學生死活的一些私立學校就讀。這樣的學生程度甚至不如國一剛唸完的國中生。他們就這樣坐在教室裡發呆,考卷100%都是用猜的,然後就這樣畢業離開校園了…從來沒有人關心他們這樣將來的就業或工作生活上會有多大的障礙!

一個看不懂left或right,stop或forward的成年人,他要怎麼操作機器或軟體、駕車?他不是鄉下的阿伯阿婆,生活中沒有英文,靠著田地祖產或兒孫生活,也不是剩下沒幾年好活的老年人。他是即將進入社會的成年人啊!他還有60年的人生要活啊!

教育部的優質化評鑑根本毫無意義。結果90%以上的學校都有這樣的認證。
我從來沒想到在這個時代「文盲」還可以用來當罵人或羞辱人的話…而且真的有不少學子會中槍倒地。

我只能祈求這些案主能找到適合他們的家教老師,因為實在工程浩大…我只能暗示他們一定時間內只可能提昇到哪裡,或是要想想將來要作什麼工作或讀什麼科系,再來決定要花多少時間金錢去改變這個局勢。

這篇文章就這樣結束吧。
我最近很常聽這首以前的萌歌…因為歌好聽又洗腦,歌手當時也很萌。
Skye Sweetnam的Tangle up in me




不過Skye現在變形嚴重…長大後不萌了,歌路也變得很奇怪。Skye當時也是從學校(好像是高中)輟學去發展演藝事業,不知道現在的她過得如何?有沒有覺得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家」是個常常出現在歌詞裡面的字
幾乎所有的歌手都會唱情愛或有關於家的歌,尤其隨著年輕歌手長大,唱得不再是小情小愛或痛徹心扉的愛情背叛,而是唱有關於「家」的想像和願望。這才是人類的

我喜歡的Vanessa Carlton唱過Who's to say,講愛情不被家人認可,這時候的家庭戰爭就像是選擇誰是家人,誰不是。
後來唱"Home",講跟著愛人在一起,到哪裡都像回到家

Bryan Adams唱過Room Service,一個漂泊四處演唱的歌手總是以旅館為家,他覺得最接近家的一刻反而是門房敲門大喊「客房服務」的時候。
LeAnn Rimes唱過You take me home,講被未來的老公帶回他老家的那種對未來新生活的期待和喜悅。

更適合的例子是英國歌手Dido。她的幾張專輯都圍繞著家和漂泊。一路聽來,慢慢有一種開悟和伴著她完成一趟旅程的感覺。每張專輯的體悟都越來越接近答案。比如"Don't Leave Home",或是後來的"Look no further",表示出的情意是已經找到歸宿

以前我一直不懂家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因為我的家庭吵吵鬧鬧非常嚴重。從來都不會期待回家,其實我只想有個地方可以休息就好。

現在我才慢慢體會到人可以選擇自己未來的家是什麼樣子
我說的不是實體的房屋,但所有的房屋廣告都會把豪華氣派的硬體和理想的家庭生活連結在一起。我懷疑是否真有人會買單。

我說的比較接近家庭生活的全貌,一個人是怎麼和其他「新的」家人相處,或是選擇自己一個人過活:這大概是長大最大的好處,可以盡力去追求自己想過的生活,去住在想住的地方或環境,做以前夢想的工作,只要一息尚存,這樣的生活就像是在天堂。

最近要搬家,正在轉移陣地,把自己的生活重心和裝備移出原生家庭。
要不是曾經離開過家好幾年,也不會發現家庭裡的問題依舊,還是只能靠著我來解決。要不是離開學校回到家庭,也不會發現其實家已經太擠了,不管是空間或心理上的距離,早已容不下我的存在。

這跟離家求學或逃跑到外地的感覺不同,而是有意識的自覺,決定要住在哪裡、過什麼生活,當什麼樣的人做什麼工作養活自己和家人。我想這才是教育的目標之一:為了過想過的生活而預做準備和訓練。

該是騰出空間讓其他人進駐了。





2013年4月3日 星期三

Linux常用的時間函式&結構

include #<sys/time.h>

struct time_t{
   unsigned char tv_sec;  
   unsigned char tv_usec;
};

struct timeval {
    int tv_sec;
    int tv_usec;
};

struct tm
{
    int tm_sec;
    int tm_min;
    int tm_hour;
    int tm_mday;
    int tm_mon;
    int tm_year;
    int tm_wday;
    int tm_yday;
    int tm_isdst;
};

struct timeb {
  time_t         time;     // seconds since 00:00:00 GMT 1/1/1970
  unsigned short millitm; // milliseconds
  short          timezone;// difference between GMT and local,  * minutes
  short          dstflag;  // set if daylight savings time in affect
};

int ftime(struct timeb *buf);
取得目前時間


int gettimeofday(struct timeval *tp, void *tzp);
取得目前時間

struct tm * gmtime(const time_t * t);
轉換成格林威治時間。有時稱為GMT或UTC。

struct tm * localtime(const time_t *t);
轉換成本地時間。它可以透過修改TZ環境變數來在一台機器中,不同使用者表示不同時間。

time_t mktime(struct tm *tp);
轉換tm成為time_t格式,使用本地時間。

tme_t timegm(strut tm *tp);
轉換tm成為time_t格式,使用UTC時間。

double difftime(time_t t2,time_t t1);
計算秒差。


void timeradd(struct timeval *a, struct timeval *b,
              struct timeval *res);

void timersub(struct timeval *a, struct timeval *b,
              struct timeval *res);

void timerclear(struct timeval *tvp);

void timerisset(struct timeval *tvp);

void timercmp(struct timeval *a, struct timeval *b, CMP);

自己寫的timeval加減函數 因為有平台不支援上面的function
void timevalAdd(struct timeval* fA, struct timeval* fB, struct timeval* fResult)    {
    fResult->tv_sec = fA->tv_sec + fB->tv_sec;
    fResult->tv_usec = fA->tv_usec + fB->tv_usec;
    if (fResult->tv_usec >= 1000000)
    {
        fResult->tv_sec = fResult->tv_sec + 1;
        fResult->tv_usec -= 1000000;
    }
}
 
void timevalSub(struct timeval* fA, struct timeval* fB, struct timeval* fResult){
    fResult->tv_sec = fA->tv_sec - fB->tv_sec;
    fResult->tv_usec = fA->tv_usec - fB->tv_usec;
    if (fResult->tv_usec < 0) {
      fResult->tv_sec = fResult->tv_sec - 1;
      fResult->tv_usec += 1000000;
    }
}

轉錄自:http://eagerhsu.blogspot.tw/2010_10_01_archive.html